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九百五十五章 前往子夜之前的准备

    “诶呀,怎么了,一幅昨晚没睡好的样子。”

    岁月沉淀出温和华美,却仍旧保留了年轻时代的灵动巧笑,

    十一月的花海在开到最绚烂后凋谢,在初冬的下午阳光里摇曳着下一次盛开的等待。

    “哈”

    坐在露天阳台的茶桌边,却不可思议的如同室内般温暖,听着水琳琅略带揶揄的话语,

    方然顶着‘黑眼圈’忍不住无奈苦笑,然后感觉头疼的扶额叹气:

    “才刚享受了一会伤势痊愈的放松,就被抓进了莫名其妙的场景,花了不少时间才打赢了莫名其妙的难缠敌人,解决掉其他所有目标,”

    “脱离场景发现只过了十几分钟,顺势照常去锻炼能力之后,才睡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做梦惊醒的再没敢合眼”

    一整个比平时长出不少的夜晚,只睡了一个多小时的方然一脸的沧桑疲惫,

    当然,比起尽情肆意释放能力消灭编号怪海,以及五个小时消化战斗的高强度练习,

    还是早上的梦导致了他身心俱疲

    “呵呵呵,看样子是个不错的夜晚呢。”

    看着他复杂难名的神色,水琳琅雍容祥和的开心轻笑,

    强行压下那个梦境的闪回,今天的课都没能好好听,

    方然默默无语的看着面前一脸微笑的长辈身影。

    “为什么水奶奶你一脸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呀就是感觉到似乎发生了些,以我的立场乐见其成的事情。”

    水琳琅看着他笑眯眯的回答,让已经适应了她这种长辈的方然默默喝茶。

    “总之,昨天复复苏姐.咳!来学校”

    略微磕绊的说出称呼,方然放下茶杯,轻呼了口气,看向水琳琅扬起做好准备的精神脸庞,

    “说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是么,那真是太好了。”

    然后得到了水琳琅微笑的装傻回应。

    “那个水奶奶,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等了三秒也没等到下文,看着喝茶微笑的水琳琅,方然忍不住再一次试着开口提醒道:

    “那个水奶奶,我是说我的养伤已经结束了。”

    “那记得以后可不能再乱来了啊,说起来,连心前几天终于去找你了吧,”

    说着哪都挑不出毛病,但总感觉不适合她的长辈叮嘱,水琳琅果然下一秒就话题一转的眼神带笑,

    完全不掩饰嘴角已经笑出来的弧度,她装出一副‘作为祖母我很担心’的模样感叹:

    “自从上次你送她回来,我这个单纯的孙女就像突然长大了一样的每晚烦恼,直到最近总算是做出点决心。”

    然后这么说完,

    水琳琅终于不再掩饰本意,一脸饶有兴趣的微笑,关心起自己孙女的‘绯闻’。

    “怎么样,你们出门约会有没有什么进展?”

    “才不是什么约不对!不是这个话题!”

    被她提起那个女孩让自己心乱得不知所措的变化,本能就想慌张否认的话语一半,突然反应了过来,

    差点被拐跑了的方然,按住眉头的直接大声挑明:

    “子夜!是子夜的事!”

    方然已经发现了,只要是水琳琅不是很‘乐见其成’的事,你不说破,她就一直会挂着微笑抛出一些让你动摇的话题,顾左右而言他的选择装傻,

    至于最后会不会告诉你,那就不一定了。

    不过即使知道是这么回事,

    但被心动对象的祖母当面问出来这种话,还是让人有些遭不住就是了。

    “嗯?子夜?什么子夜?”

    听着水琳琅这仍旧佯装不知的无辜询问,方然叹了口气的无力解释:

    “是那位前辈邀请我去子夜的事情,水奶奶你不是说你会帮我安排这件事的么。”

    “啊对啊,还有这件事,年纪大了,我才想起来。”

    你绝对不是才想起来

    看着水琳琅这故意让人一眼就能看穿的演技,对这位长辈的这种性格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话说一定要去么,其实子夜里很无聊的哦,里面都是一些上了年纪、又古板又不喜欢外面的长辈们,每天都在喝茶养老而已。”

    “不是这话水奶奶你说出来真的好么”

    听着水琳琅这就已经开始‘抹黑’的话语,想起她的年纪还有曾经的招揽,槽点太多,

    以至于方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她这句话的无语凝噎,

    “既然在欧洲一直暗地里给我引导,那位前辈应该不会平白无故的叫我过去”

    最后只好选择无视长辈的‘卖萌’,正经的说出自身想法。

    “话说”

    不过,方然一脸默默无语盯住水琳琅:

    “水奶奶,你这不怎么想让我去的意思,你是不是知道那位前辈让我过去的目的了?”

    “怎么会,我可不知道千面大叔有什么事情”

    对此,水琳琅温和微笑的矢口否认,

    “总之,设置通往子夜的传送还需要几天时间,”

    然后面对方然充满了‘我才不信’的目光,她露出了年长者毫无破绽的神秘轻笑:

    “正好让你可以处理一下身边的私事,做好出发前的准备,”

    说到这,她突然对方然眨了眨琉璃般灵动轻然的眼眸。

    “对了,我这有一张游乐园的情侣门票你要不要?”

    “不要。”

    鉴于最近无论上周末出门,还是前两天的‘意外’,以及昨晚打赢后弄出的幺蛾子,都让自己最后深陷心绪慌乱难平,

    所以甚至都没去吐槽的想,身为A级预言能力的参加者为什么会有游乐园情侣票这种东西,

    方然直接就是果断谢绝。

    “呵呵呵呵”

    看着他这幅警惕模样,这回水琳琅真切的笑了出来。

    最近的生活,看样子他果然过的很开心

    念头浮起,眼底泛上温暖和蔼的长辈目光,看着面前眼神里有着安静决心的青年,

    水琳琅轻呼了口气,突然话语出神的轻声感慨:

    “你变了啊,方然。”

    端起茶杯,正望着阳台外谢幕花海的方然,

    听到她这收起调笑,长辈般认真的语气,没有自觉的微微一楞。

    “诶?”

    “国战期间你来的那次,你还在说着你没有小时候的自己厉害,拯救不了世界”

    回忆着C级战结束后,他在夜晚来到这里时的景象,水琳琅手指摩挲着茶杯的看着倒影回忆,

    然后抬起眼眸中身为长辈无奈、欣慰又担忧的复杂温和。

    “但现在你看起来,就像想要去拯救世界一样。”

    “啊”

    被她这么说,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方然哑然了一瞬,失笑出声的轻挠着脸颊:

    “我其实还没想到那种程度”

    “从一到十只是还有差距,但从零到一确是本质的不同,”

    轻叹了一声低语,水琳琅合上眼眸的轻微无奈,端起茶杯的她说着只有她自己明白的话。

    “明明才这么短的时间。”

    不过是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但就如同命运被什么‘加速’了一样,

    这个青年每次来到自己这里,都会有着改变与成长。

    已经越来越像自己刚见到他的模样

    “是么我倒是觉得已经过去了好久的样子。”

    回忆她口中‘这么短的时间’,发现一时根本回忆不完,方然有些忍不住的笑笑回答。

    比起几秒钟就可以回忆完毕的高中时代,

    确实还是成为参加者的时间更久一点

    “总感觉小笙带你来这里,被我拆穿你夜鸦身份的事情就在昨天一样。”

    水琳琅很是怀念的感慨开口,听到自己那‘叛逆’的黑历史,方然忍不住汗颜。

    “不是,水奶奶你可以不要再提起那些了么”

    “诶?怎么了,你当时的表情可是很有趣的哦,我还特意用水镜留了下来(笑)。”

    “什!不算了,话说我能问下水奶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的么?”

    “从你十岁开始?”

    “不是,十岁也太扯了吧,水奶奶你搪塞我就不能找个靠谱的说法么”

    “呀,被你发现了。”

    “话说水奶奶是你帮夜笙姐重建夜局的吧,局里大家以前都是什么样的?”

    “这个呀”

    庄园别墅顶层的礼堂庭院,

    在初冬下午的阳光明媚中,青年听着预言者稍稍讲述一点以前的事情之时,

    浅金色的头发在纤白肩膀上散开,裙摆下白玉无暇的细长双腿,还没长大的少女有种洋娃娃般的精致,让人想呵护的抱紧在怀里,

    浅浅呼吸之后,睫毛翕动,

    她从睡梦中缓缓睁开了那双浅金的眼眸,出于本能的呢喃出声:

    “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