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八百零一章 你没感觉到吗

    柳清欢会留下对方的元婴,自然也是为了打劫。

    那两人也是不长眼,抢谁不好,偏偏盯上了他,结果却落到一死一逃,还要遭反抢。

    随手甩出几枚阵旗,将狭窄的暗巷暂时封闭后,柳清欢看向被定身术定住的元婴。

    只见他僵直着四肢,脸上还保持着前一刻的狞狰,全身跟刚从煤灰中滚了一圈似的漆黑发亮,萦绕着浓郁的魔气,所以应该称为其魔婴才是。

    柳清欢目光突然一凝,伸指一点,捏开对方握得紧紧的拳头,从中捻出一根阴邪无比的细小长钉。

    “摄魂钉?”

    摄魂钉是一种煞气极重的魔器,炼制难度很大又极为血腥,而且还只能用一次,但其作用却很实用,只要打中人,便能将神识低于自己的对手神魂钉住半刻钟,且在这半刻钟内将会身不由己地听从摄魂钉主人的差遣。

    “难怪你们敢出来打劫。”

    柳清欢嗤笑一声,以他强大无比的神识,这两人的摄魂钉对他根本没用啊。

    而且他们的修为和他差不多,一个定身术便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根本没来得及发出摄魂钉。

    柳清欢一只手掐着魔婴,一只手把玩着那细小的长钉,掌心突然腾起青色的婴火,强行抹去了对方的神识烙印,没用多久便炼化为己有。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魔婴身上,不怀好意地说道:“要不,你自己先尝尝摄魂钉的滋味?”

    魔婴全身动弹不得,目中却流露出强烈的恐惧之色。

    柳清欢笑了笑,将摄魂钉收起:“算了,还是别浪费在你身上了。”

    他伸指一点,解除了魔婴的定身术。

    一能动,魔婴黑漆漆的身体中立刻涌出浓烟一般的魔气,身形一虚,便欲施展遁逃之术。

    柳清欢毫不留情的一记神识之鞭甩过去,对方惨叫一声,神魂受到重击,双眼一翻,差点厥过去。

    失去了肉身的元婴虽有飞天遁地之能,但也十分脆弱,连自爆都不能。若有克制之术,更是只能任人宰割。

    柳清欢威胁道:“不想再受鞭笞,就乖乖把储物空间打开,或许我心情一好,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魔婴死死咬着牙关,紧闭的眼皮下眼珠子乱转,面上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呵呵,看来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这一次,柳清欢直接凝出数根神识刺,将魔婴扎得别说逃跑,只剩下痛苦尖叫、哭爹喊娘的份儿。

    对于这种想要打劫自己的人,柳清欢完全没有留手,不一会儿魔婴连哀嚎都已不能发出,神魂受到重创之下,那三寸来高的小小身体渐渐变得不稳,有了崩溃的迹象。

    对方气息微弱地叫道:“我开,我开!”

    柳清欢这才停手。

    魔婴喘着气说:“不过,你要发誓留我性命,不然我情愿被折磨是魂飞魄散!”

    “看来你还没看清事实啊。”柳清欢神色冷漠:“魂飞魄散?那太便宜你了!”

    他右手一挥,一缕苍青色的火苗飘浮而出,幽幽的焰身轻轻摇动,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荡漾开来。

    远处突然响起嚓嚓两声,极其轻微,若是不注意,还以为是风声。

    魔婴一愣,神情有些疑惑,随后倒吸一口凉气:“净莲劫灵火!”

    柳清欢抬眼看向巷子另一头,那边屋檐下有一个小小的燕巢,正好被笼罩在他布下的法阵范围内。

    收回目光,他笑道:“看来你很识货,想必也该知道,净莲劫灵火不焚尽魂灵阴秽,便不会熄灭了。当然,只要承受住劫火焚烧而不死,说不定你能肉身成圣呢。”

    魔婴全身颤抖,一张漆黑的小脸都变白了。

    开什么玩笑!肉身成圣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更何况他是魔修!

    他再不敢讨价还价,神色灰败的伸出米粒大小的手指一划,打开了储物空间。

    柳清欢神识立刻顺着那条细小的空间裂缝钻进去,看到里面满满当当,一角各色灵石堆积如山后,喜色掩不住地浮上眉梢。

    不枉他威逼了半天,连净莲劫灵火都拿了出来。

    想要打劫拥有储物空间的修士就是麻烦,要不是今天正好撞上,他都懒得动手。

    而一个化神修士积累成百上千年的身家,有时能超过一个门派的全部库藏,更何况这人肯定不是第一次行打劫之事,积累便更加丰厚。

    看了那彻底颓唐的魔婴一眼,柳清欢微一思索:“定!”

    将其再次定住,又贴上几道封符,将之装入木盒收起后,柳清欢打开自己的储物空间,将东西挪向一边。

    大部分灵材、灵药等都被收在松溪洞天图内,但就算这样,他的储物空间内依然被各种物品填满了近一半。

    此时也没时间细分,只迅速将对方储物空间的东西一股脑全挪进自己的空间内,最后实在收不下的,用了好几个纳戒才装完。

    柳清欢心满意足地吁出一口气,收好所有东西,又将地上的尸首一把火焚尽,看了一眼依然在半空中无声无息燃烧的净莲劫灵火。

    他神色突然一冷,看向巷尾,低喝道:“出来!”

    整个巷子一片死寂。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净莲劫灵火飘了飘。

    这时,巷尾传来一声轻叹,屋檐下的燕巢中飞出一缕青芒,落地化作一个云鬓高耸的女子,分明是之前不小心闯进这条暗巷的几人中的一个。

    隔着一段距离,女子神色复杂地看向他:“我就知道,之前因为看到净莲劫灵火太过惊讶,不小心发出了点声响,便立刻被你察觉了。”

    柳清欢淡淡道:“道友的隐匿之术已十分厉害,要不是那点动静,我还真没发现你何时潜在那儿的。说吧,看了这半天,你有何目的?”

    女子沉默了下来,撩了撩鬓发,突然道:“你没感觉到吗?”

    柳清欢眉头皱起:“感觉到什么?”

    女子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沉吟片刻,缓步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他的右手上。

    “你手背上有我青鸾一族的印记。”

    柳清欢心中一凛,抬起没有半点瑕疵的右手手背:“青鸾一族的印记?!”

    女子点了点头,道:“或者也可以说,那算是一个契约,是我青鸾族某位族人向你许下的承诺。”

    请记住本书域名:。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