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tx程志

第一百零三章白旌黄钺节度安西

    第一百零三章

    李建成沉吟着道:“那吐蕃的事务……就按陈应的意思办吧!”

    魏征与房玄龄几乎异口同声的道:“陛下,不可!”

    李建成疑惑的望着魏征和房玄龄这个两腹心重臣,不解的道:“为何?”

    “打仗的事情,可以假手陈大将军。”房玄龄道:“但是,施恩天下,万民敬仰的事情,陈大将军绝对不可以再做了!”

    李建成郑重的道:“这个……朕相信陈大将军。如果没有陈大将军,朕恐怕早已是一堆朽骨,陈应有能力做好此事!”

    “此事,除了陛下,没有人可以做!”魏征正色的道:“除非陛下愿意留下后患!”

    在李建成的设想中,吐蕃和西域,都是不毛之地,特别是西域,都没有成片的大块水土,全都是零零散散的绿洲,都是小国的规模,别说制霸天下,连作为偏霸府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吐蕃则更加荒凉,唐人就算去了吐蕃,也会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虽然,吐蕃这场战争,陈应打得非常漂亮。可是,在李建成看来,这根本就不能算是军事上的胜利,而是政治上的胜利。

    因为,参与攻打吐蕃的主力人马,除了安西大都护府的骁骑军一万余人马,背嵬军六千人马,其他则是反松赞干布联盟的一百多个大小部落,这些吐蕃人才是真正的主力。

    在李建成看来,吐蕃也好,西域也罢,大都是鸡肋之地,唯有河西汉四郡,以及西域中的高昌、龟兹、沙州、伊州、疏勒这些地方,还算有些价值,甚至什么康延居、松邦堡、那曲、多达、雅隆诸城,恐怕还没有长安城的一个里坊大。

    房玄龄看着李建成沉默着,向魏征使了一个眼色。

    魏征会意,向李建成躬身道:“陛下,是否还记得当年的誓言!”

    李建成愕然。

    他发的誓不少,还真不记得魏征所说的是哪一个。毕竟,政治家的誓言,就好像花心大少哄女孩子的蜜语甜言,听听就算了。

    魏征朗声道:“我们要建立盛世大唐,这个大唐对外消灭了战争、对内建立了秩序的大唐,她将让老弱者可以终老,让壮健者有所用其长,让幼弱者得到抚育,让贤能得以上位,让公平与信义畅行人间,让天下有公正的法律可以遵守!”

    房玄龄接着道:“天下人的大唐,乃治天下人人因为这份大业而受益,同时人人也为这份大业而出力,将是一个大公的国家,而不止是某个家族的庙堂,这将不止是汉家子弟所期盼的大唐,更是万国万族所期盼的大唐!”

    “朕希望我们的国家将来能够变得如此。”说到这里,李建成苦笑道:“可是那样的国度,离我们还非常,非常的遥远……”

    “不远!”

    房玄龄道:“我们已经在做了!”

    魏征不假思索的道:“根据目前,进行左民部统计的人口,天下十道(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和岭南道)、共三百六十七州,共计三百八十三万户,共计两千二百三十三一千九百九十一人,比武德七年天下共计二百一十九万户,多了足足一百六十四万户,这其中并没有统计安西大都护府,如果按照陈大将军统计的安西都护府三辖三镇十九州一百七十六县,拥有户七十四万三千六百五十四户,共计三百七十一万八千二百七十人。”

    在历史上,哪怕到了唐高宗李治的永徽三年(652年),唐朝人口刚刚三百八十万户。主要得益在这个时空,因为陈应这个异世蝴蝶的影响,河北之乱快速平定,死难人数大幅度减少,最重要的是,因为杜伏威没有死。

    同样的历史上,历时将近一年才最终平定的辅公祐之乱,死难人数不足历史上的三分之一,最最重要的是,唐朝远比历史上,扩张的更快,更加顺利。特别是河北之乱、关中粮食危机,这让陈应向安西迁徙了三十余万户,让安西汉民比历史同期,多了二十倍都不止。

    采取了新式的耕具、农具、大唐的粮食生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虽然关中粮食危机刚刚过去不过两年,关中十六座长平仓,已经超过八成存满,朝廷控制的长平仓,储存了超过一千二百万石粮食,哪怕一年之内,关中颗粒未收,关中将不会出现粮食危机。

    由于对东突厥、西突厥战争的持续胜利,缴获的牛马羊、猪等牲畜也非常多,现在天下三百八十三万户百姓,至少超过五百万头成年耕牛,九百余万匹挽马。这还不算朝廷太仆寺位于陇右、河湟、并州、幽州、代州、云州、以及青州、瀛洲等七十余座官营马场,哪怕历史上,在开元盛世时期,李隆基也最多拥有七十余万匹战马。

    可是现在,朝廷的战马数量突破一百三十万匹,如果,李建成需要,随时可以从天下征召到四十万骑兵,三个月内,将百万百姓武装成百万大军。

    不一样的大唐,给魏征、房玄龄极大的信心,特别是关中的驰道与伊州的驰道将会预计在三个月内接通原州,最迟开元四年春季,全线贯通长安至伊州长达六千余里的驰道。

    通过驰道运输,关中大军将可以以每天二百里的速度,最多三十天抵达伊吾州,如果是轻装前进,这个时间会缩短到二十五天,甚到更短。

    除了这条向西的战略驰道,从长安向东的驰道已经修筑到了宋州,这条重在的驰道,将在宋州进行分岔,向东继续修到不其城(今山东青岛),向北经到涿州、易州、幽州抵达辽东的营州龙城(既今天朝阳市)。

    特别是看到了驰道的庞大运输能力以及运输效率,自长安向西南经子午谷,进入巴蜀、抵达剑南道的驰道也已经提了上计划。

    将来,利用十年时间,大唐将修建四纵四横的战略驰道,将天下三百六十七州与四大都护府联通起来。

    李建成沉吟道:“陈大将军在吐蕃这么一打,虽然大胜吐蕃,固然欢喜,只不过凡事有利皆有弊,魁魅勉勉就会蛰伏起来不敢动了。”

    魏征想了想道:“太子远在安西,太上皇也甚为想念,不如,让太子与平阳公主、陈驸马回长安……”

    不等魏征说完,李建成摇摇头道:“玄成,朕懂你的意思,朕现在要尽快打通丝绸之路,以获取富国的资金,朕要留西突厥一条狗命做眼中钉,好让朕不会安于逸乐,我要陈大将军暂时蛰伏待机。”

    看着房玄龄与魏征不解的样子,李建成道:“朕要让天下诸国,都恨朕入骨,朕要让萨珊、拜占庭、西突厥他们串联我们的敌人,以作为我们大唐强兵的对象。待朕收拾了高句丽这条豺狼,腾出手时,就是我们大唐倾国之力西顾之时。朕要让拜占庭的七山之城,在朕的马蹄下瑟瑟发抖,朕要让西海(既秦汉魏晋时期,中国对里海的称呼)成为大唐的内海,朕要让阿尔卑斯山成为大唐的西境!”

    听着李建成的话,魏征与房玄龄二人都热血沸腾。

    魏征道:“吾皇圣明!”

    李建成沉吟道:“中书舍人何在!”

    岑文本躬身道:“臣在!”

    李建成道:“拟制,赐陈应白旌黄钺,节度安西。”

    魏征脸色大变,陈应的权力已经够大了,再给陈应加权,将对朝廷是祸不是福。

    魏征还没有说话,李建成接着道:“加赐左武卫大将军薛万彻为左卫大将军,持节出镇西州道经略安抚使,西州道下辖,焉耆州、庭州、火州(今天吐鲁番)、新州、狐州、塔州(今巴音郭楞州东南境)。”

    说到这里,魏征狂喜。

    安西大都护府最繁华的地带,其实就在东部,与甘州、肃州、瓜州、沙州等相连的地方,如今在李建成的命令下,将安西十九州拆出东半部的六州六十一县,几乎囊括了安西最精华的部分。

    这样以来,陈应的辖区会大幅度缩小,不过李建成把吐蕃全境,全部划给陈应,让陈应管辖安西大都护府的龟兹、疏勒、以及吐蕃。

    虽然总面积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三千余里,可是人口却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而境内吐蕃人则成为第一民族。

    ……

    当陈应接到李建成的圣旨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开元三年的十一月底。

    陈应却没有住在松赞干布王宫,不是陈应害怕逾越,主要是他实在受不了里面的味道。

    吐蕃人以牛粪为财富的象征,谁的牛粪多,就家就富有。当然,造成这种风俗的原因非常简单,吐蕃雪塬煤炭资源相对中国的其他地区来说,非常稀少,主要是雪塬大陆地质形成的主要原因。

    虽然后世探明储量将近十亿吨煤炭,不过这些煤炭还不及新疆昌吉州的准东矿区,那里的储存量超过四十亿吨,而且是浅层煤矿,几乎是半露天的形式。

    而在雪塬想要推广煤炭使用情况,在陈应看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首先运输非常困难,哪怕位于叶县附近的煤炭其贱如土,可是运送雪塬,价值翻上百倍不止。

    平均一车煤炭,需要增加上千钱的费用。几乎每斤煤炭可以卖到三至五文钱,这个价格几乎与一斗粮食的价格相当,哪怕陈应也感觉肉疼。

    牛粪是吐蕃人最主要的燃料,哪怕松赞干布也不免俗,松赞干布的王宫中,光佣人就超过千人,加上持甲护卫,平常时期生活的人超过五千人。在这么一个面积不小的王宫城内,每天消耗的燃料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吐蕃人为了满足王宫的取暖需求,在王宫之内,设立了明暗共计六个牛粪储藏仓库,也不知道这里的牛粪储存了多久,反正特别是暗室里的牛粪,陈应担心明火把里面的沼气点燃了。

    陈应冬天松邦堡城的味道还好,关键是夏天的时候,这里绝对不是人待的,能臭得大脑缺氧。陈应自然不会住在粪堆里,所以搬出了松邦堡城,在松邦堡城羊尼河谷找到了一处温泉谷,在此修建了住院和营寨。

    陈应现在就是安西的无冕之王,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安西的政治中心。

    当陈应在松邦堡城的时候,松邦堡城就繁华无比,客商云集,富豪云集,可是,陈应搬到羊尼河城的时候,松邦堡城就迅速衰败了下来。

    当接到李建成的圣旨的时候,陈应也是明显一愣。

    因为,陈应居然给他了节度安西的权力,而且节度使这个官职比历史上早出现了一百多年。

    节度使与安西大都护府不一样,后者是一个管理机构,而前者只是一个官职。

    主要管理军事,没有管理民政的权力。

    在最初的节度使其实大军区的司令员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中后期,当节度使管理上民政庶务的时候,已经要土皇帝没有区别了。一旦节度使造反,朝廷除了平叛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当然,对于陈应的变化是他多了一面大燾,上书安西军节度使陈。

    马周看着圣旨之后,笑道:“恭喜主上!”

    “没有什么好恭喜的!”陈应摆摆手道:“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马周躬身道:“好了!”

    陈应叹了口气道:“在朝廷里那些官老爷眼中,本大将军现在位高权重,乃是实至名归的安西王!”

    马周道:“难道不是吗?”

    “不是啊,其实他们都错了!”陈应指着远处道:“现在的吐蕃就是一张白纸,而且还是士族门阀的禁区,在这里,只是本大将军的一块试验田。”

    陈应一边看着马周撰写的“议摊丁入亩”,一边在脑海里搜索着历史上的摊丁入亩。

    陈应利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来构思关于吐蕃的可行性办法。

    陈应现在就是在安西试验大唐将来治国的可行性方略。

    马周试着道:“真可施行,他们会串联起来反对主上!“

    陈应不以为然的笑道:”本大将军会怕他们反吗?他们敢反就拿脖子试试本大将军的横刀锋利否!“

    马周张了张嘴,没有再劝。

    他知道陈应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他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更改。 ”执行吧!“陈应想了想道:”命令陌刀军、背嵬军、骁骑军、越骑军全部把眼睛放亮点!“

    马周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道命令下去,肯定会天地变色,肯定会杀得人头滚滚。