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七百二十四章 国战:尘埃落定(下)

    伦敦市区中心。

    假如说大少爷、西蒙所在的伦敦塔桥是这场b级战的导火索的话,那牧橙和佩德罗两人的战场毫无疑问就是最关键的转折!

    屏蔽掉众人的感知,让牧橙的直觉失效,以不到a级的实力成为零骑的佩德罗果然拥有着特殊之处,排除掉夜局那方战力深不可测的魔术师,他想以这种能力营造出伦敦市区中心大少爷以一敌二的计划,被牧橙用一架数百吨的飞机打碎,导致了这场b级战的战场三分!

    塔桥倒塌的那边落下帷幕,看到大少爷抱着艾玛消失的那一幕,观战室内夜局众人都是心弦略缓,可感受到另一边余波爆发,所有人又目光担忧的看向海德公园,想知道结果如何。

    虽然对牧橙的正面战力众人有目共睹,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能在b级就成为那位女王的零骑,佩德罗其他各个方面的实力一定更强

    那架沿路刮伤撞碎不少大楼楼顶的飞机,断裂数截的机体朝向天空的那一面已经彻底焦黑,高强度能量对撞的余波让机翼钢铁还透着融化的通红,

    湖水从刚才那一刻被推起的巨浪坠下,湖面汹涌起伏,半空之上刺眼的光芒平息,在之前的战斗中就已经千疮百孔的皇家公园已经更加破败,那茂密的园林和花坛小径全被夷为狼藉的平地。

    然后驱动着白翼从半空中身形摇晃的落下,脸色苍白的佩德罗捂住胸口看着那渗红礼服的血迹,有些微微无奈的低叹:

    “在自己的领土上一定贯穿敌人,还真是不讲理的神话加护啊”

    偏偏这次的模拟场景又只能是伦敦。

    他抬起头看向倒在飞机坠毁的焦黑土地上,从湖边拖出一道长痕已经昏迷过去的牧橙,也是挣扎着清醒对这位强的出乎意料的对手,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好的苦笑。

    “仗着剑鞘的存在不惜扔掉奥术结晶也要留在场景里,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讲,”

    “都是一位喜欢乱来的小姐啊”

    说完这句话,在刚才白翼与圣枪的对撞下虽然受的伤比牧橙要轻,但‘贯穿’这一点还是触发了奥术结晶的传送,不夜零骑的身影消失在模拟场景之中。

    “牧橙!!!”

    夜局观战室内,等到光芒散尽、余波平息,看到牧橙的身影失去意识浑身是伤的倒在地面,明白她丢掉了自己的奥术结晶的那一刻,夜笙担心的起身喊道下意识的就想冲进模拟场景。

    “笙姐,你先冷静一下!你现在冲进去是会让牧橙他们的努力彻底白费的违规判负,我们都很担心牧橙的安危,但首先至少要确定情况。”

    看到一遇见有关夜局成员安危问题就有些关心则乱的夜笙,想直接冲进模拟场景的举动,身旁的华凌立刻劝阻的开口,然后做出比较理智的判断看向复苏:

    “复苏,牧橙她的情况怎么样,会不会有后果很严重的危险?”

    以华凌的性格,其实她觉得胜负怎样都好,国战的胜负当然没有一位夜局成员的安危重要,只是在从复苏那确定最终结果之前,

    她不想让牧橙拼到这一步的努力白费。

    听到华凌的话也是稍微冷静了一点,夜笙看向复苏也是墨瞳担忧。

    “从外表体征来看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除此之外的伤都很严重必须尽快处理,但是最糟糕的是牧橙既然这么做,就意味着她还打算恢复行动之后再继续勉强自己”

    几乎是承受着夜局全员的目光,害怕从自己这得到什么糟糕答案,复苏看着虚拟屏幕上伤势很严重的牧橙,猜到她打算靠自身能力恢复之后继续战斗的念头,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同样松开口袋里紧捏的【戾牌】,做好了虽然暴露身份之后的话可能会尴尬的窒息,但还是不想夜局同伴出事的这种心理准备,方然看着屏幕上明明伤势那么严重,但表情安静的就跟睡着了一样牧橙,无奈的叹气道:

    “橙子姐,一直都是这么乱来的么”

    一旁的青柠也是稍微安心下来,但还是有些不安的小声回答:

    “从我第一次看到她打架的时候开始”

    从复苏那里得知了牧橙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在场众人都是松了口气,方术使把注意转到整体战局上的揉了揉眉心开口:

    “大少爷那边虽然赢了但也是惨胜,短时间内战力严重受损,小橙子这边又是相当于两败俱伤”

    对这帮一个比一个拼命的家伙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他看向虚拟屏幕上最后一处画面

    “果然只能看魔术师了么,虽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他这次的那个对手”

    “呵呵,这倒也真是出人意料”

    王庭观战室内,科洛索斯压低绅士礼帽的低笑,看着伦敦塔桥和海德公园他们这方人员都已经出局的画面。

    “抱歉,科洛索斯阁下,辜负了您的期待”

    在他身后,已经从备战区域返回的西蒙,几乎是让不甘与骄傲咬碎了牙的悔恨低头,被强度能追上他装甲的艾玛牵制阻击,面对微型要塞与机械军团的大少爷,单兵装甲的缺陷一瞬间暴露无遗。

    “别那么愧疚,菲尔斯特,你并没有输给他本人,你只是输给了他召唤出来的那个嗯,呵,还真难形容啊”

    “他通过奥术之匣召来的,那个表面上像是人工智能的虚拟人格,但某些地方明显有些特殊的存在,有着超越你们目前阶位的力量。”

    赫歇尔琳华也是对西蒙的表现作出了肯定,同时说出了一句让西蒙甚至奥斯菲雅等人都震惊意外的话。

    超越b级,那不就是

    “呵呵,不过比起这个,那个连零骑都换掉了的小姑娘才是最让我意外的。”

    科洛索斯双手拄着手杖看着虚拟屏幕上感慨,苍老的容颜上泛起回忆的神色。

    “亚瑟王的传说么,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我的长辈也和我讲过这个故事呢”

    “传说亲征法兰西的亚瑟王遭遇了王国内的背叛,匆忙返回不列颠的他最后在卡姆兰用长枪贯穿杀死了莫德雷德,即使是模拟场景的土地也会为她祝福增强的这一击,应该就是以此为原型。”

    虽然并不出身于英国,但对这种在欧洲家喻户晓的传说还是十分清楚的赫歇尔琳华,淡淡的说出了明明除了正面近战的能力,都弱于佩德罗的牧橙为什么能做到这一幕的原因。

    听着这两位a级对战局没有丝毫担心的口吻,西蒙心情有些沉重,虽然对方的两人也同时失去了战力,但夜局最后剩下的那个人。

    那个在之前两次国战的b级战中,都压倒性优势击败了自己的对手,甚至上次国战中面对伊格纳特与克里斯两人的联手都没能击败的魔术师,

    看到的永远是虚假、正体不明深不可测的能力,是连骄傲如自身一般的西蒙都不得不承认,

    那道戴着魔术礼帽永远挂着微笑的男性身影,是夜局除a级外最为棘手的存在!

    目前的状况,连零骑都被对方淘汰,难道这次又要像上一次的国战那样

    “阁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菲尔斯特,但是不用担心,相信夜局的人也意识到了,比起还年轻的零骑”

    古典的英伦老先生模样,科洛索斯看向他温和的一笑,然后转头看向最后一处画面,那曾经他也常去的威斯敏斯特宫低声笑道:

    “这位女士才是我们这次真正的王牌。”

    话音落下的瞬间,模拟场景,议会大厦!

    几乎无视了左右两侧方向传来的战斗巨响,从传送之后遭遇开始,一黑一白的两道站在原地的身影,

    一言不发的面对面对峙,仿佛时间静止。

    然后空间画面如同炸裂的玻璃一样骤然破碎!

    幻境碎裂的那一刻,跨越了漫长岁月的建筑,整座威斯敏斯特宫如同烟尘般飞散,

    露出了只剩下无数‘碎块’残骸,曾经的大本钟只剩塔尖的真相!

    然后魔术师的身影失去支撑的缓缓朝前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