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九百九十九章 你要去哪

    那三寸小旗一展,浓郁的魔气便疯狂往外涌,阴风忽起,一股让人背脊生凉的邪煞之意随魔气而出,在整个地下洞穴横冲直撞。

    柳清欢眉头微煞,身体表面燃起明亮的虚火,至阳之火将逼过来的煞气旋风般扫净,手中的浮生剑则剑意一变。

    只听得一声尖锐的悲鸣,空间被猛然爆发的剑意撕裂,一道疾光刺向那白衣少年。

    “极破虚空!”

    八字剑诀中,破字诀或许不是威力最强的一式,但却是最锋锐的一式,最适合用来撕开别人的防御。

    然而,却只见少年发出桀桀笑声,其身上那件白衣再发神威,几个密魔字相继浮起,极其繁复的笔划重叠在一起,就仿佛坚盾一般挡在了身前。

    砰然巨响中,犹若破釜沉舟的剑意只将其中两枚密魔字击破,便无可奈何地被抵挡了下来。

    “原来你的本事不过如此,那我就客气了!”

    他阴笑两声,往后一退,黑烟缭缭的魔气将身形淹没,并如惊涛骇浪般的速度向四方弥漫。

    柳清欢目中却闪过一丝深意,他斩出这一剑不过是要试一试对方身上那件法衣防御力如何,两番试探后,已得出结论。

    脚下一踏,他遁至百丈开外,然而汹涌的魔气却扩张极快,转眼间已充斥满整个地下空间,最后一丝光亮也随之消失。

    阴风惨惨,邪气霏霏,耳边瞬间如有万鬼哭嚎,又似有人在嘎嘣嘎嘣嚼着骨头,各种异响不断,扰人心神,即便是封闭了六识,也屏蔽不了那些吵闹不堪的声音。

    柳清欢倒不在意,这种伎俩或许对其他人有效,但对神识强大无比的他来说,不过是无关大碍的微小噪音罢了。

    金色的阳神虚火高高腾起,三丈之外,魔气剧烈翻腾,仿佛里面有无数妖魔在张牙舞爪,却在他迈步上前时,被逼得节节后退。

    “嘎嚓嘎嚓”碎骨断裂的声音在脚下响起,柳清欢展眼四顾,突觉有异,目光落在自己脚下。

    在灿烂的阳神虚火照耀之下,他的影子缩成一团,只能看到极为浅淡的一层,而刚刚他不经意扫过时,眼角余光却瞥见那影子似乎迟缓了一瞬,才跟上他的步伐。

    悬在身侧的浮生剑一转,凛冽剑光没有半点迟疑的落下!

    地上的影子突然扭动起来,化成一条粗壮的手臂伸出,妄图抓住剑光,却被齐刷刷削去了几根手指,剑光再一绕,半条手臂被切开,露出如焦炭一般的肌里。

    “吼!”

    一只头上生角、面目狰狞的影魔从地上猛地暴起,即使被柳清欢的阳神虚火灼烧,依然凶悍地一扑而上!

    影魔,是一种极为擅长偷袭暗杀的魔物,常常藏身于阴影或暗处,出其不意的出现,迅雷不及掩耳的袭杀,实力强横,又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只影魔却不慎被柳清欢抓住了破绽,失去先机后威力就减小很多了。

    柳清欢嘴角浮起一丝嘲意,不得不说那白衣少年本事着实不小,竟然能炼出空阶以上的影魔,可惜对方太过小看他,同阶在他眼里跟低阶修士并无两样。

    他脚下一转闪过扑击,飞旋而回的浮生剑荡出一圈波纹,极为干脆利落地往下一划,那只影魔便从头顶到脚下被斩成两半。

    “啊~!”

    一声凄长的哀嚎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魔气狂泄而出,同时钻出的还有一个被禁锢在魔体内的修士神魂,其全身布满那种同样出现在穆音音身上的魔印,呆呆傻傻地飘到半空。

    柳清欢意外地挑了下眉,心中一动,手中道意流转,捻指打出几道法诀。

    就像是清冷而又温柔的月光,一片清辉落到那个修士神魂上,对方的神色渐渐变得安详,在湮灭之前似乎找回了一丝清明,目中带着感激之意朝他微微一点头,留下了最后一声似憾然又似满足的叹息。

    在犹如魔域一般的处境中,柳清欢不仅挥身间灭掉一只传闻中极为难缠的影魔,还有闲心顺手超度亡魂,气若定闲得仿佛在自家的花园后庭内散步。

    却在这时,他脚下突然浮现出一道道阵纹,剧烈翻滚的魔气中一个个虚无飘渺的魔魂出现,数条长索飞射而来,每一条顶端还带着险恶的勾刺。

    “勾魂索?”

    柳清欢跃空而起,手中浮生剑剑影一分,无数道锋利剑芒如黑夜中突然划过天空的流星,只听得一片金石交击之音,剑光湮灭,飞索崩落,魔气被一扫而空。

    柳清欢看了看脚下那些阵纹,不知不觉之间,这片空间已被对方锁住,彻骨的邪煞之意铺天盖地袭来,数个魔魂露出身形,地上的白骨也组成一只只骷髅,凶神恶煞地冲了过来。

    “以数量制胜?”

    柳清欢不由摇了摇头,指尖凝着一点青芒拂过浮生剑,原本墨黑的剑身绿纹生长,化作生机勃勃的枝蔓迅速漫延,钻进那些骷髅身体,缠住扑上来的魔魂。

    “嗷嗷嗷!”

    一只魔魂被绊倒在地,愤怒地回头撕扯,然而那枝蔓虽然纤细娇嫩得犹如刚刚抽条的绿茎,却并非真正的枝蔓,扯断一根,很快又凝成一根。

    柳清欢眼望远处,轻轻一跺脚,所有枝蔓骤然收紧,杀意如狂风骤雨一般暴涨,绞杀发动!

    “砰砰砰!”

    爆裂声接连响起,只有几只空阶以上的大魔物挣脱了纠缠,如鬼魅一般朝柳清欢扑来。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一把大尺,风雷之声轰隆隆在地下洞穴中回荡,一尺下去,任他魔物如何强横,都是头破血流,从身体到神魂一起崩溃!

    而生之境还在往外扩张,脚下的阵纹已被疯长的绿蔓撕扯得七零八落,对方布下的神通领域几乎毫无抵御之力的崩溃。

    躲在暗处的白衣少年瞠目结舌,完全没想到柳清欢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明明双方的修为差不多……而柳清欢甚至没有施展自己最强的神通道境,便已让他节节败退。

    他大感不妙,眼珠子一转,借着浓郁的魔气遮掩,飞速往出口遁去。

    “你要去哪?”

    宏伟的青铜大门前,柳清欢仿佛已经等在那儿许久,抬起眼淡淡道:“我妻身上的魔印还未祛除,你要去哪?”。都来读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