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六百五十二章 造势已成

    “上上上了阶的丹药?我没看错吧!”

    “看那些丹纹,肯定是上阶了的。”

    “上阶寿元丹?我的天!”

    丹药一出,惊呼声四起,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散发着强大生气的小小丹丸。

    人群中有一文始派女修,出身天工峰,道号素问,钻研丹道,也是一位在整个修仙界都颇有声名的炼丹大师,此时她一脸震惊地喊道:“玄阶,这丹是一颗玄阶丹药!”

    此话又引来一片激动的惊叫:“玄阶寿元丹?!”

    “我不是在做梦吧……”

    别看在场大多都是元婴修士,且都是出身大门派见多识广的,但也不是人人都见过上阶丹药,再看柳清欢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长松子一脸复杂难辨的神色:“原来柳道友竟是玄阶炼丹大师,失敬失敬!”

    一位明显是紫微剑阁的背剑男修,转头飞快地看了眼站在人堆外的云铮,拱手道:“萧掌门,你文始派出了位炼丹大师,实乃我云梦泽修仙界的一大幸事也!”

    “是啊,玄阶寿元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玄阶的寿元丹!这传出去恐怕会轰动整个修仙界。柳道友,恭喜恭喜!”

    其他人自然也不甘人后,纷纷上前围住柳清欢恭维不已。这可是讨好一个玄阶炼丹大师的绝好机会,要是能结到些交情那就更好了。

    柳清欢只好客气地一一回应,那枚寿元丹自然已被他重新收回玉瓶,并贴了好几道封符。

    虽然外人激动不已,但实际上他自己是有些失望的。原本以为这次连三焚玉丹炉的第三焚都激发了出来,终于能炼出一颗地阶丹药,谁知出丹时竟然还是玄阶。

    只一阶之差,却犹如一道天堑般难以突破。看来下次炼丹时他得试试加入那份活丹液,不知能不能达到地阶。

    素问突然开口道:“柳师弟,请问这丹可有名字?”

    柳清欢把之前自己随便取的名字说出来:“玉清丹。”

    “玉清丹……”素问一脸茫然,开始在记忆里翻找丹方,自然毫无印象。

    有人终于问出了关键问题:“那么,此颗玉清丹,能增加多少寿元呢?”

    柳清欢走到明阳子旁边,将玉瓶双手奉上,然后才不急不缓地说道:“大概能加三百余载吧。”

    这还是保守估计,光是玉清真灵液便能增加寿元一百年。再经他炼制,耗费了大量的青木之气,又添加了不少珍贵的灵药,最重要的是,这枚玉清丹上了玄阶。

    天、地、玄、黄,丹药每上一阶,药效便会倍增!

    明阳子拿着玉瓶的手微微一抖,面上露出迟疑:“清欢,要不……”

    其他人的心也跟着一抖,不过今天他们受到的震憾已经不少,此时都有些麻木了。

    柳清欢握住明阳子的手,打断他的话:“师父,此丹就是为了您才炼的,是弟子的一片心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从小无父无母,是拜在师父门下才感觉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家。别说只是一颗丹药,便是倾尽弟子所有,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您大限到来,所以还望师父一定要收下。”

    “好……”明阳子苍老的脸上满是动容,慈爱地看着他:“好孩子!师徒之缘乃天定,为师很高兴今生有你这个弟子。”

    随后他豁达一笑,抬头对所有人说道:“各位可都听到了,这玉清丹乃我的弟子孝敬我这个做师父的心意,之前传音想要重金买下的道友们,恕我不能割爱!”

    明阳子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只能遗憾地不再多说什么,但也不是所有人就肯这样放弃。

    长松子笑道:“张道友所言极是!谁要是再打你这颗玉清丹的主意,在场的人都不能容下。不过,我却有个不情之请。”

    他转向柳清欢,拱手道:“柳道友这样的玄阶炼丹大师,在整个云梦泽都找不出几个来。今日既然有幸遇到,我把这张老脸不要,也要为我少阳派向你求一枚玉清丹。当然,相关的灵材什么的我派可自行准备,也不会让道友你白辛苦一场,价钱你随便开!”

    柳清欢脸上依然带着浅浅的微笑,在众人齐刷刷的盯视中淡然道:“可惜了,却是炼不了了。并不是柳某不肯帮这个忙,实在是因为此丹所需灵药很多都来自其他界面,在云梦泽根本寻不到。而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收齐了一份,都已都用了。”

    “啊?”

    柳清欢去往幽冥界和冥山战域之事,早就在云梦泽元婴以上修士中传开来,在场之人今日会在这里,也是为了向他询问他界具体的情形。

    所以他这么一说,立刻把所有人的嘴给堵住了,还没找补的!不信?不信也给我憋着,不然就自己去异界找材料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一众外人,柳清欢关闭了清涧峰的护山大阵,对明阳子道:“师父,您最好尽快服用玉清丹,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需要跟您商量,所以请您在徒弟这儿再多留一下,我先去跟朋友打个招呼。”

    明阳子也不多问,只是找个了位置坐下:“好。”

    柳清欢一转身,便见云铮大笑着走上前,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好家伙,真有你的!一回来就出这么大的风头,哈哈哈,我这些天听人说起你,都快听得耳朵起茧了。”

    柳清欢高兴地与他抱了一下,却把目光转向另一人,惊喜地道:“净觉,你几时回来的?”

    多年不见,当年那个小和尚没有太大的变化,一身洗得发白的僧衣显然不知穿了多少年,却并不显落魄邋遢,而是有一种返璞归真的纯粹。目光依然清澈明亮,只是添了一份深邃,蕴藏着大智慧,笑容也依然干净如初,带着慈悲之意。

    岁月悠悠,一晃眼竟是数百年光阴,让柳清欢成了一位元婴修士,也让那个懵懂的小和尚净觉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佛家般若境高僧。

    净觉单手立在胸前,行了一个佛礼后才扬起大大的笑容:“柳大哥,我回来好久了,只是你不在云梦泽而已。”

    “哦,也是。”柳清欢点头道,突然反应过来,惊讶地道:“咦,你能说话了?”

    净觉更加开心:“是啊是啊,我说会了怎么控制,现在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再不用受言术的限制。”

    此话一落,柳清欢和云铮还好,但不知晓内情的穆音音和明阳子却都露出了意外之色。

    “言术……?”穆音音愕然道:“佛家的言灵之术?”

    净觉眨了眨眼:“是的。”

    云铮敲了他一记,笑道:“你还不如跟以前一样当哑巴呢!幸亏这里没有外人,明阳子前辈和穆道友都是能信任的人。言术能是随口就往外说的事吗?我都怀疑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前辈和穆施主都是好人,当然可以说的嘛。”净觉委屈地摸头:“而且我在大头老和尚那儿呆了好久,就算说了也没人听。”

    云铮无语地抚额,一副懒得再说他的样子。

    柳清欢不由好奇:“大头老和尚?”

    净觉的眼睛立刻变得大亮,兴高采烈地道:“大头老和尚是我二师父,他已经死了,还有些坏,非要我学他那些很不好的佛法,不学就不许离开……”

    大概是不常说话的原因,净觉的话有些颠三倒四,不甚清楚。

    不过柳清欢到最后还是大致听明白了,当年净觉会突然失踪,是因为在出门游历时去探访一处据说是某位大法师圆寂之地的秘境,结果进去就出不来了,被那位实则是妖僧的大法师的残魂给拘在了秘境中。

    净觉说的是对方想传他衣钵,但柳清欢整理了他的话后得出结论,对方恐怕一开始不怀好意,后来经历了不少阴错阳差,也不知怎么,竟然真心了起来,还让净觉叫他师父。

    哪知净觉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师父了,反倒不肯认他,最多只承认他是二师父。如此这般,一直到一百多年前,净觉才被放了出来。

    柳清欢心里感慨,这憋得久了的人突然能说话了,那真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仿佛恨不得要把过去没说的话一气说完,哑巴一下子变成话痨了!

    好不突然等他稍稍停顿了下,云铮忙把一杯茶塞进他手里:“快歇歇嘴!你说得不累,我们都听得累的慌!”

    净觉呆呆地哦了一声,端着茶喝了一口。

    柳清欢忍笑道:“这些话我们以后有时间再继续说,不过我现在有一件要紧的事,要跟你们商量。”

    “我们?”穆音音已经半站起身,不由疑惑道:“你不是有事要跟前辈说吗?”

    “是,不过你们也可以听听,出出主意。”

    云铮扬了扬眉,示意他快说。

    柳清欢斟酌了一番词句,从储物空间拿出一叠厚厚的纸页,都是有关万斛界的相关资料,有他自己整理收集的,也有宁和当初交给他的。

    他将之递给明阳子:“师父,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我才选在您闭关之前赶着说出来,您先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