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九百九十七章 因缘前定

    柳清欢脚下一顿,神识内收,就见立在黑白两色的逆生竹下的石碑,慢慢浮现出文字:缘不知何起,因果皆有前定……

    后面的字就变得有些模糊,隐约可见“穆音音”三个字。

    柳清欢不由微怔:这是触发因果了?

    缘不知何起……

    说起来,因这阴阳墟天内时空混乱、虚实难分,回头岸上演绎轮回,他又几次出手救穆音音,现在的确已说不清与穆音音之间的缘份起始于哪一刻了。

    是当年云梦泽年少初遇时的似曾相识,还是现在这一次次的回头,已经无法分清。

    一个画面突然跃入脑海。

    那一年,他流落到啸风大陆,与乐乐和严华认识,一起前往一个荒废的佛寺,在那里进入了一场佛门考验,其内幻象化为穆音音的样子,说过一句话。

    “因果循环,一切皆有定论。痴儿,你还不明白吗?”

    当时,他便觉得此话虽有些莫名其妙却大有深意,原本还以为其意指的是两人初见时的情景,现在看来……

    阴阳墟天,一个真实与虚幻难以分辨的地方,一个过去与现在同时存在的地方。或许,因即是果,果即是因,因果循环,一切真的早有定数吧。

    心念电转间,感慨难言,柳清欢收起心绪,如今还是去救穆音音更紧急。

    宫装女修拭去脸上的泪痕,指了方向后并未离去,而是坚持要带路。

    见她身上带伤,柳清欢丢给她一颗丹药,便将人裹在自己的遁光内,往远处重重巨峰飞去。

    阳实境修士的速度自是比元婴修士快得多,几乎只是眨眼间,便越过了数重山,到达一个深谷谷口。

    宫装女修落到地上还没回过神,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修为到底有多高?”

    柳清欢看了她一眼,只是道:“前面就是那魔龙窖?你在这儿等着吧,不会跟我进去了。”

    宫装女修此时也知自己实力低微,哀求道:“请你一定要救出七妹妹,不然我这辈子都会自责不已。”

    柳清欢脸色算不上好,因为他刚用神识扫了一遍,这座深谷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具体哪里奇怪,一时间却说不上来。

    他走到一个土堆旁,挥了挥衣袖,表面的泥土裂开崩落,一截半埋的残破石雕露出形迹。

    宫装女修惊呼一声:“这是什么?”

    石雕雕的是一个神态轻佻的女子,身上缠满不知多少条细蛇,阴邪之意极盛。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柳清欢冷声道:“这种地方也敢进!”

    “我、我……”

    柳清欢一拂衣袖,踏入深谷:“在这呆着!”

    极其茂密的植被让整座谷地几乎无路可寻,枝头上、杂草中,随处可见或粗或长、五色斑斓的各种妖蛇。

    然而,所有妖蛇都趴伏着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即使被柳清欢踩到,也假装自己是条死蛇,全身上下每片鳞片都写满了畏惧。

    如入无人之境般,柳清欢很快找到那个隐藏在乱石堆底下的地窟入口,也发现了更多残留的人为修彻痕迹。

    “嗖”的一声,终于有那不开眼的妖蛇,突然从旁侧窜出,气势汹汹地激射而来。

    柳清欢手指一弹,一抹青光如剑锋划过,那蛇便身首异处,脏污的黑血泼洒了一地。

    “哼!”

    一声冷哼,恐怖的威压如飓风一般席卷而过,刹那间,整座深谷噤若寒蝉,连草叶似乎都僵住了不敢摇动。

    震慑住众蛇,柳清欢站在那地窟入口,神色间流露出一丝疑惑。

    这洞**残留着一丝极淡的魔气,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忽略过去。

    让柳清欢不解的是,这魔气非常精纯,不含一丝杂质,而如此精纯的魔气,他只在一个地方见过,比如九天之下九幽第十层的幽關界。

    “看来此地不简单啊……”

    柳清欢之前觉得没有必要,便没问那宫装女修此界是哪一界,如今看来倒是他有些自大了,或许这个界面是某个大界也说不定。

    将轻慢收起,他踏进地窟,其内比想象的还要深,且岔路极多,每个路口都有通道通往四面八方。

    但通道却非常干净,出乎意料的没有一条妖蛇将里面当成自己的巢穴。

    柳清欢没去管那些岔路,而是觅着那丝还未散去的魔气,快而准确地直入地下深处,来到了一扇镶嵌在石壁中的青铜大门前。

    此门高达数丈,宏伟而又壮观,两扇门板并未闭合,就像不久前才有人从此经过,留下了一条缝隙,往外泄着精纯的丝丝魔气。

    柳清欢身体猛地一震,目光落在门上那些笔画繁复无比、既像文字又像图案的纹路上,失声道:“密魔字!”

    与仙界的真仙文一样,无上魔界所使用的真魔字在下界也无法显现出来,这便是密魔字。

    柳清欢在幽關界时曾有幸见过一回这种文字,因此一眼便认了出来,震惊道:“为何此地会出现密魔字!”

    他不会是闯进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吧!

    而落入此地的穆音音……

    柳清欢心往下沉,略一沉吟,祭出雷公尺,又以青光护体,便闪进了门。

    一个极为广阔的巨大洞穴呈现在眼前,白骨铺地,堆积成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不由神色微凛,如此之多的白骨,既有兽的,亦有人的,看颜色新旧不一,怕不止万具!

    “嘎吱”一声,一截细细的骨头在柳清欢脚下化成粉末,他轻轻一点,无声无息地往前飘去。

    整个地下洞穴犹如一座死寂的坟墓,穿梭于白骨山中,却仿佛还能听到无数生灵的悲泣。

    越往里近,魔气便越浓,而在其中一座白骨山旁边,一抹纤细的身影无声无息地躺在那儿。

    柳清欢神色微微一变,身形一闪,便到了那身影旁边,伸手扶起对方的头,却发现触手冰凉,她早已气息全无。

    来晚了?

    柳清欢眼中空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又不得不接受。

    他来晚了。

    却在这时,一声女子的尖叫突然响彻整个地下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