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骚 泥白佛

第887章 1月 (二合一)

    (保底4000字)

    封寒明白小老太太的意思,不就是约戏吗,有了窦娥冤的成功经验,封寒也不介意继续做京剧文化的搬运工。 小 说    .

    为了地球的文化输出,自己辛苦点不算什么的。

    “您老放心,过年前我肯定给四喜班写个开开心心的剧,您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呢?才子佳人还是神话传说,还是……”

    “才子佳人就好。”太后道。

    封寒心里有了数,随后太后又问,“乐心呢,听说她怀孕了?”

    “哦,今天她开始上班了,所以早早就走了。”

    现在曾乐心是电影局的领导,而一年一度的贺岁大档期也要开始了,而且岁末年初,电影类的评选活动也比比皆是,需要她这个局长操心的事太多了。

    见曾乐心不在,太后又被孙女缠着看了看刚刚生产的大白和它的独生子。

    刚开始太后觉得这只小猫也没什么好看的嘛,怎么就让见过大世面的孙女这么魂牵梦绕,等她看到梅美丽六兄弟后,她才算是理解了。

    并感慨世上竟有如此出尘绝世的美喵。

    她还盛情邀请,“宫里耗子多,有空带你家的猫去皇宫玩啊。”

    封寒忙道:“它们是宠物猫,不抓老鼠的。”

    “这么大的猫,不抓老鼠可惜了。”太后惋惜地摇着头。

    最后封寒还给令妃签了名,她喜欢的封寒作品竟然是《笑傲江湖》,没想到柔柔弱弱的她竟是一位武侠迷。

    封寒告诉她,“笑傲江湖的电影和电视剧马上就要开始拍摄了,明……不对,今年就有希望面世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令妃爽朗道,“只是可惜,你就写了这一本武侠,以前我更喜欢轩辕茶茶,可现在他也不写了,不够看啊。”

    封寒笑笑:“有机会吧,我也蛮喜欢武侠小说的创作的,只不过现在正进行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到了关键时刻,不好分心。”

    太后忙问:“那我让你写的戏本不会影响你吧。”

    “哦,那个不打紧的,”封寒自信道,“不过就是空了闲了写的小玩意而已,还影响不到我的创作。”

    “我的意思是,你写的那个什么长篇小说,不会影响到我的戏本吧?”

    “额,这个……”封寒腹诽,这小老太太果然不愧是鼎康的亲妈,“太后放心,保证让您在过年的时候看到。”

    把这些人送走后,封寒也回学校上课了,已经到了2011年,大学的第一次期末考试也临近了。

    当他到了教室,印小祯马上点开手机上的一个视频,“老大,咱们又火了!”

    这次火的自然是《难忘今宵》这首歌,当时他们表演的时候,檀羽冲帮他们录了像,然后发到了嘤嘤上。

    封寒原创,并参与演唱,随便写上这些关键词,就可以吸引到大批流量,歌曲算不上多么燃爆,甚至还有点老气,但气氛非常适合跨年这个时间段,于是就火了。

    只可惜这首歌在音缘网上找不到音源,只有这么一个视频。

    封寒觉得他们四个男人终究不太适合演唱这种歌,每次哼起这首歌,封寒想到的都是李谷一老师,似乎中老年的女性歌唱家更适合一些,稍微年轻一些画风都不对。

    于是封寒委托天空音乐的呲啦老师帮自己找一位适合这首歌的歌手。

    结果第二天呲啦就告诉封寒,“有个叫九儿的歌手想要你这首歌,还说今年要在春晚上演唱,说话挺冲,好像她志在必得似的,我要不要回了她?”

    “我不敢。”封寒秒怂。

    而且以九娘娘的功力和年龄,这首歌天生就该让她唱。

    封寒解释了一下这位九儿的身份,呲啦顿时了然,这可是差点成了皇后的女人啊!

    “答应她,白给,不过你可以趁机提出个条件,比如让她帮你们五指山运作一下上春晚。”封寒提议。

    “这个就不用求她了~”呲啦淡淡道。

    封寒闻到了装逼的味道,“你们要上春晚了?”

    “多新鲜啊,这么大的新闻你都不知道,海阔天空从去年火到今年,热度一直不减,而且又那么励志,春晚肯定会考虑邀请我们的啊,正好五指山打算搞一次全国巡演,可以趁这个机会再攒一波名气。”

    “好吧,那就这样,让九娘娘唱。”

    虽然封寒把歌给了封九幽,不过这首歌一直没有出现在任何网络平台,一直是以檀羽冲的那个视频进行传播的。

    作为原唱的印小祯方大栋比封寒还着急,“那人买了你的歌怎么还不发表啊,我都想下载了!”

    “放心,这是在憋大招嗯。”

    安慰了他们几个,在教室的封寒又看向檀羽冲,“听说你加入《毛骗》剧组啦?”

    檀羽冲兴奋的点点头,他是个好戏的人,不然也不会积极参与到话剧社的业务中。

    不过话剧社到了寒假也就没什么业务了,沪市话剧团的专业版《暗恋桃花源》也不可能请他,所以《毛骗》就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拍影协的《毛骗》跟我看网合作,采用边拍边播的方式,以广告收入盈利,将会在寒假期间正式拍摄。

    因为剧中需要的人物众多,拍影协的那几块料有点不够看,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话剧社头上,而檀羽冲此时也算是话剧社的小台柱子了,经过导演的试镜,最终被委以重任,饰演戏份最重的小宝。

    封寒跟负责这部剧的史本诚导演又接触了几次,了解了一下顶峰对剧组的帮助。

    有专业的影视圈从业人员的帮助,毛骗的前期筹备工作省了不少力气,基本是奔着专业级影视剧去的。

    史本诚和一众主创现在激动的都没法安心期末考了。

    封寒不成,他非常认真地准备着自己在光华大学的第一次期末考试。

    他是以特长生身份被特招进来的,虽然他在文学、历史上表现出来的天赋让他的老师们都自愧不如,但学生终究是要以分数论成败的。

    本就是学渣,封寒也不指望突然就变成学霸,所希望的也不过就是“不挂科”三个字而已。

    为了这个目标,封寒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把各科的课本放进首图里。

    当然,有些科目就算是开卷也无益,所以封寒还是真的下了些苦功夫的。

    只是到了2011年1月,事情太多,让他无法专心备考。

    首先就是作家富豪榜。

    2010年度作家富豪榜一经推出,封寒再次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舆论话题中心,就连印小祯他们家鲁芝莘都代表校报社追着赶着要采访封寒。

    还说如果封寒不答应,她就住进他们寝室里。

    印小祯是举双手欢迎的,只要她敢来,自己就把另外几人赶出去,到时候,嘿嘿嘿。

    于是封寒答应了,坚决不能让印小祯得逞。

    采访是在学校食堂的三层举行的,印小祯帮忙拍照。

    鲁芝莘:请问封寒,对于今年蝉联作家富豪榜冠军,会不会觉得意外呢?

    封寒:并没有,毕竟我是走量啊,一年中发了这么多新书,再加上去年的老书卖的也不错,取得第一的成绩是在预料之中的。

    鲁芝莘:哇,没想到你这么直率啊,在一零年,因为参加奥运会,前半年你几乎是写作空窗期,只是在后半年连续发表了《侏罗纪公园2》、《三国演义》、《苏苏的枕边故事》、《无人生还》四部书,那么这几本书你觉得读者最喜欢哪部呢?

    封寒:当然是卖的最好的那部了。

    鲁芝莘:那你自己呢?

    封寒:《苏苏的枕边故事》吧,你是不是又要问为什么。

    鲁芝莘:不问,我想说我最喜欢《无人生还》,十个小兵的故事非常深入人心。

    说着,她和印小祯还深情对望了一眼,幸亏封寒不是单身狗,不然逼急了肯定往他们脸上泼胡辣汤。

    封寒点点头:无人生还也还行吧。

    鲁芝莘又问:当初流落荒岛,获救后你曾说过要写两个关于那段经历的故事,其中一个就是深受好评,入围了金手指文学奖的《老人与海》,很多读者认为另一部就是和孤岛有关的《无人生还》,是这样吗?

    封寒:这个要澄清一下,并不是,我可以预告一下,关于流落荒岛的第二个故事我已经基本完成,年后将要发表,敬请期待。

    鲁芝莘来了精神:可以透露一下关于这部书的一些信息吗?随便透露点都好。

    封寒:这个故事有岛有海。

    鲁芝莘:这有点太随便了吧。

    封寒:还有一群人。

    鲁芝莘:好吧,起码不是《老人与海》那样的独角戏。

    封寒:是的。

    鲁芝莘:那么再问一个关于《老人与海》的问题,再有几天金手指就要揭晓了,你觉得《老人与海》会得奖吗?

    封寒:作为全球最权威的文学奖项之一,我觉得能够入围就已经是对我,对老人与海的一种认可了,至于最后能否得奖,我只想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鲁芝莘: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好坦然淡泊的态度,不愧是广大青少年崇拜的文学偶像!

    封寒借用的徐志摩的话让鲁芝莘佩服不已,云中鹤有两把刷子的。

    最后一个问题,鲁芝莘问“在09年,您的版税收入是6100万,位居第一,10年以7800万蝉联第一,超出第二名4000多万,那么你觉得,11年的冠军仍会是你吗?会有希望突破一亿版税吗?”

    封寒想了想:“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如今这个时代,人才更新换代更快,不用百年,可能一年,半年就有人冒头出来。

    比如那个李逸阳,去年的榜单上只是勉强上榜,10年版税收入就超过千万了,他只是一部书,而且还只是一个高中生,比苏坏、轩辕茶茶这些老牌畅销书作家的名次都要高,这是很可怕的,也是很令人激动的。

    我渴望会有人挑战我的地位,但我也会拿出实力跟年轻人们拼一把刺刀。”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鲁芝莘又get了一句足够经典的诗句,感觉可以放在标题上!

    至于封寒把自己跟年轻人区分开来,鲁芝莘都不稀罕说他,师弟,你充什么老前辈啊,而且还避重就轻不正面回答自己。

    不过今天获得的素材已经足够让自己在放假之前写出一份足够分量的稿子了。

    为了这篇稿子,她甚至可以暂时把期末考试放在一边。

    鲁芝莘走后,封寒看了下印有10年作家富豪榜名单和10年年度畅销书排行榜的报纸。

    7800万版税收入,意味着封寒的书在国内销量差不多能有3000万册!

    如果算上海外,这个销量可能还要翻一番。

    当然,这不是一部书的功劳。

    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侏罗纪公园》两部曲,随着恐龙电影在全世界的风靡,侏罗纪的恐龙们成为10年最盛大的文化现象。

    影片在国内院线的观影人次超过了一亿人,网络院线点击数超过20亿!

    有这么广泛的受众群,原著小说自然受到青睐,于是侏罗纪1重新热销,位居年度畅销书排行榜第七位,而侏罗纪2位居第四名!

    两部书在10年的销量超过了1000万!火得一塌糊涂!

    此外,《三重门》、《皮诺曹》、《笑傲江湖》、《中二集》这些老书在10年也贡献了近千万的销量。

    最后就是《三国演义》《苏苏的睡前故事》《无人生还》,也联手拿下了1000多万的销量,而且《无人生还》才刚刚发力而已。

    所以鲁芝莘问自己,明年有没有信心继续蝉联。

    封寒心想:这还用说,只靠这些老书,他就占了一半概率!

    然后《舒克和贝塔》即将发书,《故事新编》也只差几篇就可以发一本书了,还有《老人与海》,不管拿不拿奖,都可以单独发书,或者和《变形记》一起,两部中短篇出个合订本。

    甚至于,就连版税过亿封寒都敢妄想一下,这可是只有已故作家勋鹿才达成过的成就,想想都觉得刺激。

    没过两天,这篇采访就见诸报端了。

    光华大学校报,各大纸媒电视媒体跟进转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成为最新流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