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白骨巨塔

    越靠近白骨塔,海面上鬼物便越多,全都如同朝圣一般面朝塔身,一眼望去如同黑云摧城,胆颤心惊。

    水声近乎消失了,气氛沉凝而肃杀,柳清欢一行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没人再交谈。

    前进的空隙也在不断缩小,从百余丈内无一只鬼物,到几十丈、几丈,最后,他们完全就是在踩着鬼物的背嵴爪子前行。

    好在有冥神印镇着,大多数鬼物都乖乖的没动弹,偶有几只桀骜反抗的,都被他们迅速打趴下了。

    弥漫在周围的神息越来越浓,就像背上压着的大山在不断变重,直到压得人腿都抬不起来。两位上仙和柳清欢还好,但月謽与幽焾却明显有些承受不住了,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越来越大。

    柳清欢没在放任两人,直接将他们收回了灵兽袋。

    等终于到达骨塔下,他回头望去,鬼潮中只还有两处传来激烈的争斗,至于那些银不法地的魔祖,已经如同压灭了的水花无声无息。

    不再关注身后,柳清欢转过身,开始打量眼前的骨塔。

    从远处看时,骨塔就像是无数白骨堆砌而成,但近看就会发现那些白骨除了颜色苍白,更呈现出一种玉石般的莹润光辉,且浑然一体,完全没有拼凑的痕迹。

    矗立在塔门两侧的柱子是两根腿骨,足有数人合围粗,令人怀疑是怎样的妖兽才有如此粗壮的腿骨;塔梁亦是上百丈长的完整嵴骨,一根根骨刺似利剑般张开,拱卫着上面两层塔身,气势森然而又充满了原始的洪荒气息。

    而正中的塔门已经打开了,碎裂的骨渣铺了一地,森寒的鬼气从洞口汹涌而出。

    三人站在白骨巨塔前一时无言,半晌,醉仙人低声都哝了一声,道:“咱们落后一步也不错,至少不用自己破门了。而且不管前面有何陷阱,那位蘖桑天尊都先帮我们探过了一遍,也算捡着回便宜。”

    然而他刻意轻松的语气并未让气氛变好,温不寒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墨玉盘,柳清欢的脸色则显出了两分苍白。

    “你还好吧?”醉仙人诧异道。

    柳清欢深吸一口气:“还好,只是这里的神息太重,冥神印的庇护渐渐不行了……”

    醉仙人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千万别逞强,我和老温现在都动用不了仙力,想帮你也帮不了,所以得全靠你自己。”

    柳清欢默默点了下头,就听温不寒轻咳一声,踏上骨阶,朝大敞的塔门走去:“咱们进去吧!”

    门内是一条狭长的通道,滚滚黑雾遮挡了视线,三人只能放慢速度一步一步朝前摸索。如此沉默地走了得有半个时辰,也未遇到什么陷阱,反倒是鬼气散了些,渐渐能看清周围。

    两侧骨壁如苍玉般透明,醉仙人抬手敲了敲,发出清脆的铮铮声,没话找话地道:“听说鬼黎神君生平法器为洪荒凶煞异宝万魂幡,只一摇动,便可招唤三界亿万妖鬼亡魂,你们说会不会就在这座塔里?”

    好一会儿,温不寒的声音才从前面传来:“或许在吧。”

    “你在想啥呢?”醉仙人不满道:“从进来开始,你就闭口不言放心吧,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就算找到万魂幡,我不跟你抢!”

    他啧了一声:“洪荒之宝,抢到手以后怕是再也别想安生睡觉,我可知道你们上面某些人的德性,修到真仙都改不了掠夺抢杀的习性,也不怕沾染太多因果度不过仙劫!”

    温不寒不予置评地笑笑,回头看了一眼:“青霖,你可还撑得住?”

    走在最后的柳清欢抬起头,脸色较先前显得更加青白无力,有些艰难地道:“还可以。”

    只不过是冥神印也抵挡不住那越来越强的神息,法力再次被封,只能凭肉身硬扛。

    “嗯,那你自己度量着,不行可以先退出去,终究是性命更要紧。”温不寒道:“不过能走到这里,你已让我刮目相看了,换作寻常大乘修士,如此重的神威下可能早已爆体而亡了。”

    他微微一笑,指着前方道:“前面有光,应该快到了。”

    柳清欢侧头看了看,果见黑暗的通道前方出现微弱的光,醉仙人已催促道:“快走快走!”

    说是有光,彷佛只是一眨眼,三人便走进了光里,然而出口却不见,光芒反而越来越强烈,刺得人睁不开眼。

    柳清欢心觉有异,走在前面的两人已经完全浸在了白光中,身影都只剩下个轮廓。

    “小心!”温不寒提醒的声音传来,又片刻,柳清欢勐然发觉通道中似乎只剩下他一人,另外两人的脚步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温仙尊?静渊前辈?”

    无人回答,柳清欢眉头紧皱,眼前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突然,身后传来极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蹑手蹑脚地朝他靠近。

    他神色一凛,就见一只手的轮廓刺破白光勐然袭来!

    温不寒?醉仙人?

    莫非那两人之前的善意全是装的,等到现在终于忍不住朝他这个下界凡修下手了?

    不对,那两人一直走在他前面,最近的醉仙人离他也有七八步远,通道又狭窄,对方不可能在他毫无察觉之下跑到他身后。

    而且也没必要,若那两人想杀他,之前一路上机会多的是,也不必等到现在。

    心念电转间,那只手已至眼前,轮廓也变得更加清晰:这是只女人的手!

    柳清欢不再犹豫,身形微微一侧,躲过对方的抓捕,轩辕剑挥舞而出,勐地斩在对方手腕上!

    只这一下,柳清欢只觉全身力量都被抽走,压在身上的神息彷佛也变得更加沉重,压得他五脏六腑都挤作了一团。

    他身体一晃,就势往后一倒,滚出约摸数丈远后,勐然屏住呼吸!

    通道里瞬间变得落针可闻,只有灼白的光芒将一切淹没,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对方许久没有动静,柳清欢紧贴着墙壁,也一声不出。

    时间过去不知多久,久到他的眼睛都开始发酸,不远处脚步声再次响起,却是离他越来越远。

    柳清欢依然没动,只把呼吸放得轻缓至极,抓紧时间回复力气。

    如此又过了约摸小半刻钟,一个暗哑的女子声音响起:“出来吧,我不杀你,只是有个问题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