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仙人道场

    无渊几人看上去狼狈而又疲惫,他们身上堪比法宝的灵袍虽不至破损,却沾上了不少泥土草汁,头发更乱得像是刚孵过几窝小鸟。

    白凤鸣也在其中,肩膀部位隐隐渗出血迹,也不知是被之前那只白虎所伤,还是后来又受了伤。

    几人都高抬着头往上望,当看见挂在山壁上的柳清欢时,神色都变得阴郁,低声商量了片刻后,他们也开始爬山。

    双方都没有兴趣打招呼寒暄什么的,柳清欢收回目光,盯着不远处一朵由数枚小红果组成的花冠思索了下,决定放弃。

    那是一株老参,生长在峭壁石缝间,看上去年头很不短,只是若想将之挖出来,却必须绕过一片光滑的石壁,再往左探出十多步才能够着。

    太耽误时间了。

    于是隔着一段距离,上下两拨人都默不作声地往上攀爬,除了累饿到极致,没人停歇片刻。

    柳清欢还好,有顶饿又解渴的藁禾果实,无渊几人却没找到这等好物,在森林中存下的那点食物很快消耗干净,只能在峭壁上寻找吃的,实在找不到就只能扯几把草叶填肚子。

    而越往上,山风就越猛烈,吹得人根本站立不稳,只能死死抠住石缝静待风势稍缓后再继续。到了第六天,更是下起了瓢泼大雨。

    山壁变得又湿又滑,雨水汇成水柱倾泻而下,就像无数道小瀑布,远远看去颇为壮观。

    只是对于爬山的人来说就是灾难了,柳清欢幸运的在山壁上找到条勉强能栖身的裂缝,避雨的同时也得以喘息。

    往下看,天色晦暗,大雨隔绝了那几人的身影。

    这几天柳清欢一直关注着他们的进度,无渊是其中爬得最快的,甚至拉近了些与他的距离,而白凤鸣因为肩膀受伤,被远远甩在后面。

    六天了,他们已在崖上度过了六个日夜,然而到如今还只是爬了整座山峰的一小半峭壁,后面还有一大半的路程等着他们这群妄图窃得珍宝的人。

    柳清欢有时候也在想,要是爬到山顶,结果上面什么都没有,那到时事情就会变得十分滑稽了。

    当然这种可能性还是挺低的,单说此地对大乘修士如此剧烈的压制,就知道这座山很不简单。

    大雨过后,一道彩虹挂在了天际,天气变得好些,而艰难的攀爬也将继续。

    变成凡人有诸多不便之处,不过他们终究不是凡人,能修到大乘者无不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雨,且意志极为坚定之人。

    柳清欢又往下望了一眼,而下方的无渊此时也正好抬头,两人隔着上百丈的陡峭山崖无声对视。

    柳清欢突然勾了勾唇角,掌心闪现出湛湛青灵之光,攀爬的速度陡然提升!

    无渊双目瞬间大睁:“你、你竟然还能动用法力!”

    回答他的是一串畅意的大笑声:“我就不等你们了,山顶上再见吧哈哈哈!”

    眼看着柳清欢远去,无渊气得想吐血,却只能恨恨地拍了几掌山壁。他好不容易才拉近了点彼此的距离,转眼间就越拉越远。

    为什么对方的法力没被压制?!

    动用了法力,柳清欢只用了一天时间,就爬完了剩下的大半路程。

    当踏上山顶那一刻,轰的一声,被封住的经脉突然全部解开!

    柳清欢重新感觉到身体变得轻盈无比,这些天来的饥饿和疲累一扫而空,蓬勃的法力和力量全都回来了。

    他舒服地发出一声喟叹,再抬头,刹那间怔立当场!

    眼前是一片大得惊人的平地,地面全是以青苍色的玉石铺陈,看不到一道接缝,竟像是用一整块庞大无比的青玉石削平而成。

    而在平地中央,在山下看着像是石殿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高高的玉台,四面环绕着一百零八级阶梯,一阶一阶直入云端。

    “祭天神坛?”柳清欢心里打了个突,将法力注入双眼,竭力想要看清最高处玉台上的情形,然而那里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如梦似幻,尽显神异。

    “这是……”柳清欢目光突然一凝:“道纹!”

    只见一条条如水波一般的道纹,深深地刻印在那些石阶上,越往外越少,到达山边时,他脚下的青玉石就只剩下一道。

    柳清欢伸出手,摸上那道道纹,霎时便感觉一缕无形的道意萦绕而来,眼前也出现模糊的光影。

    平地还是眼前这个平地,只是在光影中却多出了许多蒲团,一个个宽袍道髻的模糊人影盘膝而坐,作闭目聆听状。就连那些石阶上也坐满了人,一层又一层,直到最高处仙光熲熲的玉台。

    “当!”

    仿佛有一声钟响,柳清欢猛地醒过神来,眼中绽放出极致的惊喜:“道场!”

    难怪对他们的修为有那么强的压制力,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远古的仙人道场!

    柳清欢不敢置信地又将手伸向地上的道纹,感受着那还完全散尽的道意,以及……

    这一次,他终于在晕然仙光之中看清,高高的玉台上陈列着一张宽大的石案,案上经卷笔墨一一摆放,一双修长刚劲的手轻轻搭在桌边。

    柳清欢迈开脚步,几个闪身就到了高台下,然后就感到一股强大的重压落到地上,压得不得不落下身形,落下之处正是第一层石阶处。

    他目光一闪:“看来这里还设置有一道考验。”

    欲登仙梯,先证自道,修仙界常用的一种考验方法。

    柳清欢一只脚踏上石阶,磅礴的道意便从刻印在玉石阶上的道纹汹涌而出,仿佛一道惊雷,撼得着他神摇意夺。

    耳边响起一个清远而又淡漠的声音:“上宝月九真,日曦变玉室,呼吸紫微,大混帝一,八烟藂生,百灵明威……”

    柳清欢的心神渐渐沉定,竟不知不觉在石阶上盘膝坐下,有青气自他身下升起,道境竟自行铺展开。

    无渊在第十七日终于爬到山顶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柳清欢盘坐于第六级石阶上,双目紧闭,道**转,完全进入了修练的入定状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