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416章 清醒(415空,前面的章节序号重复了)

    当新一波的急救车来到云医急诊中心的,凌然准时出现在接诊门前。

    不等凌然出声,霍从军已经招起手来:“凌医生,正好正好,患者马上就到,我们人手不足了。”

    理论上,凌然现在自成一组了,霍从军拉他就算是征调了。

    凌然毫不犹豫的点头。

    他就是出来揽活的。

    主治左良才羡慕的看看凌然,他与周医生同年,却是标准的奋斗型医生,十年如一日的战斗在急诊科一线,如今也不过是跟在霍主任身后,做着助手的工作像是这种严重的创伤,都是要副主任和主任医师,占据首位处理的。

    左良才望望站在自己左侧的凌然,还得照例介绍情况:“病人是从地下挖出来的,长时间缺氧,出血性休克,有骨折和挤压伤……”

    “头部呢?”凌然追问了一句。

    “头部没有明显的伤处。”

    凌然微微点头,这么多处伤情的病人,要是合并有较重的颅内伤的话,真的是很难救活了。

    霍从军赞赏的瞅了凌然一眼,再道:“我们首先处理休克问题,然后是挤压伤和骨折,凌然,你跟着我来做。”

    “好的。”

    说话间,急救车已是停稳,推出了平车。

    二组自然而然的上前接了下来,并无多话之处。大家都是累了一天的人了,就听急救员的数值报告,都已是满眼疲惫了。

    “打起精神来,快到我们了。”霍从军拍拍手,又跳了跳,一副随时准备的样子。

    凌然冷眼旁观,分明看到霍从军是被风吹的手抖。

    “不穿件外套吗?”凌然问霍从军。

    霍从军一脸欣慰,轻声道:“不行,今天是有记者来的,穿外套显的不正式,不专业,明白吗?”

    “所以……宁可冻着?”

    “照片里可看不来天气。”霍从军叹口气,道:“你以后也要注意这个,你感觉到的温度没用,得让照片展示出温度,这样大家才会赞同你,觉得你是确实有付出的。”

    “可以在衣领上放一块冰,或者在脸上泼水再吹冷风。”凌然随口说出了曾经见过的拍摄场景。

    霍从军一愣,乐道:“好主意,咱们下次可以试试。”

    “要不在里面穿件羊绒纱。”左良才顺着两人的话题,插了一句。

    霍从军听着一皱眉,看向左良才:“你就别一天到晚的想这些事了,救人的时候多用心点。”

    “啊……是。”左良才碰了一鼻子灰,只能黯然后退,静舔伤口。

    嗤。

    一辆急救车稳稳的听到了接诊门前。

    打开门,就见一名急救人员正跪在平床上,飞快的按压着患者胸部。

    “休克,突发心脏骤停,使用除颤器150焦一次,胸外按压三分钟。”急救员一边按着,一边快速的说明。

    “去喊吕文斌和余媛。”凌然给左慈典说了一声,就自己站到了前面,道:“我来替换。”

    “好的。”急救员按够了数字,趁着同事用简易呼吸囊做人工呼吸的过程,将位置让了出来。

    凌然立即跪上平床,开始做心肺复苏。

    “去手术室。”霍从军一脸镇定。

    这种算是半个院内心肺复苏,而在医院里,由于院内心脏骤停总能得到及时的救助,急诊科的医生们对此并不紧张。

    紧张也没什么乱用。

    余媛和吕文斌迅速过来增援,依着此前的训练,很快又接手了凌然的工作。

    凌然稍稍活动一下手脚,准备着进入手术。

    霍从军倒是看着他们的配合,略略点头。

    心肺复苏在急诊科里面,用的是再频繁不过了,大部分医生都能掌握到熟练的水平,不过,配合很好的团队,还是极为难得的。

    又一次除颤后,患者的心律恢复了过来。

    吕文斌和余媛撤开,还带着些恋恋不舍的表情。

    他们都还是住院医,都还是第一次做心肺复苏做的如此顺畅,尤其是团队心肺复苏。

    “队伍带的不错。”霍从军更加满意了,又看看准备工作,道:“再去多拿些血袋,单臂拍片,我们看看里面……”

    霍从军看着众人操作,等到一切停当,才来到手术台前,道:“腹部探查,先止血,手术刀。”

    啪。

    一把手术刀递到了霍从军手里。

    “你们觉得是哪里出血了?”霍从军突然提起了话题。

    不像是凌然,在手术室里混迹多年的霍从军,是狮王般的存在,他不光指挥其他狮子们干活,做团队狩猎和单狮狩猎,狮王还会守卫地盘,拿小狮子们取乐。

    小狮子们也乐得被狮王逗弄。

    左良才第一时间道:“脾脏破裂。”

    脾脏在内脏创伤中的受损几率最大,蒙头猜的话,差不多能有一半的概率猜对。

    “肝脏。”另一名小医生也加入了讨论。

    “凌然呢?”霍从军看向凌然。

    “肝脏吧。”凌然给出了相同的判断。

    “不错不错。”霍从军笑着点点头:“凌然说的就很对,现在来看,要是脾脏出血的话,患者不一定能挺到这个时间。恩,我们现在做个腹部探查,看看具体情况……”

    他这么一说,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

    当然,小医生的心情更是跌宕起伏一些,只是没人有注意力分配给他而已。

    “肝外伤的手术方法,凌然。”霍从军再次点名。

    手术中,上级医生考教下级医生,既可以算是教学,也可以算是娱乐项目。通常来说,资深以下的主治和住院医,当然还有规培医和实习生,都会长期处于被点名的恐惧下。

    这也可以算是医生们加强学习的动力之一了。

    如果回答不出来,或者答案不令人满意的话,上级医生的吼声,往往会宣泄出大量的愤怒后物质。

    凌然对于被提名,早就很习惯了,随口就道:“肝损伤的手术方法,应该包括对肝创伤的清创止血,一般是采用经右上腹直肌切口,或上腹正中切口……”

    同样是腹部探查,也总有一个先后的搜寻方向,这时候,切口的选择就变的重要起来。

    霍从军听的无比满意,做着手术的同事,叮嘱道:“你们就要向凌医生学习,不仅做好了手术,训练出了难得的手术技巧,而且不忘加强理论学习。”

    挤在角落里的小医生此时忍不住嘀咕一声:“你问我们,我们也知道的。”

    霍从军听到了,立即竖起了眉毛,转头道:“那好,我问你一个问题,那个谁,你来回答,假设真的是肝损伤,你预计损伤部位在肝的哪里,裂口有多长多深?”

    小医生目瞪口呆:你怎么不问我病人的肝脏有多重呢?

    然而,上级医生的问话是不能不回的,小医生只好懦懦的道:“我预计可能是中叶……”

    “胡说八道,就现在的信息,你能判断个毛线?我怎么说来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霍从军的喷嘴开启了自动化模式,只几秒钟的功夫,就让所有人都变的更加清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