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灵山大师姐 绫将军

0651 阻拦

    漆黑之剑如墨,吞噬了周围寒冰反射出来的光芒。

    这是沈归的剑。

    是一柄凡剑,却在沈归的温养之下,蜕变成为了灵剑,和沈归是血脉相连的。

    此时,这柄漆黑如墨的剑看着前方跪在地上的少女,意识到了什么。

    那是剑主。

    是天地间最优秀的“主人”。

    一瞬间,沈归看向自己的剑。

    它在颤动,在渴望什么。

    ……

    错了。

    剑在否定。

    上天选定的优秀,绝对比不上它的主人。

    尽管前方很危险,但是在主人将它拔出鞘的一瞬间,这种颤栗与和渴望就逐渐变成了兴奋,能与主人一起面对那么尊贵的人,对她展示自己的锋芒,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只不过,事情并不会这么发展下去。

    收剑入鞘。

    沈归看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她的剑,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存在都不会颤栗,相对的,也从不会兴奋……

    问题,果然出在陆绫身上吗。

    注视着那个跪在地上,看不见面容的少女。

    屏住呼吸。

    虽然表面上看是沈归拔剑要杀陆绫,送陆绫和其他几位团聚,可实际上这只是沈归的自然反应而已,看都徐徐和秦琴出事情,沈归第一反应是遭遇了敌人,不过在将眼前的事情全部看清之后,她大概就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敢置信。

    沈归看着覆盖在自己身前的冰渣,以及她白皙皮肤上那一层结晶化,面无表情。

    只是站在这里,猛烈的寒气就侵蚀了她的身体,好在,那剧烈的寒气莫名其妙的没有扩散开来,只是凝聚在陆绫身边,不愿意离去,不然的话,整个登灵台一层都会遭殃的。

    作为冰系的沈归能够深刻的感知到,前方那一片片冰蓝色云雾究竟是什么样恐怖的东西……这些能量如果可以被吸收的话,在这里修炼片刻会抵得上外面一个月,可惜,这些寒气并不是天地间的可吸收灵力,倒更像是其他人释放的法术。

    陆绫……吗?

    陆绫了。

    只有她。

    沈归看着自己前方十米左右,还保持着行走状态的寒冰雕像,那是她的师姐,徐徐。

    估计徐徐就是这样往前走,然后肉身直接被毁,她身上那一朵朵冰莲,以及在她脚边生根的雪莲,不用想就知道那些一定是徐徐之前的护身火莲。

    作为徐徐的老对手,沈归想要破掉徐徐的火莲都要付出很惨重的代价,而想在不破坏火莲花的情况下将其冻住……沈归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种情况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寒冰本源,那种最上位精灵独有的力量才有可能做到。

    陆绫为什么……拥有这么强的寒气?

    这绝对不是天赋两个字就可以做到的。

    这个小丫头身上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沈归一口认定就是陆绫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徐徐距离陆绫还有一段距离呢,远没有到达寒气的中心就阵亡了……而现在跪在地上的女孩子身体表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那些致命的寒毒完全无法伤到陆绫,甚至还亲切的围在她身边,就算说不是陆绫做的,沈归也不会相信的。

    而经过仔细勘察之后,沈归虽然面色没有好看多少,但是也松了一口气,稍稍后退了一步。

    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生命危险,虽然看上去一个个都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秦琴最后的令牌还没有意外,也就是说人族最根本的魂魄没有出问题。

    沈归思考着。

    柳扶风还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魂魄的能力和韧性无限趋近于零,无法控制,没有意识,所以没有具现化出来,而沈归她自己一不是文魂修士,而修为没有足够高,所以就算柳扶风此时在房间中,她也很难察觉到,除非现在解放自己所有的修为……但是她还真的做不到,在灵山被禁足期间,她身上还是有封印的。

    柳扶风看不见,还有其他人呢。

    几个人都活着,但是此时却没有出来找自己,也没有在门前挡着那些过来查看的人……这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秦琴、徐徐和洛弦都是化虚境的人,一个人还快接近往生境了,就算只剩下了魂魄也是可以自由行动的,现在没有动,也就说明,她们此时没有自由。

    被禁锢了吗?

    这些寒气中蕴含着的东西。

    沈归也不意外,陆绫的噬魂毒她也知道一些。

    那么,她这个二峰的大师姐,现在应该怎么办?

    此时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过了沈归能够处理的级别,而在场的人倒是有一个人能够处理这件事。

    洛弦。

    洛师妹的级别够高,但是她已经被陆绫干掉了。

    沈归:“……”

    首先关系到陆绫的控制能力这一点沈归就无法触碰,她的那些师叔师伯为了陆绫的控制问题吵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沈归之前不以为意,而现在……终于见识到了陆绫被如此看重的原因之后,沈归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陆绫还能不能学剑,而是这丫头要被控制起来了。

    禁足是一定的。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算让沈归做决定,也会毫不犹豫将陆绫限制起来,别以为这个限制说的是第九峰,没有这么好的事情的,既然是控制,那么会失去自由是必然的,陆绫身边必须十二个时辰都有人看守,而且至少是司时级别的。

    要知道,现在被杀的人里面可是有两个大师姐,都挡不住陆绫。

    沈归无法想象,让陆绫在登灵台到处走的话,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之前去了流水学堂了吧,以那里面的人流量……后怕。

    沈归注视着昏迷的陆绫。

    上面会将她控制起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是不喜欢陆绫,而是没有办法,就像李竹子一样,此时因为陆绫自身的威胁性,作为家人,这已经是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沈归和李竹子想的是一样的,陆绫现在的昏厥绝对不是因为被自己的力量所击溃,更多的是睁开眼看到周围受伤害的几个人之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那么,在陆绫可能会伤到更多的人,因为伤了家人而伤心绝望之前,将她控制起来何尝不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

    ……

    沉默之后,沈归看着屋里面的冰狱,呆了好一会。

    现在……应该怎么办?

    她无法接近陆绫,也不会像徐徐那样失去冷静,只能静静的看着。

    沈归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因为正常情况的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有人来查看的,虽然现在灵山上灵山众大部分都因为灵气事件出去了,但是鸾凤师伯一定会来的,她作为现在灵山的管事人,又是徐徐的师父……

    按理说,早就应该到了的。

    可是现在却没有一点动静。

    就算鸾凤师伯有事情要处理,南苑还有一个人呢,她的李师晚上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没有发现这里的异样,要知道,她的小师妹,李师现在很疼爱的小丫头就在这个地方……她不相信李竹子会无动于衷。

    而结果是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

    外面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沈归想去李竹子的学堂看一下怎么回事,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作为二峰大师姐,在出现突发事件时候,她也会做自己应该做的。

    将这里的入口封上,等待着陆绫苏醒以及处理事件的人出现。

    就在沈归准备转身封住这里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有一群人闯进来了。

    “聂隐,不会带路就别乱走,连着几个空房间了,我早就说了寒气在这个方向,你们偏偏要走冤枉路。”

    “行了行了,别埋怨了,不是说沈师姐进来了,我也没看到人啊。”方秋雨现在满脑子都是沈师姐。

    “就在前面了。”

    沈归挡住了她们。

    突然被挡住,领头的顾晨曦不满的抬头,然后就看到了沈归的眼神,瞬间就怂了。

    “沈、沈师姐……晚上好。”

    “晚上好。”沈归点头,接着看着她:“你找我?”

    “不是我找你,是……秋雨她找你。”顾晨曦立马道,她在沈归面前乖的不行,完全没有平时古灵精怪的样子。

    “沈、沈师姐……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就是……”方秋雨此时脸红的不像话,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作为八峰的第二位,她在沈归面前连话都不会说。

    沈归没有什么不满,也没有意外,看了一眼剩下的几个人。

    顾笑、聂隐、鱼四弦……八峰的几个人都来了吗,她们当中,只有顾晨曦可能察觉到这里的灵气爆炸,回头一看,果然,顾晨曦现在正看着房间里面,一脸的呆滞。

    因为沈归的出现,所以在场的人暂时忘记了查看环境,这一看,瞬间鸦雀无声,只有方秋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聂隐看着前方站着的冰雕……那是……徐师姐?

    顾笑站在顾晨曦身边,看着姐姐想往前走却又不敢的样子,很是奇怪。

    鱼四弦则是看着里面秦琴的雕像,想认……但是又不太敢认。

    她们虽然进入了房间,但是被沈归挡在寒气侵蚀的范围之外,所以除了冰系的顾晨曦一脸见了鬼的样子,其他人并没有很直观的感受。

    “这里……是怎么了?”方秋雨感应不到冰系灵气,只是看着寒冰的房间,觉得有些奇怪。

    “那些雕像……是沈师姐你雕刻的吗?”方秋雨问。

    沈归有这个手艺,是灵山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沈归喜欢在论道场找一个冰山,然后去雕刻周围人的样子……但是又不带走她们,所以那些遗留下来的各种人像都有很多女孩子争抢。

    这也是鱼四弦她们看到雕像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往其他方向联想,只是怀疑的原因。

    “等等,那是阿绫?”顾笑捂着嘴巴看着跪在中间的陆绫,就要去将陆绫带出来。

    “别过去。”沈归出言,同时一道剑气挡在了众人面前,让她们寸步难行。

    被拦住了,顾笑这个软弱的女孩子不明白,甚至有些愤怒。

    “沈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笑平时很软,但是前提是不能牵扯到家里的小孩子,现在看到陆绫在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根本就站不住。

    “阿绫现在是怎么了?她的状态很不对劲,我要去看看她。”顾笑看着沈归,道。

    “……”沈归注视着这个师妹。

    “听沈师姐的。”感觉到不妙,顾晨曦一把将顾笑挡在身后,她这个做姐姐比妹妹矮了许多,一时间还挡不住。

    谁知道,顾笑还不领情,她现在真的很担心陆绫。

    鱼四弦和方秋雨她们也看到陆绫了,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此时目光都放在了沈归身上。

    而沈归……

    “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先回去吧。”

    这么说。

    “……”

    “……”

    这一下,连着方秋雨都不说话了。

    不意外,因为这就是沈师姐的霸道,有了名的……可是此时面对沈归,却没有人想退,因为陆绫在里面,她们几个现在已经以陆绫的老师自居了,怎么能容忍陆绫一个人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除了顾晨曦。

    她现在是真的感觉到麻烦了,其他人看不见里面那爆炸般的能量,但是她能感觉到啊……沈师姐让她们走就是不想让她们牵扯到这件麻烦事情里面来……可是自己这几个傻妹妹不领情,看样子还和沈师姐对峙起来了。

    要死要死,你们几个都不够一盘菜,唯一的战斗力方秋雨面对沈归……战斗力估计还不如一只兔子。

    沈归看着面前的五个师妹,没有说什么。

    师妹们对小师妹的担心她能够理解,但是有些事情不能暴露太多,顾晨曦一个人清楚就行了。

    算了。

    沈归摇摇头。

    “看好了。”沈归开口,接着拔出剑。

    归来剑出鞘,吓得顾晨曦一哆嗦。

    “沈师姐……你别怪罪她们,她们也是担心小师妹……”顾晨曦恳求的看着沈归。

    她以为沈归要在这里动手呢。

    顾笑即使是这样,还是不满的看着沈归,她想知道,沈师姐把阿绫怎么样了,她现在看陆绫没有穿衣服,难道是……

    就在这时候,沈归猛地挥剑,剑气纵横,刮的五个女人脸颊一阵刺痛。

    只是一剑,就在空气中带动了剑气旋涡,让聂隐、方秋雨和顾笑明白了她们和沈归之间的差距,顾晨曦和鱼四弦虽然看不懂,但是也吓得不轻,别看鱼四弦也担心陆绫,但是她怕沈归也怕的要死要死的。

    “看那边。”沈归提醒她们,也让这群女人明白,沈师姐并不是冲着她们来的。

    此时,那道锋锐到可以撕碎在场众人的剑气旋涡在前进了不到两米之后,突然好像遇到了什么阻碍,速度慢了下来,众目睽睽下,随着一系列碎冰的声音,剑气旋涡就这么缓缓凝结成一个雕塑,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从断裂的中间看过去,哪里还有剑气的样子,完全就是寒冰,不是亲眼看到,绝对不会认为剑气可以结冰。

    “这……这是怎么回事?”顾笑瞪大了眼睛。

    “前面……很危险。”聂隐开口。

    实际上,她刚进来就看到了沈归衣服以及手上的冰霜,心里也大概有了猜测,作为团队的眼睛,聂隐是观察力最仔细,也是最冷静的那一个人。

    她现在想知道,陆绫周围的雕像……难道就是这样形成的?那她自己为什么没有事情。

    “很危险的话,陆绫怎么办?”顾笑问。

    沈归没有回答,面无表情的解除了困住她们的剑气。

    她今天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看在师妹们担心陆绫的份上,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这几个女孩子的地位都不低,也能接触到灵山不少的秘密,不然沈归早就扔她们出去了。

    当然,现在也要扔了。

    “离开这里,马上。”沈归道。

    “……好吧。”方秋雨虽然也担心陆绫,但是沈归在,不会有问题,她不傻,这里一定出了问题,于是,方秋雨和聂隐直接转头离去,顾笑则是被顾晨曦连拉带拽的送走。

    只剩下鱼四弦了。

    这姑娘好像是吓傻了。

    “秦、秦师姐……秦师姐……”口中喃喃自语着。

    直到沈归走到她面前,才反应过来,一转头,发现那些损友都抛下她跑了,顿时脸色惨白。

    “沈师姐,秦师姐她……”

    “没事,不用担心。”沈归摇摇头,接着拎着鱼四弦的领子,将她扔了出去。

    随后,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沈归在身后留下一层剑气结界,阻挡接下来进来的人。

    同时在犹豫。

    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陆绫从寒气中拉出来?

    ……

    ……

    外面,看到鱼四弦飞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顾晨曦这才松了一口气。

    “四弦,对不起,我光顾着跑忘记你了。”

    “……”鱼四弦摇摇头。

    这些都不重要。

    “你们说……秦师姐她们不会出问题吧。”鱼四弦道。

    “???”

    等等。

    听到鱼四弦的话,顾晨曦才反应过来。

    陆绫身边的人……不是雕像?

    那也就是说,徐徐、洛弦、秦琴都出事情了?

    她正奇怪呢,沈归在论道场产出的雕像都是有数的,沈沧海的、李竹子的、秦琴的、徐徐的、还有一个没有脸的女孩子……没理由会加一个洛弦,沈归和洛弦关系又不好。

    “我刚才看到了柳师妹。”方秋雨此时终于脱离了迷妹的状态,她对柳扶风的印象很深,而柳扶风此时出现在陆绫身旁也符合逻辑。

    “出大事了。”顾晨曦咬牙,一脸的麻烦。

    “都怪你们,现在我们撞上了这种麻烦事,估计等师父们回来,少不了一堆事情,我都说了,让你们早点走。”

    大师姐一下子团灭了两个,她们这个目击者绝对少不了各种问候。

    “姐,重点是她们的安全吧。”顾笑不满的看着顾晨曦。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聂隐问,她觉得现在最好是回家待着,大家一起梳理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反正不回去。”顾笑道:“就在这里等着,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放心。”

    “我也是。”鱼四弦一屁股坐在地上,她不愿意走,秦师姐还生死未卜呢,她至少要得到,师姐安全的消息才能回去。

    “……那就等着吧。”方秋雨道:“正好,拦一下看热闹的人,给沈师姐减轻负担。”

    聂隐:“……”

    其实,看热闹的人就只有她们五个吧。

    正这么想着,隐隐的,一阵脚步声传来。

    聂隐敏锐的看过去,视线中是一个一身紫衣的女人。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