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阴阳之道

    鸤鸠虽然毁了法身,大半法力也失了,但一个人对道的领悟却来自神魂本身,不会因外在因素而消失,因此他依然能展开道境。

    天地初开时混沌一片,而后分阴阳,世间万物都在阴阳之列,而所谓的大阴阳术,便是操纵阴阳,也等同于操纵世间万物。

    只不过在这地府之中、孽镜台上,能供鸤鸠操纵的东西少之又少,那撕不开的黑暗便是“极阴”,整个孽镜台都被笼罩在其中。

    孽镜虽然品阶无法与人书生死簿、六道轮回台等相比,但也属混沌宝物一列,因此鸤鸠也奈何不了它,此时也成为众鬼差的避难之地。

    逃到孽镜之下的鬼差没有几个,除了范常二人,另外还有三只夜叉,此时都缩在孽镜明亮的光辉下瑟然发抖。

    “柳兄为何不过来?”范鬼差握着赶鬼棒担心地往外看,又道:“我第一次见到这般凶厉的鬼魂,比以前那些送来这边可凶多了!”

    他旁边的常鬼差沉默了会儿,才回道:“他二人似乎认识,柳兄既然留在外面,应是有把握对付他。”

    “我想起来了。”范鬼差一拍大腿,刻意压低声音道:“星君曾说过,柳兄会来我们地府是要度个劫,莫非这死魂便是他的劫数?”

    “或许是吧……”常鬼差对柳清欢的事并不敢兴趣,而是转头安慰了下几个惶恐不安的夜叉:“我们且在此处等着,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发现孽镜台的异状去通知星君。”

    夜叉们松了口气,其中一只就是那被柳清欢顺手救下的,虽然身体只剩半截,只要不死,剩个头颅他都能继续活,慢慢用鬼气可再凝练出一具身体。

    只范鬼差还站在光圈边缘往外望,黑暗犹如浓稠的液体,看不到半点波澜。

    而被他担心的柳清欢此时跟他一样,陷在这片黑暗之中,滚滚白雾从脚下涌出,在丈许范围内形成一圈屏障,只不过被屏障却在极阴的侵蚀下越缩越小。

    “这就是阴阳之道吗。”柳清欢喃喃道,他之所以留下来,便是想趁机接触一下大阴阳术。

    三千大道,各有不同,但又互为相通。他所修生死轮回之道,与阴阳也切切相关,生为阳、死为阴,生死循环,便如阴阳交替,此乃世间真理也。

    “哈哈哈……”鸤鸠阴狠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凭你阳实境对天道的理解,也敢跟我比拼道境,找死!”

    柳清欢不为所动,浮生剑落入手中,剑身转眼化为一团生机盎然的绿色光团,砰然间又四散成无数萤虫般的光点,融入到身周的白雾中,不断缩小的道境瞬间扩大了几倍,将压迫而来的黑暗逼退。

    他往前走了几步,道境跟随着他一起移动,顺便反嘲道:“找死的恐怕是你自己吧,没有法力,光靠魂力又能支撑多久的道境?等魂力耗光,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想了想,柳清欢又加上了两个字:“魏嵬。”

    “你、你怎么会知道……”

    一声尖啸划破天际,周围的黑暗突地搅动起来,如同鸤鸠猛然爆发的怒意,张牙舞爪地撕扯着带着丝丝绿意的白雾。

    “不许叫这个名字,你这个、你这个无耻卑贱的人类!”嘶嘶的声音仿佛贴着耳膜响起,带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威胁:“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说!”

    柳清欢勾起唇角笑了,因果碑此时已被他收了起来,一边快速穿梭于极阴之中,一边漫不经心地道:“我不仅知道你叫魏嵬,还知道你也是跟我一样的人类,出身卑贱……”

    话未说完,他突然感觉到异动,一转身,就听到微弱的呼叫声从右侧传来:“好痛~柳兄,救命,救救我……”

    一只夜叉鬼从黑暗中爬了出来,身上穿着鬼差的衣服,奄奄一息地扒在白雾形成的屏障外向他求救。

    “你没死?”柳清欢诧异道,突然瞄到他伸出的手臂从原本的青色变成了死沉的铁灰色,爪子即使蜷缩着,却比之前看上去长了数倍,也锋利了许多。

    他与这些夜叉鬼差已经共事了不少日子,每天都会见面,彼此颇为熟悉,看到如此变化,不由停下了往其迈进的脚步。

    周围的黑暗是由极阴之气组成,而夜叉虽然是鬼差,也改变不了其本身乃鬼物的本质。而鬼物在如此精纯的极阴之气灌体,只要控制得当,不仅不会受伤,还会功力急剧提升。

    先前那个夜叉鬼差之所以会被黑暗吞噬了半截身体,完全是因为鸤鸠要杀了他,现在这只夜叉似乎完好无损,那么就是说……

    心念电转间,柳清欢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对方一直埋着头,仿佛神智不清般,不断重复呢喃着“好痛、快救我”之类的话,并不回话。

    “好,我救你,我会把道境打开,你爬进来就安全了。”柳清欢道,缓缓抬起千秋轮回笔。

    对方在这时终于微微抬起头,就见他一双眼睛也变得了死灰色,嘴里的獠牙比以前也长了许多,全都狰狞地爆在嘴外。

    然而迎接他的并不是打开的道境,而是一道一划而过的幽芒。

    “啊啊啊!”夜叉捂着双目满地打滚,黑血流了一脸,藏在乱发中的黑角终于露了出来。

    “夜叉王!”柳清欢皱起眉,他没想到只这短短的时间,这些普通的夜叉就能一连提升数个等阶,一跃成为成夜叉王。

    而那只夜叉王终于不再捂着脸尖叫,双目已爆成两个黑洞,两只手臂挥舞抓挠,却只抓了个空。

    柳清欢早在出手之际便往后退去,对着黑暗语出嘲讽:“魏嵬,你就只剩下控制阴鬼来对付我的手段了吗?看来黔驴技穷了啊。”

    这一次,鸤鸠给他的回答是同时扑出的七八只夜叉王,他们眼中再没有熟悉的光芒,神智也已完全失去,只剩下嗜杀的本能。

    柳清欢飞速游走,并不想浪费力气去与这些铜筋铁骨的鬼物纠缠,他在寻找,寻找那个破掉对方道境的关键所在,直到看到无尽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亮点。

    “阴之至极,阳之所生。阴阳相依相存,不会孤生。”柳清欢为之大喜:“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