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八百二十七章 争生

    柳清欢自知逃不过大乘修士的手掌,绝望之余却犹有不甘!

    当年三桑木紧缠上玄天之宝,后玄天之宝不知做何打算,竟遁入他的丹田。这一切,不能说柳清欢心存不愿,但也算是身不由己。

    到手的宝物虽是烫手山竽,但也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然而形势不由人,玄天之宝乃大乘修士都要争夺之物,又被他隐藏多年,显见得鸤鸠是携万分恼怒而来,断无放过他之想。

    蝼蚁尚且偷生,就算死到临头,也要咬对方一口解恨!

    趁着对方把注意力都放在他丹田处,柳清欢散出一缕神识,操纵着太一霜凌骨猛然斩下!

    这一次再不像之前那次试探之举,霜寒剑气毫无保留地爆发开来,顷刻间便撕开脆弱的空间,直指鸤鸠背心!

    太一霜凌骨本就是能斩破禁牢、破碎虚空的利器,剑气漫卷之处,随之一声绝决而又惨烈的爆裂之音,周围的空间轰然坍塌!

    鸤鸠眼中闪过厉芒,对着柳清欢因剧痛而惨白的脸不怒反笑:“呵呵,脾气倒是倔强。可惜,本尊若在一小小化神之阶之上伤到毫毛,以后还怎么见人?”

    说话间,他一手仍然插在柳清欢丹田内,放在他肩上的手却轻轻一弹指,急斩而来的太一霜凌骨便如暴风骤雨中一尾无依的落叶,被弹了出去。

    鸤鸠眉间露出不耐烦:“小世界就是麻烦!”

    一道微芒从其袖中飞出,化成屏障将空间撕裂之威隔绝在外。而柳清欢与他几乎以相贴之姿站立,便也被罩在屏障之下。

    对于大乘修士来说,这种小范围的空间破碎自然不被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快点找到仙宝。

    鸤鸠脸上浮现出兴奋和期待的潮红,以及惟恐期望落空的急迫之色。

    仙宝下落不明,一开始所有人都只以为仙宝自己藏了起来,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又经过多番寻找,大家才渐渐察觉不对。

    已现世的仙宝不可能再长时间隐藏下去,而今不见,只能说明出了什么大变故。

    在别人还在掘地三尺寻找时,鸤鸠就已经将目光放在了当年同在苍澜林海的修士身上,开始他怀疑是其他大乘修士用秘术将仙宝昧了下来,几经试探,架都打了数场,也全无结果。

    他心有不甘,又将范围扩大,所有曾在苍澜林海的低阶修士都被他抓回来搜了一遍,却依然不见仙宝踪影。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终于想起了已离开冥山战域的柳清欢。

    之所以最后才怀疑柳清欢,全是被“得到仙宝之人不能离开战域”的规则所误导,而这条规则也的确在过往那么多个战季中得到了确认。

    除了一个战季,仙宝也曾在半途突然失踪,之后再未出现。

    鸤鸠下了决心,抱着宁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理,查到了柳清欢当年从罪气宫进入冥山战域的乌龙事件,索藤摸瓜之下确认了他的身份,又几经周折确定了云梦泽的位置,这才秘密潜了过来。

    其实最快的办法是直接找归不归问,不过姓归的太精明,只要他露出一点端倪,对方就会明白他的打算,说不定还会跑来分一杯羹。

    笃定仙宝就在柳清欢身上,鸤鸠心情极好地拍了拍他的脸,道:“小子,本尊还要多谢你把仙宝带出了冥山战域,哈哈,以后再没人来跟我抢了!”

    那双诡异魔瞳中浮现出银色漩涡,紧紧盯着柳清欢的丹田,手也在其中乱搅,脸上的笑容渐渐凝滞。

    鸤鸠一手抓住柳清欢的元婴,厉声道:“快说,你将仙宝藏在哪儿了!”

    修士的丹田自成一个小世界,说小也小,腰腹方寸之地;说大也大,仿佛无边无际的大海。

    此时灵海上卷起滔天大海,青气如凝固的浓雾般充斥了整个丹田。原本处在中央位置的灵根之树不知何时已变回一根翠竹般细长的本体,沉入了灵海深处,一时难觅踪影。

    然而这般变化却并非柳清欢所为,他心中诧异之余,唇上咬出深深的血痕,拒不出声,一双眼无力地仰望着天穹。

    鸤鸠目放异芒,一寸寸搜寻着灵海,还待逼问,就听到一声巨响猛地传来!

    却是之前坍塌的空间并未慢慢弥合,反而如连锁一般,突然间带动着大片大片的空间山倒地倾般破碎,眨眼间便已扩张了数十里,犹如巨兽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口!

    鸤鸠眉头一凝,却突见柳清欢嘴角勾起一起怪异的笑容,眼中放出神彩,紧盯着天穹。

    太一霜凌骨全力斩下的一剑,一开始就不是冲着鸤鸠去的!

    空间的波动却越来越剧烈,森寒的虚空之风肆虐而来,两人所站之处也被卷了进去,全靠一层薄薄的光罩支撑。

    鸤鸠却脸色一变,猛地抬头!

    朗朗青天之上,突然出现了两个黑点,仿佛有陨石白日坠地,来得极快。

    果然啊!

    柳清欢露出一丝惨笑,当日他曾玩笑似的与其他化神修士说过,有万斛、万灵两界修士守在云梦泽上方,今日却实实在在验证了。

    寻常之事自然惊动不了那些隐在外层虚空的人,但现在空间破碎,动静可谓惊天动地,再注意不到,那就是瞎子!

    柳清欢嘲讽地笑道:“咳,咳咳!前辈,你有客人来了。”

    不管来的是谁,他都能为自己争得一线生机!

    鸤鸠恶狠狠地掐住他的下巴:“你是故意的!”

    九幽一方的大乘修士私入敌对一方的小界,不被发现便罢了,若被发现,少不得也会有一些麻烦。

    更何况,事涉玄天之宝,鸤鸠万万不想自己此行的目的暴露。

    眼见那两个黑点已能看出人形,鸤鸠当机立断将柳清欢一裹,直接跳入了狂暴的虚空风暴中!

    柳清欢错愕,慌乱撕裂了强装的平静,眼前划过各种眼花缭乱的斑斓色彩,再能看清时,已是无尽的星空。

    “一点雕虫小技,就想本尊放过你?做梦!”

    鸤鸠一手挟着他,一手连施法诀,身形连闪,每一次遁出,便会越过大片虚空。

    如雾霾一般的星尘飞速掠过两人身畔,时而还有飘浮在虚空中的散碎石块一闪而逝,星河璀璨而又瑰丽,仿佛伸手便可摘星摸月。

    而这一切,柳清欢已无力欣赏,整个人如木头般呆呆发愣。

    “该死的!”

    鸤鸠突然低咒一声,回头看了一眼,速度再次加快,身侧一切几成幻影。

    柳清欢猛地回过神,他全身被禁锢,根本不能转头去看,心中却止不住地升起一丝希望。

    肯定是有人追过来了,不然鸤鸠的脸色不会变得这么难看!

    “看来不使出一点非常手段,是摆脱不了身后的苍蝇了!”

    鸤鸠一咬牙,突然拿出一把三尺来长的遁尺,额角青筋直跳,猛地喷出一口血。

    就见那遁尺吸饱了精血,绽放出艳丽无比的红芒!

    红芒将两人一卷,强大的挤压感瞬间传来,柳清欢只觉五脏六腹都快要被压碎,短短几息时间如同身处炼狱般生不如死!

    下一刻,身上一松,柳清欢只觉耳鸣目花,好容易缓过来一点,就感到鸤鸠猛地停下了脚步!

    他强撑着睁开眼,费尽力气才看清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横亘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