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二百四十二章 隐患

    那层滑腻的黑液散发着难闻的气息,一沾染到肌肤上就生出强烈的烧灼之感。

    柳清欢三人都不由心里一沉,他们可是筑基期修士,即使没有专门炼体,肉体也在灵力常年的浸粹之下变得十分坚韧。

    只用了几息,这只风仙子便缩紧得让他们手脚难动,而且还在不断地绞缩。

    不能再拖下去了。

    乐乐小嘴一张,吐出一只白光濛濛的小剑,小剑“扑哧”一声,剑尖终于扎进了风仙子的薄皮之中,艰难地往下切割。

    她心内焦急,自己身上大威力的东西不是没有,但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却极不适用,不然极可能误伤到自己。

    另一边,柳清欢双掌突然蒙上一层淡淡的青焰,拍上面前的薄皮。

    风仙子整张皮都抖颤起来,青莲业火的焚烧会带来深入魂灵般的痛苦,根本不可能是它能挡住的。

    手下的肉皮很快化为灰烬,柳清欢小心控制着青莲业火形成一条细长的火线,两手再抓着两边一撕,利落地将整只风仙子撕出了一道大口子。

    柳清欢收回青莲业火,抬脚便钻了出来,对乐乐和严华道:“快出来。”

    “柳清欢,谢啦。”乐乐钻出来后说道,她手中剑光一闪,回身就斩向摊在地上抽搐回缩的风仙子:“臭皮、烂皮,还想吃我,我打死你!”

    严华也拱手向柳清欢道谢,柳清欢点点头,转身却浮起隐扰。

    趁着乐乐狂揍那只要死不活的风仙子,他内视丹田,盯着那朵开在他灵海中的青莲仔细观瞧。

    从他收了这丝异火开始,青莲业火已经帮了他很多的忙,几乎可以说是他最厉害的杀手锏。

    而就在刚刚破开风仙子之后,柳清欢在收回青莲业火时突然心脏猛缩了一下:手上的青莲业火仿佛下一瞬间便要失控,将他自己焚尽一般,危险的感觉让他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是内视之下,灵海中的那朵青莲灵光湛湛,看不出丝毫异样。

    当初他花了整整两个月才将这一丝业火炼化,这么久以来也从没出现问题,那么自己刚刚为何会有面对洪荒巨兽一般的感觉呢?

    “柳清欢,你发什么呆?我们快找个山洞吧,天快要黑了。”乐乐的声音从旁响起。

    柳清欢神识退出丹田,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能暂时封存青莲业火了。

    如果此火真有异样,再动用无异于引火自焚。这可不是那些低级的火焰,而是能焚尽一切的青莲业火,他可不想引火烧身!

    只是马上就是太南大试,少了这个杀手锏,他得补充一下自己其它攻击手段才行。

    柳清欢一边寻着能过夜的山洞,一边盘算着以后的计划。

    之后,三人又在鬼哭谷中一连走了近十天,中途再没发生什么大事。随着风力越来越大,修士们都必须拿出浑身解数,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吹跑,根本没有余力打架或打劫。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乐乐捧着一杯灵茶,白着一张脸道。

    过了今晚,明天再走一天,他们就能走出鬼哭谷,到达另一边的啸风之海。

    就在今天白天,乐乐曾有几次都差一点就稳不住身形。要不是严华一直跟在她旁边,她恐怕就会被风卷走。

    所以一直好强且倔强的小姑娘,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担忧之色:“明天那条道真的是一条直道吗?连个躲风的地方都没有?”

    柳清欢点头,安慰道:“别怕,你已经很棒了,而且你放心,我和严道友都会在你身边,没事的。”

    严华焦急地张了张嘴,木讷的脑袋实在想不出什么新鲜词,“我保护你”之类的老话他自己都觉说得太多,只能紧紧握住乐乐的手,眼中一片坚定。

    柳清欢倒是好奇一个问题,问道:“太南大试开始后,风力跟现在比起来,哪个更强一些?”

    严华道:“听我师父说,应该会比现在弱一些。平时鬼哭谷的风力没这么大,现在太南之地的风力在逐渐加强,大概再过不久就没人能穿过鬼哭谷了,只能等太南大试开始后才能再过来。”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但是,据说太南大试的风力强弱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曾经有几次,还出现过风力强得筑基期修士完全无法进入。弱的时候也有,要是我们这次能赶上弱风力就好了。”

    “那你就想错了。”乐乐泼冷水道:“风力越弱,进去的人就越多,到时争抢得越厉害。”

    三人谈论了一会儿,看时间不早,便各自打坐回复灵力。明天,将是一声硬仗。

    第二日,柳清欢第一次服下了防风丹。严华拿出一根特别炼制过的长绳,一头系在乐乐的腰间,另一头系在了自己身上。

    “柳道友,你真的不与我们绑在一起?”严华问道。

    “不用了。”柳清欢道谢一声:“我的身法被绑住后反而不好驭使。”

    三人做好了十足准备,柳清欢撤掉防御法阵,呼啸的罡风顷刻间就灌满了整个石洞。

    严华打头,乐乐在后,他们身上除了施加了重力术外,还有生根术,又开启了避风玉佩,两人一步一步地走出石洞。

    柳清欢运着凭虚御风诀,也跟了出去。这些天,他在风中越发灵活自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解悟了严华所说的风之小境,但他的凭虚御风诀却真的要突破了。

    从周晓青疯狂地丢出法力之晶开始,在死亡的威胁下,凭虚御风诀便有了突破的迹象。而直到现在,经过这些天与不断加强的罡风相抗、逆风而行,凭虚御风诀的突破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纸,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捅破。

    而这个契机,他希望今天就能出现。

    三人花了一个时辰,才走到鬼哭谷又一个转折之处,也是最后一道转折之处。

    “准备好了吗?”柳清欢向另两人传音道。

    严华和乐乐都慎重地点了点头,柳清欢深吸一口气,转出谷口。

    前方,是一条直直的长谷,地面平坦,没有一块乱石,更没有一丝遮掩。

    让人窒息的罡风如呼啸而来的耳光,啪啪甩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又如抽来的鞭子,力道之大,抽得人团团乱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