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情人节间章 暧昧的游戏

    梦这种东西作为载体的容量是很大的,深度睡眠可能短短十几分钟就会让你感觉过了好久一样。

    京大湖畔旁的小屋,水汽让阳光明媚的小屋里风都变的柔软,轻拂着纯白的轻纱窗帘,书桌旁昂贵的转椅,宽屏大电视前小茶几上的PS4,厨房门口吧台上绿萝繁茂,

    阳台门横栏上挂着的风铃轻轻晃动,纯白的地板和玻璃杯里的冰块,在这时光美好如同青春电影般剔透漂亮的氛围里,

    看着厨房里苟彧给蛋糕涂抹上奶油这一幕的日常画面,撑着一侧脸颊任由微风吹动碎发,方然神情安静轻柔,享受这一刻安稳日常的他低垂着眼帘出神轻笑。

    怎么说呢,虽然有些唐突,但

    我好想看小或穿一次露背毛衣啊。

    就坐在他身边看着模特杂志,孟浪看着上一秒还发呆的方然突然十字交错的黏在下巴前,眼神无语的嘴角一抽。

    老弟肯定又在想什么操蛋的事情

    “队长,我试着做了新的蛋糕,要尝尝看么?”

    我究竟怎么才能让小或穿上露背毛衣呢

    对换做以往早就扑过去了的试吃邀请无动于衷的方然,眼神压低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队长?”

    然后在苟彧再次问道的瞬间,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

    “呐!小或!老哥!我们玩个游戏吧!”

    “玩倒是没问题,不过为什么这么突然。”

    放下切好蛋糕的碟子,也坐在小桌边自己的位置,苟彧看着他略微奇怪的问道,然后看到方然眼神上飘的回答:

    “呀就是我其实也一直挺向往,就是像鸣灵姐那种高级现充在party上和其他人玩的那种”

    而听着他这可疑到不能再可疑的解释,孟浪端着自己的‘学习资料’,一幅‘老弟我已经看穿你了’的表情咧嘴嗤笑的拆台:

    “呵,反正老弟你肯定又是在打什么鬼”

    “带惩罚环节的聚会游戏。”

    “所以我们要玩什么呢?(果断肃然)”

    苟彧:“”

    孟大哥你变卦变的也太快了点,你想看队长出糗的意图都写在脸上了。

    还有总感觉到一股不安是我的错觉么

    看着面前两个家伙已经都一脸跃跃欲试、迫不及待开始的样子,苟彧无奈的轻叹了口气,接着看向方然问道:

    “那好吧,规则呢?”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听到小或终于落入了自己陷阱,方然低着头发出了‘计划通’的魔王三段笑,然后猛的掏出抽奖箱、记号笔、转盘、便签和头箍,睁大双眼起身拍桌大喊!

    “我们就来玩随机抽别人写的NG词戴在脑门上谁被诱导说出来了就要从每个人提供十条惩罚的箱子里抽取自己惩罚的游戏!!!!”

    “唔哇还真是名字就是规则简单易懂的游戏呢”

    看着他这么兴致高昂喊出来的提议,对方然起名能力依旧一脸嫌弃的孟浪撇嘴,但下一秒也是浑身仿佛斗志燃烧,双眼瞪大的拍桌而起!

    “但是哦摩西咯咦!老弟!我接受你的挑战!”

    而看着这一幕,看着这俩动不动就拍桌的不省心玩意,

    苟彧默默无语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转盘、便签、头箍,还有记号笔和用来抽惩罚条件的不透明抽奖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队长什么都能掏出来的这种设定了呢

    “每个人给其他人各写一张NG词,不能重复,然后再写十张惩罚放到箱子里,而且为了增加不可确定的随机趣味性,还要往惩罚箱里加上‘转移签’!”

    用手臂挡住,像是怕考试同桌抄到自己答案的小学生一样,唰唰唰写好所有便签的方然,眼中精光一闪,勾起嘴角推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镜!

    “不但可以跳过惩罚还可以随机出其他一个人替你受罪!”

    “怎么样?碍事的老哥,怕了的话最好现在就赶紧退出我和小或的游戏!”

    “呵!正合我意!放马过来吧,老弟!”

    故意挑衅之后看着孟浪,果不其然一幅双手环抱的自信样子,表面上装出热血争锋的方然,但心底里暗地邪魅狂狷的一笑!

    哼,我愚蠢的老哥哟,

    你恐怕还不知道转移签的存在对有着【创牌】的我意味着什么,

    只要手伸进箱子里的瞬间变出一张转移签,我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并且抬高一半小或受罚的概率!

    而且最重要的是,看似是每人写十张惩罚1/30的概率,

    但是!!!

    我啊!!!

    十张写的全是穿露背毛衣!

    互相监督的把转移签和惩罚条都放进抽奖箱,方然瞄了一眼自己给孟浪、苟彧各自写好的两张相当具有‘针对性’的NG便签,心里的‘欲望酱’暗自窃笑。

    输掉的可能占一半,加上将近三分之一的抽中可能,也就是说大约1/6的概率亲眼看到小或穿上露背毛衣的样子,再加上我这两张量身定做的便签

    诶嘿~诶嘿嘿~诶嘿嘿嘿嘿~!!!

    “嗯?学弟,你们在玩什么?”

    而就在这时好像刚从学校回来,正从天窗楼梯走上楼高挑漂亮的婀娜身影听到了他们的话,对着方然俯下身子,夏夭略微感兴趣的轻笑着说道。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能带我一个么?”

    “额”

    听到她这么说的瞬间,心里盘算着小算盘的方然顿时脸色一僵。

    牙白等等,多出学姐,这样的话

    “嗯,正好我们也是还没开始,那夏姐我来和你说一下规则。”

    但是没有拒绝理由,看到苟彧已经答应下来的方然,来不及算清多出一个人的成功概率,微微咬牙的攥拳决意。

    没办法,只能上了!

    然后在给夏夭讲清楚规则,准备结束抽签完毕之后,

    Round1.

    结束抽牌汇合之后的瞬间,就迅速的环视了一眼其他人的头顶,夏夭头顶上是‘工作’,苟彧头上的则是‘手机’,看到都不是自己写的,方然暗自微微皱眉的咂舌。

    切竟然没中么

    然后在看到孟浪脑袋顶上之后,方然十字交错撑在脸前不怀好意的低低坏笑,

    旁边同样环视了一圈的孟浪,在看到方然脑袋顶上之后,也是摩挲着下巴一幅恶人嘴脸的微笑,两人此刻都是冒出了相同的念头。

    就决定是你了!×2

    而看着他们俩脑袋上一个写着‘老哥’、一个写着‘老弟’,

    苟彧一脸复杂的微微无语。

    怎么说呢,你们俩在这种地方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那老哥我问你”

    “咔!”

    刚打算开口骗出孟浪对自己称呼的方然,立刻就听到孟浪拍案一喊,挂着蜜汁微笑的抓住自己肩膀。

    “恭喜你,老弟,率先输掉一轮。”

    “啊!?”

    正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的方然,对自己的光速败北一脸懵逼,然后摘下脑门上的便签,看着上面写着‘老哥’两个大字后,瞬间表情便秘般的硬朗。

    “卧槽!老哥你个瘪三,你算计我!!!”

    风轻云淡般的得意笑容在脸上浮现,紧接着孟浪一脸黑涩会般的恶人嘴脸,手上用力的抓住方然,一字一句如同高利贷催债一样威胁道:

    “愿赌服输,惩罚规则是绝对的老弟你该不会是玩、不、起、吧?”

    可恶没办法了,不过,没事,我还有保险措施。

    看着孟浪这样一幅的丑恶嘴脸,方然咬牙深吸了口气,然后把手伸向抽奖箱,但是

    啪!

    在即将伸进的那一刻,被孟浪一把攥住。

    “桥豆麻袋,我记得某人的能力是能变东西出来的对吧,该不会是想着变出‘转移签’来作弊吧?啊,老、弟?”

    “干!老哥你竟然猜到”

    一张大脸逼近紧紧盯住惊慌的方然,拖长了吓哭小孩的凶狠音调质问的孟浪,心中邪魅冷傲的一笑。

    哼,我天真的老弟哟,你以为我没有猜到你那点算盘么?

    “为了防止老弟你用能力作弊,你的惩罚我来替你抽,哈哈哈,”

    顿时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孟浪的动作瞬间狂放了起来,不顾方然的拼命阻止,一把插进抽奖箱得意的狂笑怒吼!

    “你的回合,Doro-!!!”

    心里拼命喊着‘一定要是我写的那个!’,在方然耍赖之前,他就猛地把惩罚便签拍在众人面前公之于众!

    然后

    在小桌边互相抱紧零距离亲密相拥,都是面无表情黑着脸的两人,方然声音毫无波动眼神死了一样的默默开口:

    “老哥,你后悔揭发我呗?”

    “你闭嘴。”

    看着紧紧相拥画面异常辣眼的两人,苟彧微微无语的拿起那张孟浪抽出来的惩罚便签,上面写着:

    和给自己写NG词的人抱紧十秒。

    额这个难道是

    看了一眼身边轻笑侧颜好看的夏夭,今天穿着乳白色格调略微轻薄的漂亮衬衫,苟彧突然微微沉默。

    那个我难不成是被卷进各种欲望掺杂、相当不妙的游戏里了么

    Round2.

    迅速一扫众人,在看到苟彧头顶这回是‘喜欢’,依旧不是自己写的便签,方然再次咂舌一声,可这次他决定即使不是也要主动出击!

    但看了一下谁都没有率先开口,想起上一轮自己失败的前车之鉴,方然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肃然的看向苟彧,拿出了自己的长处相当凝练朴实的开口:

    “Smallhuo,Whatdoyoulike?”

    让一边看着他脑袋顶上暗暗窃喜,下决心这把一定要坑到方然的孟浪,被他的无耻瞬间震惊。

    “我靠!英语?老弟你特么还能再不要脸一点”

    “咔!”

    但是震惊的吐槽还没说完,他就看到方然恶狠狠的转头看向自己,磨着后槽牙的一脸狞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老哥,让你打岔,来吧,开始你的表演。”

    楞了一下摘下自己的便签,看着上面写着‘我靠’两个大字,孟浪微微沉默,突然感觉无法呼吸。

    “我靠!真特么卑鄙!老弟你竟然写语气词!”

    “兵不厌诈!这叫战术!有能耐你也写啊!”

    看着脑袋顶上都写着‘我靠’的两人,已经开始互相扯起脸来,苟彧真心觉得他们够了。

    “愿赌服输!惩罚规则是绝对的老哥你该不会是玩、不、起、吧?”

    把刚才孟浪说的话,连语气都不差的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方然一脸如同高利贷催债同伙一样的表情,抓住他温柔的逼迫开口:

    “没事,老哥,这回我帮你抽!”

    秉持着绝对不会作弊的原则,方然唰的一下把手插进箱口,然后猛然高举!

    和给自己写NG词的人玩poky游戏,不许提前咬断。

    “不是,等等老哥,别动手,你听我解释,这可能是个意!”

    Round3.

    “咔。”

    “啊,这回是我输了么”

    听着夏夭轻笑的打断,苟彧神色微微一愣。

    终于来了!!!!!

    在上一轮中最后成功达成接吻记录第二页被锁成就的方然,看着苟彧把手伸进抽奖箱,忍不住心中欢呼,一只手撑住下巴大脑经过了飞速的思考。

    箱子里总共40张惩罚便签,减去8张还剩32,而我的10张还一张都没有出现,根据高中数学老师教过我的算法四舍五入也就是说,

    小或这把必定会抽到露背毛衣!

    妄图使用神秘的精神力量干涉抽签结果,出于欲望已经完全不管自己高中学了啥的方然,紧紧盯住苟彧的手,

    然后在便签放在桌上公布结果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上面写着!

    转移签。

    方然,生无可恋.jpg。

    是谁!!!!

    是哪个混蛋想出这么可悲的规则的(无法接受)!!!

    “转移么,那我转了。”

    看着转盘上指针转动,莫名其妙的,方然感觉自己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等,万一转到我抽到了露背毛衣怎么办?

    脸色便秘的方然看着转盘指针转动,却一直不停,一颗心不断被提紧,环视了一眼都在等待结果的孟浪、苟彧,在看到自己对面夏夭的漂亮身影,

    微微一愣,方然意识到了一个更糟糕的问题。

    万一转到学姐抽到了露背毛衣怎么办

    这个念头浮现的瞬间,

    方然突然看到眼前的世界如同场景切换一样,毫无理由的一转,切换到了月夜明亮的时间,房间被微微月光照亮,小桌两侧的身影消失,

    他坐在原位看着对面的高挑身影,雪白紧致的修长双腿压在小桌上,双手则是环绕着自己脖颈,这个时间、这个诱惑到极点的姿势以及这个角度眼前的一切,

    让方然顿时有种极度口渴的感觉,双手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抬起做些什么的那一刻,

    他莫名想明白了他其实不是想看苟彧穿露背毛衣的来着。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月光微微照亮的只有两人的房间里,方然听到夏夭咬着他耳垂湿润轻声的暧昧话语。

    “那学弟,你其实是想看我穿上么?”

    不!等等不对不对!这什么情况!我为什么在这!?

    虽然是参加者,但也是个刚长大的男生,再次察觉到和漂亮的异性住在一起,自己躁动的那点色心,略微清醒感觉到奇怪的念头杂乱升起,

    动摇到极点的方然,隐隐约约的总感觉自己貌似是有什么手段应对这种情况,

    然后在感觉快控制不住自己之前,下意识向其求助的瞬间!

    下一秒,世界突然变化。

    变成了飞机狭小的卫生间里,自己靠在角落里,一道高大的身影穿着露背毛衣,有着扎实肌肉的后背、臀部、大腿、以及那要命的大胸肌边缘全都一览无遗!

    最令人窒息的是转过身竟然还能看到胸口被唐刀划出的口子,看着孟浪穿着露背毛衣和自己在这个狭小空间内的那一刻,

    身体突然无法动弹,方然双眼惊滞睁大的看着他缓缓朝自己这边贴近,抓着自己的手放在他胸肌上,深情肉麻的低头开口:

    “老弟你知道为什么这件衣服叫做处男杀手么”

    “啊!”

    从因为最近两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而陷入的深度睡眠中惊醒,感觉自己差点被杀的方然猛的一个哆嗦,感觉身体恢复行动的瞬间下意识的前扑躲避,

    然后在清醒过来神色僵硬的瞬间,看到又被自己压在身下金发凌乱的奥斯菲雅,微微咬着牙的开口:

    “你在做什么?”

    “额”

    方·得到了不要在深度睡眠的梦里使用‘强制冷静’的宝贵经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