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鹰掠九天 仲渊2

第七百三十一章 不知道空军跑来凑什么热闹!

    时间仿若流沙般逐渐消逝,出川之后,两架歼-10D与雄伟壮阔的华夏南北分界线秦岭擦肩而过,再步入一望无际的华中平原,与波涛滚滚的黄河相邻,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漫长转场飞行,最终抵达山省空域,飞向此行目的地青城航母基地。

    两个小时,跨越一千六百公里的距离,从西南来到北方,沿途领略和欣赏各种风景。

    这是属于飞行员的公费旅游。

    “终于到了。”

    座舱内,周海双眼注视着下方被无数阴云笼罩的大地,以及远方碧波荡漾的蔚蓝大海,心中默默想着。

    目的地,已到。

    青城航母基地,华夏当之无愧的第一海上军事要塞,由全国唯一的航母港口和航母舰载机训练基地构成。

    周海和苏鹏要去的地方,便是后者。

    整座基地位于山省半岛,修建于海水终年不冻的胶湾,北靠渤海和首都,东临黄部海域,距离大海对岸的宇宙第一强国仅仅五百余公里,辐射整个北方地区和黄渤两海,地理位置极为险要。

    这里,是整个北方地区的咽峡,是抵御海上来犯之敌的桥头堡。

    在军事领域,青城航母基地的实力与地位,几乎等同于美军太平洋舰队指挥中枢夏威夷珍珠港。

    “嗡!”涡扇引擎声不绝于耳。

    抵达青城空域,机载剩余燃油量约50%的两架战鹰,逐渐降低高度和速度,调整自身飞行状态,联系基地塔台得到空中引导,飞向下方黑压压一片的中低空积云层。

    正午十二点,天气预报没有出错,青城基地周边区域阴云密布,天色昏暗压抑。

    无数如米粒般大小的晶莹雨珠倾盆而下,疯狂肆虐,笼罩着整座基地和胶湾。

    很快,两架歼-10D进入中低空积云层,沐浴于暴雨之中。

    气象条件复杂且恶劣,密不透风的浓浓云雾和暴雨导致能见度骤降,飞行危险极具增加,稍有不慎,便会产生严重的飞行事故。

    不过,这对于周海和苏鹏而言,完完全全是家常便饭。

    什么暴风雨气象条件陌生地域超低空飞行兼进距格斗,这可是彭城基地的训练日常。

    天空之中,凭借机载‘火焰’航电系统提供的综合探测数据,周海和苏鹏两人稳稳操控着战机,飞向正前方数十公里之外的青城航母基地。

    “呼叫塔台,009号执行长途转场任务,请求降落。”

    “呼叫塔台,012号执行长途转场任务,请求降落。”

    没多久,伴随着进入基地外围禁飞区域,周海和苏鹏双双切换到相应的加密通信频道,按照先后顺序,向青城基地塔台呼叫道。

    “塔台收到,地面风东南,风速5级,阵风5级,侧风6级,修正场压1014,009号,012号,准予降落。”

    青城基地塔台内,正在值班的管制员立即回应,声音严肃,迅速给予地面参数和降落许可,接着着重提醒道:“天气暴雨,气象条件复杂,主跑道湿滑,请格外注意阵风和侧风,确保安全。”

    5级阵风和6级侧风,跑道表面湿滑,属于标准的恶劣降落条件,若是降落过程之中操作失误,很可能造成事故。

    “009号收到,准备降落。”微微疲倦的苏鹏,回应道,今天约三个小时的飞行,大量消耗体力和精力。

    “012号收到,准备降落。”周海面色正常,精神奕奕,右手推杆压下机头,操控战鹰做出降落姿态。

    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蕴含莫名光彩,透过座舱玻璃,仔细注视整座用于陆基舰载机训练的基地。

    整座基地位于较为偏僻的区域,距离胶湾约十五公里,周边皆是山林,并未进行商业开发,基地内部建筑与常规空军基地并无区别,塔台、露天停机坪、简易棚式停机坪、远处则是生活区。

    拥有一条长达三千米的陆基起降跑道,以及一条约三百米末端犹如翘板般的陆基滑跃起飞跑道。

    这里,就是舰载机飞行员的摇篮,全国第一批舰载机飞行员诞生的地方,也是未来周海接受新型舰载机改装训练的地方。

    周海看了看,便收回目光。

    天空之中,两架歼-10D‘火龙’逐步降低高度,迎向表面满是雨水的湿润主跑道,机腹下方探出主副起落架。

    降低高度。

    姿态,优雅而高贵。

    “动作标准,老辣,不错,是两个空军老手。”

    高耸的塔台内,手握无线电通话器的中年值班员,职业习惯令他关注着远处天空正在暴雨之中降落的两架战斗机,品头论足给出内心的评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新型舰载机名额啊,真是不知道这群骄傲的空军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作为隶属于基地的管制员,他自然是海航人,对于这次新型舰载机改装训练有空军飞行员掺和的事情,非常无奈和不理解,还有一些埋怨。

    海航的事,空军跑来掺和,这是要闹哪样?

    空军!

    这可是自诩高贵身份且骄傲的空军大爷,除了战略火箭军,谁都瞧不起。

    真是不知道这群大爷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而且,上面居然同意了,完全不懂上面怎么想的。

    “这两个空军飞行员一到,还差四个人就到齐……等等,这两架他妈的是歼-10?”

    就在这时,内心思索的中年值班员,突然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待看清楚暴雨之中两架战鹰的全貌后,猛地站了起来,双眼瞪直,嘴巴微张,满脸震惊之色。

    惊讶。

    震撼。

    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基地跑道之中,两架战鹰的降落过程就犹如教科书级般,极为标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沐浴于无尽雨水之中,高速滑行于基地主跑道,溅起表层的清澈雨水。

    降落过程标准,这没什么,从事基地航空管制员多年职务的他,已经见过无数次标准的起飞和降落。

    起飞降落,若是不标准,意味着机毁人亡。

    令管制员为之震撼和惊讶的是,两架拥有标志性鸭翼和三角翼的单发战机,机身表面却涂抹着从未见过的银灰色隐身涂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