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五百六十四章 度朔山

    飘渺不定的度朔山,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眼望去,绝壁千仞、层峦叠嶂,仿佛不断往上攀升的天梯一般,一峰更比一峰高,直到最高处已深入云端,巍峨而又神秘。

    而在近处的绝壁之上,却显出一片秀美绮丽的景色,氤氲的水气萦绕在半山腰之上,点点阳光洒落于若隐若现的青枝绿叶。虽正处血月之时,但这一日白天却罕见的天青空碧,昨夜的浓郁血气也消散了大半,完全看不出其中竟然有一株吸引鬼物的先天鬼桃树。

    “这就是度朔山?果然有仙山的气势。”

    “可算是找到它了!没想到我们真的找到了,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是啊,我都想鹰巢城锦绣楼的鸾儿酒好几十年了,终于可以回云梦泽了。”

    “哈哈,你就拉倒吧,你不是想鸾儿酒,而是想楼里面的姑娘了吧……”

    云舟上的众人都聚在船舱一侧,对着越来越近的巨大山峰感慨万分。

    他们跨过界面之隔、穿越重重险阻,背负着沉重的任务,在远离云梦泽万万里之外年复一年的、看不到希望的寻找,到今日总算有了个结果。

    苦海问翠虚:“其他几队人可已在赶来的途中了?”

    翠虚手持水镜看了看:“最靠近南边的一队大概在明后天就能到了,其他三队有远有近,此次血月大概能持续十天左右,我让离得最远的那队前往悔过崖,密切关注此界修士的动向。”

    苦海沉吟道:“如此也好。我们此行才刚刚开始,后面开鬼门才是最凶险之时,总要留点人回去报讯。”

    他的语气极为平静,话中之意却点破了他们如今真正的处境。

    打开鬼门,放出万千恶鬼,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脱身啊……

    旁边的刘真武听到这话,磕了磕烟袋,吐出一口烟雾,让人看不真切那张老脸上的表情。他侧了侧身子,看向另一端沉默不语的柳清欢。

    柳清欢眼帘低垂,既没看即将到达的度朔山,也没加入周围人的谈话,面色亦平淡得仿佛这只是一个寻常的午后。

    实际上,柳清欢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自己灵海内。

    之前几天,沉睡多年的三桑木终于“醒了”,靠着它的指引与帮助,柳清欢才感应到那一缕飘飘渺渺的先天木气,寻到度朔山。然而,现在眼看要接近那座山了,它却又龟缩起来,仿佛在惧怕、躲避什么似的。

    不过,柳清欢如今已经能感受到一些三桑木传递出来的情绪,除了惧怕外,还有兴奋、激动,以及跃跃欲试!

    他有些不明白,暗暗揣测着这一切恐怕与那株先天鬼桃树脱不开干系。不过,三桑木虽是神木,现在却还处在幼苗期,而鬼桃树早已是成木,两者之间差距极大,也不知道它又想干什么。

    想到当年在洗宝池,三桑木跟吃了药似的直冲向池底,让他差点被冻死,就不由打了个寒颤。

    看来,自己之后要多多注意它一下,免得又被打个措手不及。

    “……欢,清欢!”

    柳清欢回过神:“嗯?”

    云铮瞅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准备下船了!”

    柳清欢抬起头,才发现云舟已经离度朔山极近。

    他拂了拂衣袖,看向穆音音:“音音?”

    穆音音脸色还有些微苍白,闻言淡淡一笑:“不用担心,我的伤已无大碍了。”

    柳清欢暗叹一声,四阶妖兽造成的伤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天就好全,但此时多说也无益,只是道:“你俩之后要跟紧我,此地安险未知,凶吉难料,需得多加小心。”

    穆音音乖巧地点了点头,云铮哼了声,道:“看把你得意得!你不就一时跑在我前面了吗,等着!等这趟回去我就冲击元婴。”

    柳清欢哈哈笑道:“好啊,那我就先预祝你结婴成功了。”

    两人说话间,云舟终于落在了最外围的一个山头上,稳稳地停住不动了。

    之前该说的都已经说好了,翠虚只是沉着地挥了下手:“我们下去吧。”

    神色有些兴奋的众人依次飞下云舟,终于脚踏实地的站在了度朔山上。

    这时,刘真武背着手走过来,问道:“柳道友,你可感应到了那先天鬼桃树的位置?我们直接往那处去就行了。”

    柳清欢招出初一,淡淡道:“那真是抱歉,从进入度朔山的范围后,被这里旺盛的木气扰乱了感应,所以我也找不到那鬼桃树的方位。”

    “那就麻烦了,这里这么大。”刘真武仰头四望:“我们也没见过先天神木是什么东西,要是它藏在密林之中,这可如何寻找。”

    柳清欢皱了皱眉,就见云铮一边去摸久未见面的初一的脑袋,一边斜觑向刘真武,不耐烦地道:“要不您老在这儿等着,我们找到了再叫您?”

    “呵呵。”刘真武干笑一声,道:“云小友真是爱说笑,老夫不过白说两句。”

    说着转过头,与其他人说话去了……

    柳清欢盯视着他的背影,想到什么,神色不由沉了几分。

    “这老家伙!”云铮传音道:“看来我们得小心他背后搞鬼。”

    柳清欢对此人的目的已有了几分揣测,反倒心定了,嘱咐穆音音和云铮:“嗯,你们到时不要落单。”

    一众人稍稍休整了下,翠虚与苦海走了过来,四位元婴修士聚在一起商量之后行事,最后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分开,先进去探探再说。

    初一久未出来,显得颇为欢悦,强壮的四肢在地上不断踩踏,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出去。

    随着一声令下,它洁白的双翼一展,带着背上三人第一个冲了出去。

    一座高过一座的大青山从脚下掠过,一行人不时有人惊呼道看到了某种珍贵的灵药灵草,好在大家都还记得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什么,不然他们早就扑了下去,还找什么鬼桃树。

    一山复一山,随着山势越来越陡峭,山间的云雾渐渐浓烈,形成一片云海,景色也越发壮丽。然而,却有丝丝缕缕的阴冷之感不知从何处而来,犹如附骨之疽般缠上四肢百骸,与眼前的秀美之景十分不称。

    慢慢地,兴奋的交谈话低了下去,直至无声。气氛变得很是压抑,所有人都觉眼前之景越来越诡异,只是一遍遍的驱着那不断缠上来的阴冷之感。

    穆音音眉头紧蹙,低声道:“太奇怪了,这么半天,竟然没有见到一只妖兽,连普通的海鸟都不落到岛上。”

    柳清欢道:“不只如此,这岛上的树木看似葱笼,枝叶却隐隐发白,只有在阴气极重之地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转过头,问道:“云铮,你可有什么发现?”

    云铮之前一路上都在仔细观察,手指时不时还会临空画几笔,嘴里低喃几句,似乎在算什么。而随着时间过去,原本常常翘起的嘴角已绷得平直,无形的凛然之意越来越盛。

    他只摇了摇头,神色更加凝重,却并未回答。

    柳清欢看在眼里,心知不好,不由提起十二分的警惕。

    ……

    度朔山虽不小,以他们一行人全是金丹以上修士,两个时辰也足够走遍全岛了,结果还真没见着那株鬼桃树的影子!

    所有人停在那最有可能是鬼桃树生长之地的最高山峰之上,面面相觑。

    “不应该啊。”苦海抱着他的酒葫芦,烈酒的醇香让人闻之便觉心中暖意升起。他不解地道:“别说鬼桃树,连株普通的桃树咱都没找着。”

    刘真武道:“莫非这里并不是度朔山,只是一座普通的海岛?”

    柳清欢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刘道友这话我不明白,你是说我把大家带错了地方?”

    刘真武似是无奈地摊了摊手,道:“我并没这般说,道友可不要误会。”

    “行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翠虚道:“我相信柳道友,这里必定是度朔山,只是那先天鬼桃树极有可能被阵法隐藏起来了。”

    他转头,看向云铮:“云小友,你可曾找到有阵法存在的痕迹没有?”

    云铮收回望着远山的目光,面无表情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此地借助山势和地脉,布下的是地**煞封魔大阵。”

    见众人依然一脸茫然,云铮却懒得管他们,喃喃道:“当初布阵的人算盘打得倒是精,先天鬼桃树需要大量的地阴之气,度朔山虽然在海上,但水属阴,阴气极重,完全能够满足鬼桃树的需求……再加上此山满大海乱跑,就不存在将一地耗尽……”

    后面还有一大段关于阵法的阐述,听得所有人都不甚明了。

    苦海叫道:“呀呀,你这云家小辈,莫要说那些云山雾罩,你只说这劳什子封魔大阵怎么破就行了。”

    云铮扯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不用破。”

    “不用破?”

    “什么意思?”

    其他人更加疑惑,就听他抬头望天,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天快黑了。”

    阴月血界的白昼极其短暂,此时残阳如血,黯淡的阳光再也传递不出本该有的温暖,反倒像浸了雪的刀子般,刺到人身上只带来越来越盛的阴冷之感。

    柳清欢无奈,代其他人问出疑惑:“云铮,为什么不用破阵?”

    云铮收回目光:“我们现在就已在阵中了,自然是不用再去破阵了。而最多还有半个时辰,血月升起之时,这座山就要沦为鬼域。”

    “什么!”

    几道惊呼声同时传出,那三位金丹修士脸上更是出现惧意。

    “鬼域!”刘真武阴沉着脸上前一步,元婴修士的威压瞬间放出,逼向云铮:“说清楚,什么鬼域?”

    柳清欢面色一变,上前一步,将云铮挡在身后,喝道:“刘真武,你想做甚!”

    云铮推开他,手中赫然出现一把冰蓝长剑,森寒如渊的剑意直冲回去,对抗着刘真武的威压。

    他抬起眼,嘴角扯出一丝笑意,但那笑却比刀锋还冷:“先天鬼桃树,天生便吸引各种鬼魅妖魔,这里会沦为鬼域很奇怪?”

    刘真武被他笑得心理一冷,不由退了一步。

    “行了行了。”苦海站到两方中间,挑着眉道:“刘道友,以大欺小可不是君子所为,还请收了威压。”

    转过身,客气地道:“那么请问云小友,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云铮见刘真武退到一边,也收起剑,语气和缓了些,道:“多谢前辈。我们本就是为先天鬼桃树而来,鬼域又如何,难道我们就能不闯了?再说,我们现在想退出去也已经晚了。”

    其他人都紧张起来,谁也没想到还未开鬼门便要应对鬼域。

    翠虚一挥拂尘,道:“我们还是先退到外围吧,或许可以争取多点时间,看清情况后再论其他。”

    话不多说,一行人离了最高的山峰,疾赶至外围。

    还未到海边,天色便彻底暗下来,仿佛突然有人用遮天黑布将天遮了起来,三轮圆月从海面上跳了出来。

    霎时血光冲天,秀丽之景沦为血池地狱!

    柳清欢心中一悸,猛然抬头,只见度朔山深处鬼影幢幢,以极其可怕的速度往四面八方伸展,如蛛网一般覆盖住了天空。及到近前,才发现那全是一根根纠结生长在一起的枝桠,繁密沉厚得连血色月光都完全挡住了。

    所有人都惊得低呼一声,有一位金丹修士甚至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

    那人稳住后,白着脸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柳清欢沉声道:“先天鬼桃树,据说蟠曲三千里,枝叶能遮天蔽日。”

    “三千里?!”

    不过,今日鬼桃树显然不打算真的蟠曲三千里,枝桠将整个度朔山完全覆盖,又遮住了一片海域后便不再继续伸展。

    但即使只是这样,已是极为惊人。

    “这便是神木吗?”刘真武低喃了一句,浑浊的老眼射出明亮得渗人的光,道:“哈哈哈,果然神异非凡!要是我也能拥有一株……”

    他顿了下,掩饰激动之余的失言:“各位,机不可失,只要有那么一小段先天神木的桃枝,咱们这趟就赚了!”

    柳清欢嘴角浮出一丝冷笑,终于确定此人为何一路上便对他多般试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