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五百六十七章 合作

    翠虚听闻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的敌人竟然要合作,大为惊诧。见那边尸、鬼、妖三人聚在一起用听不懂的语言快速交谈,似乎陷入了激烈的争执,他低声问道:“这,可信吗?”

    柳清欢打出隔音罩,道:“很难说,不过……”

    不等他说完,一旁传来刘真武冷嘲热讽的声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柳道友,你还是太年轻啊,这么明显的陷阱都看不清吗?我看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直接杀光这些妖鬼!他们只有一个鬼王,那尸魔也不足为虑,再添一个小白脸,凭我们四大元婴修士完全能灭了他们,至于那些小的,随手便能杀掉。”

    柳清欢转头,只见刘真武一身狼狈,完全不像他的语气那么理直气壮。

    他忍了忍,有些厌烦地道:“刘道友说得有理,那么鬼王就交给道友了。”

    刘真武隐含着怨毒道:“柳道友,你倒是轻松啊,我要是有你这般好命就好了,也能躲躲懒。”

    柳清欢慢悠悠地道:“如果我没记错,刘道友是自己暴露了行踪的吧,才会弄得如今这等局面。这些暂且不论,翠虚道友,你怎么看?”

    翠虚沉吟了番,道:“如果真能合作,自然是好。”

    他止住刘真武的反驳:“刘道友,我想你已经见识过鬼王和尸魔的实力了,说实话,想要斩杀他们,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而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而且真要打,到最后赢的也未必一定是我们。”

    他指向头顶华盖一般的树冠:“先天鬼桃树,聚阴纳秽,凭一己之力养出这般多的鬼物,厉害可见一斑!那鬼王和尸魔在力有不逮时,更是能直接汲取此地的阴力修补受损的躯体,几乎立于不败之地。而我们与他们并没有血海深仇,我们的任务是打开鬼门,他们的心愿也是打开鬼门,两者利益一致的话,不必非要斗得头破血流。”

    他又望了眼鬼王那边,低声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一是看对方是否真实可信,二是在此基础上如何保证之后对方不会突然反水。”

    翠虚此人,能在大蜃海一众元婴修士中掌握话语权不是没有原由的,短短时间内便将所有关节想通,头脑极为冷静。

    刘真武脸色有些难看,终于还是没再说话。

    柳清欢点了点头:“其实反水也没那么可怕,虽然我们未必能杀得过他们,但他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杀得了我们。只是,那个张显妙……”

    他瞥向那边,就见对方似乎已商议完毕,正往这边走来,低声道:“那人的修为颇有些高深莫测,实力恐怕还在鬼王尸魔之上,要特别注意。”

    说话间,张显妙嘴角噙着一丝清淡的笑意:“柳道友,我已说服鬼兄和尸兄同意与你们合作打开鬼门,不知你们商量得如何了?”

    他身后,鬼王怒目而瞪,尸魔冷漠阴毒,虽然目光依然充满了敌视,好歹克制住了动手。

    柳清欢向翠虚方向做了个手势,退后一步。

    翠虚轻咳一声,向对面三位拱了拱手,道:“各位,不打不相识,既然要合作,那咱们就相逢一笑泯恩仇吧。”

    鬼王挥舞着粗壮的胳膊,龇牙裂嘴、一脸凶相地吼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你们这些人修,竟然胆大包天敢打鬼门的主意,好!俺喜欢!这破地儿可憋屈死俺了,只要能出去,俺便饶了你们之前擅闯之罪!”

    柳清欢等人都无语地看着他,感情这位说话都是用吼的啊,要不是听清楚了内容,还以为这位要择人而噬呢。

    翠虚依然一脸淡然,道:“如此甚好。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望各位能帮忙解惑。”

    张显妙道:“请说。”

    “那鬼门既是被所谓的神将所封,除了你之外,这两位道友又无法靠近,那么我方需要出多少实力才能打破?”

    张显妙摸了摸下巴,目光在三人身上转了转:“嗯,大概你这样的人修再来四五个,再加上我,应该勉强能打开了。”

    那就是六七个元婴了,这么多的元婴聚在一起,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竟然还只是勉强能打开鬼门。

    翠虚看了眼柳清欢,道:“那好,我们就来谈谈具体事宜吧。”

    柳清欢知道那一眼的意思,如果是平常,他们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但就打开鬼门一事来说,因为关系到两界战争,所以他们这边明显要比对方迫切得多,此时再拿乔已无意义,不如干脆点。

    显然,对面的鬼王行事也喜欢干脆,承诺会约束住所有手下,不让它们攻击人修。

    双方三言两语就定下合作的计划,不过因为云梦泽这边还有人没赶到,开鬼门的时间便挪到了两日后。

    在回之前藏身处时,柳清欢低声问道:“明晚是不是太快了,到时恐怕只有一队道友能赶到。”

    “一队尽够了。”翠虚道:“我们四个,加上马上要到达的两位元婴道友,人数已经足够,再多也无益。”

    他语带沧桑地道:“开鬼门本就是有违天道的事,只是为了云梦泽,我们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能少一人担这罪孽就少一人吧。而且鬼门打开后,此界生气大放,会吸引得鬼物如潮水般往外涌,到时你我还不知……除了我们这些元婴,其他金丹修士我也准备让他们离开……”

    柳清欢心中怅然,默默无言。

    鬼门开后凶险难料,看来他需得提前做些准备了。

    刘真武却冷笑一声,也不知是何意。

    三人见到了苦海等人,将情形一说,满堂瞠目。

    “要跟鬼修合作?这……”

    云铮却阴沉着脸,将柳清欢拉到角落,道:“不管别人怎样,想让我走,不可能!”

    穆音音亦道:“虽然我修为没你高,但想来总有能帮到你的地方,我也要留下。”

    柳清欢安抚道:“不行,太危险了,到时我可能只顾得上自己,没法关照到你们,而且你们也只是退到岛外去,离得并不远。”

    云铮嗤笑道:“不远?这段距离够死几百次了!我大老远跑到这儿来,是看你送死的?还有,我需要你关照?笑话!别以为你结婴了就打得过我,信不信现在打一场,我也未必会输!”

    穆音音坚定地道:“阳火是鬼物的克星,而且我已修得火涅之身,没那么容易死的。”

    柳清欢这次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鬼门打开非同小可,他怎能让自己的好友和女人陷入那等境地,所以坚决不同意。

    三人你来我往争执了半天,最后柳清欢认真地看着云铮:“云铮,当年我从凡俗中走出来,最幸运的就是刚刚踏上修仙路之时遇到了你。我们相交多年,当年我流落到啸风大陆,也是你不远万里寻了过去……多的我就不说了,我当你是至亲的兄弟,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云铮张大了嘴,脸上神情忽恼忽怒,抖着手指“你”了半天:“好你个柳清欢,又用煽情恶心我!随便你吧……还有,我当年会跑到啸风大陆可不是为找你,而是修复了个传送法阵莫名其妙传过去的!”

    说完,转身就冲了出去。

    柳清欢嘿嘿一笑,又转身拉住穆音音的手,温声道:“放心吧,我保存事后完好不缺地去见你。”

    穆音音泪光盈盈地望着他,显出难得的柔弱与依恋,终于不再争辩。

    ……

    第二日,天色阴沉,厚积的乌云覆盖了整片天空,整个大蜃海愁云惨淡,血月的力量渐渐增强,挥之不去的血气弥漫天地。

    度朔山如海中的孤岛孑然独立,先天鬼桃树并未收起它庞大的树冠,每一根枝桠都伸展开,欢畅地汲取着血月之力。而鬼物们则大多躲入了地底,只张显妙和鬼王、尸魔还在外面。

    另一队修士速度极快,于午后便已赶到,比预料的还要早一日。

    六名元婴修士齐聚,而金丹修士们则被勒令全部飞离度朔山,前往附近的一个岛屿等待。

    翠虚先将与鬼物们合作之事告诉新来的两位元婴修士,自然收到了极度的惊诧和担忧,不过在一番解释和说服之后,两人虽依然还有疑虑,最终还是谨慎地不再多说。

    六人一起前往鬼门处,路上,苦海随口问道:“一路过来可还顺利?”

    其中一人摇头道:“前些天遇到了一队来探宝的异界之人,大概有一二十个,其中有两位元婴。”

    气氛瞬间变得紧绷,柳清欢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看向他。

    那人忙笑道:“是我没说清楚,当时一发现他们的踪迹,我们便已先行躲开,没与之碰头。”

    柳清欢不放心地问道:“那你们赶来此地,后面没人追踪吧?”

    “没有!来的路上,我和悟心道友时刻注意着呢。”

    翠虚向苦海使了个眼色,道:“那就好……前面便是鬼门了,嗯,那边站的,就是鬼王、尸魔,还有一位是妖修……”

    双方会合在原地,彼此认识寒暄了一下,鬼王大笑道:“走走走,远来是客,俺已吩咐小的们备下了美酒佳肴,请各位赏脸到寒舍一聚!”

    云梦泽六位修士不由有些傻眼,进对方老巢?

    柳清欢看了看张显妙:“这……”

    鬼王瞪起鼓突的大眼:“怎么,怕我吃了你们不成?哼,只是在树冠上摆酒而已。”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翠虚一甩拂尘,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这才爽快嘛,走!”

    说着,鬼王带头往头顶的树冠上飞去,笑得风轻云淡的张显妙和面无表情的尸魔跟在他身后。

    刘真武压低声音急道:“翠虚道友,你怎可答应他!”

    翠虚提步跟上,淡淡道:“我们六人,还怕他们三个?”

    柳清欢脚下一点,身形便飘了起来。

    苦海摸了摸大肚子:“嘿嘿,有酒不喝是王八蛋!”

    其他人见此,也不再多言,也全部跟上。

    一行人不久便到了先天鬼桃树的树冠内,在密集的枝桠中如入无人之境地穿行。

    柳清欢突然一愣,脚上便是一停,抬头看向左侧。

    他身后的苦海咦了一声:“柳道友?”

    柳清欢笑道:“这树冠从下方看已经很大了,没想到上来后才发现简直大得出奇。这千枝万桠的,你看像不像迷宫?要是……”

    要是藏个把秘密,应该很难从外面发现。

    苦海回答了什么他也没再意,因为就在刚刚,之前躲了起来的三桑木突然有了动静,纤长的根须挠了挠他的元婴。

    一行人很快到了树冠接近顶部的位置,从层层枝叶间,能看到三轮血红的圆月挂在天空之上。

    这一处所在,却是一根粗干截的平台,大小犹如一个厅堂,四周则是密密的树枝结成的墙。一些发着光晕的藤蔓被绕在墙上,虽有些朦胧,却有如清凉的月光让人极为舒服。中间又摆了桌几等物,有用木头雕的,也有用细枝编的,显出几分野趣拙朴。一些看上去还算新鲜的果子瓜菜堆在桌上,只是这穷乡僻壤的,哪里有什么佳肴,不过也就那样吧。

    苦海拍手笑道:“妙!这心思,有趣,有趣!”

    鬼王坐到上首的大椅上,一拍手,一群千娇百媚的媚妖从外面钻了进来,手持壶盏鱼贯而入,树屋内立时一片娇声笑语。

    两个媚妖直奔柳清欢而来,柳清欢连忙一抬手,两人立刻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再看其他人,翠虚眼观鼻鼻观心,苦海一边躲闪一边大喊罪过……

    柳清欢站起来道:“鬼王,你的盛情我等领了,只是我等乃修道之人,却是消受不起这美人恩啊。”

    鬼王咕哝了几句假正经之类的,挥手道:“行了,他们不要你们侍候,你们就唱个曲、跳个舞吧。”

    媚妖们依令行事,一个个放下壶盏退到中间的空地,合着靡靡之音摇曳起曼妙的身姿起来。

    柳清欢抹了把汗,终于可以安心坐下来。

    别说,虽然这宴席佳肴算不上好,美酒却实在是美酒。他确定酒中无他物后浅酌一口,初时如吞了口冰刃,落入肚中后却如暖炉升起,极是畅快。

    好酒的苦海喝得心满意足,连声道好酒,又问鬼王酒的来头。

    鬼王极为高兴地道:“这酒酿出来可费了俺老大的劲,平时都埋在鬼桃树树根底下,轻易不拿出来喝。要不是你们要帮俺开鬼门打破束缚……”

    气氛渐渐热烈,六位人修也慢慢放开了些拘谨,纷纷与对面三位攀谈,有那不拘的如刘真武,更是搂过一只媚妖调笑。

    明日便要开鬼门,想到凶险未知、生死未卜,众人虽然还把持理智,总归在酒意之下泛起些忧愁。

    柳清欢想着三桑木的事,只慢悠悠地拿着木制酒杯,偶尔才喝一口。

    直喝到月上中天,那冷冰冰、从头至尾未放一言的尸魔早已无声无息的消失,鬼王这个主人哪管人间礼仪,也搂着他的媚妖寻欢作乐去了,只张显妙还陪坐一旁。

    翠虚见此,招呼其他人:“走吧,我们该找地儿歇息了。”

    张显妙站起来道:“各位,已备下住处……”

    翠虚拱手笑道:“不敢劳烦。明日便是定的开鬼门之日,我等也需各自调息准备,便不叨扰了。”

    张显妙也不勉强,送了众人出了树冠,只是他没发现,一道黑影不久后又重新潜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