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灵山大师姐 绫将军

0895 虚怀若谷

    陆优还是走了。

    晚走肯定是不如早走。

    他来的时候有多放肆,走的时候就有多小心,不仅抹去了所有的脚印,甚至……那踩断的树枝都被他用手段复原。

    抹除了他曾经来过的一切痕迹。

    陆优坐在云端,喝着自己在落雁城买来的果酒,白发轻扬,又不爽的推翻了酒,躺了下来。

    心中嘀咕。

    他以前只是怕女儿不高兴,今天可是在女儿已经吩咐的情况下还忤逆了她虽说不是故意的,但是和陆绫刚刚见面,每一分好感都十分宝贵。

    其实也不怪他,陆优也没有想清楚陆绫说话的意思,首先这山里肯定是一个修灭境的存在,虽然是被玄镜司通缉没有尊号,但是绝对有尊者境的实力,即使比不上白云帆也差不了多少。

    陆优下意识认为陆绫不能发现对方,所以就没有往这方面想,杀他的原因也很简单,不多赘述。

    但就在陆优准备送对方上路的时候,忽的想起女儿画的那一副血色山水,顿时明白陆绫早就发现了这山里的人,至于说不让他多管闲事,应该是女儿想要做什么。

    主要也是在陆优这个境界,那点杀气远远不够染红他眼里的青山,所以第一时间没有和陆绫的画联系起来。

    陆优很心虚。

    好在,他还没有下死手。

    陆优心想山里的人也是倒霉,受了伤便躲在天光墟外围,并且在实力碾压陆绫等人的情况下都没有出手,说明他至少在这一段时间是要躲着的,真的很怂,对陆绫等人也没有威胁。

    从乐正落庭平安出入就可以看出来。

    毕竟,天光墟外围真的是没有人,天光墟会武期间,人间真的没有这地方安全,就算是陆优也觉得对方这一手还是挺不错的。

    但是他遇到了陆绫。

    陆优从云端上坐起来,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纵然一开始就想明白了陆绫的意思,如果让他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他不知道陆绫想做什么,但是玄镜司通缉榜上第三的家伙对他的女儿有威胁,就算陆绫会讨厌他擅多管闲事,他还是会出手。

    这闲事还是要管的。

    最多不会打死对方。

    就好像现在,毁了那血色人影的道果,把他打成重伤。

    尽管如此,对方还是一个修灭境修士,而且有法宝,有秘法……所以陆优又留了一道禁锢,可以确保陆绫的安全万无一失。

    所以陆优认为无论如何他都会这么做,没有什么好患得患失的。

    陆优重新给自己倒上酒,小酌一口,微微皱眉。

    心中疑惑。

    倒是有些好奇,阿绫要留着这个人做什么,他姑娘一没有出过灵山,二对修仙界也没有什么了解……

    不过纵然不明白他也不敢去偷看,没看到孝公子都不敢偷看他家的姑娘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好像陆优不知道陆绫是怎么发现山中那人一样,他贸然偷窥也有可能被女儿发现。

    总之不是魔族的能力就是雪女的能力。

    陆优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麻烦。”

    女儿太强,他也觉得很不方便。

    ……

    ……

    众人吃了好些天的素菜,都没有意见,因为就算是素的,那也是秦琴做的,对乐正落庭来说也比肉好吃。

    不过陆绫今天要求吃肉,秦琴就做了肉。

    陆绫吃了一些。

    一个人出去。

    吐了一会,然后回来。

    没有人问她怎么了,只有秦琴有些许的若有所思。

    傍晚,陆绫练了琴,日常修炼、练字之后,去找了乐正落庭一起修炼关于魔族的功法,锻炼对识海的控制。

    陆绫每时每刻都在飞速的提升。

    她现在的心境最适合修炼不过。

    日子过的还算滋润。

    清晨,陆绫说一个人想要进山走一走,便进了山。

    ……

    ……

    青山中,洞窟内,一血色人影盘腿修炼,许久后,身上血色逐渐褪去,他起身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黑衣,看着洞口陆优留下的结界,默默站了一会。

    他说道:“真是……倒霉。”

    声音意外的干净。

    从如流也许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度过这么诡异的一天,这比他在天光墟内部同时得到一些魔族和圣地功法还要奇怪。

    他前些时日在天光墟内部有一番奇遇,得了一番造化,只不过不幸被禁制击伤,所以才在这里疗伤,纵然发现了陆绫一行人,但是以恢复为主,也没有想过要动手,至于说远离……他身上的伤和空间有关,一时间也无法快速离开,索性就继续藏着恢复修为。

    却没有想到,突然来了一个杀神。

    别人也就算了,当从如流看到陆优那一头白发后,他连逃跑的心思都没了。

    别说受了伤,就算是全盛时期,陆优想要杀他也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所以,在看到陆优的那一刻,他就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别看他是通缉榜上的第二,不,现在是第三了,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只是谁能想到,陆优忽的又不杀他了,而且……似乎在恐惧。

    从如流一开始觉得应该是他看错了。

    可是陆优再三警告他,不许告诉任何人见过他……当时从如流听到这句话便知道自己死不掉,一时惊喜也没有想太多。

    现在想来,陆优果然是在害怕什么人。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杀自己,关于这一点,从如流始终想不明白,他本以为也许陆优是禁锢他,然后让门下弟子杀他扬名。

    但是仔细想来,其中漏洞无数,基本不可能。

    想来,他能活着应该和陆优害怕的那人有关。

    轻轻叹息。

    虽说没死,可是被禁锢在这洞窟内,被陆优毁了道果、伤了魂魄,伤上加伤,到了寿元尽头能不能恢复之前的一身修为都不一定。

    他作恶无数,没了修为,和死了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从如流一脚踢开脚下被吸干的尸体,躺了下来,眼睛睁的很大,有些骇人。

    他无法闭眼,因为只要一闭眼,那通天青山一样的一脚就会浮现在他眼前……那种死亡的压抑,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吗。

    原来,他就算到了修灭境,有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声,挥手就可以覆灭一门一派、让玄镜司头痛无比可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依旧是蝼蚁。

    但即便是陆优,却也有害怕的东西。

    恐惧。

    从如流眼里都是恐惧,不知是在害怕陆优还是别的什么。

    最终他还是闭上了眼,准备去直面那近乎死亡的恐惧。

    握拳,鲜血渗出。

    清风过,一人踏进了结界,说道。

    “真是难闻。”

    轻音传来,从如流瞬间睁开眼,说道:“什么人!”

    紧接着,他看到了一袭红色的裙角,眸子紧缩。

    陆绫走进了洞穴,看着四周的环境,柳眉凝成了一条线。

    这里比她想象的还要肮脏,充满了血污,一地的尸体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尸横遍野,白色和红色交织,这般地狱光景比起她杀魔的那一次还要让人恶心。

    陆绫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尤其的不适。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袍人,心想就是他了。

    这一身黑衣倒还算干净。

    年龄……看不出来,样貌二十岁,谁知道多大。

    其实他还蛮好看的,剑眉星目,虽然面色苍白了一些,但稍作打扮也是一个佳人。

    陆绫在看从如流的时候,从如流自然也在看陆绫,就算他受了伤,陆绫能不声不响的接近他也表明了她的实力。

    之前来的人是陆优他都可以提前发现,对陆绫却完全没有感知,而且外面那层结界之牢固……陆绫却在没有打破结界的情况下走了进来。

    绝对不是正常人。

    不过从如流没有太过警惕,他觉得没有什么比陆优那一脚更加可怕的,他也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倒是不怕死,早晚的事。

    看陆绫衣服是灵山的弟子,修为……居然是合魄境,但是他不信。

    当然不信。

    不信这个长相美丽到妖异、可以走到他面前而不被发现的少女只是合魄境。

    从如流便问道:“你是谁。”

    陆绫没有理会他,轻轻点了点绿竹,寒气自陆绫脚下铺开,冻结了洞窟,在那一层层尸体之掩盖了厚厚的玄冰。

    陆绫深吸一口气,觉得舒服了很多,开口说道;“问别人之前,不先说说自己吗。”

    这个开场让从如流愣了一下。

    他倒是没有想到陆绫会和他好好的说话,更没有指望陆绫会回复他。

    事实上,他面对的人不是恐惧求饶、逃跑,就是像陆优那样一言不发直接动手的。

    像陆绫这种平静对话真是很久没有过了。

    从如流眸子中流露出些许怀念。

    接着便有些奇怪。

    忽的,他想起了陆优。

    难道……眼前这个少女就是让陆优恐惧的人?

    从如流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然的话,这一前一后,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巧合。

    从如流站起来,看着这个仅仅到她脖颈的少女,平静的问:“你是来杀我的?”

    陆绫看了一眼脚下冰层内的尸体,抬头说道:“不是。”

    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该死的人,只知道他可能杀了很多人,所以来问一些事。

    从如流松了一口气。

    陆绫说话期间他一直在陆绫那银色的眼睛,对方没有撒谎。

    可是如果不是来杀他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价值了。

    陆绫说道:“你伤的很重?”

    “是。”从如流点头,指着脚下的尸体说道:“这些是我用来恢复的。”

    “哦。”陆绫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她又想到,刚才在路上感知到的没有错,陆优还是来了。

    这是在关心自己?

    陆绫沉思。

    而陆绫的样子让从如流更加摸不着头脑,陆绫这种奇怪的表现比之陆优的直接下手还要让他无法接受,他直言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啊。”陆绫被他叫了一声回神,微微一颤。

    倒是有些可爱。

    陆绫不满的看着从如流,说道:“我想和你聊聊。”

    “???”

    “我是从如流。”他说道。

    陆绫歪着头,说道:“好奇怪的名字。”

    从如流问:“你不知道我?”

    陆绫看了他一眼,认真的说:“我应该知道你?”

    对话有些奇怪,不过这里本身就够奇怪了,所以也没有那么奇怪。

    从如流确认了陆绫不认识他。

    要么,这是一个老怪物。

    要么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从如流相信第一点,但是……他不会妥协。

    没有点实力是吓不到他的。

    所以他说道:“你想问什么。”

    “我……”陆绫正要说话,忽的皱眉。

    她的眼前一阵火红,阻止了视线,一股火焰将她包裹在内,虽然没有温度,但是依旧很让人不舒服。

    从如流一惊,天火居然没用?

    他收起了火焰,取出一样奇怪的圆形法宝,这是他在天光墟深处从魔族那边得到的,可以暂时眩晕一个人的灵魂。

    从如流震声道:“喝!”

    陆绫皱眉,说道:“你真的很没有礼貌。”

    从如流:“……”

    也许已经没有必要测试了,天火无效,精神也无懈可击。

    可他仍然不愿意相信陆绫的实力。

    对方的气息真的很稚嫩。

    他忽的很愤怒,便对着陆绫挥出最后一剑。

    死就死。

    陆绫这种不在意的态度比之陆优来说更加的恶劣,至少在从如流这种亡命之徒来说是这样。

    全力一剑。

    陆绫没挡,动都没有动。

    银红交加。

    如玉剑气自陆绫而来,穿透了从如流的身体,在一瞬之间,砍掉了他的双腿并彻底封印了他的力量。

    陆绫平静的走过去,看着地上残缺的人。

    何必呢。

    她只是想问一些问题。

    当然,有雪尘在,她本身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说不好听的,陆绫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什么东西。

    从如流感觉到的轻蔑也许是真的。

    陆绫其实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突然出手,只不过她现在戴着叶尊者给的火琉璃,触发了反击。

    陆绫低头,问道:“你还好吗?”

    从如流艰难的爬起来,冷静了一些,他说道:“你要问就问吧。”

    有些好笑,如果是陆优,他绝对不敢动手。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既然冒犯了对方,对方还没杀他,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反正……现在死和明天死没有太大的区别……他早就已经没有活着的理由,之前陆优只不过打断了他的苟且,送他一程。

    他居然有些好奇这个一片平静的少女想要问什么,他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可以回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