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二百九十五章 凄夜往事

    柳清欢多年没弄过吃食,而且他做饭也只是幼年时挣扎求生自己胡乱练的。好在他在这方面似有些天赋,加上云铮的食材都是极品,所以做出来的味道还不差。

    云铮见柳清欢叹息,便问道:“怎么?”

    此时防护阵中摆着一只鼎,细看就会发现是三焚玉丹炉,炉中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诱人的食物香气盈满整个防护阵。

    用一件灵宝来当锅使,也就柳清欢干得出来!

    净觉因是吃素,柳清欢便另外做了几道素食,他高高兴兴地吃个不停,还不停举着木牌:“好吃!”

    柳清欢则跟云铮一起喝酒,两人喝到高兴时,勾肩搭背地唱起云梦泽修仙界一首古曲:

    扶摇兮驾龙乘云,

    平步兮上造天阶。

    潜行江海,翱翔名川。

    吸食而气,辟谷茹芝。

    烟波微茫兮千页山,

    一夜飞度兮云梦泽。

    霓为衣兮风为马,

    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

    仙之人兮列如麻。

    仗剑红尘兮已是癫,

    有酒平步上青天。

    游星戏斗兮弄日月,

    醉卧云端笑人间。

    ……

    千页山,曾是东荒之地最有名的一座大山,与如今已变为曲殇沼泽的云梦泽一样,都曾是修仙圣地。

    别看修仙者大多忙于修炼,但也有人喜欢开仙会,仙会上自是龠舞笙鼓、仙乐飘飘,这首古曲在仙会上留传已久。

    净觉十分兴奋,听到后面嘴里也跟着哼哼,也不管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似乎带着玄妙的法力波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外面的天色已黑,万人坑曾葬身过无数修士,风中夹杂着凄厉的惨嚎,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幽魂在迷雾中穿梭。

    不过云铮身为阵法世家这一代的天才子弟,他所摆的法阵隐匿性极好,没人被那些幽魂发现。

    柳清欢夹着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眼神微有些恍惚,声音飘忽地道:“我小时候吃的都是剩饭残羹,过了今天没有明天,常常挨饿……哪里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吃上各种仙草灵芝、妖兽富含灵气的肉。”

    他顿了一下,见歪头看他的净觉一脸好奇,便笑了下,仰头喝下一杯酒。

    法阵外愁云惨雾,身着甲衣的游魂漫无目的地飘荡来去。因着迷雾,这些游魂不分昼夜地徘徊。

    大概是遇到年少时的好友,他突然生出许多感慨,想起很多从前的事:“……有一日,我等在一个大户人家的后门口,等着他家出来倒厨余。那家一个下人丢出来一根带了一丝肉、被啃过的骨头,当时柳老头病了,我便想抢到这根骨头回去给他熬点骨头汤。有两个大乞丐也看上了,便打起来,那家的下人看得热闹,站在旁边拍手。”

    净觉静静看着他,手中念珠一颗颗捻过去,稚气年轻地脸上竟带着佛像一般的慈悲。

    柳清欢道:“后来,等他俩打得一个个气喘如牛,我也扑了进去,打得鼻青脸肿,终于抢到那根骨头……在城外的小河边挖到几颗野芋头,用一只破瓦罐煲了汤,等放凉了才敢拿回乞丐窝。”

    云铮拍了拍他,没说话。

    三人沉默地围着喷香的炉鼎吃着美食,却都有些味同嚼蜡。

    好一会儿,云铮道:“我虽然生在云城世家,自小衣食不缺,但我娘身份卑微,我爹的正夫人看不惯我修炼的天资出众,便唆使一些族中的孩子暗中欺负我。即使有我爹和老祖的保护,但他们事情繁多,又怎么可能时时照看得到。有好几次,我差点就被不知轻重的孩子打死……”

    他望着法阵外,似在回忆,又似在说别人的事般事不关己:“那时我便明白,依靠别人的保护,我就只能一辈子畏畏缩缩地躲在墙角。只有自己强大,别人才会怕你。直到我十岁那年,我费尽心思布置了个法阵,把那些欺负我的小孩全部骗进去,利用法阵之力暴打了一顿。”

    是啊,他们虽然一个贫贱、一个富贵,但幼年时都过得艰辛。虽然两人从未向对方提起过这些往事,但大概也是这种相同的艰辛,让两人一见如故。

    柳清欢搂着云铮的肩膀,笑道:“你说我们是不是都老了,竟然开始回忆起往事了。”

    云铮勾起一边嘴角,拿着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以我们现在的年岁,在凡人中大概连孙子都有了。不过你小子现在修为虽然比我差点,但也到了筑基后期,说明这些年没有荒废修炼。”

    柳清欢摇了摇头。他自家的事他自己知道,虽然是筑基后期,但想要到大圆满,还有极长的路要走。《坐忘长生经》的双丹不是那么好结的,需要比别的修士至少两三倍以上的灵力。

    云铮望着天,苦恼地抓抓头:“嗯,我今年多少岁来着……四十七?四十八?”

    修士常常一闭关就是数年,有时便会记不清自己的年龄,包括柳清欢也一样。

    柳清欢道:“你比我大两岁,那我就是四十五六吧。”

    这时,旁边响起个干净的声音:“我三十一岁。”

    小和尚净觉抬着唇红齿白的脸说道,面上现出两分挣扎,忽然低低开口:“我说死了我娘。”

    柳清欢和云铮同时一惊,沉默地对视一眼。

    净觉紧紧握着手中的念珠,垂着头,眼睛看着地面,轻声道:“我从出生到四岁,没有说过一句话,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哑巴。村里的小孩都欺负我,所以我很少走出家门。等我开口说话后,就总是有奇怪的事发生,有时是好事,有时是坏事。有一次,家里人都去地里干活了,我呆在院子里喂鸡,一群小孩跑过来,在篱笆外用泥土石头丢我。有一个人用石头打到我的头,流了好多血。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法阵内随着净觉的话语,旋起一股风。

    云铮皱眉,正要张口,柳清欢向他摇了摇头。

    “当时我也捡起他们丢进来的石块,一边大吼着你们都去死……我娘正好回来,出现在那群小孩背后……”

    净觉的声音很低,几乎低不可闻,而柳清欢和云铮都听到了。

    法阵内温度骤降,无形中有一种奇怪的波动荡漾着。净觉却仿若未觉,不过却再也没开口,而是如木雕一样坐在原地。

    每个人都有隐秘的往事,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已经遗忘,有时候却只是将之埋葬在心里。然后在不轻易之间,它便浮现在眼前,纠缠着、改变着,决定着人一生的行事。

    云铮心内叹息,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小和尚,便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柳清欢脸色却微微凝重,注意力放在了识海中的逆生竹上。就在刚刚,生死剑意又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