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tx程志

第四十一章李元吉你这个孽子想要害死朕

    第四十一章李元吉你这个孽子想要害死朕

    临湖殿外,一身甲胄的李安俨带着一队左监门侍卫巡视着宫殿,正在行走间,李安俨突然扬起手,众监门卫侍卫们立即停止脚步,屏气敛息。

    李安俨附身在地上,用耳朵听着地面的动静,地面上传来微弱的震感,有节奏的脚步声隐隐传来。

    李安俨脸色微微一变,他急忙三两下解下甲胄,起身跳向临湖殿的围栏,借助围栏的助力,李安俨翻身跃向临湖殿的屋脊,站在屋脊上,李安俨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大队的黑色甲胄的武士,沿着玄武门鱼贯而入。

    李安俨急忙跳下大殿,稳稳落在众监门卫士兵中间,李安俨一边披甲,一边望着周围的侍卫道:“萧诺言,你快去显德殿,向陛下禀告,有人谋反,让陛下早做准备!”

    萧诺言一怔,疑惑的望着李安俨道:“大将军,那你呢?”

    李安俨沉声道:“我领着弟兄们,先去甘露殿,不让叛军进去,防止他们劫持太上皇。速去!”

    萧诺言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李安俨领着士卒们朝另一个方向前进。

    ……

    李建成、李靖、陈应正在御书房内的沙盘上,继续推演着进攻东突厥军演,此时陈应化身突厥一方,与李靖、李建成代表的大唐军队进行激烈的拼杀。

    陈应拿着代表附离军的绿色倒三角小旗,望着李靖似笑非笑的道:“以附离军之精,甲胄之良,普通唐军府兵,在同等人数的情况下,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靖点点头道:“我大唐普通府兵,只是比东突厥控弦之士稍精,不过也有限!”

    陈应道:“按照阿史那思摩所带来的情报,附离军负责颉利可汗十五里之内的安全防卫工作,届时,突击部队……”

    刚刚说到这里,一名宦官神色惶恐的闯进御书房,急声道:“陛下,大事不妙!”

    李建成起身道:“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韦挺、李秀宁、化装成普通车夫的李孝恭三人联袂而来。

    陈应也暗暗惊讶的问道:“三娘你怎么来了?”

    李秀宁大手一挥,指着身后的河间王李孝恭道:“今天晚上河间王府康伯前去寻我……”

    李孝恭急道:“陛下,李孝常说他们今天动手!”

    李建成噗嗤一声笑道:“李孝常这个杂鱼,他敢动手?”

    李靖道:“很有可能,今夜是长孙安业值守玄武门,过了今日,便要等到下个月。

    李建成道:“来人!”

    一名侍卫上前施礼。

    李建成道:“传朕口谕,去吴国公府,命令尉迟敬德,即刻入宫,护卫太上皇。传令翼国公秦叔宝,让他率部戒严甘露殿。”

    李靖疑惑的道:“陛下,李孝常还真的要造反?”

    陈应哼了一声道:“李孝常恐怕只是摆到前面的一个小棋子!”

    李建成冷冷的说道:“这场面……太小家子气了。”

    吴国公府内,灯火通明。

    尉迟敬德一边穿着甲胄,一边望着萧诺言道:“玄武门是长孙安业那小子把守的?”

    萧诺言道:“是,李孝常就是被他给放进宫里去的。”

    尉迟敬德将箭壶挂在腰上,感觉有些少,又摘了一壶箭,这才愤愤的道:“他奶奶的,长孙家怎么出了这么个蠢货?当初还以为长孙无忌有些能奈,没想到长安敬业,长孙安业一个比一个愚蠢!”

    萧诺言尴尬地笑笑道:“吴国公,咱们现在去哪里?”

    尉迟敬德道:“去甘露殿。”

    萧诺言道:“元弘仁已经率领大队禁军围攻显德殿了!”

    尉迟敬德抄起长槊,一脸不屑的道:“元弘仁那个废物,给他两万人也攻不进去。还是先保住太上皇再说。”

    尉迟敬德翻身上马,带着十几名家将亲随轰然而去。

    萧诺言仅随其后。

    太极宫显德殿外,元弘仁指挥大批关中世族门阀的甲士,八千余人浩浩荡荡抵达显德殿大门外。

    元弘仁一声令下,几队甲士分兵将显殿外各个宫门悉数堵上。

    叛军甲士中的弓手、枪手、刀盾手随即拉开阵势。

    元弘仁见队伍已经列好阵势,策马来到显德殿门外。

    两名禁军士卒上前叫门。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灯火昏暗的显德殿宫墙上一下子火把林立,两名原本打算叫门的叛军甲士被这一幕,弄得不知所措。

    韦挺朗声喝道:“深更半夜,何人在外面喧哗吵闹?”

    元弘仁阴测测的道:“快开门,有废秦王余孽,混入显德殿,要刺杀陛下。”

    韦挺冷笑道:“陛下寝殿,自有侍卫把守,若有刺客,定能被发现擒拿。”

    元弘仁上前一步,望了望身边的四具八牛弩弩车,一脸得意的道:“刺客人多,携带重弩,寝殿守卫,恐不是对手。”

    韦挺傲然道:“某家东宫左卫率,护卫陛下安危,责无旁贷,不劳诸位费心,尔等即刻回散开!”

    禁军士卒只能眼巴巴看着元弘仁。

    元弘仁笑道:“我是元弘善,得悉有废秦王余孽,冒充东宫内侍、宫女,禁军已在街巷里,发现数具东宫内侍和宫女的尸体,想必是刺客,杀死他们后,冒充混入了东宫。确保陛下安危,乃是禁军第一要务,末将只要见上陛下一面,即刻回返军营。”

    李建成在敌楼内,听得分明,急忙要出去。

    陈应一眼就看到了叛军军中的八牛弩,要说起来,这也是他的杰作。在古代,中国的床子弩没有车轮,通常都需要人抬着移动,不仅不方便,而且笨重,陈应的四轮马车制造出来以后,就采取移植嫁接的方式,把投石机、八牛弩全部移植到四轮马车上。

    这样以来,两匹马可以拉着八牛弩与投石机到处跑,转移速度并不慢。

    李建成疑惑的望着陈应道:“陈卿,为何?”

    李建成不知道,八牛弩还有另外一个战场绰号“寡妇制造者”,最有名的一次战例,出现在北宋北宋真宗年间辽国入侵,此时辽军先锋,素以勇猛著称的萧达凛(挞揽),深恐宋军士气高涨,立即率几千骑兵直扑城下,欲先发制人,取下北城。

    他一面组织猛攻,一面立马高坡之上观察宋军弱点,宋军士气如虹,箭如雨下,辽军队型渐渐散乱,挞揽不断传令猛攻,并指挥形成三面的围攻形式,渐渐取得主动,但这样一来,他的周围探马乱飞,也就暴露了自己的指挥位置。

    萧达凛的位置自以为在弓箭射程之外,而且面向宋军一面有盾牌兵,自以为很安全。结果宋军数十弩齐发,立马高坡的萧达凛成了集中射击的靶子,第一箭就直接命中挞揽的战马,他本人随后肋部中箭,犹掷箭于地,转眼间又一箭透盔顶,从一侧眼中穿出,顿时支撑不住倒地,当晚死于营中,死时身中六箭。宋军乘势开城攻击,萧的部下未奉将令不敢撤退,大部分战死。因萧达凛是辽军中和耶律斜珍齐名的军事天才,辽国的驸马,素以勇猛闻名(时任南院大王,就是金庸《天龙八部》里萧峰的职务)。他的死使辽军大为震惊。“太后临其轊车,哭之恸,辍朝五日。”士气为之一挫,又惧于宋军守城的能力,从此辽军对澶州没有进行一次有效的攻击作战。这场战争以双方签订澶渊之盟而收场。

    陈应看到了八牛弩的存在,这玩意威力太大,八百步外依旧杀伤力强悍,夯土城墙能射进一尺有余,再重的盾牌也防不住,此时叛军中有四辆八牛弩弩车,足足拥有一二枚六尺长的弩枪对准了敌楼,这个时候,李建成要是出去,肯定会遭遇斩首打击。

    可是李建成执意上去,陈应也没有办法。

    不过,陈应却给周围的禁军士兵使了一个眼色。

    八牛弩的威力虽然大,但是射速远不如子弹,步兵使用的强弩,飞行速度大约相当于三分之一的音速,而床子弩比强弩速度更快,但是绝对不会超过音速,只要让几名眼疾手快的禁军士兵护着李建成卧倒,还是有机会把李建成从敌人八牛弩之下救下来的。

    李建成望着元弘仁大吼道:“元弘仁!”

    元弘仁确认李建成出现后,扬起手重重落下。

    随着元弘仁的手落下,四名身材雄壮的叛军士兵,拿着木锤,重重砸在机括上,随着嘭嘭嘭的巨响,十二支八牛弩六尺弩枪,疾射而出。

    陈应一把拉住李建成的后腰,往后一扯,李建成突然没有防备,仰面倒在地上。

    于此同时,三名禁军士兵仿佛像叠罗汉一样,压在李建成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床子弩的六尺弩枪也飞到了女墙前。

    “砰砰砰……”女墙上的砖石,被锋利的弩枪撞得砖屑飞扬,火星四射。

    李秀宁看着这一幕,弯弓搭箭,怒射元弘仁。

    元弘仁毫无警觉,被一箭射中咽喉,即刻落马。

    与此同时,显德殿大门轰然开启。

    李秀宁一马当先冲出门外,李秀宁一边冲锋,一边大吼道:“我乃平阳公主李秀宁,挡我者死!”

    陈应担心李秀宁的安危,也急忙率领亲卫冲出宫门。

    陈应大吼道:“杀!”

    失去元弘仁这个首脑,众叛军马上混乱不堪。

    李建成这个时候也被撞得七昏八素,慢慢回过神来,他朝着众叛军吼道:“朕在此,首恶已除,尔等降者不杀!”

    李秀宁与陈应则急忙攻向那些犹豫不定的叛军将领,杀得他们节节败退,狼狈不堪。

    众禁军将士大吼道:“陛下有旨,首恶已除,从犯降者不杀!”

    禁军将士也跟着齐声呐喊:“恶已除,从犯降者不杀!”

    群龙无首的叛军甲士,四散崩溃,大批士卒跪地请降。

    ……

    甘露殿外,一名亲随点燃了火把,递给李元吉。

    李元吉举起火把晃了两晃。

    随行的甲士迅速摆好阵型。

    李元吉再次挥动火把。

    可是甘露殿内,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李孝常急忙扬起手下令道:“准备进攻!”

    众甲士们列阵朝甘露殿逼近。

    忽然,一支火箭从甘露殿方向射来,扎在一颗树干上。

    李孝常大吃一惊,带住马匹。

    李孝常朝着李元吉忙问道:“齐王殿下,甘露殿有人把守,怎么办?”

    李元吉淡淡的道:“肯定是李安俨那个小子,先派个斥候,上去探查。”

    亲随一摆手,一名背旗小校举着盾牌走上前去。

    背旗小校刚走了十几步,几枝箭矢从黑暗中呼啸而来,其中两支射中了小校的腿脚。

    背旗小校惨叫倒地。

    李元吉忍不住高声大喊道:“我乃齐王李元吉,有人谋反!要刺杀太上皇,将士们,速速诛杀叛贼,保护太上皇!”

    随行甲士一声呐喊朝甘露殿扑去。

    甘露殿内,殿外的动静早已让李渊惊醒,李渊穿着寝衣光着脚站在窗边朝外面观看。

    尹德妃躲在李渊身边瑟瑟发抖,她怯怯的道:“陛下,哪里来的叛军?”

    李渊低声骂道:“哪里来的叛军,分明是有人作乱。”

    外面李元吉麾下将士,高声呐喊道:“有叛贼作乱,齐王保护太上皇!”

    李渊高声喊道:“朕就在此处,齐王,速速退兵!”

    远处李元吉扯着嗓子高喊回应道:“陛下,臣是来营救陛下的,李建成拥兵作乱,逼迫陛下退位,臣李元吉现在要匡扶太上皇复位!”

    李渊恨得一拍窗棂,愤愤的咒骂道:“三胡,你这个疯子,这是存心要害死朕。”

    李渊看得分明,李元吉虽然亲自领军,他还真不如让谢叔方领军,如果谢叔方领军进攻甘露殿,反而有五成机会,以多打少,打败李安俨。

    可是,让李元吉这个熊孩子率领兵士进攻,非但没有成功突进外围防线,反而被李安俨以区区千余甲士,杀得难解难分。

    八千对一千,八比一的优势,居然一时间没有占到上风,李渊真想打开李元吉的脑袋,看看他是怎么想的。

    ……

    司空裴寂府上,严法大师站在院子中间,侧耳聆听远处传来的隐约厮杀声。

    裴寂在裴律师陪同下,缓步来到院子中。

    裴寂望着严法大师笑道:“大和尚怎么还不歇息?”

    严法轻轻一笑道:“阿弥陀佛,司空不也没睡么。”

    裴律师侧耳倾听,随即面露兴奋神色。

    严法笑道:“李元吉终于动手了,他倒是很守信用。司空,李元吉的胜算能有几分?”

    裴寂眯着眼盯着太极宫方向,淡淡的道:“若是李元吉,能够成功救出太上皇,而后取得太上皇的支持,那么他将有五成胜算;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

    严法打了个冷战道:“那司空为何还要参加此事?”

    裴寂笑了笑道:“我们参与了何事?李元吉谋反,事先也不曾与我们商议,我们也未曾做出丝毫举动,就算他失败了,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法雅一脸愕然。

    裴寂道:“睡吧,无论谁输谁赢,明日定见分晓。”

    ……

    韦挺指挥东宫护军将士,将投降的叛军将士,分别拘禁看押。

    李建成策马过来道:“韦易直,你在这里指挥!”

    李秀宁道:“陛下,我陪你进宫!”

    李建成望着李秀宁,点点头道:“好!”

    陈应缓缓擦试着横刀上的血污,自从武德元年之年,陈应很少与人动手搏杀,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动手的第一战居然是在显德殿外,陈应亲手杀了一个敌人。

    李建成调转马头,带领一队人马,疾驰而去。

    就在李建成、李靖、陈应、李秀宁等策马冲向甘露殿的时候,甘露殿外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

    甘露殿前的广场上,刀来剑往,枪刺矛击,箭矢横飞。

    李元吉站在战场边缘,声嘶力竭地给麾下将士打气道:“叛军就这点人马,速速将他们击杀,击杀叛军一名,赏金千两,若是救下太上皇,加封县男爵位!”

    PS:今天这是补更前天断更,两更九千三,老程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