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五百一十五章 篝火的前夜-突如其来的电话

    “话说,方然小哥好久不见,京城大学的校园生活看样子不错啊。”

    听到司艾看向自己的话语,脑袋上冒出一个注意到了的记号,方然皮笑肉不笑的缓缓转过头看他:

    “啊哈哈哈,司艾大哥你也好久不见,看样子也过的不错。”

    司艾:“”

    不是,我说方然小哥,你能别一在这种不得不和气打招呼的情况遇见我,就一副笑的很勉强的样子好么

    “话说,司艾大哥,你怎么站的离我那么远?”

    “你说呢?”

    略微无语的看着意图都写在脸上了的方然假的不能再假了的假笑,回想起每次一见到自己起手就搓升龙的他,听着这话司艾心中默默汗颜。

    微不可查的撇嘴,发出了‘切’的咂舌声,不去看这个初见以为是靠谱大哥结果话没说清楚把自己别说前途人生都带沟里的家伙,方然看向他身边的青柠,

    带跟的鞋子和轻薄的裙子穿在她身上很是清纯漂亮,也成熟不少,不像暑假在夜局里总见到的运动鞋还有鸭舌帽。

    “诶,话说青柠你怎么和司艾大哥一起来了?”

    有些好奇竟然是他们俩个来到了今晚京城大学的篝火晚会,方然有些惊奇的问道,

    旁边的孟浪看着他这根本就是没看出来的单纯发问,情不自禁的心中叹气。

    唉,老弟啊,你这情商真的是没救了啊

    “咳那个打电话”

    “碰巧遇到的。”

    然后在方然这么问完的之后,果不其然,面前一个平时洒脱不羁、一个平时开朗外向的两位参加者,都是略显微妙的说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让方然看着他们俩微微一怔,然后迅速眉头一皱!

    嗯!?宝宝怎么感觉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小夭!”

    一声担心的喊声传来,夏夭转身看到鸣灵和方小然正跑着过来。

    连忙伸出手搭住了有些体力不支的鸣灵,夏夭奇怪的看着她,知道自己这个闺蜜不爱运动所以奇怪的开口:

    “灵子,你这么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的跑过来?”

    “鸣灵学姐刚才在看台上看到夏姐你被人缠住了,所以才这么着急的跑着过来不过,看起来好像没事了。”

    和鸣灵不一样,每天都是清晨起床跑步然后去叫某只赖床笨蛋起来的方小然面不红气不喘,仍旧是脸上平静的解释道。

    “我没事啊,灵子你太着急了。”

    “少来,你以为是谁害的”

    嗔怪的白了哭笑不得的夏夭一眼,总算平复下呼吸的鸣灵揉了揉因为高跟鞋发痛的脚跟,然后看向了在场的身影,按着身高从苟彧到司艾到孟浪扫了一眼下意识的说道:

    “嚯,又多了一个新面孔,话说这么一眼看过去总感觉都是帅哥呢”

    然后本能的这么说完,才意识到这么说也太自来熟了,鸣灵连忙清了一下嗓子挂上淑女得体礼貌的漂亮微笑问道:

    “新朋友?”

    旁边的方然默默无语的盯着她。

    喂,鸣灵姐,总感觉你刚才那句话措辞很微妙是我的错觉么,是我的错觉么?

    ヽ(#`Д′)?还有你刚才下意识没看我的方向是吧!?

    “嗯,打工地方认识的熟人,青柠还有司艾大哥。”

    不能透露夜局的存在,苟彧轻声平静的用‘打工地方’这种说辞解释了过去。

    “你好,美女。”

    司艾勾起嘴角,潇洒的气质里还混杂着不被拘束的帅气,身边的青柠也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两人看着眼前的鸣灵,在产生第一印象之前,首先判断出的

    这是个普通人。

    “你们好。”

    而鸣灵看着眼前的司艾和青柠,眼里微微掩藏不住惊讶,思绪惊奇。

    又是两个看上去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不一般的人?

    他们也是方然的朋友?

    鸣灵心中惊奇的想着,殊不知身后也是看着他们的方小然也注意到了同样的事。

    “那就这样,方然小哥儿,我们去那边转转,就不打扰你们了。”

    手插在破洞牛仔裤的兜里,夹着香烟的手扬了扬,这个动作做的很潇洒帅气的司艾对着方然笑了笑,然后和青柠两人朝篝火晚会的另一边走去。

    只是在离开之前,青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一样,转头对着方然提醒道:

    “哦,对了,方然,那个的时间快到了,你别忘了这段时间准备准备。”

    嗯?那个?

    啥快到了?快递么?

    我要准备啥?货到付款?

    直到两人离开,方然都一头雾水的没想明白青柠和自己说的快到了的是啥。

    “哇,虽然是看上去很般配的一对,但看来两人都不怎么会和对方相处,前路艰难呢~”

    看着司艾和青柠远去的背影,鸣灵挑起眉头啧啧的说道,让苟彧听着这话无奈的叹气。

    鸣灵姐,不要刚见面就指出人家的问题之处

    “话说鸣灵美女,刚才那话果然是意识到了本人高大帅气可以带来足够安全感的一面了吧!”

    孟浪摆出了‘唉,我怎么这么帅’的自恋模样,很是嘚瑟的说道。

    “老哥,快别丢人了,先不说脸的问题,你自己一开口什么气质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么?”

    看到他这幅臭嘚瑟模样很是不爽的方然咧嘴冷漠嘲笑道。

    “老弟,你这是嫉妒,嫉妒我的颜值远高于你”

    “滚!”

    然而就在两人这么拌嘴,众人刚刚集合的这时,苟彧和方小然都一下子敏锐的发现,

    身边的草丛动了一下。

    “嗯?有人在那里么?”

    也注意到了他们俩的神色,夏夭不解的开口,然后一时间众人都下意识看过去之后,

    看到了一个双手举着树枝的中年男人身手矫健的从绿化带里的树丛中往前一跳

    目光紧紧的锁定着不远处的青柠和司艾的身影!

    方然、孟浪、苟彧:“”

    夏夭、鸣灵、方小然:“???”

    “那个大叔您老在这旮沓干啥呢?”

    一眼认出了那个中年身影究竟是谁,方然嘴角抽搐试探性的开口。

    “嘘!!小点声!别被那混蛋小子给发现了!”

    听到他的身影,举着树枝隐蔽自己的大叔立刻对他紧急的示意,然后继续盯着远处的司艾,紧紧的盯着他和青柠之间的距离是否符合‘年轻男女应当保持的正常谈话距离’,并且随时准备上前制止!

    “一不留神竟然让这小子得逞把小青柠约了出去!可恶!还是篝火晚会这种夜晚的环境,”

    直勾勾盯着司艾的后背,大叔咬牙切齿的攥着树枝,恨不得立马跳上去把司艾从青柠身边薅走,表情怒目金刚一般吹胡子瞪眼!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出去散步,这种早恋的事情我作为小青柠的长辈绝对不能视而不见!一定要阻止更严重情况的发生!”

    方然:“”

    好吧,在看到你这幅样子的时候我就该明白肯定就是这种理由

    “这也是你们的熟人?”

    方小然看着苟彧问道,被问到的苟彧神色有些复杂,无奈的点头。

    “噗这大叔好逗,这观念从封建社会里穿越过来的祖爷爷么”

    听着大叔这一副‘我不同意这门婚事!坚决不同意啊!’的长辈口吻,鸣灵被逗笑的趴在夏夭的肩上。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对他这幅说辞无语凝噎的时候

    “嗯!说得对!大叔,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管,绝对不能让这种早恋的事情发生!”

    孟浪一个人煞有介事的大力赞同,把装着饮料的袋子往方然手里一塞,然后就是一个毅然决然的飞身跳进了绿化带树丛,

    也是举起两根小树枝对着大叔用着革命同志般的表情,硬派肃然的点头:

    “这种事情根本无法坐视不理,大叔,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好好监督他们两个,绝对不能容忍有些不健康的事情发生!”

    “好!我们走!”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这两攥着小树枝隐蔽自己的货义正言辞的说完,

    就粗溜粗溜沿着绿化带朝着司艾、青柠两人跟了过去,

    一副绝对要搞出事儿来的组成了‘反早恋’老少咸宜组合。

    脱队×1

    方然不忍直视的看着这两个家伙的背影,嘴角微微抽搐。

    真的,大叔年纪大也就算了,老哥,你还年轻做这种事情真的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行了,行了,别在这边站着了,我们也赶紧去那边看看。”

    看着孟浪一秒脱队,鸣灵也是催促着众人赶紧行动,

    一行人朝着篝火晚会的操场里面走去,美腿修长的夏夭、时尚闪亮的鸣灵、清澈可爱的方小然还有怎么看怎么过于帅气的苟彧,

    在美女和帅哥结伴而行的强大颜值下,朝着篝火晚会走去的一行人几乎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

    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拎着饮料袋子的不起眼家伙。

    “话说难得来的篝火晚会,我们就不要这么多人集体行动了诶诶!小夭、小然!快看,快看!那边有玩火的杂技诶!!”

    一走进操场,鸣灵几乎瞬间就被现场的气氛和表演所吸引,最喜欢这种热闹场合她兴高采烈的指着篝火架旁边正在甩着火流星的人,兴奋的喊着,

    “灵子,等等”

    “那个学姐,我其实对这个”

    然后刚说完这种气氛适合分头行动之后,就不由分说的拉起夏夭和方小然,朝那边凑了过去!

    脱队×3

    看着在这种夜色篝火的迷人场合中吸引着不少男性三个大小美女朝着那边走去,被留下的男性成员里,

    苟彧看了一眼附近人群,又看了一眼漂亮开朗、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总之很会玩的拉走了夏夭和方小然的鸣灵,叹了口气对着方然说道:

    “那为了防止再发生刚才那种事,我会在后面跟着的,队长。”

    “哦哦哦,那拜托你了哈。”

    方然拎着袋子摆了摆手,看了看周围确实人很多,而且无论是夏夭还是鸣灵都太惹人注目了,

    过去的二十年来还没经历过这种场合的他,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夜晚对于漂亮女伴应该有男性陪同这种新的知识点。

    只是看着苟彧也离开的背影,在原地拎着装着饮料的袋子的方然猛然意识到了

    (; ̄д ̄)话说怎么突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呢

    左右瞅了瞅附近,看着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男男女女,突然孤身一人唯饮料作伴的方然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干点啥去。

    额话说我是不是可以偷摸回去了啊

    在篝火晚会这种环境自己一个人逛荡也太悲惨了点

    叹了口气,方然晃了晃出门前他偷偷塞到自己帽兜里的充电宝,想着幸好把女王大人的本体带出来了还可以扯扯淡,

    “喂,我说玲”

    但是才开口的那一刹那,一个特别的震动被他的感知所捕获。

    左右的看了一眼没人注意自己,拎着塑料袋方然压低存在感的走到无人的看台角落,黑匣在他手上解锁,他握着海水看着上面显示着那个只给他打过一次的电话号码。

    诶!?

    为什么突然这个时候,难道又!?

    【幻牌】激活微微散出细沙般的光芒粒子,方然整理了一下心绪,这才接通了海水上的那个来电,压着紧张带着疑惑装出意外的声音:

    “喂?夜笙,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