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五百九十二章 恐怖小镇、玩偶诞生之夜!

    有没有遇到过那种让人绝望的情况?

    那种连眼泪都成为奢侈,身体和心灵全部坏掉,被即将发生的无力改变和一旦发生就再也追不上的恐惧,所压迫的难以呼吸,

    像是男人看着巨额的负债,妻子儿女、父母朋友被讨债人拖出家门,像是女人看着爱人被活生生打死,然后哪怕挣扎也被人淫笑的绑进面包车的车门

    像是看着折断骨头拼尽全力也无法战胜的数十米绝望,抱着下一秒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去、再也无法挽回的女孩,害怕的连心脏都要停跳

    那样的绝望里,哪怕一丝一毫、稻草一样的帮助,对于身处那样地步的人来说,

    都是救赎的曙光。

    有一个人对于方然来说就是这样的人

    不详恐怖的黑暗城镇,夜色下的城镇烙印着巨大的五芒星,却无法改变黑雾弥漫,灾厄笼罩的死城,

    五芒星中央的小镇在两名A级上位的能力对撞下已经成为了残骸废墟,焦灼的黑灰和碎裂的瓦砾像是垃圾一样堆在一起,完全已经没有了这里曾经有建筑物的痕迹,

    战斗升级,底牌互相倾轧之后,银断龙牙交错精神魔法,双方面具同时碎裂的那一刻,方然黑眸不可思议的愕然睁大,

    看见了眼前一百年前的魔女。

    “怎么是你”

    苍白妖冶弥漫着危险疯狂色彩的容颜上,微笑女士的黑面面具破碎,魔女那双盈满着紫罗兰光雾的眼眸同样闪过一丝不能理解,

    本能的她从刚才挡下自己精神攻击的那个破碎面具里,感知到了好像是自己的魔力

    但是很快就被疯狂和失控淹没。

    驱散的黑魔法绽放!

    剧烈汹涌的推力和让人下意识不想面对的嚎哭惨笑,从物理和精神双重层面冲向了方然,逼退冲飞了他的身影!

    半透明的黑膜屏障再次凝聚,在用庞大魔能动用【消牌】消灭的让人绝望的防御力再次生成,但是从半空中坠落在地面拉出长痕,挥斩龙牙调整身形的方然却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些!

    他黑眸难以置信也无法接受的看着数百米开外,那个自己熟悉的人!

    想起来上次见到这道身影,

    还是暑假开始之前的那个演唱会的夜晚

    把自己从只能接受学姐死去、自己忘记这件事的无力绝望中打捞出来,睁开眼看到她温柔笑着的脸庞,那一刻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和把自己从迷茫不安中引导出来的玲不一样,在绝望无力中出现的她,对自己来说是无法替代的存在,

    另一道无比重要的救赎。

    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夜之巡礼漆黑的斗篷卷着方然的身体从地面翻滚的跃起,躲开没有给他任何喘息时间的魔力之触,黑眸睁大的震惊于脑海里这个疑问。

    今晚导致现在这样的是她!?

    海基传来的视野里,握着黑水晶巨大魔杖的魔女站在破坏的中心,苍白美艳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狂热神色,眼里的紫罗兰光芒像是燃烧起来一样繁盛

    看起来没有一丁点理智,和方然记忆里的那个样子完全不同。

    魔杖举起,一道道的有着各种各样致命效果的魔法,从她脚边凝聚的仿佛实质一样的黑暗‘湖水’中涌出,

    一刻不停的朝着方然追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不绝于耳的倒塌轰鸣中,方然的身影低飞穿行过一条街道,躲开了十几道已经把那一整片房屋像是蛋糕一样上下贯穿的魔法,还有那些缓缓收回巨型尖刺紧追不放的魔力之触,

    拖起夜之巡礼的破碎衣摆飞奔在黑暗小镇的街道小巷,【盾牌】的光芒亮在漆黑的身影身周一刻都不敢停下,那根本无法察觉的精神控制,不时在光壁上撞出死神敲门的声响!

    一股致命的压迫感,像是海浪一般一波一波朝着不断躲闪的方然袭来。

    好强

    借助着夜空之上海基的视野,黑眸凝然睁大的躲开一道黑紫色火焰的追击,看着那仅仅是碰到了一点,就被焚烧殆尽的瓦砾泥土浑身冷汗!

    肩膀上环绕着漆黑宽大围巾,黑眸环视着漆黑小镇的周围,此刻站在五芒星中央的魔女给他的压迫感媲美那次猎杀场景里的A-62甚至还要危险!

    怎么办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在看清了眼前魔女的那一刻,攻击的脚步就停了下来,心里某个地方抗拒着对眼前身影的出手,

    从原本决意凛然感觉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的方然一下子变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不断的躲闪防御。

    坠进黑暗的小镇里,原本都拥有着超凡之力A级上位之间针锋相对的战况,一下子变成了一边攻击一边躲避的消耗战!

    “为什么为什么”

    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疯了的女性声音不断呓语着单纯的疑惑,紫光快溢出来的双眼空然的睁大着,看着在自己身周不断发动的魔法中一直闪避着漆黑身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微弱的话语逐渐语气提高,从像是被抛弃了的哭诉一点点变成了被人背叛的愤怒质问,上一刻还是苍白失神的脸上,瞬间充斥上了扭曲的暴怒!

    紫罗兰的双眼中再次充满赤裸裸危险杀意的光芒,魔女眼神发空的注视着那道只会躲避的身影,音调空洞森然的低沉冰冷:

    “为什么一直在躲着我为什么不到我身边来!!!?”

    黑水晶的魔杖高高举起,这次她妖冶的容颜上是看不见任何表情的冰冷,除了那双睁大的紫罗兰眼瞳中的恐怖!

    完全不在意周边,剧烈的魔能波动再一次从她身上出现,

    一个不同于刚才漆黑深渊但同样恐怖的魔法发动!

    她脚边漆黑的‘湖面’里,‘黑树干’开始蔓延生长,扭曲的黑暗掀开地表土层,轰隆隆的生长,枝丫缠绕卷起一栋栋还带着地面的房屋,

    一颗以三分之二小镇房屋为枝叶的‘东西’在魔女身后生长了出来!

    追杀着方然的攻击都消失,似乎回归了母体,漆黑的身影在一栋屋子上停下,方然感觉到震撼愕然的看着魔女身后,那脱离现实无比遥远的巨大恐怖!

    五十米?一百米?

    单以一个参加者的魔能真的可以做到这种事情!?

    方然感觉握着银断龙牙的指尖都有些发凉,一眼看不到顶的漆黑像是枯树一样扭曲的缠绕着不知道多少的房屋建筑,有的甚至单纯的掀起一整块地面,

    但那绝对不是树什么的,海基传来的视野里,方然清楚的看见那个‘东西’在像是呼吸一样的蠕动!

    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弄出了什么样诡异的东西,妖冶的魔女抬起了她雪白的手臂,指向了远处的方然!

    “你到底为什么!”

    然后她身后的无法名状拖拽着它缠绕着的房屋地面,像是活过来了的恐怖树木投掷着果实,最让人疯狂的是所有的‘果实’上全都燃烧上了刚才那种黑紫的火炎!

    朝着方然缩在的一整片区域,像是巨人投石一样轰然砸来!

    一瞬间,夜空被房屋、地表填满,毁天灭地的带着黑紫色火焰朝着方然坠陨而来!

    糟了,躲不开!

    方然焦急的转头,在他身后就是所有昏睡镇民的所在,而因为他一直躲闪所以采取了超大范围毁灭攻击,和刚才的攻击不一样,这种范围之下必然会牵连到那些根本无法抵挡的人们!

    一百年前,处于最疯狂状态的魔女再一次展现了毁天灭地般的实力,逼得方然无路可退!

    怎么办!要再用一次【消牌】么?

    但是这个不可能的规模的消耗自己不可能

    那果然只能挡住了么!

    握着银断龙牙的手臂骤然紧绷,修长狰狞的银白龙脊被漆黑的青年反手插进面前的地面,他面前的小镇已经全部毁了,剩下的完好和幸存的人们面前

    漆黑斗篷他奥古森然的身影是最后一道防线!

    黑眸以外所有能力熄灭,不再顾忌身体的承受力,最大输出的魔能涌进银断龙牙凹槽中的【盾牌】,

    燃烧着黑紫火炎的小镇残骸,如同陨石一样从漆黑的夜空上轰隆隆的拖着尾焰砸落的那一刻

    一个笼罩所有幸存者、前所未有的巨大光壁磅礴展开!

    迎接一道道轰然砸下的、如同流星一样燃着黑紫火炎的房屋、废墟!

    一块块小镇的碎片撞在光壁上,巨大的冲击力下积木般碎开,地震般的轰隆声在头顶一刻不停,光壁绽开咔嚓的裂痕,

    三分之二个小镇全部砸在巨大光壁上的那一刻,

    轰!

    A级上位之间战斗的轰然磅礴在意大利边境的夜里炸开,夜空颤抖!!!

    就连离小镇不知道多远的马车旁,少女也听到了这一声震颤的巨响,仿佛神话里巨人的撞击,浅金色的湿润眼眸担心的看向那里,攥紧手中的长袖。

    “方然”

    碎裂了不知道多少的房屋,带起了无数的烟尘灰烬,在这一切散尽之前,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砰然碎裂的光壁之下

    漆黑的身影仰头望天,连牙齿都在颤抖的浑身瑟缩,冰海之上那股撕扯的剧痛感再次出现。

    强忍着身体各个角落传来剧痛,从看着那些人们安然无恙中回头,方然咬着牙拔起了沾上了不少灰尘泥土的狰狞龙脊,把脸藏在夜之巡礼的围巾中大口大口的喘息,

    黑眸挣扎的看向了远处五芒星中央的魔女。

    这样即使是她应该也耗尽魔能值了

    方然深深的吸了口气,放松了下来,看着自己快没力气了一直发颤的手,无可奈何叹气的笑了笑,然后缓缓的把那口气吐了出去。

    剩下的就是想办法让她安定下来,然后再

    “为什么?”

    嗯?

    “为什么呢”

    烟尘散尽的那一刻,方然突然听到了站在废墟之上,握着魔杖魔女迷茫的声音,

    和自己记忆里完全一致的容貌上并没有自己印象里那股深邃神秘,只有着不正常的疯狂苍白,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愣的那一刻,

    方然陡然感觉到一股非常糟糕危险的预感!!!

    “为什么你还在那里呢!!??”

    洪水般的魔力汹涌的从她身上再次炸开!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还有!

    完全的惊楞,无意识的控制了整个小镇的人们、和方然互相试探的消耗,加上不停的追击以及接连两次的大规模毁灭魔法,

    方然无法相信魔女身上竟然还有着这种庞大的魔能值!

    然后就在这时,他陡然发现了

    一道道从魔女脚边漆黑的‘湖面’里,缓缓升起的身影。

    他们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安静,无论男女都容貌精致,可是却没有半点生气,

    就像是‘人偶’一样。

    一个惊悚的猜测出现在方然的脑海中。

    魔能的连接汇聚,十几道身影上的能量值全部在朝着五芒星中那道穿着黑裙,苍白妖冶的身影流去,

    近距离的湮灭魔法消失、精神控制被不知名手段抵挡、其他的魔法被以不反击的代价躲开、大规模的毁灭攻击被抵御、

    第一次遇见以上所有手段都时效了的对手,疯狂的思绪中战斗的本能在魔女脑海中催化着下一种可以把眼前身影‘捕获’的方法

    “对了对了我还有”

    失神空洞但是挂着微笑的脸庞看向方然身后的方向,魔女发出了开心愉悦的声音,那里被方然救下的奥蕾莉亚正处于昏迷,

    然后她的身体也是亮起暗光,名为‘魔力编织’的能力被魔女从她身体里抽离获悉。

    疯狂的思绪中根本不顾及后果的本能做出抉择,一个新的‘魔法’在魔女越来越开心的笑容中发动。

    方然突然发现整个小镇的弥漫的黑暗停滞了下来,而方然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魔女那开心的笑容之中

    恐惧威慑、魔能传导、说话、虚空魔力浓缩、湮灭吞噬者之核、食物、物理干涉虚无、魔法效果无力化、可爱、魔力之躯一个又一个魔女掠夺过来的能力、物品甚至她自身疯狂思绪的一部分念头,

    都在名为‘魔力编织’的能力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发动’!

    哪怕没有控制,哪怕那些能力、物品都是她本能随意的从自己所有的东西中抓了一把出来,但是此时此刻

    真真正正就像故事绘本里某一页吓人的插画一样,

    稀奇古怪的东西被魔女扔进了一个漆黑浓汤的大锅,她带着诡异微笑的开始‘搅拌’!

    然后

    血红的圆形出现在她的身后夜空之上,没有其他,只有那么一圈突兀的有些莫名其妙的血红。

    方然看着大小已经超过一座房屋那么大的血色圆形感到诡异恐怖的那一刻

    突然冒出了种熟悉的感觉。

    等等

    这该不会是

    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艰涩了起来,微微不愿相信的抬起了头,借助海基高空视野的同时方然改变了视角,然后在神情僵滞愕然的那一秒,

    心脏内壁那个印记亮起,看见在魔女本人控制下,比这座小镇还大形状简单的‘庞然大物’张开了锯齿状的微笑巨口,散出森冷的黑暗雾气,让方然的声音不可置信的艰涩喃喃:

    “喂喂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