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935章 魔术

    凌然划出了长刀口,丢开手术刀,就抬头看了眼参观室。

    他主要是伸一下脖子,有点像是热身活动的意思,毕竟,外科医生站到了手术台前,除了脖子是可以胡乱转动的,剩下的部位都不好乱动了。

    而在参观室里的三名外国医生看来,这就好像是求救了。

    已经年过50的福克纳不由的心生不忍: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啊,竟然要因为我们而牺牲了。

    福克纳不由起身,双手插入口袋,摆出一副很酷的模样,俯视着看向凌然。

    这个姿势,他是请人专门打造练习出来的,不论从后方还是侧方来看,都是很帅气的。从前方看稍微是有点欠缺的,那主要是因为脸的问题,不是一家公关公司所能解决的。

    不过,福克纳的眼神是异常有力的,他望着凌然,希望能从楼下的年轻小医生的眼中,看到一些共通的东西来。比如恐惧,比如后悔,比如渴望,比如哀求……

    如果能够看得到的话,福克纳觉得,自己也许就可以出手拉他一把。也许,在他手术失败的时候,让他不至于太过于狼狈,或者,为他说两句好话,不至于被批的狗血淋头。

    凌然的眼神平淡而专注,表情平静而帅气,就像是在过一个普通的周三清晨。

    福克纳暗自叹了口气:可怜的小家伙,虽然长的帅,但是,手术台是医生的战场,战场,又怎么会有怜悯存在呢……

    凌然低头开始手术。

    肝胃联合切除术,首先是暴露出肝脏来,在这个步骤的时候,与平常的肝切除并无太大的区别,因此,不仅是凌然的表情和动作很镇定,在场的三名助手也镇定的很。

    “恩,你们的医院的普通医生的心理水平很好。”福克纳找理由赞了一句,并在心里暗暗评价,眼前的几个家伙,倒是做助手的好料。

    一名主刀医生,是需要有强烈的胜负心的,越是做大难度高水平的手术,就越需要医生,有死中求活的挣扎之力,那些随便做做,成功很好,失败也会表扬自己的家伙,如果做到了主刀医生的位置,可以说是病人的不幸了。

    但是,做助手的是需要心态平和一点的。

    福克纳觉得,此时围在手术台两侧的几个年轻医生,在明知道会失败的情况下,还能保持稳定的操作,镇定的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还是蛮不错的。

    转瞬,福克纳又有些理解,低声对旁边的薄院长道:“这几个助手选的不错。”

    他的意思,自然是等他上场的时候,还能好好的用到这几个助手。

    薄院长呵呵的笑了两声。

    “中国医生都很年轻啊。”福克纳又对考伯特和多宾道:“看他们的样子,像是还在上学似的,没想到就已经开始做肝脏手术了,你们第一次接触肝脏是什么时间?35岁?”

    美国医生是出了名的晚出师,35岁成为外科医生是很正常的,但35岁就能碰到肝脏,已经隐含着精英的味道了。

    考伯特和多宾各自笑笑,都没有理会福克纳的询问。

    因为他们都没有在35岁以前碰到肝脏。

    福克纳也不追问,继续将手插在裤口袋里,热的手心冒汗也不抽出来,并装模作样的看着下方,随时等待着手术遇到问题。

    几名同在参观室里的中国医生,有听得懂英语的,也只是瞥他们两眼,却都懒得说什么,毕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35岁以前也没碰过肝脏……

    手术台前,凌治疗组的医生们,并不知道上方的观看者,有辣么多的内心戏。

    凌然只是按部就班的做着手术。

    大部分时间,外科医生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手术,创新之所以珍贵,就在于它是稀少的,且应当是谨慎的。

    对凌然来说,第一次进行肝胃联合根治术的时候,是需要做非常多的准备工作的。纸上谈兵终归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想要用语言、图像或者视频来描述现场,原本就是不完全的,而第一次进行手术,显然也很难进行补全。

    而在今天,给杜家东做手术的凌然,对肝胃联合根治术,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熟练了。

    完美级的肝切除术,让他在松解肝韧带的时候,轻松自在。

    完美级的组织分离,让他的动作显的游刃有余。

    这是真正的游刃有余了,由于还有的技术存在,凌然在面对肝韧带这种普通医生觉得有难度的东西,就像是吃面一样轻松。

    哧溜。

    一根肝圆韧带就光溜溜的站了出来。

    哧溜。

    一根镰状韧带就赤条条的躺了下来。

    哧溜……

    哧溜!!……

    福克纳等了第一波的哧溜,脸上还带着审视的笑容。

    等到第二波哧溜的时候,福克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福克纳不由的看向薄院长。

    “有什么问题吗?”不等薄院长开口,劳寐雍已是走了过来。

    尽管说,因为脱离一线太久,做过的手术偏少,水平太次,没什么天赋,因为你年纪太大而认知水平下降,但也正因为如此,劳寐雍才更在意福克纳等人。

    他自己是搞不定手术的,他甚至看不懂肝胃联合切除,但是,梅奥的医生能看得懂,那就是了。

    福克纳的眉头皱着,没有搭理劳寐雍的问题。

    “福克纳先生,有什么情况的话,请及时与我们沟通。”劳寐雍通过自己的翻译,提醒着福克纳。

    福克纳望着下方,做的越来越顺手的凌然,脸色的表情阴晴不定。

    他想了很多很多,更多更多,然而,他越想,就越觉得哪里不对。

    “福克纳先生?”劳寐雍催促了一句,台下正在被做手术的杜家东,可是他目前最在乎的人。

    “稍等,再看看。”福克纳抽出汗湿的手摆了摆,集中注意力到屏幕上。

    还是得依靠高清屏幕,才能看清楚手术的具体细节。

    而在这种时候,细节显然是最重要的。

    劳寐雍耐心的等了一会,还是忍耐不住,再次催促起来:“福克纳先生,您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

    “是的。”

    福克纳转过身来,他这时候也看的有些明白了,事实上,身为顶尖级的肝胃专科医生,福克纳看的有些太明白了。

    瞅着劳寐雍的老脸,福克纳飞快的用英语说了一串。

    劳寐雍这次听不懂了,不由看向翻译。

    翻译竭尽所能的道:“福克纳先生的意思是,他是……他是来做手术的,你们为何给他看魔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