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362章 不要头

    午后,凌然又做了两场手术,并让郑军和关菲参与了术前的铺巾。

    缝个柚子都不能过关的,直接上手是不可能的,就是拉钩,也需要他们对手术有一定的熟悉和概念以后,才能参与。

    就好像从未进过厨房的人,是不能让他直接炒菜的,虽然炒菜本身并没有多少困难,但总要从熟悉炉盘,了解油温之类的开始。

    对于实习生们来说,术前的铺巾,乃至于穿着手术服等等,都是颇为新奇的项目。有的学生运气好,或者较为积极,得到几次机会,尝试一番,心里也就明明白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需要智商的工作。

    但是,有的学生运气不好,或者态度不够积极的,或者准备考研考公无心进手术室的,可能到实习结束,都没有亲手铺过巾,甚至不知道怎么铺巾的,也大有人在。

    凌然的治疗组的手术量大,几名住院医早都脱离了“求上手”的低级路线,也就有了机会给新来的实习生。

    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了,项学明等人不仅不觉得累,而且是兴奋的眼睛都在发亮。

    “行了,今天的手术结束了。”看看表,刚刚是晚上7点钟,很符合医院的下班时间了。

    “不做了吗?”项学明面带失望。

    他还期待着再轮一圈,再拉一次勾的。

    这一次,项学明准备撸起袖子,争取让凌然不再喊“拉大点”之类的话。

    余媛却是好笑的看看项学明,道:“今天是随性日,你们想多做手术的话,后天应该能感受到了。你们可以凌晨两点提前来医院做准备。”

    “真的是凌晨?”关菲听说过凌然喜欢早上做手术的故事,可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余媛点头,道:“真的是凌晨。”

    “但是……凌晨起床的话,对皮肤不好吧。”关菲摸摸脸,道:“广告都说,什么美容品都比不上好好睡一觉。”

    余媛露出微笑,懒得解释。

    换一个男生的话,关菲还可以卖个萌什么的,但是看看凌然,再看看余媛,关菲同学就没有那么自信了,她又小心翼翼的道:“那如果不想多做手术,几点钟来呢。”

    “两点半或者三点吧。”余媛随意的给了个数字。凌然经常选择的手术时间是凌晨三点到五点,根据手术量来决心。

    因此,要提前来做准备的话,早来一半个小时是很正常的。

    比起主刀医生,住院医们要与护士沟通,确认器械和手术室的使用情况,要与家属沟通,确保对方了解情况并签字,要与病人沟通,确认术前状况,最后还少不得与麻醉等等打交道。

    作为见人就低头的住院医,要做好这些事情并不是很容易,许多时候,全靠同年的医生才能勉强完成工作。换成实习生的话,那就更困难了。

    不过,医院本来就是克服困难的地方,做了住院总的余媛,对此概念又有了更新的体会,对实习生的关菲,完全没有同情和理解了。

    陈力就列不能则止,在医院这样的环境里,勉强是比辞职还糟糕的选择。

    关菲明显被余媛设定的时间给吓到了,小嘴嘟起来,忍不住向凌然撒娇道:“凌医生,三点钟也太早了。”

    “只有手术日才需要三点钟来。”凌然的声音和煦,道:“我们现在的床位不足,只有手术日能做一天的手术了。”

    急诊中心刚建成,许多病房都没有装修好,另一方面,聘请或调拨更多的医护人员也是需要时间的,而凌然增加手术的速度,却要快的多。

    最近几周,凌然不得不像是其他医生那样,尝试手术日的模式,集中一到两天的时间做手术,剩下的时间用来做科研,写论文,做病历,开会等等……

    当然,凌然也会在非手术日做手术,但那主要是为了平衡病床资源,或者是有确实的紧急手术来做,对现在的凌治疗组来说,就是有三指以上的断指再植,两指以上的屈肌腱断裂。

    关菲虽然觉得凌然的声音好听,但是,她并不觉得“只有”手术日“才”需要三点钟来,算是一种妥协。

    关菲不由的想要再抗争一下,小声道:“为什么不把准备时间往后推一点,最多晚点下班好了。”

    凌然却是深深的看了关菲一眼,看得关菲小心脏砰砰直跳。

    凌然却没有回答关菲的问题,转而看向后面的左慈典。

    仿佛透明人似的左慈典,一直站在凌然的阴影中,这时候得到了暗示,才一下子跳了出来,向凌然微微躬身,再向三名实习生道:“关菲同学,郑军同学,项学明同学,欢迎你们来到咱们急诊中心的1组,凌治疗组。我谨代表凌医生,还有其他几位同仁,向三位同学表示欢迎。”

    左慈典说着自己拍起手来。

    房间内,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配合。

    左慈典微微闭眼,暗自享受了几秒钟,然后赶紧睁开眼,向凌然笑笑,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就话锋一转,就道:“咱们一起吃个饭吧,组内聚餐?凌医生您看选哪里好?”

    “邵家馆子。”凌然早就被左慈典劝说要组内聚餐了,他本人也是同意了的。

    而就聚餐的地点来说,凌然自然是要选择熟悉的。

    三名实习生连选择不去的权力都没有,只有关菲卖了个萌,顺便问:“邵家馆子是做什么的?”

    “算是一家烧烤店吧。”左慈典道。

    项学明不由暗暗点头:陈万豪说的没错,凌然果然喜欢吃烤的东西。

    ……

    左慈典敲定了凌治疗组的组内聚餐,也是老怀大慰。

    来到云华这么久,凌然和他手底下的医生,竟然没有一次组内聚餐,这是镇卫生院出身的左慈典难以想象的。

    你不搞聚餐,同志们怎么能放松心情,表达对领导的敬仰呢?不表达对领导的敬仰,又如何水到渠成的站队呢?

    最起码,得给同志们一个拍领导的马屁的机会吧?

    如果不搞聚餐,同志们就得争着抢着在工作场合拍领导的马屁,这样一来,且不说观瞻如何,很多人是拉不下这个脸皮的谁还不要点脸皮来着。

    左慈典特意打电话定了一箱的白酒,让送到邵家馆子,才满意的打电话给马砚麟。

    已经结束轮转回到手外科的马砚麟,每天还会想办法来跟手术,依然算是半个凌治疗组的成员,左慈典自然是要通知到的,最重要的是,马砚麟的女朋友有辆奔驰C200,正好坐人。

    很快,一群人收拾收拾,由凌然的小捷达开道,吕文斌的宝马535跟随,马砚麟女朋友的C200断后,凌治疗组浩浩荡荡的开入了邵家馆子。

    “邵老板,先上一排红柳烤肉。”左慈典进门就点餐,很是自如。

    做招待,这是他的老本行了。

    “凌医生来了,左医生也来了,那我得亲自烤肉了。”邵老板看见走在最前面的两人,很社会的打招呼,又喊道:“五号台送一扎啤酒,弄两桶牛肚上来。”

    转过头来,邵老板笑道:“小本生意,别嫌弃啊。”

    “看你说的……”左慈典场面话张口就来,瞬间将场面打的火热。

    邵老板说的高兴了,转头笑道:“你们今天来的人多,我给你们推荐一个菜,限量版啊,一桌最多两份,多了没有。”

    “好东西?几级的?”左慈典眼中闪烁着光芒。

    邵老板愣了一下:“啥级?”

    左慈典也愣了下:“我看你神秘兮兮的,以为你弄到保护动物了。”

    “我这个可是正经馆子。”邵老板喊冤。

    “你弄一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带证书,谁敢说你不正经。”

    邵老板无奈,道:“我本来是想说烤竹鼠的,你们不吃就算……”

    “吃!”左慈典啪的站了起来,正好看见其他人进来,立即道:“余媛,你坐那桌,邵老板,我们两桌,上四份!”

    说完,左慈典又看向凌然:“凌医生,竹鼠您觉得可以吗?你别看带个鼠字,比兔子还大,味道特别好……”

    “不要头。”凌然直接的给出了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