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八百九十一章 利益权衡

    对方的话,柳清欢并不感到意外,他高高站在树端之上,俯视下方的高大傀儡。

    “据说忘仁道人为人心思叵测,诡诈毒辣,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也。很可惜,你并非忘仁本人,不过一具化身而已,所以这个打算是注定要落空了。”

    他扬了扬手中的玉简:“不过,还是要多谢你送的炼体功法,我就不客气笑纳了。”

    到了手中的东西,他自然就没打算再还回去。幸亏他当时警觉,下意识握紧了玉简。

    金身傀儡要是能做出表情,这会儿恐怕脸早黑成了锅底。就见他双目不断变幻着色彩,最后定格为阴郁的黑色。

    见柳清欢一挥手,青气云集,转身就想走,他突然低喝道:“慢着!”

    “怎么?”柳清欢戒备地回身,手中的千秋轮回笔幽芒闪烁:“你还想再打一场?虽然你从前的修为比我高,但以你现在只能依附着长生石活下去,恐怕只剩下一缕残魂了吧。”

    不然,对方不会采取偷袭的方式想要生擒他,也不会在一开始时摆出一副诚恳的虚假面孔,而是直接动手就行了。

    两人虽然只有短暂交手,但对彼此实力都有了个底。

    金身傀儡往前走了一步,嘶嘶说道:“小子,先前之事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你既收了我的东西,交易就要进行下去!不然……哼!我就算只剩下一缕残魂,想杀你却还是简单得很!”

    “是吗。”柳清欢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心中却有些意动。

    这人对宝镜宫熟悉得就像自己家,若能在他的指引下进入内宫,的确能免去很多麻烦。

    不过……

    “我凭什么相信你?道友莫要忘了,就在一刻钟之前你才暗算我一回,还放了一通狠话。真要计较,也是我计较才对!”

    砰的一声,金身傀儡脚下的青石纷纷龟裂塌陷,可见他此时内心的怒火有多么的狂烈:“莫要得寸进尺!”

    柳清欢嗤笑道:“这样还想让我相信你,可笑!”

    金身傀儡目中的光芒却从深重的红色变为灰白,声音变得毫无温度,再听不出一丝情绪。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仇敌,有的,只是永恒的利益。我们虽产生了一点冲突,但并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你想进内宫探宝,而我想离开饿风洞去找人报仇。”

    他语重深长地道:“小子,不要因一时之气放弃长远的利益,我们还是有合作的余地的,你可要想清楚。内宫,才有真正的宝物,甚至你想去上镜宫,我都能带你去。”

    上镜宫?

    柳清欢道:“那还是算了吧,我还不想与那些合体以上的大修撞上。”

    “哈哈,怕什么!那些人讨不到好的,自有那家伙去对付。而有我带路,要避开他们又有何难。你可知,上镜宫内有一件能镇压气运的仙宝,放置的位置我一清二楚。”

    金身傀儡诱惑道:“玄天至宝,天地谱上榜上有名,难道你不想要?”

    不得不说,这人果不愧为曾是一大宗门的领袖人物,即使他只是忘仁道人的一个化身,这口舌如簧、舌粲莲花的本事已让人望尘莫及。

    可是,他说的话柳清欢一句也不信。

    他身上现在就有一件仙宝呢,由此惹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连想回云梦泽都回不去。

    但这人知道的东西极多,若真能绕开外围的迷宫进入内宫,冒一点险还是值得考虑的。

    心中权衡着利弊,柳清欢忽而一笑:“行,我便再信你一次。”

    “哈哈,这才对嘛!”

    金身傀儡放声大笑,身上的金红铠甲流动着灿烂光辉,身形缩至正常人高度,兴奋地挥了挥胳膊:“我们现在就走?”

    柳清欢从空中落回地面,摇头道:“暂时还不行,我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法力。”

    “什么?”金身傀儡语气不爽地道,但想到这人的确才从上面下来不及,便是为自身安全计,也不能急于一时。

    “好吧。”他勉强说道:“反正现在宝镜宫才开不久,等一段时间也好,等那家伙把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些合体修士,我们行事也更方便。”

    两人短暂达成了协议,便各行其事。金身傀儡返身便回了那座大殿,而柳清欢就在外面的谷内找了个地儿,布下自己带的法阵。

    被饿风吹灭的阳神虚火想要恢复并不容易,而且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够,现在也只能恢复多少算多少。

    而火红葫芦内的火光流焰之前也消耗一空,也不知要多久才能重新装满,暂时恐怕用不了了。

    清灵蜜液已用光,相对应的,他的修为也暴涨到阴虚境后期,体内灵力极需梳理。

    柳清欢本想进入松溪洞天图静静恢复,但这些天那金身傀儡像是怕他跑了似的,时不时就来附近转一圈。

    这人被困多年,此时显然已迫切的想要离开,即使没有出言催促,其焦急心态也昭然若现。

    于是七日后,柳清欢仓促地结束了修炼。

    金身傀儡假腥腥地问候了两句,身体便再次缩小,变成只巴掌大栩栩如生的小金人,想要跳上他的肩膀。

    柳清欢侧身一让,摊开手:“还是呆在我手上吧。”

    “啧啧,你的疑心未免太重。”小金人摇头晃脑地道,但还是听从了:“走!”

    柳清欢手上一掐诀,金色虚火腾起,将他的身体和手中的小金人都笼罩在其中,这才轻身而起,往上方飞去。

    饿风依然呼啸,好在过了最强劲的那一段,再往上紫龙天火已退去,整个空间又变得空荡荡。

    “不要再往上去了,往那边走!”

    飞了没多久,金身傀儡突然出声,抬手一指。

    柳清欢心中虽有疑惑,但立刻转向,来到对方所指的灰色墙壁之处。

    只见金身傀儡从怀里掏出一根三寸来长的铜柱:“你在这附近的墙上摸一摸,摸到一处小凹槽,便将它柱插进去。”

    柳清欢接过铜柱,仔细看了看,只见其上有许多极其细小的刻痕,精致无比。

    他伸出手,在平整如镜的墙壁一寸寸地摸索,还真让他摸到一个浅坑,浅到用肉眼都无法察觉的那种。

    柳清欢看了金色傀儡一眼,拿起铜柱对准浅坑,缓缓加大力量,就听“咯噔”一声,整个柱身便没进去了大半截。

    “往右,转至太阴乙奇艮八。”

    “嗯?”柳清欢算了算方位,向右慢慢扭动铜柱。

    一声细微的咯声响起,又听傀儡道:“往左,直符甲午辛天冲。”

    “右,甲戊己乾六……”

    “左,景门丙奇离九……”

    如此数次,终于听到咔咔声响起,那片灰壁旋转着打出一道圆门。

    柳清欢心中暗自乍舌,果然不愧是宝镜宫啊,开道门都如此复杂。

    “快进快进!”手上的小金人催促道:“这是一条密道,就连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对,把铜钥拔出来给我,后面还要用到。”

    柳清欢依言而行,却没把那根铜柱立刻给他,闪身进了门。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