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我叫张清风

    东荒之地,曾经也属于云梦泽的一部分,即使沉入虚空几万年,又在两界之争中承受了战火与掠夺,依然还有不少隐秘的宝藏等待着人去发掘。

    就在柳清欢闭门炼制化身不久,一则消息开始在高阶修士之间流传,且越传越广。却是有人查阅了古籍,突然发现传说中一万年才出现一次的荒坟秘境似乎快到开启的时间了,而地点就在东荒之地西北部。

    原本那里是一片平原,只是东荒之地重出后,却坍塌成了一个大坑,积满水后就成了大湖,便被取名为野薇湖。

    荒坟,存在已久,据说是某位上古大能的论道法场,里面保存有这位大能的全部传承,直至今日还没人完整得到过。

    此境又被列为云梦泽四大秘境之一,与昆仑仙墟、大殷废墟、大相塔齐名,便可看出曾经声名之盛。

    然而对于这则消息,许多人都将信将疑,毕竟经过了虚空沉沦,陆地都变做了深坑,谁知道那秘境还存不存在,会不会如期开启。

    不过信不信没关系,走一趟也不费什么事,于是便有不少人已经开始赶往野薇湖,寻找秘境开启的具体位置。

    修仙界永远都是热闹的,那边各大门派和世家都在加紧自己地盘的防守,这边已有人高高兴兴地去寻秘觅宝。你方唱罢我登场,世间百态,莫过于此。

    这一日,颜柔又偷懒没在修炼,正缠着樱娘要出门派去玩一玩,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青衣身影站在身后。

    颜柔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滚了下来,又赶紧爬起来垂头站好,一副诚心认错的姿态:“师父,我……”

    “你是谁!”

    却听樱娘惊叫一声,颜柔一愣,悄悄抬起眼睛,发现站着的那人虽然穿着她师父的天青色简袍,但身躯凛凛,不怒而威,完全没有柳清欢那种清淡出尘之感。

    而且那张脸也极为陌生,五官硬朗,鬓若刀裁,眉目极其冷淡,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瞳,深深浅浅的紫色中闪着银光,炫丽之极,妖异之极。

    颜柔终于反应过来,“啊”了一声,防备地连忙跳开!

    这时,那人突然轻轻一笑,笑意从嘴角一直漫延到紫瞳之中,一种熟悉的感觉立刻浮上面前两个女子心头。

    颜柔突然想起柳清欢闭关这几个月就是在炼制化身,于是不确定地喊道:“师父?”

    “是我。”

    两道声音同是响起,一个低沉,一个清朗,柳清欢缓步走出,站到那人身旁,侧头看了看,笑道:“自己看到自己,感觉还挺奇妙。”

    两只元婴同出一体,彼此还能在虚实间互相转换,所以即使是分开,依然能感觉到一条无形的系带存在于两者之间。

    这与当初云逸所说的化身与本体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人并不太一样,柳清欢思考后,只能将之归为《坐忘长生经》这本心法的特殊。

    颜柔惊讶地左看看、右看看:“师父,为什么他的样子和你不一样,眼瞳怎么还是紫色的?”

    柳清欢沉吟道:“嗯……这个我也不清楚,炼出来时就这样了,有可能是因为骨骼不同?”

    每个人的样貌,是由体内的骨骼撑起来的,他将千年肉血芝炼成的血肉,覆在那具骸骨上,最后化身出来的模样便是这样。

    至于眼瞳的颜色,更是出乎他的意料,即使他所选用的主灵材中有一味紫银,但从前也没听说过紫银还有这种效果。

    不过虽然外貌不同,但化身拥有柳清欢全部的记忆和情感,两者间元婴还可以互换,所以依然是同一个人。

    这时,化身开口了,声音低沉:“以后我就叫张清风,今日只是给你们见见,不可对我已有化身之事外传。”

    樱娘和颜柔齐齐点头,化身与柳清欢对视一眼,柳清欢取出松溪洞天图,让其进了图。

    涅槃丹的补全,还有如何将九曲红尘谱与松溪洞天图炼制到一起,都需要极为漫长的试炼和研究,现在都可以先交给化身去做了。

    一回身,就见颜柔踮着脚,已经摸到了门口,不由沉下脸:“过来!”

    柳清欢走到一旁的高背椅坐下,顺手接过樱娘送上的铭茶喝了一口,这才抬起眼,淡淡扫了一眼自己这个大徒弟。

    颜柔正偷窥着他的神情,被这一眼看得心虚无比,当下就准备跪下,却觉膝上有一股力托着,不让她往下跪。

    颜柔这下才真急了,期期艾艾地道:“师父我错了!”

    柳清欢面上并无责备之色,只是随意往身旁一指:“坐。”

    颜柔吓得都快哭了,带着哭腔说道:“师父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马上回去闭关修炼。”

    柳清欢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道:“柔儿,你知道你寿元还剩下多长时间吗?”

    “一、一百多年?”

    “那么,现在我认真问你。”柳清欢道:“你是只想开开心心度过这最后的一百多年,还是想要走得更远?”

    颜柔咬了咬唇,眼中浮现出一丝迷茫:“我……”

    “若是前者,以后师父再不拘着你修炼,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就算是嫁人生子都可以,将该享的人世繁华都享遍,不留遗憾走完一生。但若是后者……”

    柳清欢神色变得严厉,喝道:“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修炼要靠别人督促,逮着空就要偷懒,空有一身好资质,却不知珍惜!道心如此不坚定,还修什么修!”

    颜柔噤若寒蝉,一旁的栅娘张了张嘴,终是没把劝解的话说出口。

    柳清欢疲惫地挥手道:“大道是自己走的,与外人无关,与我这师父也无关。行了,你下去好好想想吧,选择哪条路是你自己的权利,师父绝不会再强逼你修炼,去吧。”

    颜柔知道自己让师父失望了,其实她也不是贪玩,只是忍受不了修炼时漫长的孤独和寂寞,一坐到修炼室中便觉得周围空寂得要命,各种杂念丛生,静不下心来。

    修士一生,虽寿命悠长,却要把大把的岁月用在清苦的修炼上,静不下心便是最大的败着。

    “师父,你不要生气,我真的会认真考虑的。”

    颜柔沮丧地走了,樱娘这才上前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柔儿心思细腻、聪慧伶俐,只要调整过来,定是能安心修炼的。”

    柳清欢却没那么乐观,道:“唉!我倒情愿她蠢笨一点,这样就不会想得太多,想得太深,反而摒弃不了杂念。”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修行之道虽重悟性,但恒心、忍耐心却是修炼的基石,就像一把好剑,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成为名剑。

    将小徒弟的事先放在一边,柳清欢开始询问樱娘这些日子外界形势的变化。

    听说那荒坟秘境即将开启,他目光闪了闪,起身道:“呵,这样的盛事,我怎么能缺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