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离开仙府

    听完归不归的话,柳清欢凝眉沉思片刻,缓缓摇头道:“前辈所说,甚有道理。不过,我另有思量,且有一定把握能确定鸤鸠已不存于这世间了。”

    归不归面露惊异:“你确定?”

    “嗯!”柳清欢肯定地点头,却不知如何往下说了。

    因为,再说就要说到他的命定法器:因果簿和千秋轮回笔。

    定人生死,勾断轮回,了结因果。

    虽不如地府判官手上那两件混沌至宝般拥有无上的伟力,但因果簿、千秋轮回笔的威力也非同一般,又正合他所修之因果大道,只要他不怕反噬,不究善恶,可以以笔诛杀这世间任何一个人!

    就比如之前未脱困时,柳清欢就曾动过万不得已、笔杀棋罗的想法。只不过双方修为差距太过巨大,要杀棋罗,可能他自身也会被两件法器吸干法力、魂力,甚至寿元,最终也会难逃一死。

    当年只是灭杀鸤鸠一缕残魂,他便耗费了很多的魂力,后来养了许久才养回来。

    而他亲眼所见,因果簿上“魏嵬”这个名字碎裂成灰,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可能再有魏嵬,或者鸤鸠这个人的存在。

    见归不归满脸疑惑,柳清欢只好隐晦地道:“前辈,我修的是因果之道。”

    “哦”归不归恍然大悟,却道:“所以你的因果之道修至臻境了吗?”

    柳清欢愣住,哑口无言。

    “自信是好事,不过,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子,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点才能活得久。”归不归顺手在他头上一拍,转身朝琼宫走去:“好了,提醒之言我已说到,你自己思量吧。我再不回去,好东西可都要被那帮家伙抢夺完了!”

    又挥手道:“记得出秘境时,不要走西南方那个出口,那边是连通的是冥山战域。”

    柳清欢忙喊道:“还有其他出口吗?”

    “东南,华琚林。”

    “多谢前辈!”柳清欢身形微躬,恭敬地朝归不归远去的背影行礼,一直到他消失在茂树高墙之后才直起身。

    虽然一开始他并非自愿进入箕斗仙府,但这一路走来,归不归却从未害过他,即使知道他身藏仙宝,亦不曾出手强夺。

    不得不说,归不归行事虽不拘,性情却极为光风霁月,磊落而又分明。

    ……

    夕阳西坠,落霞的余辉洒落在一碧如洗的大湖上,一只小鱼儿浮出水面,吐了两个泡泡,又调皮地一甩尾巴,湖面立刻泛起粼粼波光。

    却听“哗啦”一声,小鱼儿一惊,急忙往水下逃去,边游边回头看,就见一个人从水中跃出,左右张望了一下,便往湖边飞去。

    小鱼儿忍不住又游了回来,还没跟到湖边,突有一道金色光束破开已然暗沉的天幕,直直落在了前方那人身上!

    “功德金光?怎么突然……哦,莫非是帮忙除去棋罗的奖励?原来是由天道来赐予,难怪那些仙君离去时未有任何表示,如今倒算得是意外之喜了。”

    那人沐浴在金光之中,舒展的眉眼都染上了好看的金辉,显得更为清隽。忽而又低下头,与小鱼儿呆呆的视线对上,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你这鱼儿倒机灵,这么会赶趟,竟敢来抢我的功德!哈哈哈,罢了,让你占去一点儿也无妨,只以后好好修炼,不要为非作歹。”

    小鱼儿奇怪地望着自言自语的人,朝他吐出几个泡泡,便甩着尾巴游走了。等它再回头看时,金色光柱已经消散,而那人的身影也不见了。

    水中日月东南方的出口,连接的就是这个叫做山风界的中等界面,柳清欢一路辗转,终于于数日之后回到云梦泽。

    跟以往一样,他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了文始派,很快就发现门内似乎更热闹了,来往的弟子个个神采飞扬、意气风发。

    柳清欢有些诧异,暗暗猜测莫非有什么好事发生不成,不过他以前在门派时并不管庶务,门下弟子接触的也不多,一时也猜不出。

    等他落在自己的清涧峰上,进了自己清竹环绕的居所,就见穆音音身着平日居家时常穿的简洁白裙,正歪在靠窗的木榻上看书。

    “樱娘,今日怎地回来这么早,铺子都巡视完……清欢!”穆音音惊讶地看着他:“你回来了?”

    “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柳清欢走出去,笑着帮她把一缕垂落的头发顺好。

    穆音音嗔怪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脸上却露出笑意:“我是没想到你这次才大半年就回来了,以往哪回不是十年八年的。怎么样,此行可还顺利?”

    “别提了!”柳清欢叹了一声,坐到她对首,道:“虽然时间不长,看似才大半年,却称得上我过往经历中最凶险的一次。”

    他将箕斗仙府中发生的事件件桩桩慢慢说来,当听到他竟还遇到了仙阶之人,穆音音也不禁睁大了双眼,听得全神贯注。

    回到这茶香袅袅的一方居所,听着窗外风吹过竹林发出的沙沙声,柳清欢的心神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特别是看着穆音音恬静的笑颜,很多时候,他俩只是这样平淡地坐在一起轻声说话,就仿佛外界的风风雨雨都被隔绝在外,只剩下岁月悠长而又宁静的安心之感。

    “看来你这次收获虽不多,但每一样都极有用。”穆音音道:“你回来得倒正好,要是再晚几日,我就出门了。”

    “哦,你要去哪儿?”

    “与几位同道约好了,去六阳界一趟。”穆音音正色道:“我的修为近些年几无寸进,你看你都合体期了,我还耽在阳实境初期,再不努力,只怕会与你的差距越来越大。”

    “你我夫妻,何故说这般话!”柳清欢不赞同道,从袖中取出一支细长的玉瓶:“这是我这次得的天精地乳,正好可用来给你提升……”

    “不用!”穆音音却伸手过来按住他的手:“你九死一生才得来的东西,我如何能取!所以不要给我,修为提升之事,我自己会想办法。”

    柳清欢想要劝说她几句,在他看来,夫妻本是同体,他所有的事在穆音音面前都是坦白的,他的东西就是她的。

    然而穆音音却执意不肯收,到最后甚至有些生气了:“我俩是夫妻,夫妻该当共进退、福祸同当,却不是彼此索取。若要依靠你才能修炼,早些年我就伸手向你要东西了,何必等到今日。”

    柳清欢见她如此坚持,也只好将天精地乳收起来。

    穆音音在他面前虽然一直是温柔的,但性情实际上比较清冷和独立,她有她的坚持和原则,并不愿依附他人。

    对此,他能做的就是理解和尊重,不过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若遇难事,一定要传讯于我,不可强撑。”

    “好啦,知道了。”穆音音转嗔为笑:“那六阳界本是火域,对我的修炼应极有助益,不会有事的。你一路劳顿,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急。”柳清欢道:“你既要出门,这几天我便陪着你,之后我应该会闭关一段时日。”

    话是这么说,可他回来的消息还是很快就在门派内传开了,各峰来拜见的长老络绎不绝,现任掌门严正风也在第二天就赶到了清涧峰。

    “门内事务,你做主就好,不必向我汇报。”柳清欢道:“对了,大衍师兄还在闭关养伤?”

    严正风这些年越发端方严肃,一板一眼地答道:“是,大衍太尊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不过吩咐下来,无事不要去打扰他老人家。”

    “嗯,回头我找时间,就去探望师兄。”柳清欢道,见严正风面露犹豫之色,便问道:“你可是有事?”

    严正风道:“是有一件事要请太尊定夺。最近不断有元婴以上修为的门人在外受伤或遇害的消息传回,到今日已有十好几起。弟子派人去查,发现却是因为口角,或是争夺某物引起的争斗,并无什么异常。但……弟子总觉得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