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恐慌世界 弹指一笑间

第三十一章 下山

    秦铭和安子黎距离祭坛的位置较远,再加上山顶的风很大,所以对于易家人在和学院的黑衣人争执什么,他们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虽然听不清楚,但是他们通过易家人的反应,倒是能够猜到那边的事情。

    尤其是当看到易家人将易少东交给那个为首的黑衣人后。

    “看来学院是要带东哥回去。”

    安子黎惊呼一声,继而有些担忧的看向了秦铭。

    “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他的运气了。”

    秦铭心有不甘的叹了口气,虽然这是眼睁睁的看着易少东被抓进鬼门关,但是就如安子黎之前说的那样,他们眼下什么都做不了。

    “嗯……”

    安子黎点了点头,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了。

    “我们也走吧,再留在这儿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秦铭不愿继续多留,因为不仅是他对易少东的事情爱莫能助,还有一方面则是来自祭坛对他的影响。

    他现在压制着那股杀戮的意志已经很吃力了,再加上来自祭坛的邪恶诱惑,他怕自己再逗留真的会迷失。

    “趁着学院的人没留意咱们,离开也好。”

    安子黎认同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便顺着另外一条下山的路离开了。

    从山顶一路下来,秦铭也觉得那股子影响他心智的吸引减轻了许多,这更让他确定,问题的根源就在那座祭坛上。

    只是不清楚是祭坛本身的问题,还是祭坛下面埋着什么。

    相比于山顶的悲凉,山下依旧如他们来时那般,展现着易家作为传承千年家族的强大。

    秦铭本以为所有易家人都会去祭祖,但是看山顶的人数,显然还有一部分人不在,想来仍在娱乐区的各处地方工作着。

    “易少东不送我们,我们该怎么走呢?”

    走了一会儿,秦铭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找了辆车,咱们自己开车应该就行了吧。”

    安子黎说完,秦铭不确定的问了她一句:

    “你会开车吗?”

    “你不会吗?”安子黎惊讶的反问道。

    “我只会坐车。”

    秦铭尴尬的笑了笑,因为他确实不会开车。

    “那就没办法了,我也不会开。”安子黎叹了口气,也觉得有些尴尬。

    “我记得咱们住的别墅里,有一台两人骑的自行车。咱们可以骑车下山,等过了各个关卡到了山脚应该就没问题了。”

    “但是守在路卡的那些人,会放我们走吗?”

    “不知道,碰碰运气吧。”

    秦铭并不觉得那些守在路卡的人会难为他们,真要问起来,他们实话实说就好了。

    两个人随后从他们之前住的别墅里,将那辆双人自行车推了出来。秦铭和安子黎一前一后的坐在上面,坐到上面后安子黎还下意识的将双手放在了秦铭的腰上。

    秦铭有些不自然,但也没有说什么,他们两个虽然全力跑起来也不慢,但却没必要浪费无意义的体力。

    再者,他其实也是想找一种方式,来缓解一下心情。

    秦铭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了,记得上一次骑车,还是刚上初中那会儿。

    那时候他很多同学都有自行车,他心里面虽然很羡慕,也很想要,可因为不想给秦恒远增添负担所以一直没说,后来还是秦恒远自己感觉到,才给他买了一辆。

    可是没骑两天,新鲜劲都还没过,车子就被偷了。

    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骑过。

    因为没有车经过,所以秦铭和安子黎骑着自行车,一路下坡疾行。

    “你说这个世上会有神明存在吗?”

    秦铭骑着骑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了安子黎一句。

    “或许有吧。我也不知道。”

    安子黎摇了摇头,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

    “你相信吗?”

    “我不相信。如果这世上真有神的存在,也就不会让学院这般肆意妄为了。”

    “世界上的人那么多,世界又那么多,神明就算是想顾全,怕是也没那么多精力。”

    “或许吧。不过很多时候,我也会觉得神明是存在的。

    因为我能感受到命运的存在。

    觉得我们的人生就像是这条山路一样,有高有低,有头有尾,我们在这条路上只能选择走或是停下来,快走或是慢行,但是却没办法改变这条路的走向。

    而那个建造这条路的人,就是决定我们命运的人。”

    “你是觉得命运就是我们人生的轨迹吗?”

    “嗯,一条固定不变的轨迹。”秦铭的声音显得有些消沉。

    “命运如果是固定的,是人力所无法更改的,我觉得其实也不错。

    因为就像是你刚刚说的那样,我们只能决定快慢,在有限的长度下决定长短,那么就不要去想未来,专注于现在的每一天就好了。

    反正你再如何去想,自己的未来就在那儿,你或是到达那儿,或是接近它,或是停下来远远地眺望它。”

    安子黎的意思秦铭听得明白,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

    “可是我会很不甘心。

    我也会对未来很惶恐。

    因为想要反抗的人,想要摆脱学院的人,绝对不止我们这几个。

    但是学院却依旧在那儿。

    很多人依旧再遭受着它的迫害,而更多的人则像我们现在一样,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面想着以后怎么怎么样。

    可是对于我们来说,以后是更遥远的时间,可是对于在我们之前来说,现在的时间就是他们当时的想的以后。

    然而他们的处境没变,学院也不曾因他们改变。

    那么我们的未来,会不会就是他们?

    我们现在无力的样子,会不会就是我们未来狼狈的模样?

    我好怕自己以后依然如现在这般无用,依旧如现在这样弱小。我害怕我会变得和那些人一样,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幻想着自由。

    只能将自己的希望,放到别人的身上。”

    秦铭说到这儿,安子黎突然放下脚,强行令疾驰的车子停了下来,继而狠狠一把将秦铭从车上推了下去。

    秦铭摔在地上,转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安子黎,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想干什么。

    至于安子黎此时则显得有些生气,于是很大声的对秦铭说道:

    “没有人能够完全预测未来,就像你想不到我会突然将你推下车一样。

    这个世上总会有人成功有人失败。

    但是成功或失败,却从来都不是由某件事定义的。而是由自身定义的。

    一件事你拼尽全力去做了,但是失败了,那是你的命运不济。

    可是你连这件事都还没做,就觉得自己不行,那么你连失败都不配。

    还有,你怎么就知道那些失败的人,他们真的是拼尽全力了呢?”

    呆呆的看着安子黎,秦铭顿觉心中惭愧不已,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竟还没有一个女生看得透彻,于是他忙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起来,心情缓和的冲着安子黎微笑道:

    “抱歉,让你见笑了,我的确是有些不自信,但是今后……

    我不会在这样了。”

    秦铭话语之间,目光便又恢复了以往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