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五百六十五章 先天鬼桃树

    当年乌羽丘一役,三桑木大发神威,漫天树根将当时在场的阴月血界修士吞噬殆尽,却留下了云梦泽众人的性命。

    这不仅仅是柳清欢的选择,也是三桑木的选择。神木在最初诞生之际,就已与诞生界面的气运连于一体,所以如果没有感觉到威胁自身的生死存亡,它会尽量避免伤害诞生界面的生灵。

    但是,这也造成三桑木的存在不再是秘密,只要仔细查探,是极可能查到柳清欢身上的。所以当年为避风头,他师父明阳子让他蛰伏于鹰巢城十年之久,而后来前往阴月血界之前,师父也告诫过他要警惕人心叵侧。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真有人一直追到大蜃海!

    柳清欢扫了眼恨不得立刻冲上高空的刘真武,心中冷笑更甚。

    这些人难道就没想过并不是他找上三桑木,而是三桑木找上他吗?要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得到神木的青睐,曲殇沼泽内那个被无数修士光顾过的地底迷宫就不会到最后无人问津了。

    神木可不是死物,它们先天便开启了灵智,有着自己的选择。

    “不可妄动!”翠虚低声喝止住已经蠢蠢欲动的几个人,面色冷肃,语气又急又沉地道:“难道你们没发现,那些枝桠之间全是妖鬼么!”

    所有人都为之一惊,抬头看遮天蔽日的树冠,果见枝叶缝隙间已隐约看到黑影闪动,数量着实不少。

    “所有人立刻施展隐匿法术,现在趁它们还没发现我们,我们得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翠虚一边说一边将身形一收,兔起鹘落般没于下方茂密的山林中。

    其他人纵然有异议,也被他之前的话吓着,纷纷跟上。他们原本便是贴着树梢前行,只要往下一落便能潜入山林。

    而在他们头顶之上,一团由黑雾组成的鬼影从密集的枝桠间挤了出来,硕大的脑袋下是仿佛一掐就能断的纤细的脖子,又尖又利的鬼爪扒拉着枝叶,将头探出了树冠,然后看到下方几个模糊的身影。

    “吱!”

    喉间发出一声尖细的叫声,鬼影兴奋地伸长脑袋,正准备高声呼唤同伴之时,一道细细剑光突然从虚空中破出,迅雷不及掩耳地刺进其面门,再一搅!

    无声无息的杀掉一只鬼物,柳清欢伸手一招,生死剑意在空中闪了一下,回到手中。不再多耽搁,趁着其他妖鬼还未赶到之时,他落入山林,追上其他人。

    庞大的树冠将血色月光连同天空完全遮蔽了,山林中死寂得可怕,所有树木都如黑暗中缄默不语的亡者,毫无声息地站在那里,默默注视着突然闯进来的一行人。

    翠虚几步奔到一面山壁前,拿出一把灵剑亲自动手挖,一边传音提醒道:“不要使用灵力。”

    其他几人立刻上前帮忙,苦海道:“没想到那鬼桃树会突然展开树冠,差点就被它给阴了。”

    刘真武不赞同地道:“要我说,反正都要过这一关,咱们直接杀上去就是!现在何必又躲起来,我看那些妖鬼也并不怎么厉害。”

    翠虚转头,声音中第一次出现怒意:“蚁多喊死象!刘道友,你是元婴修士,但我们这里还有金丹期的小辈,那树冠中大妖聚集,说不定还有鬼王级别的存在,我们这么几个人都不够它们塞牙缝的!再说,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打开鬼门。”

    说话间,一个粗糙的藏身之洞已经挖好,一行九人迅速挤进去,苦海走在最后,手下一拂,之前被他们挖出来的土石纷纷回填,将洞口堵住。

    众人不由松了口气,柳清欢安抚地拍了拍怀里的初一。这小家伙被关得太久,现在竟是不愿意回灵兽袋。

    刘真武不依不饶地继续与翠虚理论:“说得好,你也知道我们任务的打开鬼门啊。现在这些妖鬼才几个,和打开鬼门之后能比?”

    他扫视着其他人,扬起一抹冷漠残酷的笑:“我们这里所有人,在接任务时便知此趟任务九死一生,说白了,我们就是来送死的,谁也别指望着能活着回去。现在你故作慈悲,不觉得可笑吗?”

    “不觉得。”柳清欢站起来,淡淡说道:“死也要死得其所,鬼门打开后死,我等也算为封界战争立下了一点功绩,现在去送死,就完全不值了。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来大蜃海是九死一生,难道留在两界战场上就不是九死一生?界面之战中,谁不是把头时时提在手上,何来送死之说!”

    他的目光突然犀利如剑,逼视刘真武:“你若那么想出去,自可现在就去,没人能强拦着你,拉着别人去送死却是为何!你说别人故作慈悲,却不知你的居心又是如何叵侧呢?”

    此人若还想着混水摸鱼,那就是打错了算盘!

    “你!”刘真武怒喝道:“休要血口喷人!”

    他二人的争锋在进入度朔山后就越来越激烈,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层纸便要撕破脸皮。

    那三个金丹修士噤若寒蝉,却在心里大呼倒霉。整队人四个元婴,云铮、穆音音明显与柳清欢交情颇深,只有他们三个既无实力、也无背景,每次争锋只能躲在一边,尽量减少存在感。

    “哟哟哟。”云铮煽风点火般拉长音调:“是啊,刘前辈那么想要先天鬼桃树的桃枝的话,现在就可能出去嘛。那么大一棵树,你便是整个砍走,我等还要鼓掌相庆呢。”

    刘真武气得手直哆嗦,目中闪过凶厉之光,似乎下一瞬间就要动手!

    柳清欢心中凛然:话说到这个份上,竟然都不能挤兑得他自行离去,此人不仅能忍,还不在乎面子,反倒是这种人最不好对付。

    剑拔弩张之际,苦海只好再次站出来和稀泥:“吵吵吵,吵得老和尚脑仁儿疼,都住嘴!”

    翠虚已恢复一贯的七情不动,道:“之所以不直接与妖鬼对上,也是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我们现在首要任务是找到鬼门所在,而不是去杀妖鬼。”

    苦海道:“传说中,鬼门应在鬼桃树东北一端,如今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就去,还是等其他道友到了后再去。”

    翠虚沉吟道:“还是我们几个先探探情况吧。”

    他看向柳清欢和刘真武:“两位道友,可愿与我一起出去?”

    二人对视了一眼,隐约有电光闪烁,同时点了点头。

    “那好,大师,你留守在此可好?最好是把洞府扩建一下,再布下法阵。”

    苦海一张脸变成苦瓜,低声嘟哝了两句,道:“好吧,你们千万小心。”

    翠虚又嘱咐道:“这趟主要是探查,所以尽量不要暴露自身,我们三人分头行事,一是尽量摸清妖鬼的实力,二是寻找鬼门。”

    他不放心地看了刘真武一眼,终是什么都没说。

    临走之际,穆音音拉住柳清欢的衣袖,满眼都是担忧。

    柳清欢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下:“没事,很快我就回来。”

    云铮上前,凑到他耳边低语道:“当心那个家伙。”

    柳清欢眼角余光见刘真武已先行遁出洞去,道:“嗯。”

    他将不情愿的初一收回灵兽袋,身形往土墙上一靠,穿过土层后,遁入顺着山壁生长的树木之中。

    抬起头,只这一会儿功夫,整个山岭中已是群鬼出行,天上地下,鬼影幢幢,整个度朔山沦为鬼域!

    不过细细看去,就会发现地面的基本都是低阶鬼物,无所世事地晃荡来晃荡去。

    今夜是血月第二日,整个阴月血界的所有生灵死物都在抓紧时间汲取月华,实力强大的妖鬼都集中在树冠之上,占据着修炼的好位置,根本没空管下方山林中是不是多了几个不速之客。

    柳清欢掂量了番,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冒险摸上去为好,找鬼门要紧。

    他找准东北方,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茂密的山林让他施展起移花接木术极为方便。

    翠虚与刘真武从出来后便没了踪影,不过周围只偶尔有两声凄厉却又显得无聊的鬼叫传来外,并无大的骚动,那两人的隐身法术显然并不逊色于他。

    一路小心潜行,没多久,就见前方出现一座古怪的山峰,峰体弯七扭八,像是虬曲苍劲的树干一般……

    柳清欢一愣,不是像,那就是!

    他暗暗惊奇不已,这先天鬼桃树也不知生长了多少万年,树干竟然粗壮得跟一座山似的,再往上,树干分开几支,犹如支柱一般支撑着头顶上庞大的树冠。

    他悄悄遁过去,正想着是不是遁入鬼桃树树干里去看一看,就见一个头上长角、手拿尖铖的牛头鬼从中大摇大摆地飞了出来,身后带着一串吱吱哇哇的小鬼。

    柳清欢一直等到它们消失于枝叶之间,才再次慢慢靠近。只见粗壮的树干上部一个分叉处开了一道门,里面黑洞洞的,阴风惨惨,寒气逼人。

    这些妖鬼竟是以先天鬼桃树为家了!

    柳清欢潜到洞口处往内望,又倾听了片刻,发现里面没有丝毫动静,一闪身便进了门。

    许是妖鬼们都跑到外面去了,门内很是空旷,一条窄道直通往树干深处,不一会儿又出现数个岔路,有往上往树冠去的,也有往下直通地底的,又有几个稍微大点的厅,里面弥漫着浓郁之极的森冷阴气以及鬼气,偶有几只不成气候的游魂百无聊赖般四处晃悠。

    转角传来轻微的声响,柳清欢一顿,一闪身便遁入了旁边的木制墙壁,也就是鬼桃树的树干之中。

    等了片刻,便听得脚步声从转角转过来,却见一位高大魁梧的黑面男鬼搂着一位女子出现。如果说那男鬼是极致的丑陋,那么坐在他怀中的女子便是极致的美艳。

    一身吹弹可破、毫无瑕疵的雪白肌肤,在轻薄得几乎什么也遮不住的黑裳下显露无遗,修长的双腿盘在男鬼腰间,纤细的腰肢盈手可握,胸前的两团紧紧压在男鬼赤裸的胸膛上。

    男鬼一边走一边调弄着身上的女子,行为举止都透着肆无忌惮。

    柳清欢微微一惊,那女子虽然看似像人,实则应是鬼物中的媚妖一类,但那男鬼的实力却不容小觑,竟是一只鬼王!

    鬼王的实力相比于人类元婴修士都不遑多让,甚至还要强大一些。

    想着,他无声无息地往后退,潜入树干深处。

    那鬼王走到柳清欢之前站立之气,突然耸动了下朝天鼻,疑惑地停住脚,四处乱嗅。

    媚妖娇嗔地哼了哼,不满他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扭动着身躯,又将自己的嘴贴到对方利齿横生的嘴上。

    鬼王嗅了半天,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终于放弃地狠狠揉着怀里的媚妖,嘴里发出嘶嘶的大笑声。

    柳清欢暗自出了一身惊汗,想来他身上生人的生机再如何隐藏,在这全是阴冷鬼气之处留下了一点痕迹。不过他本身木气极重,又身处先天鬼桃树之中,那点生机便显得极为不明显,总算蒙混过了关。

    因这意外,柳清欢决定先放弃树干内的搜索,继续往东北方向寻去。

    原本以为鬼门会极难寻找,没想到在即将到达度朔山靠海之处时,从遮天树冠上垂下了两根极为粗大的枝干,弯曲往下,树梢一直挨到了地面,形成一个拱形,就像一扇天然的大门。

    这就是鬼门?

    柳清欢颇有些愕然,在形成拱门的枝干附近转了一圈,甚至冒险从一边穿到另一边,却什么事也没发生。

    看来想打开鬼门并不是容易之处,恐怕得打破空间的壁垒才行。

    正琢磨着,就听不远处突然喧哗声乍起,尖厉的鬼吼鬼叫打破夜空的静寂!

    柳清欢面色一变,透过树干望去,只见一片漆黑中出现一点灼目的火光,顷刻间如燎原之火,一波一波凶猛地推展而开,那一方鬼桃树的枝桠间顿成火海!

    无数张牙舞爪的鬼物被火焰烧得乱蹦乱跳,抵抗不住的很快便化为一股飞烟,逃出来的多半也形容惨烈。

    “轰!”

    一声巨响,一个人影从火海中窜出,手中烟杆已化成一根粗大长棍,一棍下去,前路尽清。

    而他身后传来一声凶意滔天的尖啸,正是柳清欢不久前刚见过的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