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灵山大师姐 绫将军

0770 令牌

    戏凤在“师叔”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不高兴了。

    陆绫现在状态不稳定,未来的路还不清楚,自家便宜师父和师叔居然在这里……白日宣……宣……

    哼。

    面对着戏凤的不满,韩雪摸了一下额头,一个翻身从楚凄水身上翻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看的东方怜人胆战心惊的,生怕她猜到地上的葫芦摔倒。

    “凤丫头,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你信吗?”韩雪说着,披上自己的睡衣,看着戏凤。

    “您说呢?”

    “……我觉得你不信。”

    “那你还问。”戏凤无奈扶额,接着走到楚凄水面前,

    “师父。”

    “来了?”楚凄水淡然的穿上了衣服,道。

    这一句说的不仅仅是戏凤,也是陆绫。

    “恩,回来了。”戏凤回应道,瞥了一眼韩雪。

    说起来,这短时间,她和韩雪、甚至是楚凄水都混熟了,对于韩雪和自家师父的关系也有了自己的认识。

    总之这两位就是关系异常亲密的好友,但是以前的时候,戏凤没觉得韩雪和师父那种关系……今天的话,就不知道了。

    戏凤看着韩雪,不自然的后退一步。

    韩雪看到戏凤忌惮自己的样子,急的脖子都要红了:“凤丫头,你再这样我要急了,我真的没有……”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行了,师叔你让让,我就两天没来,你又把这里折腾成这个样子。”戏凤看着一地的狼藉。

    酒葫芦,倒在土地上还没干的酒,虽说混合着女子香气,并不会难闻,但是……

    和垃圾场一样,总是不好看的。

    “阿绫,你稍等一下,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等她们收拾一下仪容。”东方怜人对着陆绫轻声道。

    陆绫点头,接着低下头,轻抚着自己腿上的雪尘,雪尘现在就是个小透明,陆绫不叫她的话,基本没有动静。

    雪尘可是幸福的很。

    陆绫看着雪尘,想法却一直放在韩雪身上。

    她很喜欢韩雪的。

    深呼吸。

    酒气……

    是果酒。

    她喜欢韩雪周围的这个味道。

    至于说,看到韩雪和自家师父在滚床单什么的……她就当做没看见吧。

    戏凤这边熟练的取出打扫套装,收拾着地上的狼藉,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了。

    和柳扶风需要照顾陆绫不一样,戏凤有额外的时间亲近师父和韩雪,并且,她有着足够的人格魅力,加上又是落雁城的城主,韩雪她们这一代的灵山弟子多少对落雁城都有些亲切,所以……戏凤很快就被认可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俨然一副小主人的模样而不会引起反感。

    “我说凤丫头……”韩雪又凑上去,迎面却是戏凤的白眼。

    “叫谁疯丫头呢。”戏凤横着笤帚,瞪了韩雪一眼。

    “……女人……不可理喻。”韩雪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好像你不是女人一样。”戏凤没好气的看着韩雪:“哦,把师父衣服都撕坏的你还真的不算是女人。”

    “你!”韩雪咬牙:“凤丫头,我是灵山的司时。”

    “是是是,司时大人,抬脚,你挡着我扫地了。”戏凤敷衍的说着,一笤帚打在韩雪的小腿上,接着看了一眼穿好衣服的楚凄水。

    什么司时,这里还有一个峰主呢。

    自家师父戏凤一直看不透,但是保持对师父的尊敬是戏凤一直在做的事情。

    而韩雪……反正戏凤摸透了韩雪的性格,和外面那些德高望重的师叔可不一样,很好说话的。

    等等,德高望重?

    她想起了东方怜人。

    回头看看了一眼满面绯红,咬牙切齿的韩雪……一头的黑线。

    戏凤现在才知道,自己之前对仙门那种扭曲的看法有多么错误。

    其他仙门她不知道,但是灵山真的是脱线……别说修仙了,就算是寻常大户人家,她这种刚入门的小丫头想要对着长辈说这种话,都会被教训。

    现在呢?韩雪被她说的快要憋死了。

    当然,戏凤并不会因此而轻视韩雪,师叔虽然看起来好拿捏,但是怎么说脑袋里也有几百年的城府,真要玩的话,十个她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也就是……韩雪将自己当做是家人,所以才会如此。

    深刻感受到这种柔和,即便是戏凤,也不可能维持自己那种偏执的观念,会融入灵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就是灵山吧。

    不过几个月,戏凤已经将自己看作是灵山人了。

    回首看着韩雪,叹息一声,口风软了一些:“就算是我误会了,韩姐,阿绫来了,你去洗个脸,换身衣服也是应该的吧,你看看的头发,还有衣服上的黄土……”

    韩雪被戏凤说的老脸又红了几分。

    “……我这就去。”

    韩雪走到衣柜面前,愣了一下。

    以前她的衣服都是随便扔在床上的,现在被收拾的干净,整个人都有些懵。

    “你的衣服在第四层最左面。”戏凤见状随口道。

    韩雪按照戏凤的话,成功取出自己的衣服。

    印堂发黑。

    所以说,她这个司时其实就是一个废物啊。

    不用想,就是李竹子也不会知道,这个用来给陆绫作伴的落雁城城主那么能干……还那么会照顾人。

    韩雪叹息一声,当着众人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我说,您也注意一下影响。”戏凤走过去,将屏风拉开。

    里面传来韩雪的嘀咕。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看过……”

    “请您不要说话。”

    “……”

    ……

    ……

    戏凤和韩雪相爱相杀的时候,楚凄水已经处理好了装束,怔怔的看着陆绫。

    陆绫也有些发呆。

    眼前一片和谐的场景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温馨?

    陆绫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时候,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戏凤悄然走到陆绫身边,将她推到楚凄水面前。

    “阿绫,你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师父说吗?”

    陆绫点点头,不过也没有动作,显然还是有心事。

    她是喜欢韩雪,但是肯定不是那种喜欢,现在看到这种场面,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同时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是要让自己变得完美,力量固然是很重要的,但是……

    只有力量也是不可以的,毕竟完美又不是能打就可以了。

    但是……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这些人相处。

    陆绫觉得戏凤是真的厉害。

    也许让她教教自己为人处世的方法是一个不错的点子。

    ……

    ……

    戏凤看着陆绫和周围气氛隔绝的样子,一时间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自然的表现……

    不过看到韩雪那个邋遢的模样,确实也忍不住就是了。

    “凤丫头,你进来一下。”韩雪的声音。

    “来了,说了别老疯丫头疯丫头的。”戏凤绕过屏风,不满的看着她。

    说起来,单单看样貌的话,戏凤可比韩雪这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侠女要大的多,母女说不上,但是姐妹是跑不了的,而且是戏凤是姐姐。

    戏凤还想说什么,却看到了韩雪严肃的眼神,顿时面色一变。

    韩雪当着戏凤的面换了内衣,接着披上道袍,她伸出手,戏凤帮着拉扯住裙摆。

    韩雪小声开口。

    “她的变化……很大。”

    戏凤知道她说的是陆绫。

    “实际上,我现在也没有从惊讶中走出来呢。”戏凤苦笑,她看起来淡定,实际都是装的,也不知道阿绫那么聪慧,会不会看出来。

    韩雪沉默在之后,道。

    “不过,这样也好。”

    寒冰血脉,总是要成长的。

    “也好吗。”戏凤不置可否。

    “九峰,你们放手去折腾吧。”韩雪将自己的个人令牌交给了戏凤,早前她的司时令牌已经给了戏凤了,不然的话,戏凤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

    “这……”戏凤看着韩雪的牌子。

    这可就代表了,她完全放权给自己了。

    “照顾好她们,在这方面,我可不如你。”韩雪坦然道。

    “明白。”戏凤点点头,韩雪就是这点好。

    “可惜我的权限还不够,绝儿的令牌都给……她了,灵山众也都不在,一时间也不好补,所以只能用我的了。”韩雪给了戏凤一个眼神:“不过你想做什么放手去,想要什么资源尽管用,包括后山的灵泉,有什么事情我和绝儿给你担着。”

    “韩姐,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师父的想法。”戏凤问。

    “有什么区别。”韩雪反问。

    “当然有……行吧,没有区别,毕竟您都上去撕人家衣服了。”戏凤看着贴上来的韩雪,后退了一步。

    “凤丫头,你是不是皮痒了!”韩雪的声音一下解开了,听着耳边顿时放大的声音,戏凤抽了抽嘴角。

    说好的悄悄话呢。

    韩雪可不管那么多,攥住戏凤的领子。

    “我告诉你,误会!!!是这样的,我感应到阿绫回来了,想着也许今天不会来我这,但是我们做长辈的需要去看看她……而且今天也没有喝酒,这些昨天的。”

    戏凤眯眼:“昨天?这么多?我们不是说好了一天不超过……”

    “……这些不重要。”韩雪面露尴尬:“回到刚才的话题,这不是阿绫回来了,我和绝儿想去看一下阿绫,这些时日绝儿的想法也放开了不少,但是她穿的很古板,我想给她改变一下造型。”

    其实是她想要给楚凄水换裙子,然后去看望陆绫。

    楚凄水没有剧烈的反抗,但是也没同意,所以韩雪就自己上了。

    “都是误会。”

    “好好好,我相信了。”

    ……

    ……

    外面,陆绫轻轻挠着雪尘的下巴,看着猫儿舒服的翻滚身子,抬头看了一眼屏风。

    这怎么还吵起来了……

    楚凄水就淡定多了。

    对于陆绫的改变,接受的非常快。

    楚凄水是灵山唯一一个知道,柳扶风已经陨落这件事情的人,前些天受到了刺激,现在已经想开了。

    她……有能够做的事情。

    她早就不愿意去修炼了,可是作为柳扶风的师父,对柳扶风珍视的东西自然是要保护的,况且陆绫也是她的徒弟。

    柳扶风或许和柳瑜一样,但是楚凄水绝不希望陆绫会和自己一样。

    陆绫想要做什么,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就给她帮助。

    显然,柳扶风的离开给楚凄水也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最简单的,她已经可以正面面对柳瑶。

    在那个时候的柳瑶眼里,个平凡的道姑好像又变成了曾经的那个师姐,只是简单的坐在那里就像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柳瑶都有感觉,那韩雪呢?

    当然也感觉到了楚凄水的改变,韩雪不奢望当年的绝仙可以回来,但是能够振作起来自然是她愿意看到的事情。

    楚凄水肯定是认可柳扶风的,甚至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看,这一点韩雪十分的清楚。

    柳扶风足够优秀,又是楚凄水第一个弟子,很正常。

    而现在,陆绫这个女儿的“遗孀”,她自然会打起精神来照顾她。

    “阿绫,你找我?”楚凄水轻声开口。

    陆绫点点头,接着亮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戒指。

    银光闪过,楚凄水面上过了一丝了然。

    给她留了念想……对与陆绫来说,是背叛吗?

    楚凄水一瞬间就理解了陆绫的想法。

    背叛?在楚凄水看来是一种幸运也说不定,毕竟当初的柳瑜可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念想,有的只是愧疚和自责。

    她和陆绫的区别就是,楚凄水知道柳瑜为了什么而死,但是陆绫不知道柳扶风是因为什么离开她。

    不然的话,这个女孩子有可能会走上她的老路也说不定。

    “指环……怎么了。”楚凄水问,同时仔细的看着陆绫手上的指环。

    柳扶风给陆绫凝聚出来的空间戒指,因为制造的不是很及时,所以没有很漂亮,只是一个单纯的银色圆环,泛着圆润的光芒,材料……用的只是银子,是提炼过后的银两。

    虽然没有好的炼器法宝,但是可以使用的空间却不是什么空间袋可以比拟的,柳扶风粉碎自身身体之前,将所有的力量就用来打造这一枚戒指了。

    她有些想知道,柳扶风给陆绫留下了什么。

    里面有一些柳扶风留给她阿绫的东西,说是留下,其实也没有什么……都是一些衣物、杂物什么的。

    还有……

    陆绫手上一闪,出现了两块令牌。

    她今天是为了将令牌还给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