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965章 出手

    康主任神情难明的思考着,眼睛看着病人的胸腔位置,但根本就是失焦的。

    他是没想到,凌然真的能够做到,连上手都不用,就判断出失血点的位置。

    有这份本事,岂不是哪里出血了,都能给止住了?

    康主任这么一想,心里不由苦笑一声,人家凌然现在不就是这样吗?

    也就是他的心脏外科来不及求助凌然,其他科室找凌然帮忙的,早都不止一两次了,而最需要止血的肝胆外科……直接就被急诊科给吞了……

    康主任的眼皮又跳了两下,肝胆外科的教训太血淋淋了,以至于他们这些小科室的主任想起来一次,都要软三个小时。

    “伤口缝合好了。”何亮趁乱完成了适才见到的心脏外伤的缝合。

    他才不管长轴端甚至背面是否有伤口呢,太困难的位置,他也缝合不好,也不会缝,还不如蹭到一个缝合,算一个缝合。

    康主任“恩”的一声,又有点可惜的“哎”了一声,才道:“小何你给缝合好了?”

    现在的病人少,手术机会少,康主任自己也需要受伤的心脏来练习呢。

    好好一个心脏伤口,就这样被助手给趁乱给搞了,康主任有种不可言说的不爽感。

    “主任您检查一下。”何亮依旧是面带微笑,心里爽的不行。

    做心脏外科的,经常连活的心脏都摸不到,也是另一种凄惨了。

    好在今天蹭到了一把,又可以笑着面对生活,起码再坚持几十天的样子了。

    康主任愠着脸,又检查了一遍,心里回忆着《穿小鞋三十六计》里的故事,眼睛则盯着监视器,默默的计数,过了会儿,脸色又微微起了变化。

    “没问题吧?”何亮有些不确定。

    “可能是还有一个伤口……”康主任有些不情愿的说话,眼角瞟了凌然一下。

    他没说位置,一方面是他不相信凌然能判断的那么准,另一方面,是他也不知道。

    没剖开,鬼知道伤口的具体位置。

    尽管从刚才的经验来看,凌然可能真的知道,可康主任还是不愿意相信。

    凌然的表情镇定,仿佛一点都不意外似的。

    凌然平均每个月三五十台手术的飞刀,不知道与多少医生合作过了,像是康主任这种,技术不怎么样,想法却很多的医生,比比皆是。

    应该说,当医生的想法都很多,而技术不怎么样的,就容易制造尴尬了。

    像是现在,康主任就觉得有些尴尬。

    “开口再拉大一些。”康主任皱着眉,再次下令,并竭力避免与凌然产生眼神和语言上的交流。

    他现在有些明白,刚才凌然为什么说,可以暴露范围更大一点,甚至再往前回溯一点,还可以想到,凌然进门之初,开口说“正中切口”时的语气……

    若是之前就按照凌然说的做的话,那根本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事了。

    如果选择侧切的话,现在应该更方便暴露出伤口吧。

    康主任紧紧皱眉,心道,凌然术前的判断就这么准确?

    但他也不愿意问,更不能问,就闷声做事,拿着骨钳,将病人的肋骨剪的梆梆响。

    嗤。

    手术室的门,再次被踩开。

    康主任猛的回头,就准备找个茬骂人了:我这里是菜市场吗,是人想来就来,就看就看的吗?

    接着,康主任就看到了霍从军那张皱巴巴的老脸。

    “哎呀,霍主任,稀客啊。”康主任的脸,马上也就笑的皱巴巴了。

    “正好上来手术层,就看一看。”霍从军满脸的笑容:“周院长一起过来了。”

    “哦,周院长,周院长……”康主任连忙念叨了两句,身为小科室的主任,他平日里见医院高层的机会都少。

    周副院长端庄的笑一笑,道:“康主任辛苦了,今天的手术顺利吗?”

    很平常的问话,却是正好问到了康主任的痛点上。

    康主任不由的一愣。

    标准的回答,当然是顺利了,但是,有凌然在场看着,还有一个仍在流血的病人,说顺利稍微有点令人不好意思。

    那么,说不顺利。且不说这个不符合正常的与领导的对话模式,接下来再问起来,一个小小的心脏外伤手术,都要说不顺利,似乎也是说不过去的……

    康主任不由斟酌起来。

    周副院长已是看出了端倪,却是直接问:“今天是什么手术?”

    “呃……是一个心脏外伤的手术。”康主任只能回答。

    “那是紧急手术了?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们了。”周副院长本就是明知故问,她过来就是跟着看看凌然的情况,才不在乎心脏外科如何呢。

    康主任应了一声,勉强笑笑。再深吸一口气,回到了主刀的位置上,然后,看着病人敞开的胸腔,稍微有点发呆。

    现在,要继续探查下去吗?稍微有点丢人啊。

    虽然说,心脏外科在云医已经丢人丢很多次了,但越是这样,康主任才越不想继续丢人呢。

    “我们继续。”康主任表面上丝毫不露,他手里经过的人命成百上千,不论是又救了一位,还是又送走了一位,性格终究是会变的坚毅起来的。

    就算病人受伤的位置不太好,康主任也是有信心将之找出来的,只是可能花费的时间会比较久。

    裤吃……

    哭吃……

    自体输血的大瓶子,捣腾出来阵阵声响,也就构成了手术室里唯一的声响了。

    周副院长原本面带笑容的站在旁边,准备等着康主任完成手术,就赞上两句的,然而,她等啊等,等啊等……

    康主任依旧埋首于病人的胸腔中,脑门上的汗,已是渐渐积累了起来。

    “不是心脏外伤手术吗?”周副院长也是识货的,怎会不知这是心脏外科最简单的手术。

    康主任满脑门的官司,不尴不尬的解释道:“位置不太好,病人是被崩裂的玻璃戳入了胸腔,可能有碎玻璃又碰到肋骨,又溅到了心脏……”

    “那确实是比较复杂。”周副院长呵呵一笑,心道,老康的技术,莫非又退步了?

    霍从军却是早都耐不住了,顺势就道:“凌然,你给康主任搭把手呗,来都来了。”

    搭把手这个概念就宽泛了,总的来说,无责任就是了。

    康主任犹豫了一下,也没再抵抗了,他现在比谁都更想结束眼前的局面。就现在的状态,他就好像是国足在踢球,别说赢不赢了,只要有办法挨到下场,那就是胜利!

    凌然等待了几秒,见康主任没说话,就点点头,上前道:“我可以先用手指堵住出血点,然后再扩大开口……”

    他说着,就伸出右手,大胆的从心脏长轴一侧探了进去。

    “好了。”凌然站的直直的,示意出血被制止。

    几个人不由转头,看向监视器。

    “血止了。”麻醉医生有些晕眩的报告了一声。

    “知道了。”康主任的声音低沉的像是脖子被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