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变身灵山大师姐 绫将军

0896 从善如流

    陆绫静静站在那里,有小雪自洞窟顶上落下,作为装点她的背景,脚下泛着蓝光,雪境之下,满是汙垢与乾涸的血渍。

    美景和炼狱形成了鲜明了对比。

    而陆绫,恰好处在这二者之间。

    各种意义上都是如此。

    兴许是经历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从如流的心境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往会歇斯底里的他,此时也异常的理智。

    他没有认出陆绫是山穀中的一人,因为他是用的气息感应。

    而陆绫没有气息。

    ……

    陆绫看着他,取出一片月盈草,想要放入口中,不过最后轻轻舔了舔,重新收了回去。

    她想起了先生。

    一旁的从如流见状,心思有些怪异。

    他竟然觉得刚刚的陆绫……很可爱。

    名叫从如流的男人那剑眉之下的漆黑眼珠微微颤动着,昭示他的不平静。

    他本不应该有这种感情的,所有正面的情绪都应该随着“她”的逝去而消散了。

    这世间本就是恶的,不该再有美好。

    从如流定睛看着陆绫,却无法这么想。

    他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少女的魅力到达了何种地步,这种无意之间对人的诱惑比任何媚功都要可怕,因为你无法升起恶感,就像现在的从如流,心神颤动,却无法摆脱。

    陆绫注意到了什么,蹙眉。

    抬手,将那一头乌黑秀髮盘起一部分,露出手指上那银色的指环。

    “你真的很不礼貌。”她说道。

    这是第二遍了。

    事不过三。

    看着陆绫的装扮,从如流心道能够成为她道侣的人真的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听着陆绫的话,他心里的怪异感更强烈了。

    这种语气,就好像是在和他闹彆扭一样……但是二人素不相识,而且身份上……

    从如流勉强接上了自己的腿,却依旧被剑气封锁修为,他步履蹒跚走到陆绫面前,一袭黑衣沾上了陆绫的裙角。

    他身上并没有血腥味,但是陆绫仍旧后退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

    而陆绫的退让,也让从如流明白了,她真的是很软的人,他便开口说道:“我是恶人。”

    陆绫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说道:“所以呢?”

    从如流提醒陆绫,说道:“和恶人说什么礼貌,是不是不太合适。”

    陆绫想了想,认真的说道:“也是。”

    从如流微笑。

    陆绫又说道:“不过你是恶人和我没有关係,所以还是要注意礼仪。”

    “什么。”

    从如流闻言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是没有绕过来。

    “真笨。”陆绫平静的说道:“你是恶人,又不是恶魔。”

    从如流不明白,问道:“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

    恶“人”是立场上的,恶“魔”也是立场上的,陆绫现在大部分是中立的,所以她才有之前那番话。

    或许像她这样两边都不是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恶”也说不定。

    不过陆绫今天不是和他来讨论善恶的,关于善恶她早就有了成熟的鑒别,所以,陆绫没有和从如流解释。

    陆绫看着过分靠近她的男人,说道:“你站远些。”

    从如流没有动,他可以嗅到陆绫身上那清新的皂角香气,很乾净,让他想到了很久之前的故人。

    陆绫便拔剑。

    从如流后退。

    “事不过三。”陆绫说道:“你别怪我。”

    “怪你什么。”

    这剑不是还没有砍到他吗。

    “这也和你没有关係。”陆绫说道:“我找你是想问一个问题。”

    “说。”

    他很好奇。

    “对你来说,生命是什么。”陆绫说话的时候很认真,她面上还带了一丝解不开了疑惑,所以即便这个问题看起来有些幼稚和可笑,从如流依旧无法故作轻鬆。

    “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你找我不会是因为我杀的人比较多吧。”从如流脸色僵硬,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嗯。”陆绫点头承认道。

    她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在发现大量的杀气之后,就準备过来看看了。

    陆绫望着地上的一大片尸体,抬头。

    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杀人是为了吸取精气疗伤,而且很平静……这样的人或许可以给她一个能够借鑒的答案。

    “这算什么。”从如流脸色十分精彩,像是秋天被鸟啄烂的果实。

    原来是这样。

    他明白了。

    从如流脸色苍白,问道:“你认识陆优、陆宫主对吧。”

    “认识。”

    从如流面色平静:“也就是说,他放过我,是因为你要问我这个这个蠢问题?”

    陆绫说道:“应该是。”

    “好家伙,我倒是被你救了。”从如流说道:“果然,你才是让陆宫主害怕的那个人……”

    真是讽刺。

    他杀了那么多人,所以很多人要杀他。

    这没问题。

    可……

    他杀了那么多人,所以没有死在陆优手里。

    这算是什么。

    从如流不明白。

    很不明白。

    这世界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劲。

    人不是生来就是恶魔。

    他和陆绫也许会很有共同话题,不过很可惜,这两人都不是会和其他人说自己故事的类型。

    陆绫想起了来时看到树枝上的空间裂缝,说道:“你说出了陆优,不会有问题吗?他隐藏自己蹤迹还是蛮辛苦的。”

    从如流心想陆宫主还真是可怜,费尽心思,却早就被发现了。

    又觉得可怜陆优很可笑。

    又觉得自己可笑。

    “有什么问题,横竖一死,我现在还怕死吗?”从如流看着陆绫,说道:“我出了这个洞窟,离开了结界就会死,天下皆是我从如流的敌人,没了修为,今日死和明日死有何分别?”

    他苟活了那么久,此时竟然也真的有了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即将被陆优杀掉之时,除了恐惧,他最多的情绪是解脱。

    ……

    自陆绫进了洞,结界就失去了作用,风吹进来,撩动了陆绫的长髮。

    陆绫说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从如流看着陆绫的平静。

    她……说的是真的。

    低下头。

    陆绫又说道:“有分别。”

    今日死和明日死当然有分别。

    从如流深呼吸,说道:“我是玄镜司邪修排名第二、不对,第三,现在第一是灵山的东方怜人了,看你穿着有灵山的风格,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东方怜人?”

    陆绫觉得他是在惹自己生气。

    她不生气。

    和死人生气没有必要,所以陆绫说:“我找不到她,如果可以我就不问你了。”

    这个答案从如流当然没有想到。

    他服了。

    “你问我怎么看生命,我无法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从如流说道。

    陆绫不理解,问道:“为什么,你不是杀了那么多人吗。”

    “你问为什么……”从如流挥袖,说道:“如你所言,我先问问你,怎么看待人命。”

    “是生命。”

    “有什么分别。”

    “当然有分别。”

    从如流看着陆绫认真的样子,很无奈,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敷衍道:“好好好,就算有分别,那你怎么看生命。”

    自己先开口也能给他一个借鑒,陆绫想了想。

    声音平静。

    “生命源于态度,生活像一条漫长而崎岖的小路,道旁鸟语花香,征途中却荆棘密布。生命像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看似自由奔放、无拘无束,实则要一路跋涉、劳苦艰辛。”

    “人生在世,难免有失败与无奈,这需要我们怀抱感恩的心,用对生命所有的爱与希望,爱护所有人……还有……”

    “停。”从如流打断了陆绫,说道:“这是哪里的少女诗?”

    陆绫丝毫不脸红,说道:“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

    “你自己信吗?”

    “不信。”

    “不信你说干什么。”

    “说给你听听。”

    “我不想听。”

    从如流认真的问:“你是觉得我杀的人多,想知道在我这样的人眼里,人命是不是如同草芥?”

    陆绫点点头。

    就是这样。

    她杀了人,但是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想问问。

    从如流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即便是在我眼里,人命也是十分珍贵的。”

    他杀人又不是因为可以得到快乐。

    陆绫看着冰层下噁心的尸体,觉得他说的话毫无可信度。

    从如流看着脚下的白骨,明白陆绫的意思,便说道:“我的命我很珍惜,他们的命能救我的命,所以,他们的命也很珍贵,这有什么错吗。”

    这一次,陆绫觉得可以接受了。

    又觉得很不对。

    陆绫问道:“那你杀了那么多人,下手的时候就不觉得……不舒服吗。”

    陆绫现在心里还一阵噁心。

    从如流说道:“我想活。”

    他杀人用人血聚气,作恶无数……

    一切都融成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我想活。

    他想活,想一直活下去,所以要快速提升修为,所以那些人要死。

    他想活,所以才用别人的人命填补自己的命。

    陆绫说道:“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从如流说道:“我已经回答了,我想活,所以我不会不舒服。”

    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陷入了陆绫给他的这个,看起来很蠢的话题。

    陆绫看着脚下的血白相融,又看了一眼从如流一身乾净的上衣,说道:“我明白了。”

    原来和善恶是一样的。

    生命也是立场问题。

    对于从如流来说,在想活着的前提下就会身不由己。

    原来是这样。

    陆绫明白了,也没有了疑惑,她又想,东方师叔也不会为了杀人而杀人,所以也是立场问题,她也有要做的事情。

    和自己一样。

    纠结生命的问题本来就是她钻了牛角尖,不想杀人但是要完成目标便绕不开,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也怨不得别人,更不需要思考其中的含义。

    除非,她不想变强,不想找到师妹了。

    与从如流说“想活”是一样的,为了这个目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陆绫对着从如流说道:“谢谢。”

    “嗯?”从如流微微失神,他有说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说起来,他这样杀了很多人的人,却觉得生命珍贵这件事,陆绫真的能相信?

    从如流自己其实都不太信。

    到后面,他早就不会对人命有什么怜悯了。

    陆绫问完了问题,洞内很安静。

    从如流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他随便找了一个话题,说道:“一开始我听到你要问我问题,还以为是和我在天光墟之内得到的东西有关。”

    “什么?”陆绫歪着头,随口问道。

    “就是魔藏和圣地的功法居然存放在一起,不会很奇怪吗?我以为是圣地内部出了问题,你是来杀我灭口的。”

    “和我没有关係。”

    “也是。”从如流点点头,他觉得陆绫应该对什么圣地功法不感兴趣。

    之后,陆绫就不理会从如流了。

    心结已经解开。

    至于说不能吃肉,那便不吃吧。

    也不知哪里一阵冷风,从如流忽的觉得有些冷,他看着陆绫,却发现对方正转着头看着她。

    眼神很……安静。

    如静止在花朵上的蝴蝶,不美。

    从如流脊背微凉,觉得很可怕。

    比陆优那一脚还要可怕。

    陆绫没有收回视线,所以从如流便低下头。

    陆绫对他的故事没有一点兴趣,只是问一个问题,而现在问完了,自然就要算账了。

    事不过三的账。

    陆绫没想杀他,但是他先动手的对吧,虽然没有伤到自己,那也是有叶尊者琉璃保护的原因。

    就像那些被他杀掉的魔种一样,如果不杀他,对那个被她杀掉的被侵蚀的女子也不公平。

    “小雪。”陆绫忽的开口。

    从如流一颤,看着空气中忽然出现的人影。

    一个蓝裙子的幼女。!!!!

    死亡。

    从如流敏锐的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眼珠疯狂滚动。

    “封住这里,别让人看到。”陆绫说道。

    “是,主人。”雪尘点点头,挥手,一瞬间,仿若空间转移,小小的洞窟变成了无垠的雪原。

    这是雪落千寒的能力,一定程度上来说,被雪尘小手划开的地方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从如流看着周围匪夷所思的变化,他连续深呼吸,说道:“你说不是来杀我的。”

    陆绫点头。

    “那……”

    “你自己的问题,我本来是没想杀你,但是你先动手的,不杀你,对其他人不公平。”陆绫认真说道。

    从如流:“……”

    明白了。

    陆绫杀他不是因为他不是好人,不是因为他杀了很多人,只是因为他向她动手了。

    这才是恶人的做法。

    世界上居然有她这样的人。

    真是奇怪。

    所以说,这个世界果然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