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烟斗老哥

第1557章 节目组遇阻碍

    叶灵更换完衣服,再次出现在商队头目面前,商队头目顿时石化,他很难相信叶灵是原本那个看上去瘦弱、黑黄的东方“男子”。

    叶灵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叠堪布陀卢比,放在商队头目的身前,笑着用英语说道:“这笔钱是我给你的尾款。”

    商队头目眼中露出贪婪之色,他将钱放在手里数了数,讪讪地笑道:“比你原来给我承诺的要多了两倍。”

    叶灵摆了摆手,轻松笑道:“多出来的钱,是对你们的奖励,如果不是你们帮助我,我没法这么轻松就见到我想见的人。”

    商队头目被叶灵那充满魅力的笑容,弄得有点神魂颠倒,他没想到华夏女人竟然如此妩媚多情,自己家里的媳妇与叶灵完全没法相比。如果她以现在这衣着打扮跟随商队,即使是支付再多的钱,恐怕也难以保证自己那些伙伴不会胡来。

    商队头目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笑道:“感谢你的认可,以后如果需要我的帮助,还请你随时联系我。”

    叶灵点了点头,笑道:“好的,如果有需要我肯定还会联系你。”她内心在暗想,如果不是为了苏韬,自己又怎么会如此疯狂,像这样的疯狂的事情,这辈子即使还会发生,那也不会在这个地方了吧。

    其实跟随商队这一路上,她好几次面临崩溃,不仅要面对恶劣的环境,而且作为一个女人,想要掩饰自己的性别,还得斗智斗勇。

    商队头目返回自己的营地,手下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部落酋长等候你多时了。”

    商队头目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入帐篷里,脸上堆满笑容,用土话说道:“阿木恒酋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老酋长朝商队头目鞠躬,好奇道:“尊敬的埃斯蒙德先生,不知请我过来,有何吩咐?”

    商队头目埃斯蒙德轻轻地叹了口气,道:“阿木恒酋长,我是来通知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恐怕无法来到你们部落进行交易了。”

    阿木恒酋长瞪大眼睛,吃惊地说道:“为什么?我们已经合作这么多年,如果您不再来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无法获得一些必需品?”

    埃斯蒙德叹气道:“我们这次虽然没有亏本,但据我们所知,你们从这帮华夏人手中得到了很多的物资,短时间内不需要我们。你应该知道,你们部落是商队最远的地方,为了抵达你们这里,我们需要花费很多的人力和精力。其实我们在你们部落走一趟,赚不了多少钱。一直以来,都是看在和你的交情上,才会做这个亏本生意的。”

    阿木恒酋长的反应很快,他意识到埃斯蒙德的意思,决定停止和自己的部落进行交易。阿木恒酋长沉声道:“我们的交易是彼此互利,虽然位置比较偏远,但我们提供的各种特产,可以给你带来丰厚的利润。还请你不要改变,我们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

    埃斯蒙德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对咱俩的友谊没有任何质疑,但我是个商人,不能做亏本的生意。你们和这群华夏人搭上关系,我担心因为他们出现,我再也无法盈利,所以还不如提前通知你,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阿木恒酋长着急地说道:“请千万不要这么想。这些华夏人不过是过客,等离开之后,我们还需要商队,为部落提供必需品,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埃斯蒙德的面色缓和不少,道:“好吧,我想看到一些实质性的行动,证明你们和这群华夏人划清界限。”

    阿木恒酋长咬牙道:“需要我们做什么,还请你说明。”

    埃斯蒙德嘴角露出轻松的笑容,凑到阿木恒酋长的耳边,低声耳语几句。阿木恒酋长的脸色先是变得难堪,随后又变得决然,“好的,我按照你的意思来办。至于我们的贸易,还得继续。”

    虽然埃斯蒙德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阿木恒知道自己的部落离不开他。现在他以中断贸易为借口,自己只能同意,别无选择。

    等阿木恒酋长离开之后,一名手下钻入帐篷,见埃斯蒙德悠然自得地喝茶,好奇道:“头儿,我们为什么搅乱部落和那群华夏人的关系?”

    埃斯蒙德放下茶杯,眼中露出一丝冷笑,道:“你觉得这帮华夏人来到部落,会带来什么改变吗?”

    手下颔首道:“他们送给那些土著很多的东西,估计离开的时候,像发电机、电饭煲这样的设备,也会留给他们,因为带走的成本,比购置的成本还要大,当部落有了电,他们的生活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埃斯蒙德重重地点头道:“没错。这帮华夏人会破坏我们的生意。我们现在能够赚钱,是因为部落的原住民们对外界一无所知,但这些华夏人的到来会改变这一切。如果华夏人和这群土著交流密切,改变了他们的眼界和思想,那我们现在这种以物易物谋取暴利的方式,还能起到效果吗?”

    手下眼中露出迷茫之色,显然智商跟自己的头目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埃斯蒙德翻了个对牛弹琴的白眼,暗叹了口气,总结道:“总而言之,我们要斩断这些原始部落与外界的联系,他们越愚昧、闭塞,越是有利于我们赚钱。”

    比如一粒治疗感冒发烧的药丸,埃斯蒙德可以换到一张羚羊皮,但如果原始部落和外界有了联系,自己还如何做这样的暴利生意?

    埃斯蒙德组建的商队,利用的是信息不对等,如今华夏这个节目组来到部落,会影响这种不对等,是埃斯蒙德不愿意看到的。

    埃斯蒙德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如果这群华夏人影响到了这个部落,绝对会慢慢地影响到其他的部落,一旦局势已成,他恐怕就得结束自己差不多三十多年的商队工作了。

    也不能怪埃斯蒙德过河拆桥,这群华夏人算得上断人财路,自己肯定要想办法改变未知的风险。

    埃斯蒙德的计划不算复杂,用恐吓的办法让酋长知道继续和这群华夏人合作的后果,自己将停止来到这个部落进行贸易。

    部落的生活虽然可以自给自足,但没有商队供给,长远来看,肯定会陷入贫困。在堪布陀有很多部落,经常会发生部落之间的火拼,当一个部落落后之后,早晚会被其他部落给吞并,女人倒还好,男人肯定都会被无情的杀死。

    埃斯蒙德相信酋长阿木恒会慎重考虑自己的“要求”。

    ……

    苏韬前往部落给当地土著小孩治病的时候,陈潇找到了赵帆,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赵帆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连忙跟陈潇一起上了车。陈潇是节目制片人,比赵帆还要更高一个级别,节目的经费、人脉资源都是陈潇来负责,至于选择什么导演,也是陈晓说的算。

    如果将节目组比作一个公司,陈潇是董事长,赵帆是首席执行总裁。所以赵帆虽然恃才傲物,眼高于顶,谁都瞧不起,但对陈潇还是足够尊敬,他俩一起做过不少节目,其中不乏脍炙人口的精品。

    “潇姐,怎么了?”赵帆比陈潇大两岁,但还是跟节目组所有人一样,都喜欢喊她“潇姐”。

    陈潇摇头叹气道:“拍片的进度可能要延迟。刚刚向导跟我们沟通过,当地土著原本愿意安排两个人带我们进入草原,但现在不会提供人员帮助了。”

    赵帆皱眉,不解道:“怎么会坐地起价呢?”

    陈潇苦笑道:“不是坐地起价,是根本没有可谈判的余地。我从向导那边了解的原因,是那些商队跟当地土著挑拨离间,导致这帮土著对我们有了敌意。”

    赵帆怒道:“我们对那群商人不薄吧,还帮他们买下了商品,送给那些原住民。这不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吗?”

    赵帆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没当地原住民带队进入东非大草原,别提顺利拍摄节目了,就是能活下来,也是未知数。

    陈潇耐心地解释道:“对此我也进行了分析,研究商队这么做的意图。我们此次来到这个部落,相当于断了商队的财路,我们给当地土著带来了那么多物品,足够他们过上小半年,而且产品质量跟那些商队提供的也不一样。部落的土著虽然没有见过世面,但他们并不是傻瓜,以后商队还想跟以前一样,轻轻松松地赚钱,难度太大了。而且商队担心我们会跟部落的联系太过于紧密。”

    赵帆用力地挥拳,沉声郁闷道:“没想到那些商人如此狡猾。”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陈潇感慨道,“我们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阴我们一下,也是情有可原。东非大草原到处充满危险,原本部落只安排两个人带我们深入,我都觉得不保险。现在没有人带我们进去,风险实在太大。我们不能为了拍节目,置这么多人的生命安全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