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四百八十七章 逃不出生天

    鬼寂与一位云梦泽元婴修士在矿道口拼杀,两人周围的空间弥漫着毁灭般的灵力波动,也堵住了柳清欢三人出去的路。

    “此地可还有其他出口?”稽越悄然问道,并小心翼翼地后退,以免被卷进前方肆虐的可怕风暴中。

    柳清欢低语:“没有。”

    元昆阳有些焦急地道:“或许我们可以就从这里土遁出去?”

    说完,他才想起自己和柳清欢不能动用法力,又懊恼地啧了一声。

    稽越面色凝重地道:“如此的话,我们只能先避回深处。”

    虽然不甘心,但元婴间的争斗不是他们能靠近的,修为境界的巨大差距决定了即使他们挨上一丝,都极有可能会被莫大的法力余波撕碎。

    稽越果断地带着两人往回退,柳清欢反手抓住他的手臂:“师兄,你先自己出去吧,我俩现在能动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行。那些阴月血界的元婴又被缠着,没空来找我们的。”

    稽越在黑暗中快速往矿脉深处奔去,说道:“别废话。师父要是知道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么危险的境地,回头能念叨我几十年,我还想耳根清静呢。”

    柳清欢还想再说,在稽越轻飘飘递来的眼神中嗫嚅地闭上了嘴,仿佛一瞬间又回到当年竹林山竹意堂内,面对着坐于上首的高深莫测让人敬畏的师叔。

    稽越平日里虽潇洒不羁,成为他师兄后更是待他十分温和,但若是进入战斗,却会将他那一身名士风流的宽袍大袖换成紧身利落的长衣,气势也变得强势严厉。

    元昆阳在一旁安慰道:“没事的,你没看那些躺在此地的练气修士都活得好好的吗,现在外面肯定打成一锅粥,反倒没有这里面安全。”

    柳清欢小心地看了自己师兄一眼,小声争辩道道:“那不同,他们修为低得在对方眼里就像是虫子一样,直接可以忽视,但我们怎么也是萤火虫,而且我们两人身上还存在禁制。”

    稽越一笑:“那就把屁股上的亮光收起来,不也是毫不起眼的虫子了么。”

    “嘿嘿。”元昆阳扭了扭屁股,猥琐地笑道:“我收起来了。”

    却听稽越叹了一声,脸上现出一丝忧虑,又很快收起,洒脱地拍了拍柳清欢:“反正暂时出不去,别多想了。”

    柳清欢只好点点头,不再多说。

    三人避开元婴修士的战场,在复杂交错的地下矿道中奔走,最后进入一条又深又长的偏僻之处,稽越三两下挖了个小洞,布下隐匿法阵。

    他疲惫地坐了下来:“现在暂时安全了,师弟过来,我看能不能帮你们把身上的禁制解开。”

    不过试了半天后结果却不尽如人意,鬼寂功法诡异,又极可能是元婴后期修士,稽越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效果。

    柳清欢道:“师兄,你先回复法力吧,这禁制我们出去再解就是。”

    稽越也很无奈,只能点头同意。

    洞内安静下来,元昆阳垂着头靠在洞壁上,也不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沉思。

    柳清欢盘坐着,意沉丹田,开始全力催动缓缓旋转的双丹。

    双丹的特殊奇异之处在这种情况下突显出来,就连元婴期的禁制都不能完全封住,所以给他时间,他或可自行冲开禁制也说不定。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时间的流逝也变得飘忽不定,柳清欢于入定中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猛地睁开眼!

    耳边听得元昆阳有些慌乱的声音:“青木兄,你感觉到了没?”

    他倏忽站起身,急声道:“不好,鬼寂在通过禁制感应我们的方法,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

    肩上被用力捏了下,稽越沉稳的声音响起:“不要慌。”

    说着,他挥手打开法阵,抓住两人闪出洞口,快速在矿道中奔走。

    柳清欢感到一阵难以消退的紧张,挣扎道:“师兄,你放下我们,快走!”

    抓着他的手却如钢浇铁铸,毫不动摇。

    眼前余光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色身影,柳清欢大吼一声,强行提起之前勉强开始运行的灵力,一掌拍向稽越后背,将他往相反方向大力推开!

    下一瞬间,柳清欢双脚离地,死命扒着扼住他颈项的那只手,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眼睛对上鬼寂死水般的双目!

    那双纯黑色的眼,犹如冥幽地府里钻出来的妖魔,仿佛有无上的吸引力,让他怎么也转不开眼睛。

    不能看,不能看!

    柳清欢心内狂呼着,拼命地想要移开自己的目光,僵住的眼皮颤抖着想要闭上,却根本做不到,反而涌起一股茫然顺从之意。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轻,仿佛脱开了层层束缚,舒展而又惬意。前方出现鸟语花香、溪水潺潺,一片宁静祥和的世外幽谷。

    一座小院就在溪水边,屋后是一片竹林,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

    不错,这就是他想要的,一个隐于繁杂俗世之外可以安静修炼的地方。

    他想要呆在这个安全的地方,没有战争、没有离别、没有死亡……

    突然,院门打开,一个人急冲冲走出来,冲到他身前,嘴巴不断开开合合。

    柳清欢疑惑:“二师兄,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稽越越发焦急,抓着他狂摇,大吼道:“回来!回来!”

    柳清欢茫然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突然回过神,心神巨震下猛地从幻境中破出来!

    眼前哪里有什么幽谷竹林,他依然在那狭窄混乱的矿洞中,身体沉重得仿佛不是自己似的动弹不得,但感官终于恢复,干涩破碎的喉咙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极为艰难。

    然而,身体上的不适远没有来自心魂的剧痛那般让人难以忍受。

    眼前是稽越焦急的脸,以及那一声声“回来”。

    他张了张嘴,完全不似自己嗓音的嘶哑声艰涩地挤出喉咙:“师……兄,我回来了……唔,不要……摇了,头晕……”

    稽越脸上绽出惊喜与如释重负,不由分说地塞了一颗丹药进他嘴里。

    还好丹药入口即化,滋润着他疼痛的咽喉,让他感觉好了不少。

    “能站起来吗?”稽越问道:“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他感受了下无力的四肢,破撑了起来。稽越将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还是我先带着你,走!”

    柳清欢没有拒绝,走之前扫了一眼周围,眼角余光瞥到不远处元昆阳青白的脸,他一双眼毫无焦距地瞪着洞顶,整个人如木偶一般毫无生气!

    柳清欢倏地睁大眼:“元、元……”

    稽越的声音冷静无比,抓着他在矿道里飞奔:“我救不了他,他的心魂已被那个异界元婴修士吸食。当时你们两人同时被那人抓住,我只能救你。”

    空气静默了一瞬,柳清欢狠狠闭了闭眼,压下所有情绪,咬牙问道:“那人呢?”

    稽越负着他,矿道飞快地往后退:“临行前,师父曾交给我三道保命剑符,里面封印着师父一记完整的明阳剑诀。那人忙着吸食你们的心魂,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所以被斩个正着。”

    “他死了?!”

    “没死。”稽越啧了一声:“那人出现时,身上似乎就受伤不轻,所以才会急切地拿你俩填补伤势,被师父的明阳剑诀斩击后,还想扑过来,又吃了一道剑符,便化作一股黑烟逃跑了。”

    这时,前方突然传出桀桀怪笑:“两位小友好生威风,竟然能将不可一世的鬼寂兄吓得逃跑,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柳清欢心内狂跳,从稽越的头侧向前望去,只见一侧山壁上冒出一股绿烟,现出那位尊号为云牙的异界元婴修士身影。

    稽越骤然停下,一只手拖着柳清欢,另一只手中已出现一道剑符,道:“不敢,只是仰仗师门的强大而已。”

    云牙看了看他手中的剑符,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道:“你不会真以为就凭一道剑符就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吧?哈哈哈,我可不是鬼寂那傻子!”

    他一边大笑一边往前逼近,稽越则将柳清欢不容拒绝地拉到自己身后,慢慢往后退,镇定地道:“你也可以尝尝,毕竟我师父的明阳剑诀专克你这等阴损的魔修。”

    “呵呵,原来你俩是师兄弟。”云牙状似随意地道,你不再刻意逼近,而是站在了原地,不怀好意地道:“文始派明阳子?啧啧,传承五万余年的大派,不简单啊。没想到小小一个界面,还有这么古老的宗门,里面肯定积累有大量的宝物,到时我们自然要去拜访一二才不失礼。”

    稽越哼了一声,懒得再与对方搭话,手中剑符引而不发。

    柳清欢压抑着不断上涌的绝望,脑中飞速转动。

    此人身上衣着完好无损,看来之前第一时间遁走后,一直隐在暗处,只是此时却不知为何突然现身。

    双方陷入无声的对峙,云牙脸上闪过莫名的神色,很快扬起嘲讽及戏谑的笑,似乎对两个金丹修士敢与自己正面对抗一事感到很有趣。

    他全身绷得犹如满弓,调度出勉强能使用的一丝灵力,从纳戒中拿着银黑色的太南仙剑剑鞘,又将青莲业火从丹田内硬提出来,薄薄的一层淡淡青光附于背着的右手心中。

    紧张的氛围一触即发,只见对面的云牙身体微微一晃,一直紧盯着他的稽越手一扬!

    随着剑符破碎的符纸飘扬而出的,是一股皓然庞大的剑意席卷而出,将扑过来的那抹快到极至的身影硬生生的逼退!

    然而让云牙咬碎一口牙的是,那剑光目的竟然不是他,在逼退他的同时,斜斜斩到了洞壁上方!

    整个地下矿道为之剧烈的一抖,大块大块的山石轰然崩裂,这边稽越身上浮现出七色琉璃般的璀璨剑光,那剑光一卷,带着柳清欢电射而出!

    身后传来云牙狂怒之极的大吼声,柳清欢只觉眼前闪过无数斑斓颜色,黑暗的通道也化作一条条飞速后退的黑线,耳边是砰砰声和呼啸的风声。

    这就是剑遁?

    速度快极,但在如此逼仄的空间里却并不适宜施展,那不曾间断的砰砰声便是剑光冲撞开土石的声音。

    柳清欢紧紧握着手中的剑鞘,不敢出声,就怕自己干扰到稽越的心神。

    他知道稽越也无他法,万不得已才会在这种环境下使出剑遁,不然他们根本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突然,剑光仿佛撞击到不可突破之处,猛地一散!两人的身形被强行按住一般,侧面一股大力袭来,他们随之被掀飞出去!

    通道内响起两声巨大的碰撞声,纷纷扬扬的细尘飞舞弥漫,云牙噙着冰冷的笑缓缓走出:“跑啊,继续跑啊!”

    他随手一挥衣袖,在两人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嘴角溢血的稽越再次飞了出去,狠狠地撞上洞壁!

    “师兄!”柳清欢惊叫一声,手往地上一撑,跟着窜出,扶住摔落地面的稽越。

    稽越呕出一口鲜血,显然在刚刚那一击中受了不轻的伤,勉强说道:“没事。”

    云牙一步一步走到两人几步开外,冷嘲热讽道:“真是兄弟情深啊。两只小耗子还想蹦跶,你们不是挺有能耐吗?还带着人封锁出口!呵呵,想让我死,你们就给我垫背吧!”

    柳清欢心念电转,在对方抬起手来之时喊道:“我们可以带你出去!”

    云牙手一顿,眯着眼打量他,慢条斯理地道:“你说,你们带我出去?”

    “师弟?”稽越低声道,眼中闪过不赞同。

    柳清欢将他扶起来,转头道:“不错,你既已知我们的身份,只要你抓着我们当质子出去,他们会顾忌我俩的身份不会动手。等你脱出重围时,再放了我们就是。”

    云牙深沉地望着他不语,似乎是在思索。

    柳清欢毫不回避地与他对视,好一会儿,对方微微点了下头:“好……”

    才说一个字,他嘴角浮起一丝狞笑,忽然抬手!

    柳清欢眼中冷然,王锋的前例还在,他怎么可能忘记!所以在对方神色刚有变化之时,他一直收在背后的手也随之伸出,往前一推!

    双方的距离很近,双掌相交之际柳清欢只觉手上传来摧枯拉朽般的巨力,整只右臂完全无法抵挡地爆开,身体更是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

    然而,云牙震惊的惨呼声却让他笑了起来。

    他竭力抬头看去,却看到对方在一片青色狂焰中,扑向了近在咫尺的稽越,一掌拍在他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