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二百八十八章 方子轩

    “生人,你从哪里来?”

    随着这句问话,柳清欢识海中封在逆生竹内的生死剑意突然轻颤了一下。

    他心内一惊,往后退了两步,并未回答对方的话,反而问道:“你是谁?”

    “我?”对方笑笑,样貌跟之前那个满身是血的年轻人没有丝毫变化,但是眼神却显得苍老:“我自然是林溪镇上的人方子轩。”

    柳清欢沉默了几息,又问道:“你为什么给我看之前的那些画面?”

    方子轩叹息道:“那并不是我给你看的,而是每天晚上都会重复上演,你不过正巧遇到而已。只要死在不归墟里面的人,都会不断重复生前的记忆,不断经历死亡。”

    柳清欢狐疑地盯着他:“其他人都没有神智,为什么就你有?”

    对方轻轻拨了几下琴弦,语气平静地道:“因为我不甘。”

    柳清欢想起看到的那些画面,便决定不再问下去。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你不用怕,我只剩下一点微弱的魂力,不能对你做什么。生人,你最好走进镇子里来,如果你不想被外面的黑暗吞没的话。”

    柳清欢回头看了看,此时天色已经全黑,那黑暗像吞噬一切的泥沼,四野弥漫着诡异的气氛。他想了想,跨步越过黄桷树,走进了小镇。

    方子轩半浮在废墟之上并未动弹:“你问了这么多问题,是不是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柳清欢在离他几丈外停下脚步:“我从外界来。”

    对方点了点头:“你要到哪里去?”

    柳清欢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对方肯定已在不归墟中呆了很久,是不是对这里面的情况很熟悉呢?

    他试探地说道:“我要到将军冢去。据说那里有个传送法阵,你知道吗?”

    “传送法阵?你要找的是这个?”

    “是的。”柳清欢道。

    “的确是有一个。”

    柳清欢不由一喜,却听对方又道:“但是,你是到不了那里的。”

    “啊,为何?”

    “因为那里是将军冢,是不归墟里最凶险的地方。要到那里,要经过曾是主战场的乌鸦岭,再过去还有万人坑,最深处才是将军冢。”

    柳清欢翻出地图:“不对啊,将军冢附近只有一个沼泽,哪有什么乌鸦岭。”

    方子轩瞥了一眼地图,伸出半透明的手指在标记着将军冢的地方点了点:“这里这个,是假的。”

    手指移到南边最角落处:“这里,才是真的,传送法阵也在这里。”

    柳清欢没想到自己竟然走错了方向,不过对方说的也不知真假,让他很是犹豫。

    他还是向对方表示感谢:“多谢前辈指点。嗯,您知道那个传送法阵是传到何处吗?”

    方子轩笑了笑:“当年我只是一个低阶修士,如何会知道这样机密的事。”

    柳清欢还想再问,却见方子轩又开始弹起古琴,他便只能闭嘴。

    那琴音如泣如诉,幽幽地传出极远。

    柳清欢心渐渐安静下来。

    这个只剩下虚弱魂力的方子轩似乎真的没什么恶意,相反,他的琴音还有一种安抚的作用,安慰那些在痛苦中徘徊的灵魂。

    夜色越发深沉,天边突然闪现出一片法术的光芒,激烈的打斗声打破了死寂。

    琴音依然不急不缓,方子轩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反复吟唱那首询问不归的征人的曲词。

    这歌声指引着远处的人不断往这边靠近,呼喝之声越发清晰。

    柳清欢站在原地没动,神识扫去,根本找不到对方的敌人在哪。

    两个娇小的身影从黑暗中滚进小镇废墟,其中一个跌到地上后发出一声痛楚的闷哼,另一人动作极为机敏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到她身边焦急地道:“姐姐,你怎么样?”

    “没事,只是被抓到了一把。”受到的女修被扶了起来,她身着蓝色衣裙,一只小臂鲜血淋漓。

    另一人穿着鹅黄衣衫,焦急得直掉眼泪:“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非要晚上赶路,姐姐你也不会受伤。”

    蓝衣女修温声安慰了她两句,明亮而锐利的目光落在柳清欢和方子轩身上:“那些东西好像进不来这个废墟,我们暂时安全了。”

    黄衣女修终于看到此地还有人,手中长剑防备地横在胸前,娇声喝道:“你们是谁?!”

    柳清欢不答,坐在一个角落里低垂着眼帘,仿佛没看到她们一样。

    倒是方子轩开口了:“生人,你们从哪里来?”

    两女对视一眼,那黄衣女修挡在蓝衣女修前面,瞪着方子轩:“你管我们是谁。倒是你,你是不是鬼?”

    方子轩笑了:“我也算不上是鬼。两位姑娘要不嫌弃,就在此休息一晚吧,以后切记不能在不归墟的夜晚赶路,你们会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东西的。”

    “哦?”蓝衣女修问道:“你知道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东西吗?它们神出鬼没,我俩打了半天连对方的样子都没看清。”

    “因为那些都是幽魂。”方子轩道:“在黑夜的掩盖下,几乎难以看到它们的影子。”

    黄衣女修走近了些,打量方子轩的身体:“你也是幽魂吗?”

    “我也算是。”

    “什么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柳清欢抬起头,却见方子轩不再回答,而是开始弹起琴来。

    黄衣女修见对方不再理她,便把注意力放到柳清欢身上:“你又是谁?”

    “五妹。”蓝衣女修拉了拉她:“别这么无礼。”

    她向柳清欢温和地一笑:“道友,我叫岳未央,这是舍妹岳希,还未请教道友高姓大名?”

    “云清。”

    见柳清欢一副不愿搭理人的样子,两女便也不再多说,走到一边。那叫岳希的黄衣女修转身时哼道:“姐姐,明明是对方无礼嘛。冷得跟冰块似的,好像谁爱跟他说话一样。”

    ……

    这一夜,柳清欢闭目沉思。封竹五年,生死剑意从没像今天这样突然起动静。只是他暂时还想不出原由,只是有一些猜测。

    那岳姓姐妹找了个挡住这边视线的角落休憩,而方子轩一直在弹琴。

    黑暗微微退去时,方子轩突然开口道:“云道友。”

    柳清欢疑问地看向他。

    “云道友,你还是要去将军冢吗?”

    “是。”

    “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帮我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