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1281节-火锅巫术

    忙着翻译客套话的林环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分明是想差了。

    他想起了李白曾经多次说过的话。

    “蛮夷也,畏威而不怀德!”

    对这些蛮夷越客气,对方越会贪得无厌的得寸进尺,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抽他,抽他,再抽他。

    仁德之心宁可喂狗,也不能给这些蛮夷!

    “走走走,晚上吃火锅,我带了两口锅,还有特制的油泼辣子当油碟,绝对过瘾,就用这条蛇来当汤底。”

    李白捡起一条小命去了八九成的黑曼巴,在手上炫耀着这份战利品。

    那些蝎子和蜘蛛什么的暂时不考虑,它们只适合油炸,因为再毒的毒素也只是蛋白质的一种,遇到高油温就会变性分解,弄到是好弄,口感也很酥脆,但是太费油。

    在有火锅这一项可以选择的时候,李白当然是舍炸毒虫,而取火锅。

    黑曼巴火锅简直不要太鲜美,越毒的蛇,炖出来的汤底就越鲜,再配上其他食材,完全不可错过。

    那些友好部落的巫师脸都黄了。

    特么黑巫师就已经够邪门,这位华夏巫师竟然更邪,连黑巫蛇的肉都不肯放过。

    难道不怕被毒死吗?

    讲真,别看这些巫师们平日里玩一些蛇虫鼠蚁,毫不胆怯,反而乐在其中,真让他们吃这些东西,却未必敢下得了这个口。更新最快 手机端::

    哪里比得过百无禁忌的华夏人,只分好吃和不好吃,就没有能吃与不能吃的说法。

    “这东西不能吃!”

    就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黑夜之鹰”部落女巫师安娅也直摇着头。

    开玩笑,就不怕吃出些事情来吗?

    “绝对是美味,相信我的手艺,你们会爱上它的。”

    李白提着黑曼巴,极力推荐。

    人在异国他乡,同好难寻,当真是让人惆怅。

    “不不不,您请自便,我们不敢!”

    塔奇拉部落的大巫师直接怂的很干脆。

    他可不想因为吃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把自己的小命给丢在这里。

    与人拼命是一回事,因为吃错东西而丧命,未免也太丢人了。

    更何况还是黑巫师的黑巫蛇,借他十个胆都不敢。

    “不试一试吗?真的很好吃。”

    李白试图在做最后的努力。

    只要能够尝一下,哪怕是小小的一口,他相信这些巫师们一定会喜欢黑曼巴火锅的味道。

    当初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才会发现如此美味不能错过,险些就会后悔终生

    一众巫师依旧直摇头。

    翻译小林却暗地里直撇嘴,蛇肉是一等一的美味,这些人看来没有这个口福。

    “真是可惜了!”

    李白十分遗憾,他望向帕帕加娜部落的年轻巫师,笑眯眯地说道:“塞里,火锅你喜欢吗?”

    “火锅?呃!喜欢啊!”

    在俄国读书的科班生自然知道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能够有一口华夏火锅,将是何等的幸福。

    他曾经跟华夏留学生一起吃过火锅,相当喜欢。

    “算你一个!”更新最快 电脑端::/

    李白拍了拍塞里的肩膀,终于逮到一个没有摇头的。

    “什,什么?”

    年轻的大学生巫师一脸懵逼。

    “一起吃火锅!”

    李白指着手上的黑曼巴大蛇。

    又长又肥,这么犯规的蛇应该被吃掉。

    “啊!~”

    塞里巫师从来都没有吃过蛇,当即目瞪口呆,腿都软了。

    “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大魔头到底还是拖了一个倒霉孩子下水。

    不愧是专业吃货,李白在自己的客房门前,一长排的走廊下面,用了一大桶水,将六米长的黑曼巴大蛇给洗剥干净。

    向庄园借来桌椅,从储物纳戒里面取出菜刀菜板和不锈钢料盆,刀光连闪,白生生的蛇肉与蛇骨分离,没有一丁点儿肉丝被浪费,满满当当的装了一大盆。

    邻近客房的巫师们刚刚吃完晚餐回来,也没有返回自己的房间,大多站在走廊里面,好奇的看着热闹。

    不少人眼眶直蹦,特么用黑巫术培养出来的黑巫蛇,竟然也敢下得了口?

    真不怕被毒死吗?

    少数几个黑巫师无不咬牙切齿。

    在他们看来,黑巫蛇做成的火锅究竟能不能吃,恐怕谁也不知道,但是眼下这般做法,分明是在向他们挑衅。

    如果不是忌惮“黑夜之鹰”等部落的巫师,这些黑巫师们恐怕早就冲过来,分个你死我活不可。

    被拖过来的帕帕加娜部落年轻巫师塞里一脸纠结,这盆蛇肉真的能吃吗?

    李白拿出紫铜火锅,倒进矿泉水,姜片和草果,用木炭烧锅。

    没一会儿功夫,鱼眼泡不断咕嘟咕嘟的冒出来,两三寸长的蛇肉条少许少许丢进锅里,撒上一小搓岩盐末儿。

    片刻之后,蛇肉被煮熟,随即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特殊鲜香开始散发出来。

    “喔!~好香!好香!”

    帕帕加娜部落的年轻巫师不断抽动着鼻子。

    这种味道,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闻到。

    简直,简直是太好闻了!

    不止是塞里,围观的其他巫师同样不断猛嗅着弥漫开来的特殊香气,这是什么味道?

    放毒的时间到了!~

    当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到那口火锅上面的时候,那些看热闹的巫师们无不一脸难以置信。

    为什么那么好闻?

    不久前的晚餐时,自己明明已经吃饱了,为什么偏偏又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这是什么巫术?

    “有人想要尝一碗吗?”

    李白继续往紫铜火锅里加料。

    小鲍鱼、扇贝、淡菜、生菜……零零总总十几样食材加入进去,散发出来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郁诱人,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简直是太可怕了!

    那些黑巫师们彼此面面相觑,心底寒气直冒,再看向那口紫铜火锅,不啻于看到洪水猛兽,忌惮不已。

    这哪里是什么寻常锅具,分明是一尊法力强大的巫器!

    那个黄种人异端分明在施展某种强大的巫术,连他们都差点儿被勾了魂魄。

    幸亏李白没有听到这几个黑巫师的心声,不然非笑出猪叫不可。

    不就是一口火锅嘛,居然还上升到巫器的高度,这才多大点儿的事啊!-

    摩加迪沙的“使徒”战士安全屋。

    后勤部门的安全保障人员竭尽全力的接回了孤身一人的艾丽莎。

    躺平在担架上的艾丽莎状态并不好,几乎遍体鳞伤,一身“狂化之力”完全消耗殆尽,严重透支的体力甚至连普通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倒她。

    不过狼狈而归的艾丽莎依旧死死抱住险些拼掉自己性命才艰难带回来的保护箱。

    坚固的箱体表面变得坑坑洼洼,在逃亡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一些撞击,甚至是冲击,能够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已经是殊为不易。

    一看到自己人,艾丽莎长时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口中喃喃自语,不断机械的重复着一句话。

    “东西,东西……”

    “放轻松,艾丽莎,你已经安全了,没人会伤害你,好好休息……”

    后勤部门的心理干预专家开始温言软语的试图让这位坚强的女战士彻底放松下来,好协助其他人将保护箱从她手上取下来,又不能太用力,免得弄伤了死死抱住的手指。

    “好了,拿下来了!”

    费了老大的力气,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才将保护箱从艾丽莎手上取下,无不累得满头大汗。

    领头的后勤主管着急的催促道:“快送去实验室分析!”

    本土那边正在等着结果。

    转眼间就只剩下两个抬担架的保卫人员和一个拎着吊水袋子的护士,其他人则簇拥着保护箱跑得一干二净。

    “……东西有问题!”

    艾丽莎呢喃着说出这句话后,便陷入了自我保护的昏迷状态。

    “……”

    两个抬担架的保卫人员和拎着吊水袋子的护士三人彼此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