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灵山大师姐 绫将军

0825 想做大妇的羲凰

    羲凰摇头。

    这种事情,暂时是不可能有答案了,她不可能去海族找那个女人询问是不是她下手的吧。

    至于说女王……倒是可以问,对方应该也不会说谎话,但是问题来了……

    找不到人。

    羲凰前些日子在天光墟的时候,也有进去看过……反正没有找到。

    叹息。

    女王也好,祭祀也罢,都把种族看的太重要了……

    就不能轻松一些吗?

    羲凰的话如果被其他两人听到恐怕就会得到两个白眼。

    人家海族本来就没想和你们玩……哪一次不是被拖下水的。

    魔族也是……她们本来也是生活在这片大陆的……虽然被驱逐了,但是想回家的心情总是没有错的吧,毕竟当初是被武力驱赶,现在用武力回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打回来,难道谈判吗?

    只不过,对于人族来说,这就是侵略。

    而沈澜听的云里雾里的,虽然大概明白了,就是说自己被击杀过很多次,所以身子才差成这样……

    但是怎么说呢。

    她却没有什么愤怒的感觉,因为没有丝毫的代入感,更像是听着别人的故事。

    至于说记忆什么的,更是一点都没有。

    也只有柳扶风给过她一点危险的感觉,但是柳扶风已经不在陆绫身边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她只在乎陆绫。

    羲凰其实也就是找一个人说说话,毕竟有些事情,她也想和别人说说,说出口了,也有利于自己思考。

    毕竟,她总不可能和现在的陆绫讨论关于算计的事情吧,那丫头因为成长而越走越远,怪让人心疼的。

    和沈澜就挺好,可以随便聊聊。

    “沈澜,你的功法还记得多少?”羲凰问。

    “……”沈澜没有开口,半晌之后对上羲凰的视线才意识到她在叫自己……

    毕竟刚刚知道名字,没有反应也正常。

    至于说功法……

    抱歉,完全不记得了,她现在只是凭借着本能在驱使自己的力量而已。

    羲凰摇头:“算了,我换一个问题,你的灵力还保留多少?”

    “你自己看吧。”沈澜虚空一握,瞬间,冰冷的波动充斥了整个房间,空间变得黏稠,将空间挤得满满当当的是蓝色的灵力,其中的强度足以让任何人惊愕。

    而羲凰主动融合了那温和的能量,仔细品味之后,道:“损失了一大半呢……属于现在灵山的力量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了,留下的全是咒法灵力,也就是东神海的法力……嘛,也正常,毕竟灵山的力量你都用来自我恢复了,你之前那么难杀也和恢复灵力有关吧。”

    “东神海?”沈澜歪头。

    这个她知道……她见过。

    “你见过东神海的人?明月?”羲凰有些意外,近距离接触过,对方还没认出……啊,正常,明月认不出来也正常。

    沈澜点头表示自己见过,而且……她对东神海这个名字有些许的印象。

    “嘛,记不起来就不要想了。”羲凰想了想,道:“以前的时候,你的力量和海域直接联系在一起,也得罪了一些海族,这样看的话,那个老女人也有出手的动机……而且,她们现在也有了动作……”

    说着,羲凰看见沈澜不解的眼神,道:“我就是自言自语,不用在意。”

    沈澜耸肩,表示她随意。

    羲凰继续分析道:“最近,海族也有了些许动作……”

    海族的动荡自然是瞒不过羲凰的眼睛的,她对海族可是十分的关心的。

    羲凰眯起眼睛:“我没有沟通天道的能力,天道也从来没有联系过我……大概因为我是最安分的长生种吧,基本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所以实际上我是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但是,绝对和陆绫有关就是了。”

    沈澜听到陆绫两个字,就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现在只有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局,但是海族如果想要入场,肯定是要从陆绫这里下手……恩,看来我的猜测没错,她们要找的那个什么圣子,应该就是陆绫了。”

    是的,圣子。

    大祭司的吩咐,大千海族以及海族附属的小种族最近可是炸开了锅,都在寻找“大祭司”所预言的“圣子”。

    但是在羲凰眼里,其他人还不知道圣子是男是女的时候,她就可以断定,要找的就是陆绫。

    恐怕就是那个老女人也只知道要从雪女身上入局,但是……可惜的是,她不知道雪女的具体的情况。

    所以先把因果结下,总是没有错的。

    不说这一次的风云是围绕着陆绫进行的,单说雪女的属性,本身就和海族有很大的关系,毕竟,极致的寒气和水本就是密不可分的,海族生活在无穷无尽的海域中,而万丈深海之下,支撑她们的就是冰之力,自然对冰非常的敏感。

    这些海族对冰也是非常依赖的,不过内心的高贵让她们可以压制住那股极端的渴望……也就是说,即便是海族,雪女对她们也有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这一次的海族对陆绫的态度是可以确定的善意。

    圣子嘛……肯定是地位很高的。

    即便是当年的雪女,想去海族玩的时候,也都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从来没有人阻拦。

    据羲凰了解的,大祭司虽然知道她和雪女的关系,但是这并没有影响雪女在海族的行动自由……

    当年雪女没有和自己说过她在海族的旅游经历,但是极有可能,她早就见过大祭司那个老女人了。

    不说有奸情,但是肯定是见过的。

    这样的雪女,如果不是主动去找魔族的麻烦,而且是要将人家灭族的态度……恐怕会活的十分滋润。

    “啊啊啊……摸不着头脑。”羲凰用力摇头,金发缓缓摇摆。

    片刻后停下来。

    “不知道圣子是怎么界定的……要不要……去见一下那个老女人?如果说我有雪女的消息的话,应该不会一见面就打起来吧……恩,也不好说,算了,还是先看看走向吧。”羲凰点头,接着看着沈澜。

    “我都说完了。”

    “嗯。”沈澜点头。

    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怎么听懂。

    但是关于陆绫的事情,她都已经记住了。

    羲凰拍拍手:“嘛,总的来说,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要说,就是过来看看你,发发牢骚,就这样。”

    沈澜:“……”

    她也看出来了,之前羲凰与其和她聊天,不如说在自言自语。

    羲凰抿嘴一笑:“毕竟在故人面前很安心,我想说的东西有些多呢……不过也就到这里了。”

    “沈丫头你呢?是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去东神海?我个人建议是去东神海,毕竟那里还有一些你留下的力量,应该可以帮助你恢复……”羲凰说着,看着灵山。

    “而且……这里是一个晦气的地方。”

    羲凰抬头看着天空,她一直觉得灵山晦气,和这个雪女陨落之处相比,得到了雪女正统传承的东神海显然更能够得到她的好感。

    “晦气?”沈澜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一次却是意外的了解了羲凰在说什么。

    晦气,是因为这里是陵墓。

    不过,她就是一个守墓人,哪里都不会去的。

    “如果是为了陆绫的话,没有必要,她马上就会离开灵山了。”羲凰居高临的下看着沈澜:“而且你的身子也不适合跟着她,怎么样?考虑一下东神海?”

    沈澜摇摇头:“就这里吧。”

    东神海虽然让她感觉有些许的亲切……但是在灵山住习惯了,也懒得动了,而且……陆绫偶尔也会回来的吧。

    “其实差别都不大,那就随便你吧。”羲凰说着,转身,恢复了那份贵气的模样,笑着道。

    “今天就先说到这里,我走了?以后我会经常来你这里坐坐,不会不欢迎吧。”

    “……随便。”沈澜轻轻点头,也跟着起身送羲凰离开。

    或许是因为找回了自己的名字,也或许是因为有着羲凰的映衬,沈澜那一身紫衣也勾上了一丝神秘和尊贵。

    羲凰嘴角轻笑。

    所以她才说……明月迟钝啊。

    紫色,在东神海是最尊贵的颜色,就算是明月,她的道袍也是深蓝色,只有边角勾勒了一丝紫衣……

    摇摇头。

    “不用送了,我去见见陆绫。”羲凰说着,一个瞬身离开,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竹林深处。

    沈澜看着羲凰离开的地方,院子里已经有了一些积雪了……她拿起了自己的扫把。

    ……

    ……

    竹林深处。

    羲凰避开了众人宴会的地方,出现在陆绫的房间后面。

    她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雪女的气息,但是没有偷看,只是像一个普通人在门前看着。

    可是雪女现在已经改名叫陆绫了……那么自己现在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她……

    羲凰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这也是她一直拖着没有来见陆绫的原因。

    雪女不是以前那个雪女,这可以确定。

    但是小雪的态度没有任何的改变,那么自己应该改变吗……

    陆绫还能记起来关于雪女的一切吗?

    ……

    ……

    沉默。

    羲凰不确定。

    叹息。

    算了。

    就和以前一样吧……不然的话,洛千寒也会不高兴的,而且就算雪女变了,她已然喜欢她。

    依旧以“妾室”的身份自居。

    不……

    现在没有沈澜和洛千寒在一旁,说不定自己可以先把“大妇”的身份抢到手?

    想到这,羲凰笑的很开心,她闭上眼睛。

    起身,一步踏出,金色羽翼覆身,霞光尽数收敛,最后金色霞衣的颜色也由霸气的金色往暗淡转变,变成了不那么显眼的黄色。

    重新睁开眼睛,羲凰收敛起身上的一切华丽之物,凤钗,羽翼,血羽之坠,登天鳞……

    一切顶级法宝皆是收起,金色羽衣暗黄色,短时间内,羲凰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皇变成了一个有些朴素的女人,如果不是金发和天生的威严,她看起来就真的只是俗世的妇女。

    此时,羲凰的身子稍稍有些消瘦,当然她那种天生的王者气质还在,金色短发与眼眸昭示着她并不平凡。

    她知道自己不是那么漂亮。

    但是胜在气质……

    收起了羽衣以后的她现在看起来,应该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了吧。

    羲凰轻轻将自己的耳侧短发卡在鬓角,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土掉掉渣的发卡,轻轻别在头上。

    现在的她,只看外貌而忽略气质的话,村姑无误了。

    也不是刻意扮丑……怎么说呢,她在雪女身旁的时候,始终都是这和模样……毕竟,作为妾室不能抢了夫君的风头,这是原则问题。

    而且,她也只有在面见雪女的时候才会这样,没有看到之前无论是见雪尘还是沈澜她都没有收起那一身华丽到夸张的服饰吗?

    其他人没有那个资格。

    “没想到,这一次的重逢又是在这个晦气的地方……我是真的不喜欢……”羲凰叹息,接着兴奋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

    抬头望月。

    “时候不早了……我可不想占据她太长的时间,那么就先暂停一下这里的时间吧。”羲凰道。

    有力量,就是任性。

    至尊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蝼蚁,羲凰手掌摊开,握拳。

    金色火焰展开,巨大的冲击波瞬间笼罩方圆。

    房间外部的时间静止了,或者说,流速变得极其缓慢……而这并不会影响房间内陆绫的动作,这就是羲凰的力量……或者说是火焰的力量。

    时间这种力量其实比空间要弱的多,当然,这是因为小千世界的结构问题。

    “搞定。”

    羲凰拍拍手,这样一来,她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接触陆绫了,而外面也被她布上了一层结界,不需要担心被人打扰。

    接下来,敲门。

    可是……手放上去,羲凰又犹豫了。

    她现在的样子……会不会不太好看?

    虽然陆绫以前也见过她,但是那时候的她傻乎乎的,应该不能算吧……

    这个长生种忐忑傻傻在门前的样子,哪有一点强者的样子。

    结合今天做的婆婆妈妈事情,她妥妥就是一个妇女没有错了。

    “嗯……嘶”

    羲凰还在发呆的时候,门内突然传来了陆绫略带压抑的痛苦呻吟,正在神游的羲凰下意识的出现了惊慌的神情,推开门冲了进去。

    “阿雪,你怎么……”

    “……”

    陆绫拿着湿绒布的手僵在了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