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六百九十三章 分赃

    黯月境一行,光元婴修士就有九人,如今加上柳清欢的三只四阶灵兽,局势几乎一边倒,打得俞山派众人节节败退。

    除了那位白须老者,他们一方的元婴显然都不是俞山派的人。眼见着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同阶修士,一个个出手都极狠辣,竟是有灭门之意,这些外派之人已知今日怕是难以善了了,纷纷生出退走的念头。

    白须老者又急又怒,一双眼通红,朝柳清欢大叫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袭上我俞山派!若是过往有得罪之处的,你们尽管提要求就是,灵石、灵矿,或者极品的炉鼎女修……什么都可以,我派都愿意赔偿,何必要赶尽杀绝!”

    柳清欢正负手立于高空,一面注意着战局,一面观察着小黑和初一的配合。

    这两只灵兽多年不在他身边,又在外面晋升到四阶,现在正好看看他们的实力增长了多少。

    初一速度极快,头上的尖角简直是杀人的利器,一戳一个血洞。而小黑晋升四阶后明显比以往强壮得多,身体表面凝结出的青甲犹如一件厚厚的战铠,一挥掌一跺足便如摇山振岳之威,颇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魄。

    听到白须老者所言,他抬眼淡淡道:“你们恐怕赔不起,还是我们自己来拿吧。”

    “马老你傻了吗?”有人吼道:“他们明显是云梦泽的人!都这种时候了,求他还有什么用,快点把护山大阵打开,我去喊帮手!”

    柳清欢等人之前都做了些伪装,此时虽然被揭露了身份,却也没人否认。他们本来就是来搅乱的,自然不怕被识破。

    白须老者神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总算明白为何护山大阵没有一点入侵的迹象,这些人却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们找到了我们的传送法阵!”

    他心中懊悔不已,真是太平日子过久了,竟然就这样被人欺上门。

    只是此时后悔也晚了,既是敌人,求情自然无用。

    辛苦建立的门派即将毁于一旦,白须老者痛心之极,直到现在才想起好像一直没看到自家掌门的身影。

    他狠狠一咬牙,手上一翻,甩出一块令牌。

    那令牌一经打出,立刻射出一道光束直达天际,俞山派的护山大阵上出现一个一人多大的光洞。

    柳清欢身形一闪,已然挡在光洞前面,指着白须老者凛然道:“谁走都行,你不行!”

    说着一挥手,浮生剑剑意激荡,夹杂着浓重的死气横扫而出,无人敢靠近。

    听到这话,那白须老者面如金纸,却有人心神一转,目光不由挪向其他地方,伺机退逃。

    柳清欢将一切看在眼里,暗自冷笑。

    不怕他们逃,就怕他们死战,陷入绝望的困兽才是最危险的,那位豸族圣主的遭遇说明了一切。

    所以他不会一下子掐断这些人的希望,只需将一点光明高高吊起,却到死也够不到。

    ……

    “嘿嘿嘿,发了发了,这次发大了!”

    “那俞山派一个小小门派,竟然豪富至此,实在让人震惊!”

    “你那天没到他们地牢里去看吗?啧啧,那简直是……”

    柳清欢走进门时,就看到一堆人围在一起里闲聊,一看到他进来,突然一静,然后纷纷上前向他行礼。

    “柳前辈,小黑哥。”

    “柳前辈,你回来啦?”

    小黑跟着柳清欢往内走,悄悄朝叫他“小黑哥”的人挥了挥拳头:“黑哥就黑哥,加个小字是什么意思?记住,本大爷大名叫柳玄!以后叫玄哥知道了吗?”

    柳清欢脚下顿了顿,乜了他一眼,随意点了个人:“去叫大家都过来,准备分东西。”

    身后传来一片欢呼声,纷纷去叫人。

    “柳玄?”柳清欢凉凉地道:“你什么时候还有这名了?看来是嫌弃我给你取的名不好听啊。”

    小黑连忙谄媚地道:“那哪能啊!主人取的名自然是极好的,小黑,一听就知道我长得黑,嘿嘿!就是、就是不好报给别人啊,我一站出来,介绍自己叫小黑,一点都不威风是不是。”

    柳清欢这两日还没空问他这些年的经历,哼了一声:“哦,不威风啊。”

    小黑狡辩了半天,终于丧气地道:“本来就是嘛,主人根本就不会取名字!再说玄就是黑的意思,柳是主人的姓,柳玄,意思就是柳清欢的小黑,不错吧?哈、哈哈!”

    柳清欢懒得搭理他,进门看到姜念恩拿着一张长长的名单进行着最后的核对,便问道:“念恩,可弄好了?”

    姜念恩忙回道:“师父,我已经按您的要求,将这次所得财物分门别类。法宝器物、灵药灵材……”

    距离俞山派一战已经过去两天,此时他们一群人早已离了那里,隐在一座荒无人迹的山中。

    不一会儿,陆续有人从旁侧新挖的洞室走出来,叶芷依走进来,拍手笑道:“听说要分东西了?我看中了从对方库房搜出来的一把剑,可以给我吗?”

    云铮懒洋洋地坐下:“给我几块极品灵石就行,我不挑的。”

    柳清欢向叶芷依点了下头,又觑着云铮道:“这还不挑?你倒好,干脆做起甩手掌柜来了。”

    云铮笑道:“你不也是?事全推给徒弟去做,你就是有个好徒弟罢了。”

    柳清欢见人都到齐了,便不再跟他斗趣,吩咐姜念恩开始。

    姜念恩拿着名单站起来:“此次行动,当场击杀对方元婴修士五人,趁乱逃走一人,金丹以下修士若干……从俞山派的门派库房内获得的财物如下,极品灵石一百六十九块,上品灵石……”

    随着他一项项往下念,屋内时不时响起惊叹声,所有人都一脸喜气,好像过节一般。

    等姜念恩念完,柳清欢接过话:“当初联盟派我等来黯月境时,曾说过此趟行程所获财物其中两分上交盟内,四分用作任务耗用,最后剩下的四分则分与参与的所有人。而这次俞山派一行斩获甚丰,所以虽然是其中的四分,分到各人头上倒也不少的,勉强能弥补一下众位道友的辛苦。”

    之后便是欢欢喜喜地分东西了,他们这次一共来了二十八人,又分成了好几个小队,每队都有一到两个元婴修士。

    柳清欢便按队伍数分成了几份,让他们自己下去细分,至于有特殊要求的,只要不超过,都满足了。

    有人提出是不是给出了力的小黑、初一等也分一份,柳清欢婉拒了。

    “他们算在我头上,不用另外分。”

    他既负责这次任务,自要以身作责,以免被人说道以权谋私。当然,若是个人寻到的东西,是不用上交的,比如那位胖子掌门的私库。

    小黑眨巴着眼,看了看自己主人,不敢说话。

    好一阵忙乱后,心满意足的金丹修士们退下去,所有元婴则留下来商量之后的行动。

    柳清欢看向其中一人,问道:“梁道友,你这两日在外面可打听到什么消息?”

    梁含章,此次同行的元婴修士之一,身材又干又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但目蕴贼光,一副精明之相,极为擅长隐匿、侦察之事。

    他站起来回道:“我们血洗俞山派一事,这两日已经渐渐传开了,附近的城镇都有人在谈论。不过因为时日还短,所以暂时还看不出效果。那位被我们故意放走的家伙伤势极重,我一路缀着他,见他进了此地一个大世家里求助,大概用不了多久,俞山派灭派之事就会传遍黯月境的修仙界。”

    柳清欢又问了问此境之人的反应,转而道:“云铮,你可选好了修建跨大陆传送法阵的地点?”

    云铮拿出一副地图,道:“我和其他两位道友商量了下,觉得还是把法阵建到海上为好,位置隐蔽,不易被发现,以后我们的人出入也方便。当然远离主大陆也意味出行不便,不过传送法阵最重要的是安全,这一点可以忽略不计。”

    他在地图上点了一下:“灌愁海,位于黯月境东北部,这片地域灵气稀疏,广袤却荒凉,多为凡人国度,没有大宗门和世家的势力。我们准备在灌愁海上找一座岛屿,建立法阵。”

    柳清欢颔首道:“好,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云铮与另外两个阵法师交换了下眼神:“东西联盟都准备好了,另一边的法阵也已经建好,所以最长半年,最短三个月,这边的就能建好,到时其他人就可以传过来。”

    “这么快?”

    柳清欢不由诧异,他记得当年云铮建通往啸风大陆的法阵时用了好几年啊。

    云铮啧了一声,鄙视道:“我现在是元婴真君,于阵法一道的造诣更不是当年可比,有什么稀奇的!”

    “好吧。”柳清欢从善如流地道:“我分你一半人,负责保护与警戒,可好?”

    “不用那么多。”云铮道:“你们接下来应该是要继续对付这里的门派和世家吧,需要用人,所以让一位道友带几个金丹小辈负责平日的警戒就行。”

    柳清欢考虑了下,最后还是分给了他两个元婴修士。

    “好,下面我们就商量下第二个偷袭的目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