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万人坑

    三人各自吐露了一些过去的往事,气氛沉寂了会儿,便开始聊其他,倒是感觉关系更为亲近了些。

    云铮对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净觉用木牌聊得不亦乐乎。

    柳清欢打断他俩,问道:“我们接下来如何行事?原本我来不归墟,是去找将军冢深处的那个传送法阵的。”

    “哈哈,看来我们想到一块了。”云铮道:“万妖谷那个太难进了,所以我来这里也是如此目的。”

    两人相视而笑,柳清欢正色道:“但是,从我这一路上从幽魂口中探听来的消息,这里原本只是一个小修仙家族建立的国度。”

    柳清欢将一路得来的消息与他们分享,最后总结道:“所以赵氏家族不可能有实力建造一个跨大陆传送法阵,也最多建个小阵而已。这小阵恐怕是当初他们被围城时,准备用来逃跑的。所以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还有必要深入将军冢吗?里面危险重重,毕竟那武将军死前就已是假丹境。”

    净觉已知他二人都是云梦泽大陆,所以只是好奇地听着。

    云铮沉吟一番,最后傲然一笑:“管他真丹假丹,我又不是没杀过金丹真人!好不容易进个秘境,当然要玩够本才能出去!”

    柳清欢惊讶:“你杀过金丹?”

    云铮故作谦虚地挥挥手,却难掩得意之色:“我从万妖谷逃出来,就遇到一个不长眼的金丹初期跑来劫杀。我便把他杀了,不归墟的入门圆珠就是从他身上得的。”

    既然云铮想进去看看,柳清欢自要跟他一起,但净觉与他们只是萍水相逢,没必要陪同,便看向他:“净觉,你有何打算?”

    净觉举着木牌:“我佛慈悲,我来此本就为超度这里的怨魂。”

    他点了点木牌,上面的字立刻换了一句:“我喜欢跟你们在一起,你们都是好人。”

    他眼睛极亮,带着炙热的真诚。

    柳清欢抚额无语,云铮却极不赞同那好人的评价,露出一个邪笑:“小和尚,我不是好人,死在我剑下的亡魂可不少。”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打坐回复灵力。等到天亮,便收起法阵深入到万人坑的迷雾之中。

    云铮打头,手握冰璃剑,周身一群蓝汪汪的防护罩。他回头叮嘱道:“你们不要离我太远,这迷雾中神识被阻,小心走散。而且要小心死气,死人能污蚀法器。”

    净觉拿着禅杖,禅杖顶端洒下一片清辉,将迷雾完全隔绝在外面,屁颠屁颠地跟在云铮身后。

    柳清欢走在最后,却分出了一点心神关注逆生竹中的生死剑意。

    经过五年的封竹,生死剑意外的那层灰气增加了不少,裹在中心的灰色小剑灵活灵现,剑身更加凝实,其意玄极,难以言说。

    柳清欢的生死剑意在竹林山众多种出剑意的弟子中,是极为不同的存在。

    一般而言,《竹心种剑术》是以道心种剑,领悟到杀戮,便是杀戮之剑。领悟到守护,便是守护之剑。领悟到厚德,自是厚德之剑。剑意纯粹,很少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属性,比如水火之剑。

    而生死剑意却意蕴生与死之境,柳清欢自种出剑后,便发现自己的剑意成长极为缓慢,也很少能发挥出剑境,这一切全因生死剑意属性太过复杂。

    他虽偶然之间种出生死剑意,但生与死之境的探索,却还有极长的路要走。光是封竹还不够,想要生死剑意成长,还得他的道心成长。

    这却是急不来的。

    柳清欢如今已想明白为何生死剑意在他进入不归墟后常常震动,一是此地的幽魂都活在生死之间,二是他自己的心境。

    比如昨晚在听到净觉的讲述时,他被触动了心弦,心生感悟,同时便引起生死剑意的震动。以前之所以很少察觉到,只因他常常使用,而封竹后,剑意只是微微有些动静便极为明显。

    “清欢,想什么呢?”云铮突然走到他身边:“你这家伙,在这种时候不要走神好吗?”

    柳清欢辩解道:“我哪有走神,比如我们右侧很远的地方出现了几个人我都知道。”

    “什么!”云铮拍了他一巴掌:“有人你不说,还说没走神!”

    柳清欢的神识强大,即使在这迷雾中,依然比别人要探得远一些。

    “他们又没朝我们这边走。”柳清欢道,摸摸下巴笑了:“而且他们马上就要与一队幽魂军撞上!”

    净觉凑过来:“我们要去帮他们吗?”

    这话得到了其他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不要。”

    云铮扯着净觉:“你这小和尚,不要给我多管闲事,不然就把你扔了!”

    净觉乖乖地被扯着走,然后突然发出“啊”地一声,身体往旁边一跳!

    柳清欢立刻看向地面,只见一只白骨手爪从土里钻了出来,空抓了一把。

    手爪缺失了一根指骨,骨色陈旧,显然这只手的主人已经不知死去多少年。

    周围的泥土翻起,一副骨头架子从土中爬出来,空空的眼窝中有两点红光,将下巴嗑得梆梆响,又扑向站在旁边的云铮。

    云铮一脚将其踢倒在地,然后踩着骷髅脑袋,饶有兴致地道:“呵呵,都变成骨头还不肯安生。”

    那骨头架子被踩着脑袋爬不起来,便用两只爪子去抓云铮的脚,被他刷刷两剑,就将其卸掉。

    没想到那两只爪子竟然还能动,在地上摸索攀爬。

    柳清欢上去两脚,将两只爪子踩成骨头碎片:“看来我们要小心地面。这东西虽然不厉害,但分家了还能动,却不可小视。”

    这片平原,曾是武将军血祭士兵之地,也是后来发生大战的地方,死在这里的人不知凡几。地上到处可见白骨碎片,他们之前没怎么在意,现在却要小心。

    净觉低声念了句佛,禅杖轻摇,洒下一片清辉,便见那骨头架子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眼中红光熄灭。

    “走吧。”云铮站起来道:“清欢,若有幽魂军或有人靠近,提前说。”

    柳清欢点点头,偏头向一边看去:“还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