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36号当铺(重生之无节操系统) 蒸炸

第五百零二章 摊牌(第一更)

    罗力把早前与纳兰如烟签定的对赌协议的影印件拿了出来,原本协议放在丰源总部,他手里的是影印版,如果不是因为纳兰如烟把贷款时间延长至十二月份,罗力还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纳兰如烟既然想这么做,必然是给他挖了一个坑,罗力早前没意识到这坑在哪里,他拿出对赌协议逐条细细的研究,直到读到第二遍的时候,罗力才把目光锁定到其中一条上面。

    这条的内容就是双方出资买地款项上,罗力早前的预计是,股市上的钱全部投出来后,就可以填补华龙前期垫付的资金,他对这笔资金的预算是在一个亿左右,小商品集散中心周边的土地,能吃的都吃到,也不会超过两个亿。

    所以,他预留的这笔资金足够应付这笔款项,可是罗力在重新读到这条的时候猛然间醒悟,签订合同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约定这区间的土地上限,如果纳兰如烟用合理的市值收购超出他预算的土地款,那么他想填补这笔款项,势必成了问题。

    罗力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娘们够毒的,她一定是收购了超出他承受能力之外的土地限额,到时候他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就算他赌对了省里对小商品集散中心的承建地点,他也输了赌约,到时候他不仅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就连‘罗记’都要落入纳兰如烟的手里。

    我X,罗力用手点着协议,这娘们够毒的,这是吃人不吐骨头,玩得这么阴险,若不是他要找纳兰如烟为他担保,并没有想到这合同里面的漏洞,商场如战场,这娘们给他埋了一个超级大地雷。

    幸好他反应够快,从细微之处发现纳兰如烟的阴谋,否则非让这娘们给他生吞活剥了他都不知道。

    罗力眯着眼睛,这娘们想坑他,要是不还以颜色,怎么对得起她。

    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纳兰如烟一共拿了多少土地罗力可不知道,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算从银行贷款也得需要流程,也不是说贷就能贷出来,罗力不相信纳兰如烟不给他设套,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早前坑了华龙,现在纳兰如烟摆明车马要对付他,这没毛病。

    罗力一大早就开车回到丰源,上午去新厂看了一眼,‘老罗头’订单如雪片,前段时间市里配合打假,取得阶段性成果,效果显著。罗力要求常丹,就算是产能下来,也绝不能牺牲质量,‘老罗头’的口碑必须坚挺。

    中午的时候罗力约了徐风楼在茶楼见面,罗力早早就等在那里,见徐风楼上了楼来,这货脸笑得跟喇叭花似的,把他迎了进来。

    徐风楼看到罗力这样就知道他一定是有事相求,喝了一口茶,直接说道:“少说废话,直接入主题吧,找我做什么?”

    罗力笑呵呵的,他把徐风楼可当老丈人对待,恭敬又赔笑,这货吃着碗里惦记盆里的,一肚子的坏水。

    罗力笑呵呵的道:“徐叔,您最懂我,咱们这关系,就好比观音菩萨和孙猴子,我有难了就找您,一找一个准,您就是我的活菩萨!”

    “别拍马屁,说正事!”

    徐风楼早就看透了这货,这小子拍马屁,戴高帽,这功夫炉火纯青,信他这张嘴,被骗他卖了都得给他数钱。

    罗力道:“徐叔,您要是让我说,我就实话实说了!”

    “说吧,还能有啥麻烦,你小子还少惹麻烦了?你又招惹谁了?”

    罗力苦着脸道:“徐叔,这次不是我招惹别人,而是玩大了。”

    徐风楼盯着他道:“说吧,我没功夫和你打哑谜!”

    罗力道:“徐叔,你听说省里要建小商品集散中心的事没?”

    徐风楼道:“昨天传出来的信儿,现在都在议论这事,怎么,你还嫌自已摊子铺得不够大,小商品集散中心你还要插一杠,做生意不能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你别想着偷鸡取巧,好好的把‘老罗头’经营好才是正事。

    ‘老罗头’年底产值搞好的话能突破五千万,这还是刚刚建厂一年不到,这样的成绩放眼整个北源省乃至全国范围内都是屈指可数的,你千万不要舍本逐末。”

    ‘老罗头’是徐风楼一手扶植起来的,他就怕罗力年轻,心浮气躁,不去稳抓稳打,乱搞一气,耽误了‘老罗头’这个品牌的发展,他是三天两头的往常丹那边跑,时时关注着‘老罗头’的发展。

    罗力道:“徐叔,您还真猜对了,小商品集散中心我不止是插了一脚,而是把全部家当都抵押了进去!”

    “什么?”徐风楼吓了一跳,直接就站了起来,“全部家当,什么全部家当,小商品集散中心刚刚公布出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究竟干了什么?”

    罗力道:“徐叔,我这里有一份对赌协议,你慢慢看,千万别激动!”罗力把影印件推到徐风楼面前。

    徐风楼不知道罗力推过来的是什么东西,他低头仔细看去,脸色越看越难看,中间几次险些跳起来。

    直到看完,他才怒视着罗力:“这协议是四月份签的,你是不是疯了,要是年底之前小商品集散中心不建,你所有的努力都给别人做了嫁衣,你根本就是个疯子!”

    徐风楼没破口大骂罗力就不错了!

    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对赌协议,徐风楼才算是缓过来,他望向罗力,狐疑的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

    罗力就知道,一但他把这个对赌协议拿出来,徐风楼肯定会有这么一问,罗力笑道:“徐叔,明人不说暗话,这个消息早就从一些渠道打听了出来,但是省里最终会不会实施没人知道。

    我只是想赌个运气,如果赌正了,我这辈子都会衣食无忧,我年轻,所以我敢赌,没想到真的让我赌赢了!”

    罗力没说自己从什么渠道得来的消息,徐风楼自然也不会问,这种隐秘的事情没人会刨根问底,那岂不是给自己和对方都添堵!

    徐风楼道:“我不评价对与错,现在看来,你应该是赌对了,在这场豪赌中,你已经赢了,怎么说是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