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九百五十九章 是独善其身,还是以身殉道

    柳清欢万万没想到,七绝魔运丹竟然要拿一界生灵祭献!

    看着赤衣老者洋洋得意的笑容,以及其他几人冷漠的神情,他心中不由泛起一股寒意。

    即使是小世界,其上凡人、修士、妖兽、灵植,所有生灵加起来亿万万,这些人就为了炼一件魔器,就准备让整个界面为之陪葬!

    修仙界,利益为上,杀戮时有发生,善恶难以衡量,所谓的正邪,就是看在追求利益时有没有底限。

    至少,柳清欢绝对接受不了为了一己之私,就去毁灭一个界面,剥夺万万人的性命。

    怒气在心中升腾,他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脸上已是纯然的好奇,道:“这么说,已经选好了哪个界面祭献吗,我们又什么时候过去?”

    “自然是选好了。”赤衣老者道:“我们已经安排了人过去,不过还有些东西需要布置一下。你们也在山中炼丹日久,且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当然,这中间还请别离开擎天峰。”

    看来是问不出来具体是哪个界面了。

    柳清欢满怀忧虑,终于得以离开这地底洞穴,随即便发现自己的住处附近总有人影闪动。

    显然即使是放他们出了山,擎天峰也没放松警惕,严防着他们往外送消息的可能。

    如此拖了小半个月,柳清欢也没找到机会联系一页,就在他越来越焦急之时,这几年一起炼丹的修士派人送来一张请帖。

    “聚会?”柳清欢皱眉道:“可是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聚一下。大家一起共事这么久,现在闲暇着也是无聊,就一起喝喝酒。”

    柳清欢突觉有些不对劲,抬头看向那来送帖的人,对方朝他眨了眨眼。

    “你……”

    那人微微抬了下手,做了个复杂的手势。

    柳清欢挑了挑眉,起身道:“也好,反正闲得无事。我这正好也有一坛佳酿,你且跟我过来搬一下。”

    两人进了内室,墙角果然堆叠着几只酒瓮,柳清欢在屋中站定,也不说话。

    “哈哈,商术兄的警惕心果然够强。”那人笑道,低声说了几句话,最后道:“我是血斗。”

    能对的都能对上,柳清欢终于放松了神情,一挥手,厚厚的法阵光芒从墙壁中浮出来。

    “你怎么进来的?”

    “你许久没有消息,一页前辈就派我过来看看,已潜伏在擎天峰好些日子,可算见到你了。”血斗道:“怎么回事,听说你们被关起来炼丹了?”

    柳清欢道:“是,炼的是七绝魔运丹。”

    “七绝魔运丹!”血斗失声叫道,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七绝魔运丹?”

    “不错。”柳清欢肃然道:“不过此丹现在还没完成,所以他们准备祭献一个小界,夺其气运,来让此丹最终成形。”

    “他们竟有这样的打算!”血斗怒道:“他们怎么敢?又置九天协议于何地!九天协议里可是明确规定,不允许以任何手段、借口以及理由朝小界出手,九幽这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吗!”

    柳清欢淡淡道:“如果得到的利益足够大,便是后来被发现了,接受点惩罚又如何。”

    血斗气愤地来回走了几步,问道:“可知道是哪一界?我立刻去通知一页前辈。”

    柳清欢摇头:“他们很警觉,没有透露出半点关于那个界面的消息,不过他们已经派人过去准备,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你们要快点去查。”

    血斗愁眉道:“这就有点麻烦了。”

    “而且我怀疑……”柳清欢沉吟道:“九幽炼七绝魔运丹,很可能是有什么大动作。”

    “怎么说?”

    “你应该知道,七绝魔运丹是那种可以改变气运的魔物,小则可用于个人命数,大则甚至能改变一界大运。从其要祭献一整个界面来看,九幽所图非小。”

    血斗愣住了,震惊道:“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猜测。”柳清欢打断他的话:“线索太少,所以无从得知更多事情,不过此事至关重大,你带话时一定要提醒一页前辈,让他们重视这点。”

    血斗神色凝重,也知道以柳清欢的地位,没有途径得到更多内幕,于是确认了些细节后便匆匆忙忙告辞走了。

    柳清欢松了一大口气,消息终于是送了出去,书院那边能否查到那个小界是哪一个,后续又如何发展,都已不是他能左右的。

    之后几个月,柳清欢被困在擎天峰出不去,外界的消息半点传不进来,也没人再来联系他,只能焦心等待。

    赤衣老者在这时出现了,什么也没说,只将参与炼丹的几人带到了主峰。

    黄喉已经等在那里,看到他们,满意地点头笑道:“这些日子辛苦各位了,要不是有你们,七绝魔运丹也不可能重现于世,该赏。”

    说话间,旁边已有人端着托盘上来,盘内摆放着几只纳戒。

    其他人喜笑颜开,假作推辞一番后,便一一接了。

    柳清欢也得了一只纳戒,微微扫了一眼,然后被里面光辉灿烂的各色极品灵石晃花了眼。

    “这么多!”已有人惊呼出声:“还有丹药、灵材、灵宝……多谢前辈!”

    柳清欢也在自己纳戒内看到一把伞状法器,只是其上邪雾缭绕,也不知合不合用。

    黄喉微笑着受了众人的谢,道:“这是各位该得的,不过,如今七绝魔运丹还有最后一步才算是大功告成,还望你们能继续鼎力合作,待得丹成之日,自有更大的奖赏等着你们。好了,现在随我走吧。”

    柳清欢知道这是要去那个小界了,他抬头看了看天,掩去眼中思虑,跟着进入了一间宫殿,其内立着一扇已经开启的界门。

    跨过界门,天地陡然黑暗下去,星辰就仿佛悬在头顶,虚空之风呼啸而来。

    柳清欢稳住身形,发现他们传送到了无尽虚空之中,而脚底下便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小界,透过那些悠然飘来飘去的云层,能看到大地上漫延开去的绿意,以及大地边缘蔚蓝的大海。

    这大概就是那个小界了,只是他也无从得知此界是哪一界。再往周围看去,除了他们这几人,既没有九幽其他人在此等着,也看不到青冥的人。

    赤衣老者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盒子,道:“好了,请各位按照先前演练好的站到指定的位置,等我家尊上将此界一切外在联系切断,屏蔽住气机,便可以动手了。”

    黄喉这时拿出了一面幡旗,挥舞间道道红芒飞射而出,便见下方那小界的天空中渐渐浮现出一条条阵纹,就像一张密实的大网,渐渐覆盖住整个界面。

    柳清欢心中既焦急又无奈,眼睁睁地看着赤衣老者打开了那盒子,砰!砰!砰!

    心跳声犹如一把重锤,一下下重重地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上,一团难以名状的黑红雾气从盒中升起,剧烈地翻滚涌动着,仿佛里面有一只恶鬼想要爬出来,撕碎整个世界。

    极致的邪煞之意转瞬间便扩散了开去,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抓住了柳清欢的身魂,让他只想就此臣服。

    他狠狠咬了一下舌尖,直到尝到浓浓的铁锈味,又朝虚空中望了一眼,眼中有犹豫,有挣扎,以及深切的痛苦。

    如果书院那边这些天依然没查到丝毫线索。

    如果青冥来不及赶到。

    如果灾难即将降临到下面那个小界无数无辜的生灵身上。

    那么,他是不是该站出来,出手阻止这一切发生?

    但现在在场的,除了他自己,还有七个人。其他人还好说,跟他修为差别不大,但黄喉却是合体大修!

    合体期跟阴虚阳实境的差距,便如一道鸿沟。他或许能在阴虚境时杀掉阳实境修士,但绝对不可能以阳实境修为与合体大修相抗衡。

    所以只要他出手,不管能不能阻止七绝魔运丹这最后的成丹,等待他的都会是死路一条!

    千多年来漫长而又艰辛的修炼岁月,多少次从生死边缘逃脱,这一次,他却要主动去寻死吗。

    是独善其身,还是以身殉道?

    柳清欢想起了在云梦泽等着他的穆音音,想起了自己的朋友、师父、师兄、徒弟……

    藏在袖中的手狠狠握成拳头,就听见旁边有人喊道:“商术兄,你在发什么呆?准备开始了。”

    柳清欢回过神,朝对方点了下头,眼中却有一抹决绝浮现而出。

    修者,上修天地,下修己身,若不能守住心中坚持的大道天则,这道途又有何必要继续!

    他目视前方,残箭无声无息地滑入手心,紧盯着那不断跳动的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