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五百六十六章 鬼王、尸魔、神秘妖修

    柳清欢真是服了,他就知道刘真武不可能安份,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竟然愚蠢的暴露了行踪。

    头顶之上,刘真武已与鬼王打得难分难舍,他挥舞着长棍般的烟杆,佝偻干瘪的身躯一反之前的老态,一棍下去力沉山河、威猛非凡,扫得那些想要靠近的小鬼骨断筋折、吱哇乱叫,所过之处连空间都泛起了涟漪。

    他从束手束脚的树冠里冲出来,想要往外逃,身后跟着的鬼王又怎么肯放过他,一张鬼脸怒气冲天,凶狠地扑到其背上。

    刘真武回身便打,漆黑的长杆发出撕裂的怒啸,星星点点从烟膛中飞出,每一下都火花四溅。

    而那鬼王也不遑多让,钢浇铁铸般的手臂直接迎上,交击之间金石声大作,当当当响彻夜空。

    两者打得花团锦簇,激烈得无人敢靠近,以至于蜂拥而来的妖魔鬼怪们只能围在外围嚣叫不已,空中地上黑压压一片,即使远远观之也十分的触目惊心。

    柳清欢的脸黑了,刘真武这个祸害,自己找死还要连累别人,如今鬼物们都往这边聚集了过来,不少还从他藏身的大树蹭过去,让他随时有被发现的危险。

    柳清欢整个人如同一团最纯粹的木灵气,完全融入大树之中。移花接木术在他到达元婴之后也有了让他极为惊喜的突破,要是有人现在剖开这棵树,只会在其中发现大树本身的木质。

    不过,一般小鬼自然不如为惧,但若是再出来一只鬼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想到鬼王,神识无数中扫到头顶,就发现树冠之中立着的三个人影。

    之前跟那只鬼王厮混的媚妖是其中之一,她身边是一位青面獠牙的黑衣人,从其略显僵直的身形来看,怕是尸魔一类的东西。

    而在两人中间,却有一人如立在一团朦胧的水雾之中,其俊眉修目如墨黛描画,端是清贵逼人,身材颀长、白衣盛雪,只简简单单扶着树枝站立,便自然散发着浊世青莲般的悠远气度。只可惜场景不对,在这一方群魔乱舞的世界里显得极其突兀。

    柳清欢正在暗自评估,却见一直凝望着下方战斗的白衣人突然偏移了视线,直直看进隐在树身之中的柳清欢眼里!

    柳清欢只觉心口猛然一缩,头发都要根根立起,全身每一条神经都在叫嚣着危险!

    他没想到对方如此敏锐,竟在一片混乱中捕捉到他凝成毫丝一般的神识。

    就在他如临大敌之时,对方却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极其浅淡的笑,微微点了下头。

    什么意思?

    柳清欢一怔,那人明明发现了他,但看样子却不准备叫破,致意之后干脆的转过头去,继续观看下方的战斗。

    心念电转,无数疑惑填满胸臆,他暗暗打量着白衣人猜侧。

    此人的气度看上去不像是鬼修,与他身边的尸魔也极为不同,倒像是一位妖修。而且,他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

    正想着,就听到一片嘈杂的鬼叫声中传来刘真武气急败坏的大吼:“……再不出来帮忙,那就别怪我带着这些鬼物回去其他人藏身处了!”

    柳清欢目光一冷,果见刘真武已在那只鬼王猛烈的抢攻及其他鬼物的围攻之下显出几分疲态,身上也添了好几次利爪留下的伤痕,伤痕无血外流,而是呈现出被侵蚀的黑色。

    大约是见他俩都没反应,刘真武面色阴狠:“好!你们不仁,我便不义!”

    只见他一个瞬移,摆脱了鬼王再一次扑击,手中大棒横扫而出,将挡路的众鬼一一扫灭,果真往苦海等人藏身的方向奔去。

    柳清欢暗骂一声,正准备去追,耳边突然响起翠虚的传音入密:“我去,你暂时别动,找机会回去报信。”

    话音未落,离他不远处一只看上去很普通的游魂突然爆出一团灵光,现出翠虚本来面目,他抬起手,五指极速弹动,无数绿色细线从指尖激射而出,附近鬼物瞬间被射得千疮百孔。

    刘真武停下奔逃,狂笑道:“翠虚道友,果然还是你急公好义,柳……”

    只听“锵”地一声锐响,翠虚从常年握在手中的拂尘之中接出一把泠泠长剑,打断了刘真武的话:“刘道友,废话少说,一起往岛外突围!”

    “想得美!”之前与刘真武大战的鬼王突然开口,虽然带着沉重的嗡鸣,却还是能听清:“这们这些个闯进此地的人修,别以为能在我眼皮底下打马虎,今天一个也别想跑!”

    他抬头发出一声长啸,就见树冠之上一直旁观的尸魔往下一跳,身上的黑色长袍被风吹得鼓胀而开,如一只大蝙蝠般从天而降。

    “走!”

    不等他们合拢,翠虚喝道,身形与剑一合,化作一道锋锐无匹的绿光,从黑压压的鬼物众中一穿而过,往岛外疾射。

    刘真武阴冷地哼了一声,拿着缩成原状的烟杆猛吸一口,再往外一喷!

    赤红的火柱如咆哮而出的狂龙,扑向一侧的鬼王,将其逼得一退,他趁机跟上了翠虚的身影。

    一时间群鬼闻风而动,在鬼王的怒喝中一部分追随二人而去,一部分却开始漫山遍野的寻找。

    它们搜寻每一个角落,发疯一般大吼大叫,还对山上的草木又抓又挠,扯断藤蔓、拔起树根,有的甚至不知所谓地开始挖坑,好像誓要把人修从土里挖出来。

    柳清欢颇有些啼笑皆非之感,又觉得有些奇怪。

    他所处的位置在鬼门附近,鬼物们对其他地方大肆破坏,却不靠近鬼门,反倒怀着一种既恐惧又崇拜的态度绕着走。

    虽然其中不乏相当于金丹期的鬼将级别的鬼物,但柳清欢并不觉得它们能发现他,正准备趁乱回去找苦海等人,眼前却突然多了一道白衣身影。

    “道友有礼。”对方向着他存身的大树拱手一礼,姿势优雅,语气悠然:“不知可否当面交谈?”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放心,我并无恶意。”

    他等了片刻,树干突然动了下,树皮向外拱起形成一张脸,赫然是柳清欢的容貌:“抱歉,此地我不便现身,所以暂时只能以此交谈。嗯……你是草木妖修?”

    白衣人惊讶地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抬起手,打出一道法诀,方圆几丈立刻被一层盈盈水光笼罩住,不让那些乱窜的鬼物靠近,笑道:“没错……我还是第一次与人一见面就被看穿的,你……修的是什么功法?”

    柳清欢心道果然,见那水罩只是防止外物打扰,便未置一辞,只是道:“与功法无关,只是我本身便与草木极为亲近,所以感受到了你身上浓郁精粹的木气罢了。”

    对方虽然隐藏得极好,但他是青木圣体,如今又处在移花接木术中,才会一眼看穿。

    草木要修为人身,可比妖兽还要难,不仅仅是它们本身就极为脆弱,光是开启灵慧这一道关卡,便让世上绝大部分花草树木只能随着日月山川自然生长与枯荣。灵慧不等于灵智,一些品阶高的灵草灵树也具有基本的灵智,却没有灵慧。

    总之,草木想修炼,除了树老成精,还需要一点极其关键的机缘,堪称凤毛麟角,而这人在这般艰难之境竟是已经化成人身了,不可轻忽。

    不过,虽然他身上木气极为纯粹,却掺杂了一丝极重的如水一般的阴寒,给其清风明月般的气度更添了一丝清冷。

    柳清欢一边揣测着对方的真身,一边试探地问道:“本人姓柳名清欢,道号青木,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张,张显妙。”他回答道,又笑了笑:“这是当年我开启灵慧后,由别人取的,跟随那人的姓。后来行走世间,倒是又得了个道号,号听涛。”

    他倒是说得仔细,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

    柳清欢越发弄不清对方目的为何,若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踪迹找他干仗,那便用不着跟他废话这么多:若不干仗,对方明显是与鬼王一伙,两方处在敌对位置,似乎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知听涛道友找上我,可是有事?”

    张显妙慢条斯理地拂了拂衣袖,抬起眼帘:“我只是来问一句,你们几人可是为鬼门而来?”

    柳清欢道:“哦,何出此言?”

    “你一到这里,便直奔鬼门处,又在附近徘徊了半天。”

    柳清欢心中暗凛,看来这人早就将他之前的所为看在眼里,斟酌了下才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张显妙语气平静:“是,我们便有合作的机会。不是……那自然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柳清欢脑中灵光一闪:“你们想打开鬼门?不对,你们想进入鬼门!”

    略微顿了下,又问道:“为什么?”

    张显妙意态悠闲地点了点头:“原因嘛,道友难道看不出来?”

    他向周围挥了挥手:“先天鬼桃树虽好,度朔山却太小了,这漫天鬼物挤在这一处,又被封魔阵封住逃不出去,连翻个身的余地都没有,自然是想要找个更大的地方撒野啊。”

    “是吗?”柳清欢道:“那只是那些鬼物的处境,而你,是妖,封魔阵对你是不起作用的,那么你又是因为什么想进鬼门呢。”

    “哈哈哈。”张显妙一边大笑一边摇头:“青木道友果然心思敏捷,至于我……”

    他笑声猛地一停,恢复平淡的表情:“我自有自己的理由,不足道也。你只要知道,如果你等是为打开鬼门而来,我们双方便不必打得你死我活,可以合作。”

    “即使如此,你们也可以自己攻打鬼门啊。”

    “呵呵,要是能打,我们怎么会还在这里。”

    张显妙回头望向不远处那由先天鬼桃树的枝干组成的拱形大门,道:“你没看到那些鬼物都绕着鬼门走吗。度朔山连通着十方鬼界,要是鬼门随便开启,那还不天下大乱,鬼怪都跑到人间作祟了?所以此门是被神将封了的,鬼物一概不能靠近。”

    “神将?!”柳清欢惊呼道。

    “别被吓到了,只是传说而已。”张显妙撇撇嘴:“什么神不神将不将的,如果连仙都万儿八千年没影子了,还神呢。我试过了,只要多来几个你这样修为的修士,肯定能强行打开鬼门。”

    柳清欢沉默了,思忖一番后道:“我如何信你的话。”

    “这好办。”张显妙道:“你与我一道,这就去把我那两位友人叫回来,先停战,大家再商议。”

    树干上木质的眼珠定定地望着他,像是在衡量他话语的真实可靠性。

    张显妙一派光风霁月地任他打量,勾唇笑道:“莫非,青木道友以为我是骗你?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在被鬼物包围的情况下逃不出去?”

    “你不必激我。”柳清欢道,从树中走出来:“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张显妙耸了耸肩,目中却露出满意之色:“那走吧。”

    他挥手撤掉水罩,附近徘徊的鬼物立刻发现了柳清欢,嗷嗷叫着就冲了过来。

    柳清欢伸手在眉心一摸,往外一甩,便听得一连串惨呼声,那些鬼物不论大小,额头上都出现了一个对穿对过的小洞!

    却见一只灰色小剑在众鬼之间忽隐忽现,所过之处哀鸿遍野,毫不留情。

    张显妙有些无奈的笑笑,嘴里发出奇怪的啸声,喝止住还要往前扑的鬼物,率先往翠虚等人消失的方向赶去。

    柳清欢跟在他身后,看着围拢过来对他龇牙裂嘴却不敢攻击的鬼怪们,心中浮起一丝怪异之感,觉得今晚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没多久,前方的骚乱声便越来越大,正是翠虚二人被鬼王和尸魔缠住大战的场景。

    还未靠近,张显妙又是一声长啸,便见鬼王回过头,看到柳清欢后凶恶的哇哇大叫,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两人对起话来,另一边尸魔也停下手,翠虚飞过来:“柳道友,你怎么跟……这人是谁?”

    柳清欢将之前的事说了,对方很是诧异,高声叫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