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一千零一十九章 相像(下)

    水奶奶,每一个超凡之力都会改变世界么?

    在听到面前的青年,神情安静的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

    水琳琅的眼眸神色略微一滞。

    然后她在雪映的晴光里一时沉默,似乎在想回答这个问题的话语,过了一会,她才轻悠悠的温声开口:

    “你问这个,是因为老师和你说的那些话么?”

    “大部分是吧,”

    方然端起茶杯回答,然后望向阳台外有些晃眼的一片白雪。

    “毕竟我现在算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还正常拥有这份力量的人了。”

    一直以来,方然都在想‘无限’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意义,所以听过仙人讲述‘传说’,讲述和超凡之力有关的历史,

    他会想自己是不是也有需要去做些什么的义务。

    而听到他这么笑着承认自身,不知道这回该偏向哪边,水琳琅最后神色温柔的开口:

    “受暗世界种种底层的概念影响从魔能潮汐中诞生,每一个超凡之力确实都能改变世界,但绝不是都会改变世界,”

    “就像拥有‘不死’的她一样,这份力量被用作什么只决定于你自己。”

    最终还是把选择交给了这个孩子自己,水琳琅自责着自己这个长辈的无能,已经给予不了他任何建议。

    但听到她这么说,方然却仿佛一下子安心下来一样,笑容在阳光下变得更灿烂了一点。

    “这样啊,水奶奶你这么说的话,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

    被他的笑容感染,水琳琅也是带上一分笑意的反问。

    “就是放心到今天为止,我的一切都是出于我自己的选择,”

    方然稍稍有些难为情的想了一下,想着那些除了过分巧合没有任何不自然‘巧合’,他放轻了声音:

    “而不是因为拥有‘无限’受到的影响吧”

    冬日映雪的晴光里,黑发青年这么说的模样安静自然,

    说到这,他放下茶杯,低垂眼眸的轻声低语。

    “仙人之所以会和我说那些话,应该也是因为如果某天我要做出选择的话,必须得知道一些事情才行吧,”

    “而这部分事情,只有他能告诉我。”

    没用任何人的开导指点,只靠自己就猜到了仙人的用意,在心中默想这个孩子还是这么聪明的同时,

    水琳琅看到他在下一秒,抬起脸庞对着自己清澈的一笑:

    “所以剩下的我要自己去找了,结社、暗世界、神临计划、人造编号,还有那个S级夜器场景,”

    一股难以言喻的自信神采,在光里随着纷乱的黑发飞扬,

    这种印象她格外的熟悉。

    “难得那位女王都给我指明了方向。”

    “又准备出去乱跑了么”

    有些无奈的出声,在仙山中磨炼出一股属于子夜的沉静,水琳琅看着已经差不多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

    “打算什么时候?”

    “虽然初步是安排在寒假,但具体要怎么做我还没想好。”

    轻笑着说出还是雏形的计划,方然把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准备和水琳琅道别。

    “那水奶奶,我就”

    快说、快说出来

    在心里催促着自己,能力限制下做出最大的努力,水琳琅和之前的几次一样,挂着故作看好戏的微笑开口:

    “这么急着走么,连心现在在家,你难道不去看看她么,不负责可不好哟。”

    水奶奶,你不要说的我好像做了什么需要负责任的事好么

    依旧对水琳琅这没半点长辈样子的口吻无语,但想着既然那个女孩在家,自己还是应该去见她一面,

    方然这回只好老老实实的听她的话。

    而看着他的身影,一直到他从礼堂庭园推门离去,

    水琳琅脸上那抹捉弄的微笑色彩才缓缓褪去,在冬日的阳光里变成了一股复杂的怀念,想着刚才青年神采飞扬的那一幕,

    “真的和你很像啊,”

    她声音轻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自言自语,望向外面说出一个记忆里的名字。

    “将燃”

    走在沫水琳琅庄园大楼的走廊里,方然在下楼走了一段之后,

    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水连心的房间在哪。

    刚才忘问水奶奶了

    想着一会问问路上遇到的管家佣人吧,方然朝着他那一次遇见那个女孩的侧厅下楼走去。

    说起忘问的事情,其实还有一件,不过比起忘问,

    应该是他最后没能问出口。

    在见过仙人之后,亲眼目睹了那股超乎一切的超然,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仙人的视角,是超脱整个夜战世界的范畴,

    他突然明白了在子夜那晚,千面带着他去幻境石碑路上所说过的话。

    ‘可我们终究只是凡人。’

    ‘达不到先生那样的境界,体会不到先生的心境,也无法像那两位一样,能一直陪伴在先生身边’

    从小被仙人收养长大成人,所有的守夜人前辈们,应该是受仙人影响最大的人,所以他们追随着仙人自发的成为了守夜人,

    但在仙人很少露面之后,由他们照料的人们却不是这样。

    ‘这个道理,我们明白的甚至比我们的下一辈还晚’

    明白得更早的下一辈

    其实在最开始方然就注意到了,守夜人之中强如天工、千面的A级上位超出不夜宫、结社总和,

    但后继者的黎泽即使出类拔萃,也还只是B级,按照年龄相差计算,

    中间缺少了A级的断层。

    那应该就是水奶奶那一代的人吧

    比方术使、魔术师还要年长不少,夜笙姐的父亲,创立了华夏夜局的那群人,

    走在庄园大楼明亮华美的长廊,方然想着在荒川记忆里闪过的几道身影,光是闪过的印象,就能感到一股性情各异与天资卓越,

    去过子夜,他其实很想问问有关曾经那座竹林神社、那座仙山还没这么清冷的事情。

    但想到这可能会触及到水琳琅不愿提起的回忆,

    方然觉得还是算了。

    然后就在他边走边出神想着这些的时候,脚步声突然从身后接近,双眼被清凉柔软的手掌捂住,

    身后传来一股香气与柔软同时,一个只让人觉得美好的清脆声音巧笑响起:

    “不许动,猜猜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