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六百零八章 改变成长,就是和过去的自己挥手道别

    原本世界极北的极夜,打破自然常理的超凡现象轰轰烈烈的上演!

    驱散了所有夜色黑暗的光明洪流如同宗教中的奥迹一样显现于世界,在倾泻冲向唯一漆黑的前一秒,海水轰隆的升起千米巨壁结成遮天蔽日的王庭!

    守护在森然面具、燃烧黑炎背后,四大元素之一从漫长中的沉睡苏醒,

    是从无数水流中封印解除,漫布冷然绝美冰蓝色构成的元素之姿!

    ‘她’出现的那一刻,无比纯粹极致、位于的那一类存在感在所有人的感知中出现!

    雪白手臂上有着蓝色指甲的手掌张开,【岚牌】、【静牌】、【歌牌】、【秤牌】、【影牌】包括二分之一觉醒的【双牌】,一共六张库洛牌全部出现在‘她’的手中,

    抬起冰蓝眼眸看向那道释放出所有光明的身影,勾起一个充满敌视的冷漠弧度,所有被‘她’掌控的库洛牌全部化作微光消散在水流之中。

    庞大的魔能从解放‘无限’的仪式中燃烧,数百米的莫比乌斯之环围绕在这道张开海龙双翼的冰蓝身影亮起魔能增幅光芒的那一刻,

    轰然的声音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海妖如故事里歌颂史诗画卷般高昂到极点的歌声,整个巨大笼牢中所有的水元素从冰海中升腾起末日一样的元素龙卷!

    抵挡住了那道奥迹一般的光明洪流!

    同样属于第四阶层的伟力,光明与水的领域对撞,

    参加者最本质的战斗,只有魔能对魔能!

    极点之上喧腾不息的冰海,光芒的洪流和水笼的风暴倾轧碾压在一起的磅礴一幕,在不知何处海妖的歌声中掀起毁天灭地般的能量乱流,

    让此刻这片冰海上其他所有人的身影都遮挡视线,无法注视这超出想象的一幕!

    挡住了!?!?

    握着手中插在冰海中不断摇晃的银断龙牙,数百米的莫比乌斯在他身周一刻不停的增幅着魔能的输出,像是在冲出轨道失去控制的边缘游离,

    巨浪咆哮的海面上,【影牌】的能力在‘她’的存在下升华,稳固着方然的身躯撑住这一刻在他手中的磅礴伟力,面具之后黑眸出神的睁大!

    这一次,他看着那道天空中的光影,终于不再徒劳无力,

    迎面呼啸起身上所有黑暗的洪流,光芒与水的虚幻里,

    他仿佛又见到了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在大声难过的痛哭中无力的承认。

    我不是英雄,我拯救不了世界

    我只是个凡人,眼睁睁看着悲剧和难过发生却什么也做不到!

    有着人鱼鱼尾冰蓝色的女性身影在挺拔喧嚣的漆黑身后守护,禁忌仪式和莫比乌斯同时发挥到极致,超凡无限之下他统御着科技与神秘的力量!

    可即使这样,充斥着光明的冰海围城里,末日一样的元素龙卷也没能压过奥迹的光明洪流,互相僵持平衡在了一起,弥补海量的魔能差距,是站在夜战世界女王让人只能仰望的实力。

    但即使这样!!!

    无声磅礴的能量乱流,抬起森冷的面具之后黑眸狂热决然,凝聚出不是任何人、单单只属于他自身的意志!

    我也愿意付出我的任何东西,不让那种悲伤的无法挽回再次发生!

    哪怕付出心脏!哪怕纵死无生!

    终点荣光,仍旧没有受到任何波动的光影,维持着领域对撞的平衡梵尔琳茵看着那道喧嚣狂躁的青年黑影,眼眸带着微光和期待看着他温和的轻声自语:

    “假如你觉得你有可以超过不夜宫守护好她的力量,”

    然后彻底释放所有的奥迹洪流,光明在一瞬间倾轧过冰蓝元素的龙卷!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意志,方然。”

    面具咔嚓裂纹,奥古森然的燃烧黑暗轰然展开像是巡回世界的羽翼,环绕着机械之轮的银断龙牙更深的插入北极的冰海,

    放弃了以万计翻倍无限魔能,莫比乌斯在他倾尽剩余所有魔能的瞬间开始融化,沸腾燃烧的黑眸看着梵尔琳茵的身影低沉嘶喊出这就他自身意志的决意狰然!

    “1%死锁解放!!!!!”-

    【真实】-!

    睁大的黑眸在光明充满全部视野的那一刻,方然看到那个沉默寡言的黑发青年终于笑了一下

    对自己挥手道别。

    光明与水的领域互相冲向对方的那个瞬间,冰海围城剧烈震荡起滔天狂风巨浪、光明之风朝着周围四散呼啸,

    看着对着自己展现出了独一无二意志的青年,极点之上,戴着王冠虚影的梵尔琳茵看着他轻轻的笑了一下,收回了手腕放弃了对奥迹洪流的掌控。

    磅礴伟力对撞的最后一秒,

    无论是崔妮蒂和凌沨还是勒瑰恩、拜耳迪安斯等一干零骑全都看到

    那道实力恐怖的漆黑身影被倾泻而下的光明洪流一瞬淹没!

    然后光明与水的纯粹魔能遮盖住一切景象,

    极点冰海上上千米的围城笼牢开始轰然坠落,上百万吨的海水坠回北冰洋掀起朝着外面扩散的大型海浪,

    “结束了么”

    注视这伟大景象落幕画面的克劳赛尔,脸色有些震撼的苍白,她圣洁的白裙裙角已经被海水打湿,声音呢喃的看着缓缓倒塌冰海围城。

    高空之上,看着这一幕结束,终于可以缓缓的平稳呼吸,崔妮蒂回忆着刚才那最后的一个画面,脸色复杂的喃喃道:

    “他”

    海水围城已经崩塌,而光明仍旧存在。

    在所有的海水坠落回北冰洋,能量余痕散尽消失,断裂的机械圆环沉入海底,所有人看到的景象是

    空洞残形的站在一块浮冰上,黑蔷薇的面具满是裂痕,漆黑的身影别说感知到刚才那股统治战场的恐怖,连意识和气息都已经无法察觉,手中的武器消失不见,身形已经无法站直,

    像是只剩下身躯还站在那里的废弃人偶。

    刚才那或许只该存在与幻象画布上的一幕结束,似乎结果已经显现。

    可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世界极北的这一战仍旧是以欧洲不夜宫女王荣光为胜利作为结束的那一刻,

    他们看到光明开始消散。

    那驱散极夜黑暗的光明一点一点的收回消失,所有零骑白影不可思议睁大眼眸看向他们女王的那个瞬间

    他们看到那道奥迹的光影,看了看自己已经破碎了的光影手腕,

    浮华纯净的光明白裙微微荡起,在她流露出一抹浅浅温柔微笑抬起头仰望夜空,那里‘游夜’的机甲悬浮。

    卡洛儿,这一次你要好好的

    不夜宫女王从北极消失。

    “殿下?”

    苍老的声音发出了艰难的出神自语,跟随了那道光影将近一个世界的时间,仰望着她一次又一次的荣光,拜耳迪安斯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景象。

    高空之中,‘弧光’之内,凌沨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然认真的看向了冰海上那道也已经成为残存状态的漆黑。

    竟然真的击退了不夜宫的女王

    留给冰海上人们无尽的震撼惊疑,方然黑眸微弱挣扎的感受着身体在海水中不断倒冲出去,离极点越来越远。

    被光明洪流淹没的前一秒,守护在他身后的那道冰蓝色的身影,发动了目前已经觉醒在‘她’掌管下的最后一张牌【双牌】。

    一瞬间分离出一个和本体一模一样的分身,在夜之巡礼解放的防御下,总算让他本体安然无恙的脱离,

    只是

    解放了作为保障‘无限’存续的那个‘1%’,整整三分钟失去魔能的真空期,

    感受着心脏停跳带来的黑朦,方然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的感知。

    不行,我得快点拿

    黑眸朦胧,他漆黑的身影在不知道哪里的冰海缓缓下沉,

    只有那张原本该飘到他手中的牌在北冰洋里上浮飘远。

    【水牌(THEWATERY)】

    【象征:协调性,打开他人心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