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都市阴阳师 巫九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也是应该

    腾远也回过味来了,这赵令行,怕是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啊,自己得先下手为强才行!

    “我孤身入敌营,将敌方上将军赵令行给骗回我军中,快来人,拿下赵令行。”腾远大声吼道。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叶良平。

    谁又会听腾远的话?

    “是你让腾远做的?”叶良平目光冰冷的朝赵令行看去。

    赵令行淡淡的说道:“和我无关,腾远此前在泉上城欲要逃跑,被我抓住,然后关押了起来,随后才在审讯中,从他口中获知,他心中不满你在西军中拥有大权,而他这个统帅却是名不符实。”

    “太子更是想要你们西军的权利,所以才逼死你父亲,想要让你军中的施德锦夺权。”

    听着这些,叶良平沉着脸,微微咬牙,他也知道,太子让施德锦过来,不就是为了夺他们父子二人的权利吗?

    在场的武将,统统看向施德锦。

    施德锦躲在墙角,一脸无辜摇头,并且否认三连:“不是我,我没有,别瞎说。”

    但这样的话,显然有些苍白无力。

    “你来想要做什么?”叶良平沉声说道。

    “你西军倒戈,等拿下燕国,燕国归属齐国,三郡之地,给你叶良平,并且齐皇会封你为镇西王!”赵令行道。

    听到这,在场的武将都是一愣。

    叶良平面色阴沉:“赵令行,你这是要让我做反贼?”

    “燕国太子碌碌无为,宛如废物,如此之人,要他何用,燕国迟早会衰落,你还不如带领你的这些部下,效忠齐国。”赵令行说道。

    在场的武将,都没有说话。

    没想到这个时候,施德锦却是急忙往前一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可!”

    “找死?”赵令行淡淡的瞥了施德锦一眼。

    “就算是死,有些话我也要说!”施德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叶良平,你手中的这些军士,乃是燕国的希望!燕皇陛下文治武功,燕国也是风调雨顺,如今只是稍遇波折,你怎能轻易做了反贼?”

    “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赵令行道:“百年之后,没有人会认为镇西王是反贼。”

    施德锦咬牙切齿,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指着赵令行吼道:“大胆!竟敢妖言惑众,动摇我大燕江山!我和你拼了!”

    施德锦虽是文官,但却和腾远不同。

    他的确怕是,但他此前,可是吏部尚书,乃是六部之首的高官。

    也是有一腔热血在心胸之中的。

    “不自量力。”赵令行欲要动手。

    叶良平却是说道:“赵将军请回吧。”

    “什么?”赵令行惊愕的看着叶良平。

    叶良平看了一眼自己父亲的尸体,缓缓说道:“我若是谋反,那我父亲自尽,岂不是活活浪费了?”

    “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你要忍下这口气?”赵令行问。

    “请回吧。”叶良平说道。

    赵令行犹豫片刻,呵呵一笑,转身离去。

    “世子,不能放这贼人离去啊,赶紧派人捉拿!”腾远急忙说道。

    “来人,将腾远押下去,酷刑伺候,让他将所有事情,都给我交代清楚。”叶良平道。

    “是。”

    士兵将腾远给押走。

    他不断的挣扎呼喊,大叫冤枉。

    所有的将领目光看向叶良平,如今老侯爷死了,叶良平便是他们效忠的对象。

    叶良平拔出一柄剑,大声的说道:“如今太子昏庸当道,陛下晕迷不醒!唯镇亲王,才是真命天子!朝中奸臣当道,坑害镇亲王,谋害镇西侯!诸位,随我起兵!助镇亲王夺得皇位!”

    所有人顿时双眼一亮!

    叶良平这一个计策的确不错。

    既起兵了,又只是辅佐镇亲王之名,并非造反!

    “世子,可如今这前线战事,又该如何啊。”施德锦苦苦哀求。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没有直接投靠齐国,已经是忠心义胆!”叶良平吼道:“命泉上城剩下士兵,退出泉上城,所有大军,开拔!朝燕京出发!”

    “是!”

    营帐内所有将领,齐声答应了下来。

    他们心中,怀着怒意,这件事,若不让太子付出惨重的代价,如何能让他们消气?

    很快,镇西侯被太子用谋反之名逼死的消息,在西军中,迅速传播。

    虽然不是每一个士兵都和镇西侯接触过,但谁都知道,这老侯爷爱兵如子,如今却被朝堂上的人,用这般阴谋诡计给害死。

    整个大军,都是士气高昂。

    赵令行回到了自己军中后,并未有丝毫的不满,未能拉拢到叶良平,虽然有些遗憾,但结果不会改变。

    只要西军离去,他们七十万大军紧随其后,能直达燕京。

    结果,还是一样的。

    萧元申,还真是昏庸无比啊。

    ……

    次日朝堂之上。

    燕京朝堂之上,这一次,文武百官,都来了。

    文官自然不必多说,至于这些辞去职务的武官,都是给佑国公面子才来的。

    他们听闻了此事后,火冒三丈。

    萧元申脸色苍白,显然昨夜根本就没休息好,他吞了口唾沫,说道:“根据前方发来消息,昨日,叶良平便起兵造反,四十万大军开拔,不再抵抗齐军,反而朝燕京而来了。”

    “人家为父报仇,也是应该的。”一个朝堂上的武将冷笑着讥讽道。

    萧元申自知理亏,说道:“诸位,我请大家来,不是要让大家互相指责的,而是商议一个对策。”

    这些武将心里暗骂这家伙不要脸。

    什么叫互相指责?不是所有人指责你一个人吗?

    “佑国公,您说句话?”萧元申目光看向了佑国公。

    佑国公淡淡的说道:“殿下,如今只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试一试,恢复镇亲王的王位,请镇亲王出面调和。”

    “不可能。”萧元申毫不犹豫的摇头起来,他听闻消息,叶良平就是打着要帮萧元京抢夺王位的名义起兵的,自己又岂能让萧元京恢复王位?

    只要萧元京不恢复王位,他就没资格成为帝王!

    萧元申说道:“大家另外想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