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六百四十五章 解决‘无限’负担的最终方法

    “她就是克洛提德。”

    方然:“”

    Σ(??Д??)啥!!!!

    “啥啥啥莎伦就是玲你说的第二零骑!?”

    得知一直被自己吆来喝去,在包括购物溜达的各种事情上委(强)以(人)重(所)任(难)的女仆长,竟然是不夜宫的第二零骑,听的目瞪狗呆的方然一下子就口齿不清的慌张起来。

    他终于有些体悟到孟浪得知那天来买刨冰的崔妮蒂就是执行官的感觉,

    那感觉就是感觉自己离狗带就差了那么一丁点感觉的感觉

    “噗她她不是什么嗤嗤刺杀者的能力吧”

    方然感觉自己眼角忍不住一抽一抽的问道,说实话,一百年前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足够小心谨慎的考虑到方方面面了,但竟然还是没能防住所有的意外,而且竟然都让一个A级潜到自己和玲身边来了!

    一眼就看出这个怂货在后怕着什么,想起这个家伙曾经还‘色眯眯’的盯着对方的女仆装瞅的事情,玲微微咬牙的撇过头不咸不淡的开口:

    “她的能力是术式重组,通过拆分自己所掌握的魔术、魔法等等神秘侧能力,重新构建出更强、更多效果的术式,就像是科技者中的施密特一样,也是不受能力框架限制的特殊存在,”

    “而且就是她帮助施密特开发出了代表不夜宫特色的魔导科技。”

    整个人从刚才开始就听的愣愣的方然咽了口口水,神色无语惊异的汗颜。

    术式重组能自由拆分构建各种效果的更强魔法,这是什么听起来好像是主角专用一样的扯淡能力

    “你遇见的还只是一百年还没有成为零骑的她,当时已经是A级的她就能给你那样的感觉,现在面对她你觉得你能有胜算么?”

    听到玲的这句话,方然看着自己脚底下将近一百米的悬空,用指尖挠了挠脸颊的承认:

    “额总感觉大概会是被对方各种神秘离奇的法术弄的找不到北的样子”

    “算你聪明。”

    坐在‘游夜’的肩膀上,黑色长袜的纤细双腿下是那双老式的牛皮短靴,玲其实不想说的这么严厉的,虽然是依靠‘无限’的力量,但是从刚觉醒不过几个月就能达到这个层次的力量,方然绝对是夜战历史上唯一的参加者。

    但也正是对于这样的速度,对于那股连她都感觉到的巧合,玲感到了担心,所以尽可能的她想让方然知道夜战世界的危险,知道那些他不是对手的人,帮他摆脱没有心脏的隐患,

    别再像那个战争中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听着那对男女笑着安慰让自己先走的小女孩,

    因为她害怕一转身,连这个总是在她面前笑着的笨蛋也不见了。

    “额那个玲你今天不光是因为要告诉我这些吧”

    听到方然这么一问,玲突然抬起浅金色的眼眸看着被吊在面前的他,然后一打响指,念力顿时一松。

    坠落感传来,这将近百米原本应该让正常人可以在尖叫中变成番茄酱的高度,并没有让方然惊慌的同时反倒让他楞了一下,

    气流飞速在耳边划过,看着朝着自己面前冲来的地面即将撞上的那一刻,方然才一甩银断龙牙,银白链刃在他身前划出半弧,【浮牌】的光芒在龙脊凹槽亮起,

    在落地前的一瞬间身体停住,轻轻的落在了地上,有些惊奇玲竟然这么轻易的放自己下来了。

    而同样从‘游夜’的肩膀上跳下飘落,玲看着这个曾经被自己同样从百米的空中扔下只会吓得嗷嗷直叫的家伙,不知不觉已经可以做到波澜不惊。

    感知到玲的动作,但是努力控制自己别往那边看,不然方然感觉自己又要被贴上下流的标签,不过想起曾经去叫玲起床还有一起睡在马车里的记忆,他又忍不住感叹一个会被打死的念头。

    唉,女儿大了啊,明明小时候还不在意这些的来着

    哥特裙摆微微荡起,露出穿着黑色长袜的纤细双腿上的一寸白皙,牛皮短靴的鞋跟敲击在地上,看到方然手中变了个样子的银断龙牙,玲精致的眉毛一挑:

    “看来你好歹还知道研究一下自己的能力。”

    “啊哈哈”

    看了看自己手中龙脊狰狞银白华美的链刃,方然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讪笑。

    “参加者专属武器的数值基本固定,但可以通过场景获胜得到稀有的奖励提升,在达到封顶的情况下就可以完成解放,虽然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玲微微皱眉的抿了一下嘴唇,站在地面上依靠身体控制行动对好久不这么干了的她有些不适应。

    “额但是外观值不是上来就可以选满么,夜战世界古往今来那么多参加者没有一个这么选的么?”

    听到玲给自己解释到这件事情,方然眉头一动,问出这个他一直以来都很好奇的原因。

    “我记得我应该和你说过你当时的赋值模板是我给你简化之后的样子,正常参加者的情况可是上百个数值变量考虑选择,没有势力和引领人提供过往的经验得出的最优公式的情况下,努力不做出多余无用的选项就足够费力的了,”

    “谁会考虑在角落里都注意不到外观值,而且就算注意到了解放外观值也没有任何对于战力上的有效提升,远远不如其他选项,比起这个”

    稍微适应了一些身体情况,玲再次用念力控制身躯的离地漂浮,让自己比眼前握着银白龙脊链刃的青年高出一分的开口问道:

    “在北极的时候,子夜给你的那颗核心这次你是融合在它里面了?”

    “啊是啊”

    听到玲问起这个,方然抬起手里解放了的银断龙牙,一截截断裂开的龙脊构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剑锋。

    “事实上要不是它帮我分担了一部分‘无限’的压力,我支撑的时间可能会更短。”

    北极里,和以往把核心融进心脏不同,解放了专属武器外观的方然可以改变银断龙牙的形态,通过它来激活外载魔能核心的同时,连减少一部分直接对于身体的负担。

    纤细精致的少女漂浮在他的身前,看着眼前平静的握着手中那柄龙脊链刃的青年,和初见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庞然瑰丽的‘游夜’在他们身后安静沉睡,像是沉眠一侧的巨人。

    “方然,你知道你现在作为一名参加者最欠缺的是什么么?”

    突兀的,少女平静认真的看着他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

    突然被这么问道,方然脸上的神色楞了一下,然后微微沉默的思考了一下,按住额前碎发的无奈叹气,低垂的眼眸看着手上的银断龙牙。

    “大概是更优秀强大的能力手段和更加精细节约的魔能运用吧”

    已经说明过的很简单的道理,其他的A级一定是没有像方然一样可以挥霍的魔能,那不过过万的魔能值他们是怎么做到足够使用,发挥出媲美甚至远超方然数万魔能投入的威力的呢?

    无非就是这两点原因。

    没有谁的能力是一开始就强大的,也没有谁的能量是一开始就够用的。

    方然早就清楚了,他既没有像是魔女那样融合不知多少能力诞生出的玩偶那样优越的‘手段’,也没有任何一名A级对能量值运用上的精细。

    挥霍着‘无限’的魔能来弥补这两者的差距,那只是他想到的捷径罢了。

    但是玲看着他,平静的声音坚定轻声的否认。

    “不,并不是。”

    双眼微微睁大,方然抬起视线意外的看向面前的少女。

    不是这些?

    “更加优秀的能力手段和更加细致的能量运用固然是你欠缺的东西,但要是按照这种硬性标准,你现在不知道还欠缺着多少同样等级的东西。”

    浅金色的眼眸瞥过方然的位置,玲挪开视线的轻声平静开口:

    “E级对于能力的适应和相信,D级单方面的能力增强和对于弱点的补足,C级全方位战力的成型整合,B级摸索发展出属于自己能力最强的一条道路,直到突破A级力量升华”

    说到这,玲眼睛里没有玩笑的看着方然,让他在这一刻真切的感觉到自己面对的不是普通的少女,而是和她说出的那些名字一样强大的A级上位!

    “这所有历经的一切,是一名参加者需要十年、百年甚至一生都无法达到的时间,”

    “能力效果的融合进阶、精神力控制的精确打击、多余威力的能量削减、最低化的能量使用等等这些能力的优化和能量的运用,那都是在这经历中最少以年为单位,在一步步熟悉尝试中才可以拥有的东西。”

    努力的平静着心里那份想被抱住的情绪,把视线放在方然的眼睛上,玲对视着他深吸了口气的平静开口:

    “别好高骛远了,你不过才觉醒了几个月而已。”

    怎么说呢,听到从玲口中说出的这些话,方然感觉到了格外的说服力,被这么一提醒,他才内心楞了一下苦笑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一直拿那些A级当成了对比。

    相当新奇的感觉,因为从来没有人教过方然这些事情,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该怎么怎么做,到目前为止他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感觉身为参加者的道路上,突然有了指导自己的老师,让方然觉得安心可靠的同时感觉到了一股现在是玲教自己了的奇妙。

    原来那位女王说的是这么一回事么

    恍惚间,方然又想起了那道像光一样伟大又温柔的身影。

    “那玲我现在最欠缺的是?”

    突然涌出了好奇,方然对着玲问道,然后收获了玲一个看白痴的眼神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轻哼挪开视线的回答。

    “无论是能力的优化还是能量的运用,不过都是反映在战力上的一种因素,但你已经有了摸到那个层次的力量,为什么还要考虑这种只能在潜移默化中发酵质变,锦上添花的东西?”

    又恢复成了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玲用余光看着方然的冷声不屑:

    “既然拥有‘无限’这种超出常识的东西,最优先的当时是考虑收益最高、发挥出它力量就可以解决那两个问题的选项,谁告诉你参加者一定要老老实实循规蹈矩的。”

    ( ̄д ̄;)额

    卧槽,好有道理啊!

    一瞬间,整个人眼神呆呆的一愣,听完玲的话方然感觉自己就像醍醐灌顶一样,好像找到了方向。

    以前的时间,他心底里其实一直觉得自己解放核心的实力其实已经够用了,从来没有考虑过怎么变强,但是冰海之上,面对那道光影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所展现出来的一切,

    方然知道自己还远远不足。

    所以真的要思考起变强的方法,他突然发现自己又变回了那个普通的大学青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失去了作为魔能中枢的心脏同时,你也获得了可以借助外来魔能核心的能力,既然你有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提前获得‘无限’在A级过万魔能下的状态,那你现在需要考虑的”

    “怎么维持住那个状态。”

    听到玲的这句话的那一刻,方然好像隐约明白了玲要说什么的轻声疑问:

    “所以玲你是说”

    轻呼了口气,玲的那双浅金色眼眸微微眯起,昂起天鹅般雪白的脖颈,终于说出了玲今天刚回来就把方然留下的真正目的。

    “没错,你现在最欠缺的,是解决‘无限’对你身体负担的方法。”

    “就像冰海上你借助那个魔女禁忌的黑魔法召唤仪式,把自身生命、魔能和那些不死玩偶还有内部的媒介相连接,最后面对那个人的样子。”

    听着玲的话,让方然回想起冰海上,从数千米的祭品阵芒中出现,再次拥有名为‘魔王’的力量的那一刻,神色微微一愣,然后他有些苦笑的揉了揉脸叹气:

    “但那都是那个人借给我的力量,我不想再让任何人替我”

    “不需要有人替你。”

    玲轻声平静的打断了方然的话,那双眼睛里充满着属于‘游夜天使’的骄傲清冷的开口:

    “需要别人的力量才能解决的方法也根本无法长久维持。”

    被这么一句话说的眼神一滞,思考被打断方然有些困惑不解的呆呆问道:

    “那还有其他能解决‘无限’对身体负担的办法?”

    听到他这么问,玲的视线看向了他手里解放了的银断龙牙。

    “你不是用那柄剑分担了一部分来自‘无限’的压力么,那既然这样我们只需要用一个既属于你的一部分、又能承受更多负担的‘强大事物’替代你承受那些负担就可以了”

    空旷的地下A级训练场中,青年看到眼前纤细精致到不真实的少女,抬起视线看向在这个无比巨大空间中沉睡、夜幕苍穹般漆黑瑰丽的机械天使,话语平静的轻声开口:

    “比如创造出属于你的最终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