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烟斗老哥

第1753章 与蒋梦鸥携手

    “韩颖究竟有多强大?”

    苏韬终于认清事实,让自己冷静下来。

    “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强大。她可以轻松地在半天内,干掉华夏任何一个企业。”蒋梦鸥苦笑,“原本我和老严都觉得跟她若是正面较量,最多胜负各半,事实上她比想象中要更加深不可测。”

    财富可以用数字来准确形容,但一个人的实力却是没办法用准确的数值来评定。

    因为人的实力,除了财富之外,还有人脉、威望、号召力。

    蒋梦鸥对韩颖的评价,虽然看上去很虚,但苏韬知道,这样才能够准确的评价韩颖的能量。

    这个女人恐怕是自己有史以来遇到过最难以战胜的对手。

    从韩颖迅速出手,拯救韩沂南出事之后风雨飘摇中的秉瑞泰,就可以知道,她在商业上的天赋已经到了逆天级别。而且,她整顿好秉瑞泰之后,还不忘对三味集团进行反击,轻描淡写地布局,让己方手忙脚乱一阵,既间接地表示她足够的自信,也说明她的实力惊人。

    “怎么合作?”苏韬叹气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花那么多钱,参加在拍卖会吗?”蒋梦鸥顿了顿,“因为岐黄慈善将是对方重点狙击的第一个产业。韩颖将会给你安排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戴姆勒慈善基金会。”

    苏韬还是忍不住到抽了口凉气,戴姆勒慈善基金会是全球最负盛名的基金会之一。

    岐黄慈善虽然发展得速度迅猛,但和戴姆勒慈善基金会相比,就是牙牙学语的小孩。

    戴姆勒慈善基金会成立的时间超过两百年,且不说主导者戴姆勒家族是全球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其他几个主要股东,均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财阀,任何一个股东都不会比乔安娜家族弱。

    “我可以求饶吗?”苏韬苦笑。

    “你怎么突然怂了?”蒋梦鸥不解地问。

    “鸡蛋碰石头,肯定是鸡蛋会碎。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当然懂。”苏韬耸了耸肩,似乎在自言自语。

    “更要命的是,鸡蛋躺在鸡窝里,石头不知何时会从天而降,鸡蛋根本躲都无处躲,只能接受蛋碎的命运。”蒋梦鸥说。

    “我只能认命?”苏韬反问,有点不甘心。

    “还有转机。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抵抗韩颖这个大魔王的话。”蒋梦鸥笑道。

    沉默许久,苏韬轻轻地叹了口气,“怎么抵抗?”

    “我暂时也不知道。”蒋梦鸥摇头。

    “……”

    又是一阵沉默,好像真的无话可说。

    苏韬抬起头,苦笑道,“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们携手共进吧。”

    和蒋梦鸥的见面,苏韬再次确定了韩颖对自己的威胁。

    韩颖和其他对手都不一样,她战术还有实力,都是未知数。

    人的恐惧,主要是源自于对未知的无限幻想。

    送走苏韬,蒋梦鸥再次坐在沙发上,拿起酒瓶,重新斟慢半杯酒。

    电视机里出现另外一个知名的女歌手,她轻声评价:“身材很不错呢!”

    ……

    “刚得到的情报,蒋梦鸥在岐黄慈善的拍卖会上,出手不菲,天价购买米芾收藏的一块砚台。”朱尔斯轻声汇报道。

    “跟我猜测的一样。”韩颖面无表情地说道,“蒋梦鸥那边的反应很迅速,看到我们与戴姆勒基金会联系,立即就嗅到我们的动机。不过,很有可能是虚晃一枪而已。”

    商战便是如此,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能让你知道的情报和线索,往往是假的,只不过是为了掩盖真正的行动而已。

    蒋梦鸥跟苏韬的接触,实在太高调,生怕别人不知道,越是如此,越是让人觉得动机不纯。

    “现在怎么办?”朱尔斯道,“虽然白鸥集团经过上次风波,损失了大量的现金流,但通过近期的调整,已经恢复过来。如果白鸥集团联合其他资源,全力帮助岐黄慈善和戴姆勒慈善对战,恐怕我们会损失惨重。”

    韩颖淡淡道:“谁说戴姆勒慈善基金会要和岐黄慈善对战了?”

    “那您为何让我……”

    朱尔斯说了一半,决定住嘴,这样只会显得自己更加愚蠢。

    “继续保持与戴姆勒那边的联系。”韩颖从容地说,“我这次的胃口很大。”

    ……

    早晨,跑步。

    因为起的太早,所以早上行人很少,没人想到苏韬会穿着一身运动衣,在附近的街道穿梭。返回老巷路口,早餐摊的老板已经在做准备工作。

    “哟,是苏大夫啊!”老板惊喜地打招呼。

    “是啊,老板,来个粢饭团。”苏韬补充了一句,“老规矩。”

    “油条、萝卜干、火腿肠、里脊肉都要,还得是双份。”老板双手开始熟练地搓饭团,看似自言自语,其实算是跟苏韬确认一遍。

    其实寿司跟栥饭团是一个原理,只不过栥饭团更接地气,而寿司做得更精致了一点。

    扫了个二维码,苏韬跟老板说了一句,“您忙着”。

    朝里面再走十几米,苏韬开始边吃边走。粢饭是用黑米和糯米为主料,里面裹着各种各样的料,一口咬下去,满口的软糯和香脆,关键是吃这么一个特别顶饱,能扛到午饭时间,都不会觉得饿。

    一天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而且相似的日子,还会很长。

    苏韬已经做好决定,短时间内不会再外出,而会安安静静地在汉州呆上一段时间。

    苏韬坐诊三味堂的消息,很快传满整个汉州,以至于整个三味堂门口挤满了人,但并没有影响苏韬的接诊心情和态度。苏韬加快诊治速度,用半天时间解决一天的预约量,然后开始和其他大夫一起随即接诊今天挂号的患者。

    “大妈,您是不是有老胃病?”苏韬搭脉结束,轻声问道。

    “是啊,每次吃完饭都会胃酸,如果吃了硬的或者难消化的东西,晚上会特别疼。”老太太担忧地说道,“我这不是得了坏病吧?”

    坏病,就是癌症。

    “您就放心吧。虽然比较麻烦,但没那么严重。我给您配一副药,按照方子回去喝,调理个半年,就能治好。”苏韬笑道。

    老太太惊喜道:“真的吗?那实在太好了。”她突然压低声音道:“我能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苏韬已经写好方子,递给老太太,也不觉得麻烦,耐心地交代和解释:“方子您拿好,在我们药店配药,或者去其他中药房配都可以。您的胃病,跟年轻时经常饿肚子有关。病根是很多年前留下来的,所以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治好。”

    老太太点头道:“对对对,我们年轻时那可真穷,家里有点好吃的,都优先给小孩或者给老头子。唉,我的胃想必就是当时弄坏了的。”

    苏韬微笑道:“放心吧,能治好。要不,您出去,我还得给下一位治病。”

    “唉,那就不打扰您了。”老太太恋恋不舍地走出问诊室。

    下一个病人走入。

    苏韬又开始重复之前的流程,他脸上始终保持着平和的笑容,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肺腑的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

    “师父,到下班时间了。”结束最后一个病人,肖菁菁走进问诊室。

    “嗯,今天还真够充实的,对了,成绩如何?”苏韬伸了个懒腰,开始收拾桌子,还有行医箱。

    “您今天破了自己的个人最高记录了。”肖菁菁微笑着说。

    “是吗?”苏韬兴奋地说道,“那跟凌玉最高记录比呢?”

    “还差了一些!”肖菁菁微笑道。

    苏韬有点失落,单日接诊记录那是凌玉创下的。

    但凡是人,都有争胜之心。

    “没事,我过几天就能超过了。”苏韬给自己加油鼓劲道。

    虽然问诊室一直都很平静,但外面的人却一直很激动。他们一直关心数据,看苏韬是否能够今天打破凌玉的记录。

    汉州总店一直被燕京分店压着,如今苏韬返回汉州,明显让汉州总店的腰板硬起来了。

    不仅是两个门店之间的竞争,还是两大年轻国医的交锋啊!

    肖菁菁笑了笑,其实她觉得苏韬想要破凌玉的记录,还是很难的。

    两人的医术本来就差不多,但凌玉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安心地坐诊,所以也占据了一些的优势。因为给病人看病,会因为病情的不同,花费的时间也不一样。记录不仅要看实力,还得看运气。比如你今天遇到的病人,都是简单的病情,那单个病人花费的时间短,数据也就更好看。

    加上苏韬现在没有天截手,想要朝夕之间追上凌玉难度还是挺大的。

    “师兄,这是药神集团邮寄过来的邀请函。”肖菁菁将一份红色的卡片放在问诊台上。

    苏韬翻开看了一下,邀请函成本价值不菲,烫金字体,至于自己的名字是用毛笔写成,颇见功底。

    见苏韬不说话,肖菁菁低声问道:“去吗?”

    “去,当然得去。”苏韬笑着说道。

    “那可是药神集团组织的活动。”肖菁菁提醒道。

    苏韬微笑道:“虽然是药神集团组织的活动,但我们参加了,便是主角。”

    肖菁菁想了想,轻声道:“也对!”

    苏韬忍不住笑了,什么时候,肖菁菁也变得这么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