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 志鸟村

第1027章 鼓励

    “刚才的手术,楼上有多少人看?”凌然出了手术室,进到淋浴室,重新沐浴更衣以后,却是向过来伺候的左慈典,首先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左慈典有点奇怪,但也是一句多的话都没有,先是递出一个速干毛巾给凌然,口中再道:“大概有20个人吧,参观室里坐满了的,还有站着的人。”

    “年轻人,和吕文斌年龄相仿的医生有多少?”凌然继续询问。

    “有几个人吧,我也没有太注意,有什么问题吗?我可以去调监控。”左慈典莫名的紧张起来。

    凌然摆摆手,也没有做解释。

    最近几天,他带着吕文斌和马砚麟,做了超过10台手术了,但预想中的任务完成的提示,却始终没有出现。

    这就让凌然稍微有些疑惑了。

    询问系统也没有回应,凌然只能自己重新阅读任务说明:令下属医生,证明自己的技术超过了同期。

    下属医生的概念,应当是没有问题的凌然确定过。

    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概念,就是同期和证明技术了。

    最近些天,陆陆续续跑过来的医生也不老少了,要说同期的话,不可能是没有的。

    那么,技术呢?

    就凌然来看,吕文斌的技术,肯定是超过同期的平均水平了,而且是大大超出。

    但是,要是思考的深入一点,说吕文斌的技术,超过所有同期,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对比余媛的经验,或许,系统的要求是超过现场的所有同期?

    凌然想到这里,不由的摇摇头。

    这明显不符合现场发生的情况,吕文斌至少有多场的手术,水平是超过现场所有同期的,凌然有这个自信,就吕文斌的年纪来说,能做tang法缝合已经是非常厉害了,再要做的比吕文斌好,那就不是昌西省的医学界水平了。

    凌然略作思忖,重新思考余媛的成功时刻。

    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余媛完成了一次异物取出术,有一定的难度,但是,要说比专业的耳鼻喉科的高阶医生的技术还好,却也不尽然。

    “左医生,你记得余媛前几天,给虾刺卡喉的病人做的取出术吗?”凌然思考不到答案,于是半是询问,半是重新整理和思考。

    左慈典自然点头,笑道:“谁能忘记呢,余媛当时拿着好大一个镊子就下去了,那镊子还是刚刚……咳咳,总之,做的挺好的,病人今天也出院了。”(注:虾刺卡喉的群友真的出院了,祝身体健康)

    凌然缓缓点头:“你怎么评价余媛做的取出术,技术方面。”

    左慈典不禁有些迟疑,这个问题,听起来似乎就蛮严肃的样子。

    左慈典仔仔细细的思量了片刻,才缓缓道:“我觉得做的非常好。实际上,当时的情况,是其他医生都已经束手无策了,余医生接手以后,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问题给解决了。说实在话,我觉得是挺震惊的,没想到余医生在手术方面,也开辟了一条自己的路……”

    左慈典说话间,也在注意凌然的表情。

    然而,凌然在这方面向来滞后,也是看不出情绪来。

    事实上,凌然的全部精神,都用在“解题”上了。

    “其他医生,对余媛做的取出术怎么看?”凌然又是问了一句。

    左慈典琢磨着,又紧着道:“不好说,但我觉得,应该也是有惊讶的成分吧。那个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当时还真没人想到,余医生的直肠取……不是,异物取出术,做的这么好。”

    “所以,是超出想象的技术?”凌然总结了一句。

    左慈典顺着凌然的话,想了想,道:“技术本身就是那样吧,但是,余医生当时做的,也确实是厉害,谁都没想到。”

    凌然点头表示认可,问:“如果给吕文斌一个相似的机会,他有什么技术,是可以令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是因为吕文斌他们最近手术做的多,您要给一个鼓励的机会?”左慈典说话间,情绪已是被自己给带动了。在他的印象里,凌医生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总是用行动来温暖大家。

    就像是现在。吕文斌和马砚麟的情绪确实是日趋低落,手术期间还不显著,短暂的休息时间,反而表现的更明显一些。

    左慈典很能理解他们。尽管说,学东西很难得,很重要,可要坚持学习,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了参加高考,中学的知识同样很难得,很重要,学不好的学渣还不是遍地都是。

    吕文斌和马砚麟已经算是情绪控制的很到位了,能够日复一日的振作精神坚持下来,原本就是很稀少的能力了。左慈典此前,可是没有想到,除了放假和奖金以外,还有更好的方案。

    不用说,给予他们一个合适的鼓励,或许能让他们的情绪更稳定一些。

    “吕医生今天做的tang法,其实就相当好了。”左慈典试探的问。

    凌然摇头:“刮目相看的程度,还达不到。要像是余媛的异物取出术一样。”

    “像是余媛的异物取出术的,只有猪蹄喽。“左慈典说着笑了出来。

    凌然心里不由一动,吕文斌的猪蹄做的……

    “医学方面呢。”凌然很快想到,吕文斌的猪蹄早就卖遍了云华,如果猪蹄技术有效的话,吕文斌这个点的任务,早应该完成了。

    “断指再植?”左慈典低声道:“吕医生学的,主要就是tang法和断指再植吧。比较来说,断指是不是更直观一些?”

    凌然缓缓点头:“是我考虑的不全面,tang法没有效果的情况下,就应该转做断指再植试一试的。”

    “tang法没有效果吗?”左慈典有点没听懂的自言自语。

    凌然依旧是不解释,只吩咐道:“你去联系需要做断指再植的病人,另外,报名训练营的医生多吗?挑一些年龄与吕文斌差不多的,跟着吕文斌观看手术。”

    “是。”左慈典心知,挑选年龄与吕文斌差不多的医生,就是为了给吕文斌增强信心,让他从中汲取力量。

    此时此刻,左慈典心中有着难以言表的冲动,恨不得向全世界广播凌医生的温暖与智慧。

    在医院里,可从来没有一个医生,会为了训练一名住院医,而耗费如此多的资源的。照顾住院医的情绪,就更稀罕了。

    可惜,左慈典并不能将之分享给所有人,只能低头干活,努力工作,分担凌医生的压力。如果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